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70章 必定尽力相助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正要询问韩芸汐为何急着收拾行礼,见三长老来,他便停住了。

三长老顾不上龙非夜在场,一进门便问,“秦王妃,太子的旧疾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芸汐这才停下来,冷笑道,“三长老来问我,还不如去问玺理事。”

韩芸汐这么轻易就放弃赌约,如今又是这种语气,三长老更加怀疑,“秦王妃,你是故意让老夫的!”

三长老不想输,也不想和局,但是,更不想让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这样让。

这对于他堂堂七品医圣来说是极大的羞辱,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不,三长老想多了,我凭什么让你呀?”

韩芸汐那么辛苦才解了龙天墨的毒,怎么可能故意让三长老呢,她不过是顾及到蛊术一事的影响。

蛊术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祸害极大,当年医学院灭掉毒宗,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毒宗的蛊术吧。

如今知晓蛊术的人少之又少,她如果当场解释清楚龙天墨是中蛊,那无疑是让天下人都知晓蛊术的存在,到时候势必会掀起一场找蛊,学蛊的潮流,她就成了祸首了,而蛊术复苏天下也必将大乱。

女汉子如韩芸汐一直都坚持自己是个小女子,天下兴亡跟她没关系,只是,遇到这种事,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局为重。

听韩芸汐这么反问,三长老无话可说,为这个病例他们从第一次见面就争执,最后还是韩芸汐赢了,她确实没有相让的理由。

三长老想,他应该是真的想多了吧。

可谁知道,韩芸汐收拾好包袱,气定神闲坐下来,才继续又道,“我不过是不想医学院惹上大麻烦才让你的。”

“你!”三长老又有种被耍的感觉,“即便你赢了,医学院也不至于惹上什么大麻烦!”

韩芸汐赢了,三长老只答应帮她办一件事而已,后果没那么夸张。

这个臭丫头,给点洪水就能泛滥!看样子他是白来了。

他懒得多问,起身便要告辞,然而,这时候韩芸汐认真了,她压低了声音,“三长老,玺玉伯用了蛊术,你没瞧出来,对吧?”

这话一出,三长老猛地看向韩芸汐,一脸震惊!

且不论韩芸汐说的是真是假,就冲着她知道“蛊术”便足以让三长老紧张了。

就韩芸汐这个年纪的人,怎么会知道蛊术?

同样震惊的还有龙非夜和唐离,二人彼此交流了下眼神,并没有开腔。

蛊术是医学院的禁忌,如今也就最老一辈子的这批人知道了,而且,大多只是听闻,并不算了解,更不会。

韩芸汐是怎么知道的?

见三长老的震惊,韩芸汐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三长老果然没瞧出来。

“三长老,龙天墨肚子里有蛊虫,所以才会一夜之间旧疾复发涨得那么大,玺玉伯所谓的慢性腹水,根本不存在!”韩芸汐认真说。

好吧,她承认自己是故意的,放弃得那么干脆才能把三长老给引过来,有些话,还真不好当着太多人的面说。

三长老眉头紧锁,看着韩芸汐,迟迟没有言语。

他当然知道慢性腹水是不存在的,也看得出来龙天墨的旧疾复发和玺玉伯有关,只是,他一直认为那是玺玉伯的密术,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蛊术!

“三长老,太子的大肚子是毒瘤,当初我解了毒,将毒瘤化作血水,天徽皇帝是亲眼所见的。旧疾复发是玺玉伯种了蛊,太子的路上被人劫持之后,有人帮他解了蛊,却对他下了毒。”

韩芸汐将事情解释得很清楚,这些话刚刚本就该说的,说了,她就赢了。

如今,她只说给三长老听。

见三长老还是眉头紧锁,韩芸汐又道,“玺玉伯之前之所以会怀疑太子是假的,是因为他太自信了,以为没有人能解他种的蛊。”

听到这里,三长老即便不相信都得相信了。

如果没有韩芸汐和他打赌这一插曲,本该是玺玉伯和洛醉山和几位长老一起会诊龙天墨的。

他本就不相信玺玉伯“慢性腹水”的说辞,一直以为是玺玉伯用了什么密术,他才那么肯定韩芸汐解释不了。

如今看来,蛊术更有可能呀!

密术,很多大夫都有的独处技术,除非传授出去,否则除了自己,谁都不懂。劫持走龙天墨的人断然是不会玺玉伯的密术的!

而蛊术,一般情况下也只有下蛊的人才懂,可是如果是遇到蛊术高手,就不好说了。

如此分析来,蛊术可以解释龙天墨这个病例所有的疑点!

