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69章 权衡,说不说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把人治好了!”

端木瑶的喊声打破了院子的寂静,不明所以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嘲笑声。

一时间各种嘲讽疯狂朝端木瑶扑过来。

端木瑶这种多管闲事的女人,谁会喜欢呢?刚刚她和韩芸汐的争执就引起不少人的不满了。

如今,落井下石的人多的。

“秦王妃,做得漂亮!”

“呵呵,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哎呦,瑶公主刚刚不还说人家解不了毒?”

“哈哈,瑶公主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们没听到呢!”

……

端木瑶哭死了,第一次那么无可奈何,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确实低估了韩芸汐。

她太骄傲,太自负了,从来就没把任何同龄女子放在眼中,这一回真是踢到铁板,她后悔莫及,早知道她就不招惹韩芸汐了。

她不敢看众人,只偷偷往龙非夜那望了一眼,居然看到龙非夜也在笑!

天啊!

她当他师妹那么多年,就没见过他笑过,没想到第一次看他笑,竟是如此笑话她!

端木瑶都不想活了,她捂着嘴转身就从一侧跑走。

人就这样哭着逃了,想必今日的一切很快就会传出去,不管是端木瑶今日的出的丑,还是她和君亦邪勾结的事,都将会是云空大陆的大头条。

原本被龙非夜拒了和亲,就对她的婚事有极大的影响,哪个好男儿会愿意娶一个被其他男人拒绝的女人呢?

仗着皇族嫡公主的身份,端木瑶或许还能嫁到好人家,可是,如今,就算西周皇帝不废了她,她这么声名狼藉的,也没人敢要了。

这对女人,很致命!

看着端木瑶落荒而逃的背影,韩芸汐原本郁结的心情顿时舒展了不少,如果她愿意看龙非夜一眼的话,必定会看到他刚刚的笑容的。

只可惜,她仍旧是回避。

荣亲王留着陪龙天墨,三长老他们走了出来。

端木瑶是一个自取其辱的插曲,这场赌约是属于三长老和韩芸汐的,他们之间还没有了结,既然赌约不取消,就得进行到底。

韩芸汐看着满院的人,又朝洛醉山看去,果然,洛醉山一直在冲她使眼色。

龙天墨大肚子的真相,在去天坑的路上,洛醉山就告诉过她了。

龙天墨这是被人下蛊了,有蛊虫在作怪肚子才会涨。

蛊术,毒宗创造出的一种毒术。

蛊,有高中低三种,以草为蛊,以虫为蛊,以人为蛊,每一种蛊术里还有细分。

这绝对是医学院的禁忌,不知道玺玉伯是哪里学来的,洛醉山只听过,却不懂。

韩芸汐纳闷过,洛醉山和玺玉伯同为理事,同为六品医宗,玺玉伯懂的,洛醉山没有理由不懂呀!又或者是高人帮玺玉伯下的蛊?

当然,这不是她要考虑的问题,她要考虑的问题是在这个公开的场合,能不能把这个真相捅出来。

一旦捅出来,牵连的人必定很多,玺玉伯首当其冲会被医学院处置,而韩芸汐更关心的是,一旦事情传开,天下会有很多人冲着蛊术而来。

传言当初毒宗被灭就和蛊术拖不了干系,蛊术终究是祸呀!

一旁,洛醉山使劲朝她使眼色,正是要她保密呢。

如果不捅出来,她和三长老的赌约怎么办?

想必三长老是不知道真相的,如果知道,他断然不会答应公开会诊。

韩芸汐权衡,三长老同样也在权衡着。

看到端木瑶的下场,又见识了两次韩芸汐救人的能耐,堂堂七品医圣的三长老居然会后怕,庆幸自己和韩芸汐打赌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只赌救醒龙天墨这么简单。

他们当初约定好的,韩芸汐不仅仅要救治龙天墨,而且要解释为何龙天墨会旧疾复发。

如今三长老是赢不了,但是,他仍可以争取到平手,这样不至于太丢长老会的脸。

这时,一直沉默的玺玉伯突然凑了过来,低声提醒,“三长老,赌约还没结束呢,韩芸汐解释不了的。”

其实,三长老早就怀疑玺玉伯,昨夜他非但没有看出龙天墨中毒,更没弄个明白龙天墨怎么会旧疾复发。

他连胎中胎的情况都想到了,但是还是无法解释旧疾复发,他隐隐察觉到这是玺玉伯动了手脚,使了什么密术,只是,碍着面子,他自然是不好下问玺玉伯的。

如果是玺玉伯的密术的话,韩芸汐便绝对解释不了。

密术这种东西便是每个医者自己学习,研究出来的秘密方法,一般情况下别人是破不了的。

见三长老迟迟没回答,玺玉伯急了,他知道这一回如果三长老输了,那就是长老会输了。

龙天墨是他带来的麻烦,长老会日后岂能善待他?

