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87章 愤怒,悬赏天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是夜,韩芸汐毫不迟疑地跟顾七少走了,顾七少不声不响带她走了一条特别偏的路。

对路不熟悉的韩芸汐走到一半才发现问题。

“这是去药城的路?”她怀疑是怀疑,也不怕顾七少拐她,这家伙真要拐她,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费这么大的心思。

“这条路是用来运送药城特供给医学院药物的秘密通道,是条捷径,不会有劫匪。”顾七少如实解释。

这条路的性质也注定了知道它存在的只有药城和医城的少数人。

龙非夜听说过这条路,不过,此时已经陷入疯狂的他根本想不起来。

他在医学院找不到韩芸汐,还以为她回客栈了,可是,他一回到客栈,看到晕倒在地上的侍卫,再看到桌上的迷蝶梦,他险些就失控。

他调派了附近能调派的所有人手,守住医城四方大门,同时又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在医城里搜查,一路人马从四方大门追出去。

龙非夜已经在医学院里找过一次,问了顾北月,洛醉山,三长老,甚至连还没走的龙天墨和荣亲王都问了,可惜没结果。

幸好三长老见过世面,否则见龙非夜那冷沉愤怒的样子,指不定会说出真话。

此时,龙非夜就站在医学院最高楼的楼顶上,任由大风吹扬气他的衣袍、长发,他高高在上俯瞰整座医城。

正值黄昏,余晖将医城的一切都照得金灿灿的,偏偏照不进他那黝黑如子夜的眼眸。

他浑身上下散发出可怕的戾气,如同一尊凶神,同夜幕一起降临人世。

每隔一会儿就会有黑衣侍卫来禀告,可是,直到夕阳落下,夜幕降临,他都没有等来一个好消息。

这时候,又一个侍卫来报,“殿下,已经追出西城门五十里,并没有王妃娘娘的踪迹,还请……”

这话还未说完,他突然一脚踹出,直接将侍卫踹飞出去,没入黑暗中。

“没用的东西!”

他冷声,整个人像是沐浴在怒火中燃烧。

韩芸汐,你居然敢走!

你既然敢不告而别,就千万别让本王找到!

“来人,传本王令,封了韩家,任何人不许进出!”他冷冷下令,那个女人一定不知道,离开帝都那么久,是他一直保着韩家,否则,以天徽皇帝的卑鄙,早就动手了。

韩芸汐跟着顾七少,不到一个时辰就离开医城,她并不知道,龙非夜在医城整整找了她三天三夜。

直到第四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下了悬赏令,整个云空大陆,但凡能提供线索,或者找到韩芸汐本人者,赏黄金万两。

唐离实在看不下去了,认真道,“哥,你这是让全天下人都知道秦王妃失踪了。”

“本王要她知道,全天下,除了本王这里,她哪都别想留。”龙非夜冷冷道。

“你!”唐离都不知道怎么劝,“就她那性子,强扭的瓜不甜!”

“是她主动踢轿进门的,本王没强求她!”龙非夜的怒火至今没消,放到更大了。

唐离迟疑了片刻,认真道,“会不会是影族那人带她走的?”

龙非夜没有回答,而是深深地看了唐离一眼,唐离知道,影族已经成为禁忌了。

可偏偏,此时茹姨就在门外,听到了这句话。

“影族!”

茹姨震惊在心中,差一点点就叫出声了。

影族!

影族不是灭了吗?怎么会有影族?难不成西秦皇族还有后人在?

韩芸汐和影族什么关系,唐离刚刚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茹姨正要冲过去问,可思索了下便又止步了。

这么天大的事情,连唐离都敢瞒着她,她直接冲过去,他们怎么会说呢?

“韩芸汐……韩芸汐……”

看着龙非夜那消瘦的背影,茹姨眸光一狠,转身就走。

当日,她就召集了被龙非夜借用的所有唐门的人马,她以二当家的身份下了密令,遇韩芸汐,杀无赦!

此时,就连唐离都不知道。

她不管韩芸汐是谁,不管韩芸汐和影族什么关系。

影族代表的就是西秦皇族,一旦牵扯到西秦皇族,势必要斩草除根!

消息很快就传来了,可惜,顾七少带韩芸汐走的是山路,在抵达药城之前,他们顶多能遇到小村庄,消息可没那么灵通。

此时,两人各骑一匹马,走在野外的小路上。

“沐心和怜心……同是姐妹,命运怎么差距那么大。”韩芸汐好奇地问。

她不确定顾七少知不知道韩从安不是她生父,她也不知道顾七少调查天心夫人是为了什么,她暂时选择隐瞒。

“确实有点大呀!一个勾搭上有妇之夫,一个却嫁入毒宗。”顾七少笑道。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纳闷了,“嫁入毒宗?你什么意思?”

