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85章 强留,不管是不是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的毒术从哪里学来的?

这个问题茹姨已经问过龙非夜一次了,显然龙非夜之前那个“高人”的理由忽悠不了茹姨。

唐离看了看茹姨,又看了看龙非夜,心下特无奈,别说他了,就是龙非夜也不知道。

从韩芸汐救了穆清武开始,他们就一直在调查,如今就知道天心夫人来自药城,其他的都还不清楚。

这里不是毒草库,不需要倚仗韩芸汐,茹姨可没那好的耐性,她转头朝唐离看来,一脸严肃,“还不说?”

唐离吓了一跳,连忙就回答,“高人教的,高人不让说。”

这口径和龙非夜一摸一样,他们并没有事先商量好,这是兄弟俩的默契。

“除了百毒门和我唐门之外,还有谁有这等本事教她?”茹姨饶有兴致地问。

百毒门和唐门毒术最早都是毒宗分支出来的,毒宗灭了,唐门毒术没落了,如今就百毒门尚存,这几年来也没什么大动静。

“百毒门和唐门毒术是毒宗的大分支,毒宗必定还有小分支是我们不知道的……”

唐离急急回答,这速度快得龙非夜想拦都已经拦不住了,话到一半,他便自己闭上嘴。

说错话了!

茹姨倒吸了口凉气,“所以,你们也不知道高人是谁了?”

唐离哪里还敢回答,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他想他一定是被尿憋坏了脑袋。

茹姨突然“啪”一声重重拍案,怒声,“夜儿,你将迷蝶梦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你什么意思?你母妃若知道你这么轻易被女色所迷,她死都不会瞑目!”

龙非夜静默地替唐离解开绳索,没反应。

唐离看着他那缄默的样子,心口堵堵的,欲言又止。

“夜儿,你可曾想过你母妃为何而死,你怎么可以……”

茹姨还要说,可谁知龙非夜突然转头看去,那目光森然冰冷,竟让茹姨都不自觉打了个冷颤,吓住了。

茹姨张着嘴,迟迟没往下说。

龙非夜解开唐离之后,一言不发,径自转身就走。

唐离顾不上茹姨,连忙追出去。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隔壁天字一号房的屋顶上,他坐了一会儿,便双臂枕着后脑勺,仰躺下去。

若非满腹心事,他早就该发现屋内的异样了,可惜,他没有。

唐离落在他身旁,和他一样仰躺望星空,没敢多话。

他诬陷韩芸汐,无非是想让茹姨来干涉龙非夜,在龙非夜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让茹姨替他做一个决定。

韩芸汐即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就冲着她来路不明这一条,龙非夜也绝对不能把她留在身旁的,更别说是对她动心。

良久,见龙非夜没找他算账的意思,唐离还是开了口,“哥,把迷蝶梦收回来吧。”

龙非夜没回答。

“哥,你不解释端木瑶的事情,无非是借机拒绝那个女人,都拒绝了,你何必不放手?”

旁观者清,龙非夜这段时间来的矛盾,唐离全看在眼中。

明明拒绝一个女人,却又强硬地将她留在身旁,默默对她好。

这哪里是他的做派呀!

见龙非夜迟迟不做声,唐离冷声,“哥,如果她真的是西秦皇族之后,唐门必杀她无疑!”

“你们敢!”终于,龙非夜出声了。

既然话说到这份上,唐离也豁出去了“如果她是,你比唐门更应该杀掉她,你别忘了你母妃是怎么死的!”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

母妃是怎么死的。

龙非夜眯起双眸冷冷看着唐离,整个人散发出可怕的杀气来,唐离也不畏惧,理直气壮地看着他。

唐离也欣赏韩芸汐,也希望韩芸汐跟影族无关,希望韩芸汐能走到龙非夜心里去,可惜,影族的出现让一切都变成不可能了。

“她十有八九就是西秦遗孤!”唐离非常肯定。

岂料,龙非夜突然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一字一字警告,“不管她是不是,她都是本王的王妃,她必须留在本王身旁!去告诉茹姨,少打她的主意,否则我不会客气!”

不就是个女人吗?

这个家伙有必要这么固执?

唐离甩开他的手,冷声,“龙非夜,你过得了自己心里那一关吗?”

他如果过得了心里那一关,何必一直隐瞒端木瑶的事情,让韩芸汐一而再失望呢?

龙非夜微微一愣,他并没有回答,转身便往医学院去。

唐离追了几步,大喊,“龙非夜,韩芸汐不是那种强留得了的女人!”