“三长老,我以理事头衔同你保证,韩芸汐一定解释不了!”

一旦韩芸汐解释不了,那她不算赢,而三长老治不了龙天墨也不算赢,这只能是和局。

三长老看了玺玉伯一眼,示意他可以闭嘴了。

玺玉伯暗想,蛊术没人懂,事后三长老问,他就随便捏造个密术出来便可。

有了玺玉伯的保证,三长老不再犹豫,他问说,“秦王妃,咱们,继续?”

韩芸汐迟疑了一下,道,“三长老,之前不是说了不公开会诊的?太子殿下这病情……不如我们屋内说?”

屋内说?

这个女人可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居然会主动要求屋内说?

“秦王妃,莫不是怕输,被大伙笑话?”怜心夫人冷笑道,真不知道韩芸汐哪里得罪了她,三长老都没像她这么揪着时机就找茬。

韩芸汐蹙眉看去,特烦,然而,她还是耐着性子解释,“太子的病情毕竟涉及到隐私,在这里说,不太合适。”

这不过是个借口,她付出了那么多才走到这一步,当然希望赢,可是,蛊术的事又不能说,她只能采取这折中的办法。

岂料,怜心夫人咄咄逼人,“送到医学院会诊的病例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

韩芸汐是拿隐私当理由,而非借口,她确实是考虑过龙天墨的隐私的。

“病人是我天宁的太子,并非一般人。”韩芸汐不悦看向三长老。

比起怜心夫人,三长老还算好说话。

可是,玺玉伯却在这个时候开了腔,“王妃娘娘,天徽皇帝答应送贵国太子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医学院有这个规矩。”

好个玺玉伯,竟把这样把天徽皇帝搬出来,天徽皇帝知道了会不会后悔呢?

“三长老,事关长老会名声,藏着掖着可不好,依我看就别进屋了。”怜心夫人又说。

“人都救了,解释病情还能难得了王妃娘娘吗?”玺玉伯说得意味深长。

终于,三长老做了决定,“王妃娘娘,请吧。”

韩芸汐怒目盯着玺玉伯看,那犀冷的目光似乎能将玺玉伯看透。

玺玉伯不自觉避开了目光,他想,无论如何,这个女人就算看得出他的陷害,也解释不了龙天墨的病。

这种情况,洛醉山也着急呀,他不停地往四周屋顶看去,却偏偏看不到顾七少的身影。

关键时刻,顾七少哪去了?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这形势,他倒也猜不出韩芸汐到底能不能解释了。

“王妃娘娘,请吧!”三长老再催促。

谁知,韩芸汐竟毫不犹豫,“我不知道。”

这话一出,整个院子一下子就安静下来,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韩芸汐居然说她不知道?

就是玺玉伯和三长老明知道韩芸汐解释不了,都非常意外她会如此干脆地坦白。

眼看就要赢了,这个女人居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全场就只有洛醉山知道实情,他完全对韩芸汐刮目相看了,这个女人不输男子,顾得起大局。

“我不知道,三长老,我们和局了!”

韩芸汐特坦然,她无视周遭异样的目光,竟大步就走。

赌约结束了,她没输没赢,可以走人啦!

她太不喜欢这一回医城之行了。

看着韩芸汐潇洒而去的背影,就连龙非夜也愣了,迟迟缓不过神来。

屋内,龙天墨和荣亲王都关注着外头的一动一静,龙天墨眼底闪烁着感激的光芒,他想这个女人一定是为了保护他的隐私而放弃赢三长老的机会的?

连父皇都拿他的命在博弈,天底下除了皇奶奶,就韩芸汐待他好。

三长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个丫头反差也太大了点吧。

这里头必有隐情!

三长老怕输,可是,他也不想不明不白的和局,要知道,让一个小他几十岁的丫头让,那是件多么没面子的事情呀。

三长老想,不管什么原因,他一定要问清楚。

一场赌约就这样结束了,谁都没有得到什么,主角离场,看客们自然也散去。

龙非夜是第一个走的,直追韩芸汐去。

韩芸汐哪都没去,她直接回屋子收拾东西,身上那件带血的白衣被她脱下,放在塌上,龙非夜一进门便瞧见了。

“你没事吧?”龙非夜认真问。

唐离站在门口,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还以为龙非夜第一句就会问是不是白衣男子救她的。

“很好,没事。”韩芸汐特平静,一边收拾东西。

这时,三长老过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