其实,顾七少调查沐心很久了,在他年少的时候偷听到药城沐家有个女儿和毒宗余孽有染一事,他就一直在调查这件事。

他之所以刻意接近沐灵儿,为的也是沐心的事情,他调查了许多年才确定沐家这个女儿叫做沐心,是四女儿,失踪多年了。

如果不是偶然的机会看到韩芸汐医疗包背后绣着的那个“心”字符号,他这辈子也绝对想不到天心夫人的。

沐心留在沐家的东西上也出现过那个“心”字,沿着“心”字符号这个线索找下去,他才确定失踪依旧的沐心就是嫁给韩从安,改名换姓成百里天心的天心夫人。

顾七少毫无保留地将一切都告诉韩芸汐,韩芸汐听得一愣一愣的,心下暗暗震惊着一件事,原来她的生父是毒宗的人呀!

所以,小东西才会粘着她不放吗?

“毒丫头,你说你是韩从安的女儿,还是……”

顾七少故意停下来,侧身靠近她,声音压得很低很低,“还是,你也是毒宗的余孽呢?”

这种事情,只有天心夫人自己知道吧,如果当初天心夫人不告诉韩从安她怀孕了,想必韩从安也未必会知道。

顾七少当然是不知道的,所以他才这么问。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这家伙什么都告诉她了,她是说……还是不说呢?

“喂,你调查沐心做什么?你跟毒宗的人有仇吗?”韩芸汐不答反问。

顾七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毒丫头,你猜猜呗。”

韩芸汐也笑,“万一我一不小心成了毒宗余孽,你不会把我捅出去吧?”

韩芸汐这是第一次知道毒宗原来还有余孽存在,据她了解,毒宗和医学院不一样,医学院的院长是竞选出来的,而毒宗的宗主则是世袭的,所以,所谓毒宗余孽,便是指毒宗宗主那一血统。

如果她的天心夫人是沐家女儿,她的父亲是毒宗宗主,她跟影族就没关系了呀!

那个白衣人就不是为守护她而来的!

信息量太大,韩芸汐想着想着都走神了,忘了自己和顾七少开的玩笑。

然而,顾七少却认真地思考着她那句玩笑话。

如果她真的不小心成了毒宗余孽,他该怎么办?

韩芸汐,我顾七少自幼不信鬼神,今日,却向苍天祈求,祈求你不是,祈求你与毒宗毫无牵扯!

祈求,你不是毒女!

不知不觉,两人都沉浸在彼此的思绪中,两人在一起还鲜少这么安静过的。

白马并肩同行,一个白衣妖冶,一个紫衣尊贵,行走在山林里,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他们是对眷侣,不羡鸳鸯不羡仙,然而,他们却都满心的沉重,思索着自己这辈子最大的事情。

当顾七少和韩芸汐走出林地之后,楚氏兄妹才从一旁走出来。

他们两人虽然已经衣着整齐了,但是在毒草库里受伤却还是星星点点遍布在他们身上,第二道门里的黑蜘蛛其实没有毒,因为楚清歌过分紧张而判断失误,乱用了药,如今这星星点点便是药物滥用的结果。

端木白烨找端木瑶去了,他们兄妹俩难得同行。

“哥,你把那个红衣男子引开,我找韩芸汐报仇去!”楚清歌至今怒火不息。

他们一直没有离开医城,得知龙非夜悬赏天下找韩芸汐之后,他们才离开的,很不巧在这荒郊野外给碰上了。

其实楚天隐为了保护楚清歌伤得是最重的,他却一句抱怨都没有,更别说怨恨了。

“清歌,这件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别管,成吗?”楚天隐淡淡问。

“没发生过?”楚清歌不可思议极了,“哥,别告诉我你也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她除了会点毒术之外,还会什么?”

楚天隐眉头紧锁,迟迟没有回应她,楚清歌更怒了,取下弓箭就要去追,然而,楚天隐却握住她的弓箭,拦下,“清歌,日后关于韩芸汐的一切,你都别管,遇到她,让着点,明白吗?”

“凭什么?”楚清歌终于听出不对劲的地方了,她哥哥虽然脾气不错,可向来不是可以随便让人占便宜,欺负的人呀!

“这是父亲的命令,你最好什么都别问。”楚天隐又道。

楚清歌眼底闪过了一丝复杂,哥哥这句话她太熟悉了,当初父亲让她学毒术的时候,说的也是这句话,这是命令,你最好什么都别问。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