三长老醍醐灌顶,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很快,三长老就警觉起来了,“王妃娘娘,劫持天宁太子的是什么人?”

三长老暂时不管玺玉伯从哪里学的蛊术,总之玺玉伯是在劫难逃,走不出医学院了。

他更关心的是韩芸汐和那个劫人的蛊术高手。

“我只知道劫持人的是百毒门的人,那时候来了很多毒人。”韩芸汐就等着回答这个问题了。

她才不会直接抖出君亦邪,她甚至不抖出是百毒门门主,就丢条线索让医学院去查,去找百毒门的麻烦。

再加上君亦邪和瑶公主勾结出现在医城消息的传播,北厉皇族必定也会追究君亦邪的。

告状和曝光并不是好手段,可是,对于君亦邪那个畜生来说,韩芸汐都还觉就应该这样!

不管在北厉皇族,还是在百毒门,将来的日子里,君亦邪会麻烦不断的!

三长老不会毒术,却很清楚“毒人”是什么。

百毒门能养出毒人的,会蛊术就不那么奇怪了!

三长老锊着胡子,连连点头,很快,他戒备的视线就看向韩芸汐,“王妃娘娘,你也懂蛊术?”

能看出来,必定也懂吧!

洛醉山是顾七少的人,韩芸汐自然是不会出卖他老人家的。

她起身来,背上包袱,笑得特豁达,“三长老,我不懂,所以今日咱们是平局,有玺玉伯在,你和上面交待得了的。”

三长老是聪明人,立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芸汐没有在会诊堂公开蛊术一事,这足以说明她明白蛊术的危害之大。

她明明可以赢,可以借机扬名天下,可是,她却为大局而放弃了一切。

别说女子,就是男人都未必有如此胸襟。

而这恰恰是一个医者该有的胸襟,真正的医者救人,救国,救天下!

她明明可以避开他,找到医学院院长捅出真相,这样做的话,不仅仅玺玉伯会遭殃,就连他这个长老会代表都会被牵连。

然而,她没有,她还是留了一条后路给他,医者,心中终究是有善的。

一句,“我不懂,所以我们和局了”说得这样洒脱,三长老看着韩芸汐,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一直以为这个丫头自负傲慢,好争好斗,目无尊长,得理不饶人,即便毒术了得,也不是个好姑娘。

可如今,他却不得不重新审视她。

三长老第一次这么服一个晚辈,他一脸认真,“秦王妃,老夫输了,别说一件事,但凡只要你有求于医城,老夫必定尽力相助!”

竟然……

韩芸汐太意外了,只是做了她认为对的事情,她刚刚甚至还语言上耍了三长老呢。

没想到三长老竟会认输,会给她这么重的承诺。

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呀,以后她在医城也是有人脉,有关系的人了!

韩芸汐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欣喜,她真的很惊喜,她双手抱拳,大大方方地收下这份承诺,“三长老,恭敬不如从命,你这话芸汐记住了!”

三长老点了点头,“老夫还有要事,就不多陪了!”

三长老自然是赶着去处理玺玉伯,玺玉伯这家伙的蛊术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这并非韩芸汐关心的问题,她只知道麻烦终于处理掉了,她和顾北月是清白的了。

也不知道顾北月到底去了哪里,医学院的人已经在找了,希望能尽快有消息。

这时,一直沉默的龙非夜终于开腔了,“韩芸汐,你厉害。”

他难得夸人,真心为韩芸汐高兴,没想到这个女人凭自己的能耐,居然能得到三长老的认可,有三长老罩着,虽然不能横着走,至少能一路畅通。

谁知,韩芸汐竟然客客气气地说,“殿下谬赞了,臣妾没丢殿下的脸便是万幸。”

有时候客气并非一种礼貌,反倒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龙非夜看着她,微微有些发怔,竟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殿下如果没有其他事,臣妾告辞了。”韩芸汐说着整理了下包袱便要出门。

如果之前的无视还不那么明显,那么现在就再明显不过了。

看着韩芸汐的背影,龙非夜整张脸都寒了下来,唐离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连忙道,“韩芸汐你等等,我先走!”

这种时候,他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韩芸汐还真止步,给唐离让开路,只是龙非夜寒彻的脸才有些回暖,正要开口,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取出一个小青花瓷瓶来,也不走近龙非夜,而是随手搁在桌上。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迷蝶梦!

她更加客气了,“臣妾无能,破解不了,请殿下恕罪。”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