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66章 看她不爽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众人让开,看到前方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韩芸汐一下子给愣住了。

竟然是他,龙非夜!

韩芸汐的脑袋都空白了,无法相信。

她愣愣地看了许久,嘴角才缓缓勾起了一抹自嘲,她想她一定是还在昏迷的路上,一定还在做梦吧。

否则,这个熟悉的身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公众场合呢?他避之惟恐不及呢!

是不是内心深处还没有真正放弃,所以,会这样梦见他?

韩芸汐不敢去想,她远远地看着,一动不动。

希望梦醒,继续赶路,却又怕梦醒,一切都消失不见。

龙非夜,你也不要动好不好。

就这样站到地老天荒,可好?

一见韩芸汐,龙非夜便箭步而来,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竟把欣喜全写在脸上,只是,很快,他便戛然止步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什么都不顾冲过去将这个女人拥入怀中,可是,他终究还注意到了她身上披着的那件白衣。

他一眼就认出那是白衣男子的外衣。

虽然君亦邪受伤了,可是,以韩芸汐一己之力是绝对斗不过君亦邪的,如果是被他的人或者医学院的人救了,早就有人来报了。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来的?

那个白衣男子救回来的吗?

白衣男子为何要引他们到玄金门,在蛊鼠攻击他们的时候,白衣男子又是怎么找到开门的机关的?

面对蛊鼠,他完全有能耐自己逃,为何要透支内功救韩芸汐?

如果他是冲着毒兽来的,为何一进门他就失踪了?

龙非夜有太多疑问,而这些疑问最根本的一点,让他最介意的无疑是韩芸汐的身份。

她,是不是西秦遗孤?影族要守护之人?

他已经在药城追查到天心夫人身份的线索,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和西秦皇族有关。

这是他最不希望的。

于千百人中,两人就这么远远站着,远远相视。

“秦王妃,你总算回来了!原来你没被劫持呀?”怜心夫人突然打破沉默。

她这话是给韩芸汐判了死刑,没被劫持而迟到,输定了。

龙非夜这才从凌乱的思绪中缓过神来,所有的情愫收敛入心中,俊朗的眉宇之间又重新布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韩芸汐,愣着作甚?还不过来?”他开了口,语气里里透出了不耐烦。

这个家伙总是一句话,甚至是一个表情便击碎她的美梦。

也罢!

韩芸汐定了定神,认真看了他一眼,确定他从天坑回来没有受伤才大步走过去。

她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他到底来做什么,

“殿下,你怎么来了?”她欠身行礼,公众场合她知道要配合他做戏的,只是,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直视他的眼睛。

见她的回避,龙非夜眼底掠过了一抹复杂,却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

他高高在上俯瞰着韩芸汐,冰冷的视线几乎把她一身上下都给瞧了个遍,除了看到白衣上有血迹之外,并没有受伤的痕迹。

“平身,你这是怎么了,本王的衣服怎么会有血迹?”

安静中,他低沉的声音不带情绪,却显得特别清晰,所有人都听得到。

或许是韩芸汐的出现让大家都太意外了吧,龙非夜这么一说,周遭众人这才注意到韩芸汐身上披着男人的衣服,而韩芸汐自己也是这时才意识到的。

她来得太急,都没发现这件衣裳又回到自己身上了。

这衣裳,在她这辈子最害怕的时候给了她安全感,如果不是白衣男子,她想她这辈子一定会完了的。

一个女人家披着男人的衣服,一身狼狈地出现在这里,任凭谁都会想歪的吧。

大家后知后觉,可细心的龙非夜却早已一句话替她挡了所有流言蜚语。

可是,韩芸汐又该怎么解释“他的衣裳”披在她身上呢?

韩芸汐垂着眼,犹豫着。

“如此看来,秦王殿下之前就见过秦王妃了?”怜心夫人立马抓住他们的破绽。

这时,唐离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一脸嘲讽,“五长老,秦王妃之前被劫持正是我家主子救回来的,指望医学院救,估计至今还没找到人吧?”

他说着,朝韩芸汐使了个眼神,随即转身恭恭敬敬对龙非夜行礼,“禀殿下,属下在城西找到王妃娘娘的,可惜让劫匪逃了,请殿下降罪!”

唐离这唐门少主如此屈尊,若是被唐门的人见了,会不会鄙视他呢?

隐身在人群里的端木瑶气得脸色都青了。

她只知道唐离是龙非夜的好友,并不知晓他的身份,她想,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这个讨厌的家伙!

