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78章 高人不让说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牵着韩芸汐走在前面,茹姨在后,树干密道一路往下,陡坡越来越陡,到了最后,竟是垂直的通道。

龙非夜抱着韩芸汐跳下去,茹姨紧随其后,谁知道这一跳便落入一个地下石室,夜明珠照得周遭一片明亮,只见石室空荡荡的,有门通往未知之地,而空气中的酸味明显比在上头闻到的浓。

龙非夜抱着韩芸汐落地,并没有放开她,而是又牵住了她的手,韩芸汐眼神往被他强硬十指相扣的手飘去,她轻轻动了动,试图挣脱开,可惜龙非夜握得更紧了。

韩芸汐紧锁眉头,索性朝他看去,可是他不看她,只能看到他的侧脸,那线条像是雕刻出来的,英俊冷毅,严肃霸道。

韩芸汐盯着看了一会儿,又挣了下手,也不知道龙非夜知不知道她在看,总之他是又冷漠又霸道,不理睬她,手也不放。

最后,终究是韩芸汐败下阵来,懒得多争,由着他了。

这一切,茹姨全看在眼中,她决定回去再好好审一审唐离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夜儿是要成大业的人,即便韩芸汐对他有大用处,他也不能动真情,儿女情长终误事!

夜儿的母妃早就告诫过他,哪怕是你身旁最亲的人,只要是为了大业,该杀必杀,该弃定弃。

“凿山建宫,这里想必是毒宗的要地。”茹姨认真说道。

可惜,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有理睬她,先往石室唯一的门走了出去,茹姨看着他们的背影,张了张嘴,倒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跟上。

出了石室之门便是一条石道,石道很长,走到路的尽头就会有拐弯处,而空气中的酸味也逐渐加浓,与其说这个地方是一座地下密宫,还不如说是一座墓穴。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发现路的尽头不是拐弯处,而是一个石门,门里透出了比外头还要明亮的夜明珠之光。

这时,韩芸汐止步了,“里头有毒气,是紫瘴。”

茹姨好奇了。

他们站的地方距离石门还有点距离,她并没有发现。

韩芸汐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刚刚没见识过韩芸汐的本事,茹姨必定不会相信,但是此时,她信。

“就只有这条路了。”龙非夜开了口,意思很明显,非走不可。

茹姨连忙解释,紫瘴是瘴毒中最弱的一种,毒性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会令中毒者出现头晕眼花的症状。

这种毒没有解药,也不需要解药,一旦吸入,只要在空气干净清新之地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以我们的精力看,这也不算毒。”茹姨颇为自信。

了解之后,龙非夜二话不说便要进去,韩芸汐缄默地跟着走,可是,到了门口,却止步了,“且慢。”

她从医疗包里取出了三小包药草递给龙非夜和茹姨各一份,自己留了一份,“这也算是解药,放在嘴里嚼便可。”

茹姨打开一看,一眼就认出这药草是新鲜的薄荷叶,她狐疑了,“紫瘴有解药?”

自从姐姐离世之后,她便一心研究毒术,将姐姐的藏书全都看了个遍,瘴毒是最常见的毒,她就从来没听说过有解药的。”

“没有解药和不需要解药的毒都是最可怕的毒,应对它们最好的方式不是硬撑,而是预防。薄荷不是解药,但是能防止紫瘴进入人体的呼吸系统,避免中毒,否则,紫瘴的浓度一旦超标,它就是无药可救的剧毒!”

韩芸汐一边解释,一边将薄荷叶丢嘴里嚼,也借机挣开了龙非夜的手,先往石门走去。

看着她那自信,洒脱的背影,龙非夜有些走神,茹姨忍不住低声,“夜儿,她的毒术是跟谁学的,我可没听说过韩家懂毒术。”

“高人。”龙非夜想都没想便回答。

“高人?”茹姨纳闷了,“谁?”

“高人不让说!”

龙非夜将薄荷叶放嘴里嚼了下,立马跟上韩芸汐,留茹姨一脸迷茫,“高人?如今毒界厉害的也就那么几位,谁呀?夜儿这小子有必要对他隐瞒吗?”

