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64章 丢脸,本王乐意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天宁秦王驾到?

一声高呼,让全场所有人霎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

谁都没想到天宁秦王会来医城,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韩芸汐和顾北月误诊天宁太子被关押天牢的事情早就传开了,据说当初秦王殿下第一次上天牢探监,并没有保释出韩芸汐,反倒交待欧阳大人要公事公办,不得有特例。

那分明是弃车保帅的节奏,不想让韩芸汐因为误诊太子而拖累了他自己。

而洛醉山为韩芸汐和顾北月喊冤的时候,这位殿下也没有出现,这个时候,他又为什么来?

都子夜了,韩芸汐已经输了,即将被医城列入黑名单,他这个时候来岂不是自取其辱?

虽然事情是韩芸汐犯的,可是,韩芸汐顶着秦王妃的帽子,是他龙非夜的女人呀。

哪怕是名义上的,夫妻二人一样同尊同辱。

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不明白最明智的选择是袖手旁观到底,不露面!

荣亲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是最意外的,就在昨日他还和天宁皇帝通信,讨论过龙非夜对韩芸汐的态度。想当初,天宁皇帝正是因为龙非夜放弃了韩芸汐,才没有多找韩芸汐的麻烦。

否则,韩芸汐岂能在天牢里一点苦头都没吃?要知道,大理寺那欧阳大人一旦有天宁皇帝撑腰,就是秦王的面子他也不会给的。

满院寂静,众目睽睽,龙非夜独自一人走来,他锦衣高贵,他眉宇冷漠,他高高在上,每一步都牵动着在场之人的心。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的人,一出现,就连天上的月都会暗淡无光。

“秦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四长老立马起身让出高座,龙非夜虽然辈分低于荣亲王,可份量却重于他,荣亲王对三位长老还客客气气的,龙非夜可没这习惯。

虽然不清楚这位王爷手中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但是,已经有诸多事实证明,不论是在天宁还是在其他地方,得罪他都没好处。

三长老和五长老也都起身相迎,三长老倒是客气,“秦王殿下,许多不见了。”

谁知,龙非夜却说出了一句令所有人都意外的话,他说,“听说本王的王妃在医城失踪了,可有此事?”

三长老始料未及,懵了,周遭众人一时间也都没明白过来。

敢情这位殿下是来找王妃的?

他知不知道韩芸汐和三长老打赌的事情,知不知道现在是子夜了,韩芸汐已经输了?

谁都琢磨不透他,三长老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当然,他还是见过世面的,很快就冷静,笑道,“秦王殿下此言差矣,秦王妃并非失踪,而是……畏罪潜逃!”

龙非夜并不急着回答,他从容淡定地在高位上坐下,好似这里不是医学院而是天宁,他不是客而是主。

他的声音冷而沉,慢悠悠问,“三长老,秦王妃何罪之有?”

这话一出,三长老心下顿惊,确定了龙非夜来者不善!

不管这家伙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面保韩芸汐,三长老只知道子夜已经过了,韩芸汐输了!

输了,就要付出代价,在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在医学院,谁都不会有例外。

天宁秦王的面子是很大,但是,这一回他不打算给了。

三长老并不解释,而是朝荣亲王看去,罪是天宁皇帝定的,跟医学院没关系。

荣亲王也没想到龙非夜真是来保韩芸汐的,事情都闹到这里来了,如果让龙非夜得逞了,他回去跟天徽皇帝可不好交待。

“秦王,太子的命可险些栽在韩芸汐手上,她和顾北月误诊就罢了,到了这里,居然还敢和三长老打赌,丢我天宁的颜面,子时已过,她不是畏罪潜逃又是什么?”荣亲王说得义愤填膺。

谁知,龙非夜的声音陡冷,“这不过是你们的推测,谁能证明她的畏罪潜逃,而非被人劫持?站出来跟本王说清楚了!”

见龙非夜冰冷的脸,一时间无人敢言语。

确实,韩芸汐和顾北月莫名其妙就不见了,也可能是出了事呀。

谁都没敢站出来,万一真是被劫持了,那得负责的。

最后回答他的还是荣亲王,“秦王,太子病发就是最好的证据,她明明是说谎了,什么施针排毒,不过是做戏罢了。”

“怎么,韩芸汐告诉你们龙天墨痊愈了?”龙非夜挑眉反问。

荣亲王顿时无话可说,细细想来,那天韩芸汐非但没有说龙天墨的毒解了,更没有说龙天墨痊愈了。

解毒的事情不过是大家主观认为的罢了,人家也说了三日后复查,说明还没有痊愈呀。

当日在场的人都心虚着,谁也不敢给龙非夜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时候,怜心夫人站了出来,她把话题引开了,“秦王殿下,无论如何,秦王妃子时没来复查,也没来说明天宁太子为何旧疾复发,她和三长老的打赌,算是输了。”

无论如何?

怜心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不管韩芸汐是被劫持还是畏罪潜逃,她都输了?

