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73章 陌上公子归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不要!”

韩芸汐尖叫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瓷瓶从小松鼠手里夺过来,力道之大,让小松鼠后仰翻到,而韩芸汐自己吓得心都险些从心口跳出来了。

和龙非夜吵得太凶,都忘了把这东西还回去。

不管这东西是怎么来的,总之非常重要,要是被小松鼠吃了,她想,她这辈子估计真不用见龙非夜了。

小松鼠被韩芸汐这气势汹汹的态度吓蒙了,它蜷缩起小身体,只可惜吃得饱,圆滚滚的肚子怎么都缩不回去,于是就挺着大肚子,缩着四肢和脑袋,可怜兮兮地看着韩芸汐。

韩芸汐检查了一下子瓷瓶里的迷蝶梦没有少,没有被污染,她这才吐了一口大浊气,吓坏了都。

她都还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呢,万一弄没了,上哪里去生出一瓶来还给龙非夜呀?

定定神,盖好迷迭香,韩芸汐才怒目朝小松鼠瞪去。

主人好凶!

小松鼠将脑袋缩得更下去了,黑漆漆的眼睛无辜地眨了眨巴,乖乖等候韩芸汐发落。

韩芸汐惊慌未定,可是看到小松鼠这幅萌萌哒的模样,便又好气又好笑,都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了。

她这哪里是捡到吃货了,这简直就是捡到一只赔钱货!

吃了她两大包毒药,里头还不少是她用从药城的药材市场花大价钱败回来的药材配制出来的,被他这么吃下去,解毒系统里的存货都岌岌可危呀!

韩芸汐重新检查了下医疗包,发现里头的毒药全都没了,毒针倒是整整齐齐,没动过。

呵呵,还算这小东西识相,否则她真会找个袋子把它绑起来的。

韩芸汐看着小松鼠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惊声,“你认识这毒药?”

如果不是龙非夜试给她看过,这东西摆在她面前她也认不出是剧毒,小松鼠一定是知道,所以才会吃。

犯错而心虚的小松鼠又吓到了,继续往后面躲,看那样子是不明白韩芸汐的意思。

韩芸汐也不知道怎么和这小东西沟通,她将迷蝶梦拿到它面前,摆了摆手,“记住了,再饿这个东西都不能动,明白吗?”

谁知,小松鼠竟明白了,立马站起来,任由圆滚滚的大肚子垂在地上,它使劲的点头,生怕韩芸汐不明白。

这萌萌哒的模样,看得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出来,阴霾的心情总算有了一缕晴空。

见韩芸汐笑,小松鼠才慢慢放松一身的紧张,没多久,它便爬到韩芸汐手臂上,冲她咧嘴咯咯笑。

韩芸汐用两个手指头捏着小松鼠的脖子,将它拎到手心里。

她躺在一旁的摇椅上,将小松鼠端到面前来,闷的时候没人说话,有只松鼠陪也挺好的。

“那么多人,你为什么找我呢?”

“你一天得吃多少顿呀?”

“你今年几岁了呢?”

“你有名字吗?”

……

韩芸汐其实是自言自语的,怎么能指望小松鼠回答?

小松鼠却竖起耳朵认真地听,越听越迷茫,它能从人类的肢体语言,表情语调判断出意思来,但是,这么一大堆话,它完全不懂呀。

韩芸汐左瞧瞧,右看看,突然笑了,“我就叫你小东西吧,好不好?”

人家有个霸气的名字叫做毒兽蛊鼠的,什么小东西呀?

小松鼠不明所以,见韩芸汐笑,它便也开心地笑了。

于是,毒兽蛊鼠的小名就这么被愉快的决定了。

小东西!

即便不开心,多笑笑也会有好心情的。

“小东西,走,我们找三长老去!”

将那一份失落失望藏起来,她还是那个坦荡洒脱,坚强倔强的韩芸汐,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她来医城虽然是被迫的,却也想查一查天心夫人的事情,天心夫人当年到底是怎样为韩从安谋到理事职位的呢?

韩芸汐问过洛醉山,对于韩从安那种品级的医者,洛醉山还真没关注过,反倒听过天心夫人的名字,却也不认识。

理事的头衔一贯都是长老会授予的,这件事问三长老最直接。

韩芸汐正要走,却又想起一件事。

她坐回来,将小东西从医疗包里拎出来,闭着眼睛聚精会神了一会儿才又重新将小东西放回去。

她在做什么?

当然是把医疗包重新填满了一些必备的药材,一些防卫性毒药还有一些解药,在医学院多的是盯着她看的眼睛,她还是谨慎为妙,免得让解毒系统露出什么破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小东西见到满包的毒药,特不解,这些东西是怎么变出来的呀?难道新主人是个会凭空变出毒药的主儿?