一靠近石门之后,茹姨便察觉到门后不仅仅有紫瘴,而且非常之浓,她暗暗庆幸幸好韩芸汐留了个心眼,否则这么浓的瘴气他们一进来必定会直接晕倒的。

韩芸汐正要进去,龙非夜又一次霸道的牵住她的手,还是强硬地和她十指相扣,这一回,韩芸汐猛地回头朝他看来,眸光清亮透彻,坦坦荡荡。

她就盯着他看,没说话。

这分明是在质问,又或者是在给他机会,解释的机会。

然而,龙非夜余光瞥了一旁正瞧着他们的茹姨一眼,非但没有回答韩芸汐,而且还避开了她的目光。

韩芸汐秀眉一蹙,冷不丁狠狠甩手,这一回,龙非夜始料不及,就这样被她甩开了。

龙非夜,有些情况下手可以拉,可是,不可以随便十指相扣的!

十指相扣的意思,你懂不懂?

韩芸汐一甩开龙非夜的手就大步走入石门,龙非夜愣着在原地,倒是茹姨跟了进去,然而一进去她便惊声,“夜儿!”

龙非夜急急进去,只见石门后是一间大石室,在夜明珠和紫瘴气的双重作用下,整个石室都成了紫色,就在朦朦胧胧的紫色雾气中,只见正对着他们的是五个敞开的石门,各自通往不同的未知之地。

一条路走到这里,竟出现这样的情况!

茹姨将五道石门试了个遍,发现五个方向空气里的酸性气息是一样的。

她下意识回头朝韩芸汐看了过去,此时,韩芸汐眉头紧锁,正扫视着五道石门,然而,解毒系统给她的提醒却是都没有毒!

五个选择放在他们面前,怎么办?

“分头行动?”茹姨问道。

“不行。”龙非夜立马否定,这是最节省时间的办法,却也是最危险的办法。

“韩芸汐,你觉得?”龙非夜开了口,这一路走了一个多时辰了,终于说话了。

可惜,韩芸汐连看都没多看他一眼,只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感知不到毒性。”

她还是谨慎的,空气中酸性气息越来越浓,但是,她还检查不到有毒,这并不代表这里的空气一定没有腐蚀性的毒素存在,只能代表她没检查到。

如果这里的酸性气息和迷蝶梦有关系,那么检查不出迷蝶梦的解毒系统,也极有可能检测不出这里的毒气了。

她默默地要求自己,不要为任何事情分神,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一旦出现中毒的迹象,必须马上后退。

六条路,前面五条,背后一条。前面通往未知,未知之地,未知的危险;背后是来路,原路回去。

终究是要做出选择的,韩芸汐和茹姨都无法给建议,龙非夜也没多耽误,正要往第一道门走去,谁知,第一道门里却突然窜出了一女两男三个人来!

两人男的都一身狼狈,像是被火烧了,衣衫残破,头发凌乱,那女子虽然被保护着,可也一身凌乱。

即便是这样,韩芸汐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三个人来。

五官轮廓深邃大气,身材高大威猛正是西周太子端木白烨。

斜眉入鬓,英气逼人,正是西周名将楚天隐,韩芸汐并不认识他,但是看到他背后背着的那把名贵的乌木弓箭,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那女子,面容姣好,表情冷傲,同样背一把弓箭,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便是高冷,这应该就是楚天隐的妹妹,楚家出了名的冷美人楚清歌。

端木白烨和楚天隐见到韩芸汐他们,也都愣了,非常意外。

一时间,彼此对视,各怀心思,气氛紧张了起来。

在医城见到端木瑶再见到烨太子就不足以为奇了,这位太子是出了名的疼妹妹,经常相伴左右。

可是,在这个地方见到他,就值得深思量了!他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他来做什么?

他们不太可能知道迷蝶梦呀!

韩芸汐不仅仅审视着端木白烨,更审视着楚天隐。

楚家是西周的名门,西周楚家出大将,那是整个云空大陆都知晓的事,楚天隐作为楚家新一代大将,名气比天宁的穆清武还大,他的箭术堪称云空之最,在战场上,一把弯弓能射窜一列十名兵卒。

这样的人物为何和端木白烨来这里?

韩芸汐正琢磨着,龙非夜突然又拉住她的手,不仅仅拉住了,而且还将她往身后拉,像是要保护她。

要知道,西周和天宁虽是姻亲盟国,可他和端木白烨的关系并不好,再加上前不久端木瑶的婚事,端木白烨早就记仇在心了。

何况,这里是毒宗禁地地下密宫,他们双方都是当贼的,在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被外传出去,这里没有秦王,也没有烨太子,只有敌对的双方。

此时,端木白烨和楚天隐也在审视着韩芸汐他们,相较于楚天隐的低调,端木白烨嚣张极了。

他瞥了茹姨一眼,并没放心上,低声对楚天隐说,“韩芸汐不会武功,咱们胜算很大,你和我牵制住龙非夜,让清歌拿两个的女的去试剩下的四道门。”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