好个无论如何!

龙非夜嘴角掠过一抹冷笑,他起身来,睥睨怜心夫人,“无论如何,人不见了,本王找你们医学院!”

他说着,朝洛醉山看去,“洛理事,如果本王没记错,当初荣亲王要押送他们二人过来,是你说和病例有关的一切都由医学院护送。”

洛醉山懵了,没想到龙非夜的矛头会打向他这边。

他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呢,龙非夜冰冷的声音里透出了怒意,“如果洛理事回答不了本王的问题,请把院长请出来!”

院长!

刚刚坐下的长老们一时全都站了起来,龙非夜向一个理事说这样的话,无疑是没把长老会放眼中了。

可偏偏他有这个底气和资本,以他的能耐,绕过长老会直接找到院长并不是办不到。

何况,这件事说来似乎他有理。

当初龙天墨被劫持,天徽皇帝曾放话给医学院几日的期限,要医学院给出交待,这一回,来讨人的却是秦王。

天徽皇帝毕竟是一国之君,有诸多顾忌不会轻易得罪医学院,可是,秦王殿下可不同,虽然他也代表着天宁国,可天宁的皇位毕竟不是他的,如今他和天徽皇帝的关系又那么紧张,他得罪了医学院让天徽皇帝来擦屁股倒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一点,别说几位长老,就是荣亲王也都紧张了。

就在荣亲王放低姿态要劝说的时候,洛醉山突然开口,“秦王殿下说得对,秦王妃不会畏罪潜逃,一定是被劫持了,几位长老还是赶紧派人追踪吧,万一秦王妃有个三长两短,医学院也不好跟天宁交待。”

众目睽睽之下,洛醉山可是硬着头皮说完这句话的,长老在场,他哪有说这话的资格呀!

可是,他必须说,必须给长老们台阶下。

事态已经上升到医学院和天宁皇族的矛盾,虽然医学院强势,可是院长大人也不乐意招惹天宁国给自己树敌。

三长老那赌约就暂时搁置吧,找到韩芸汐要紧,否则以龙非夜的性子,一旦追究,事情必定会闹大。

三长老眉头紧锁,虽然不乐意不甘心,却也不想惊动院长大人,他只能暂时让步,“既是如此,来人,赶紧派人全城搜查!”

说完,他还安慰龙非夜,“秦王殿下,若是劫持,必有所求,等上几日定有消息,切勿太过担心。”

他打心眼里不相信韩芸汐被劫持,他不过是先顺着龙非夜罢了。

医学院的势力遍布天下,他就不相信韩芸汐和顾北月能一辈子躲着不出来。

一旦揪到他们,不管赌约延迟多久,他都不会放过韩芸汐的。

今夜本是要一洗之前的耻辱,没想到最丢脸的还是他!

三长老径自打算着,可惜,他完全不知道龙非夜今夜出面的真正目的。

龙非夜重新坐了回去,淡淡道,“秦王妃既是被劫持的,过了子时也不算迟到吧。”

三长老瞪大了眼,一口气险些缓过神来,五长老更是气结,龙非夜今夜简直就是来帮韩芸汐耍赖的!

五长老正要发作,三长老还是拦住了,他忍!

韩芸汐都已经逃了,不管给她多少时间,她一样治不了龙天墨。

龙非夜坐着,没再说话,远远看去,像是在等人。

他没有走的意思,三大长老也不介意陪着,周遭的人也都跟着耗在这里,谁都猜不到事态会如何发展下去。

不远的阁楼上,端木瑶站在窗口,看着院中人满为患的一幕,她第一眼就可以在人群中找出龙非夜来。

他们在密室里等了很久,食人鼠一散开之后,龙非夜擒住沐灵儿第一个离开,他的速度快得惊人,连顾七少都没缓过神来,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幸好她缠着唐离才找到这里来。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家伙会为韩芸汐出面,她一直以为韩芸汐不过是他拒绝和亲的借口罢了,不过是他拒绝天徽皇帝继续女人的借口罢了,不过是一个可以帮他解毒的女人罢了。

谁知道,他不仅仅在天宁国几次公开护她,在天宁国外,他也毫不避讳。

龙非夜,你认真了吗?

“喂,你还不走?”

唐离一脸无奈,刚刚处理好沐灵儿,现在又得来应对端木瑶。

应对沐灵儿也就是把她关起来等待龙非夜发落而已,应对端木瑶可不简单。

“君亦邪没那么好找,再说了毒兽失踪了,就算你们能救回韩芸汐,她一样会给师兄丢脸。”端木瑶和君亦邪勾搭在一起,当然知道骨毒的事情。

龙非夜一离开天坑就马上调派附近所有属下追踪君亦邪,如今再加上医学院的人,一天不到的时间君亦邪要把韩芸汐带出医城并不容易。

唐离不会笨到透露那么多,他笑道,“指不定秦王就是来丢脸的,他乐意。”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