龙非夜自然是听到的,只是,他没有回头。

他想,这时候韩芸汐应该还在收拾东西吧。

可惜,他错了。

韩芸汐其实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她一回医学院就找顾北月他们,果然如她所料,顾七少和顾北月找不到她就先回了了。

顾七少虽然有时候很小人,但是这一回还是很君子的,并没有把顾北月独自一人丢在毒草库。

此时,他们三人都在洛醉山院子里。

“谁救了你们的?”韩芸汐试探地问,她都不确定顾七少见没见到小东西,见了小东西有没有认出它是毒兽来。

顾七少耸了耸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食人藤突然全都蔫了。”

毒草库里本就多毒虫,一物降一物,或许是遇到什么东西降服了食人藤,顾七少并不怎么把这件事放心上,他打趣地说,“毒丫头,你就这么狠心跟龙非夜走了,不管我的死活?”

看样子小东西是没有暴露了,真是好样的。

“你的死活又跟我没关系。”韩芸汐笑着回答,随手偷偷摸了摸医疗包。

小东西隔着布料享受主人的爱抚,一脸陶醉。

它记得那天它折回来要找主人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红衣美男子被食人藤困住,它承认它那个时候都犹豫了,要不要等食人藤把红衣美男子吃了,它再把食人藤吃掉呢?毕竟这样的食人藤吃起来会更加有营养的。

然而,就在它犹豫不决,思考着主人和红衣美男子的关系有多铁的时候,白衣公子用一把小飞刀就悄无声息砍斩了所有食人藤的根。

它就先躲起来,等这两个人走了它才去吃吃吃了。

它也不知道主人为什么突然这么温柔地抚摸它,反正,主人是喜欢它的便好。

韩芸汐的回答让一旁的洛醉山脸都黑了,可顾七少却不生气,眯着眼笑道,“那我该怎样才能和你有关系呢?”

那啥,人至贱则无敌!

韩芸汐表示败了,懒得理睬他。

确定顾七少和顾北月平安归来之后,韩芸汐也就放心了。

“顾太医,你随太子殿下和荣亲王回去吧,我还有事,不同你一道走了。”

顾北月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就连一句为什么也没多问,和韩芸汐之间哪怕再近,都保持着上下层关系,不曾逾越。

“你跟龙非夜一道走?”顾七少却立马就问。

韩芸汐没直接回答,只淡淡道,“我还有点事。”

她说完便起身要走,顾北月眼底掠过一丝狐疑,没多说,顾七少直接追出去,“你还有什么事?”

“私事!”

韩芸汐的意思很明显,顾七少却偏偏追问,“什么私事?”

如果不是想见一见顾北月,韩芸汐真后悔过来,她早该直接去找三长老的。

一被这家伙盯上,那就是死缠烂打的节奏。

看着顾七少,韩芸汐的眉头紧紧锁着,见她这表情,顾七少非但没有让步,反倒笑了,“毒丫头,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解龙天墨的毒的?”

韩芸汐还是用应对龙非夜那个理由来应对顾七少,顾七少狐疑不已,“这么巧?”

韩芸汐并不多说,“失陪!”

可是,顾七少就是跟着她不走,这一路都快跟到三长老那去了,韩芸汐终是止步,“你到底想怎样?”

“告诉我你的毒术是谁教的。”顾七少终究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烦不烦呀!

韩芸汐本来心情就不好,一听这话险些出手打他,就在这个时候,三长老独自一人从一旁小径走了过来。

韩芸汐才一个回头,顾七少突然就给消失不见了,闪躲得非常之快。

这家伙明明熟悉医学院的一切,却这样藏头藏尾的,好像很害怕被人撞见。

到底怎么回事?

好吧,韩芸汐没那么多心神管那么多,她自己事多着呢。

天心夫人、影族、毒宗,这三个不太可能共存的名字在她身上,似乎同存了。

韩芸汐收敛了心思迎面朝三长老走去,三长老刚刚从长老会那边回来,毒兽被盗,蛊术再现,玺玉伯出逃三茬事让医学院高层手忙脚乱的,他好不容易才能偷溜回来,休息休息。

一见韩芸汐,三长老就纳闷了,“王妃娘娘还没走,刚刚秦王殿下还来找呢,他刚离开,要不要遣个人去追?”

龙非夜没找到见到韩芸汐以为她收拾好回去了,于是他又折回客栈去。

韩芸汐避而不答,淡淡道,“三长老,有件事,我想私下问一问你。”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