龙非夜点了点头,大手一挥示意唐离退下,两人这主仆戏码竟一点儿都没有违和感,唐离看着龙非夜,竟有种低人一等的错觉。

他默默地退到一旁去,没办法,这个家伙的气场太强大了。

“原来秦王殿下一路都亲自护着,秦王妃平安回来便好,便好!”四长老笑着说。

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掀起不少人心里的轩然大波。

真真假假传言那么多,今日他们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秦王殿下还是在意这个女人的。

龙非夜并没有辩驳四长老的话,当然也没承认,他沉默着。

韩芸汐早就习惯了。

对于她,他永远是沉默的态度,看似默认,其实并不然。

龙非夜来医城真正的目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懒得去思索为何什么,韩芸汐已经不想多讨论这个话题了,她是聪明人,唐离刚刚那两句话她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她朝三长老看去,恢复那自信从容的样子,笑道,“三长老没误会我畏罪潜逃了吧?”

龙非夜昨晚上都说了,秦王妃被劫持是医学院保护不周,即便是迟到了,也不能算输,必须等。

如果三长老再揪着“迟到”不放,龙非夜便会追究医学院的责任。

三长老很无奈,再加上昨夜一宿未眠都没有诊断出龙非夜的病情,他想刁难韩芸汐都有心无力了。

“怎么会误会,这不都等你等到现在了。”三长老皮笑肉不笑。

虚伪!

韩芸汐在心里冷笑,也懒得跟这帮人多费唇舌。

“我先替殿下复诊,随后再来说明之前旧疾复发的原因。”

她只想把人救了,然后走人。

然而,龙非夜却开了口,“听说三长老昨夜治了一宿,想必秦王妃也不必复诊了吧?”

这……简直是明知故问的挖苦!

三长老气爆了,他都给秦王面子了,秦王就不能给他留一点薄面吗?

外人看来,龙非夜这是在踩三长老的老脸替韩芸汐报仇,然而,知晓骨毒真相的人却明白,龙非夜这是在替韩芸汐解围。

毒兽连个影都没见着,哪里来的解药呀?韩芸汐明显是在硬撑,这个时候,她该顺着龙非夜给的台阶下了。

韩芸汐当然也知道龙非夜是在替她解围,只是,她不需要。

其实,他不用露面的,她就算拼了命都不会让他丢脸,让秦王府丢脸。

进门的第一天,宜太妃就是这样告诫她的,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秦王,秦王府,所以不能丢脸。

她一直记着!

韩芸汐正想说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既是被劫持不是迟到,当然要复诊,秦王殿下,这毕竟是赌约!这么多人等着,没有说算就算的道理。本公主可是听说了此事,专程到医学院来长见识的。”

是端木瑶!

韩芸汐转头看去,只见端木瑶不知何时站在一旁,正挑衅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龙非夜救她,她能安然无恙站在这里,早就被君亦邪丢出去挡食人鼠了吧。

是龙非夜把她带来的吗?

虽然她没告状,可龙非夜也亲眼瞧见了,这个女人和君亦邪勾搭在一起,他救了就算了,竟还带在身旁?

韩芸汐冷冷看着端木瑶,翻滚了一宿的心水又一次嫌弃波澜,她真的生气了!

见韩芸汐冰冷的目光,端木瑶毫不示弱。

君亦邪说了龙天墨中的毒没有解药,而韩芸汐又没找到毒兽,龙非夜这么帮着做戏,只可惜他们骗得了所有人,可骗不了她!

今日,就算师兄生气,她都要拆台,她就是要师兄看着他的秦王妃是怎么丢人现眼的!

“三长老也打算这么算了吗?呵呵,这样三长老岂不占了大便宜?”

端木瑶看似玩笑,实则再激将三长老,以三长老的身份,输掉很没面子,但是如果退怯了,更会落人话柄。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三长老只想息事宁人,而站在长老会、医学院的立场,他哪怕输也要输得大大方方,坦坦荡荡。

他没有理睬端木瑶,而是看向韩芸汐,干干脆脆打了个请的手势,“秦王妃,天宁太子在屋内,请吧。”

端木瑶饶有兴致地看着韩芸汐,非常期待,她笑得意味深长,“秦王妃,你的毒术那么厉害,不会给秦王殿下丢脸的吧?”

韩芸汐本都要进屋了,一听这话,她更是火大!

今日,她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端木瑶,不是为龙非夜,而是看这个女人实在很不爽!

给读者的话:明天还是三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