看样子它跟对人喽?

小东西特开心,将主人刚刚那凶巴巴的样子抛到了脑后,竟当着她的面就大口大口吃起毒药。

虽然大口,但这家伙吃起来无声无息的,而且还闭着眼一脸特享受的样子。

幸好韩芸汐多看了一眼,否则急用医疗包的时候,真会被这小东西坏了事!

才一会儿小东西就扫荡了半包毒药,韩芸汐看得眼角都抽搐了。

昨晚上到现在,也就一天一夜的时间,吃了两大包了还继续吃。

它的食量到底有多大?不会把她吃垮了吧?

韩芸汐冷不丁拎起小东西,小东西立马睁开眼睛,先是迷茫,随即便吓到了,整只缩成了个白毛球。

主人好像又生气了,可是他不是故意的,它睡了五年刚刚醒来,饥肠辘辘的,再加上被放了一瓷瓶的血,真的好饿好饿。

“你还饿?”韩芸汐问道。

小东西吱吱了几声,没敢大声叫。

韩芸汐不懂,取了毒药喂小东西,小东西其实不敢吃的,可是实在抵挡不住诱惑,一大口咬了下去,一边吃着,还一边发出吱吱的委屈声,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

败给它了!

韩芸汐索性坐下来,将小东西放回医疗包任它吃,毒药一减少她就从解毒系统里取出来添上,她倒要瞧瞧这个小东西的肚子能装下多少毒。

然而,事实很快就告诉韩芸汐她这个做法有多愚蠢了!

半个时辰不到,她解毒系统里一半的存货便全都祭了小东西的五脏庙!

可即便如此,小东西竟然还是没有吃饱的样子,只要给它就吃!

最后韩芸汐都没敢拿出药材了,心疼啊!

那些成品毒药和配制毒药的药材可都是她辛辛苦苦补进解毒系统的。

她是造了什么孽收了这么一只败家货?

正不知道拿小东西怎么办的时候,敲门声突然传来。

谁呀?

这是给顾北月的客房,他至今没有消息,谁会来敲门。

韩芸汐连忙藏好小东西去开门,谁知道门一开,便见一个白衣男子,白衣胜雪,眸光清澈而温润,令人忍不住想起一句诗,陌上少年人如玉,谁家公子世无双!

是他回来了,顾北月。

然而,此时的顾北月却脸色惨白如纸,整个人好似大病了一场,特虚弱。

“你怎么了?你去哪了呀?”韩芸汐大惊。

上一次见顾北月这副模样已经是几个月前了。

顾北月没回答,反倒先问,“王妃娘娘,太子的病情怎样了?”

“先别管那么多,你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急着。

怎么说顾北月也是因为她受牵连,而且,他也算是她在天宁宫中唯一的朋友了,她可不希望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

“病了回不来,让王妃娘娘担心了。”哪怕病了,他的修养还是那么好。

韩芸汐赶紧把人搀进来,亲自倒来热水。

“出去拜访了一位故友,谁知道吹了夜风染了风寒,一病不起好几日都忘了遣个人来报信,王妃娘娘见谅。”顾北月解释道。

“我瞧瞧!”

韩芸汐拉来他的手把脉,这家伙上一回也是这样,染了风寒整个人就不好了。

这跟他自小是药罐子有关,体质虚弱。

别说,韩芸汐这一把脉,还真是这样,脉象和上一回一样。

本就对顾北月没什么怀疑,再加上这脉象,韩芸汐并没有多想。

这家伙病在朋友家,难怪满医城找不到人。

“回来便好,就担心你出事。”

韩芸汐松了一口气,这才将如何赢三长老的事情告诉顾北月。

“王妃娘娘不是没解药吗?”顾北月认真问。

“后来有了呗!”韩芸汐笑道,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顾北月毒兽的事情。

对于他,她总是多一份信任,她也解释不了,一如她施针解毒的时候,习惯他打下手。

然而,这个时候躲在医疗包里的小松鼠竟突然窜出来,一下子窜到顾北月肩膀上,一点儿都不怕生,还欢乐地在他左右肩蹿来蹿去。

顾北月一脸诧异,“王妃娘娘,这是你养的?”

韩芸汐都傻眼了,她只想说她真心败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她回来至今小松鼠都一直躲着没出来,就对顾北月没防备。

韩芸汐解释不了,看着小松鼠那欢乐的样子,她想这应该是缘分了吧。

“不是养的,是捡的,龙天墨的毒就是它解的。”韩芸汐打趣地说。

“毒兽?”顾北月惊了。

韩芸汐亦惊,“你也知道毒兽呀?”

顾北月特认真地点头,“王妃娘娘,恕属下直言,这东西可不是你养得起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