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90章 好,我等他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王若辰说得轻松,要拿到小东西嘴里的金卡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场众人都看得出来王若辰这是在说漂亮话讨好冷美人,退一步说就算他拿得到小东西的金卡,查出了金卡的主人,他也办不到让金卡之主来跟冷美人道歉呀!

这件事认真说来还是药材会所的错,是药材会所没管好守卫。

冷美人当然知道王若辰说这大话不过是哄她开心罢了,他什么事都办不到。

不过,她今日实在气不过,见王若辰这斯文败类,色迷迷的样子,她更加不爽,决定揪着这事不放了。

她整暇以待,冷冷道,“好呀,你倒是拿来瞧瞧呀!”

王若辰将手中折扇一合上,冷冷命令,“来人,给我一起上逮住它!”

这做戏还做真了?

楚清歌后退到一旁,双臂环胸,虽然她很有自信可以抓住那只小畜生,不过她没打算动手了。

小东西还坐在那大汉守卫脑袋上,高高在上睥睨众人,不知道他们还想干什么,但是,它不怕!

几个守卫们才刚刚领教过小东西的厉害,但是,一听王若辰下令,还是纷纷上前去抓。

在药材会所当差的人都知道王三少爷虚伪的性子,最擅长的就是装腔作势,装模作样,他们当下人们的不配合也得配合。

见守卫们又扑过来,小东西猛地高高窜起,居然迎面朝楚清歌扑过去。

愚蠢的人类呀,今儿个小鼠爷就好好陪你们玩玩!

谁都没想到小东西会扑向楚清歌,一时间守卫们全都不敢乱动了,王若辰虽然着急,却也不敢上前。

楚清歌急急避开,险些又被小东西抓到。

“小畜生,不管你的主人是谁,今天你死定了!”

楚清歌说罢,立马取下背后的弓箭,瞄准了落在地上的小东西。

一感觉到杀气,小东西立马就警觉起来,杀气腾腾地冲楚清歌露出两个大门牙。

一人一鼠对峙,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周遭被围得水泄不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会所里消费的人全都被引过来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楚姑娘,且慢。”

循声望去,只见来者是个白衣男子,和王若辰有三分神似,却比王若辰大气,可谓清绝出尘,温润如玉。

此人,正是王家的四公子,王若辰的亲弟弟,药城唯一可以同沐灵儿匹敌的年轻药剂师,王书辰。

他在药材协会担任右执事,掌管药材库房,是个鲜少露面的低调主儿,却是王家名气最大的少爷,据说,上门提亲的媒婆可以从王家大门一路排队到药城城门。

楚清歌自是认得王书辰的,只是,她并没打算给面子,冷冷道,“且慢做什么?你能抓到它?”

王书辰从人群后走出来,谦谦君子,风度翩翩,“楚姑娘何必跟一只鼠类斤斤计较?”

什么叫骂人不带脏字,这便是了!

楚清歌气得脸都青了,毫无预兆就冲小东西放箭,幸好小东西专心致志地提防着,它立马闪开,速度之快让众人都没清楚,最后只见它落到了王书辰肩膀上去。

在场所有人,小东西就只对王书辰有好印象了。

“你让开,否则生死自负!”楚清歌又一次满弓瞄准过来。

见状,王若辰都急了,可是,王书辰却没放心上,他小心翼翼偏头朝小东西看去,露出了一个笑容。

小东西不经意抬头,就这么撞上了他的笑容,好温暖呀!

这个男子虽然不像它最喜欢的那个白衣公子那么温柔,可是,他却温暖如冬日的太阳,让人见了就舍不得移开眼了。

小东西以它两百多年来的经验鉴定,这位公子是个好人。

它立马用小脑袋在王书辰肩膀上蹭了蹭,以示善意。

见状,王书辰心中暗惊,这只小松鼠未免太有灵性了吧,竟知道他会护它。

如果不是因为那张金卡,众人必定会觉得这只小松鼠就是王书辰养的了。

楚清歌虽满弓待发,但是迟迟没动,她面对的毕竟是药城王家,就连西周皇族都得给他们三分面子,何况是她楚家?

她终究不能因为私人恩怨给大家族惹麻烦。

她怒声质问,“王书辰,你们的守卫可是收了我的银票的,怎么,药材会所就连下人都没信用吗?”

王书辰自知是守卫的错,要解决事情还得把小松鼠的主人请出来。

见小松鼠这么友好,他小心翼翼地伸手,作势要取金卡,谁知道小松鼠居然没有排斥。

小东西认定的好人,就一定是好人,从来就没有错过的。

它想,白衣公子一定是要替它主持公道吧,于是它愉快地松开嘴,把金卡给了王书辰。

这下,周遭众人都暗暗称奇,甚至有人直接问出来,“四公子,这松鼠不会就是你养的吧?”

王书辰一边摇头,一边察看金卡。

云空大陆的通用金卡上都会有标志,这个标志是唯一的,象征着持卡人的身份,尤其是这种不封顶的金卡,标志更加明显。

王书辰认真一看,立马抬起头来,一脸震惊。

见状,王若辰连忙问,“谁的?”

众人也都看过来,楚清歌饶有兴致地等着,反正她没错,不管是谁的,这件事她死磕到底了。

王书辰没说话,将金卡递给王若辰,王若辰可比王书辰更加熟悉金卡,他才一拿到手上,立马就脱口而出,“天宁秦王!”

天宁秦王?

金卡是天宁亲王的,所以,小松鼠就是天宁秦王的宠物?

一时间全场安静,众人都面面相觑着,暗暗庆幸惹事的不是自己,天宁秦王可不是一般人招惹得起的呀。

楚清歌怔着,迟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又问了一遍,“王若辰,你刚说金卡是谁的?”

王若辰一脸复杂之色,一字一字回答,“龙非夜!”

楚清歌听得再清楚不过了,她愣在原地,迟迟都没出声。

王若辰连忙将金卡交还给王书辰,如果金卡之主是别人,或许,他还会说大话,逞下英雄,可是龙非夜的话,他只能悻悻的放弃。

龙非夜本就是个难缠的人物,再加上他和他们的父亲,王家的家主有私交,如今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把小松鼠安顿好,把金卡收好,赶紧想办法告知龙非夜。

小松鼠能跑到这里来,想必龙非夜也就在附近吧。

看着金卡又回到王书辰手里,又看到众人脸上的凝重的表情,小东西一脸迷茫,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顾不上楚清歌,王书辰带着小松鼠转身就要走,可楚清歌却拦住了。

她冷冷道,“这只松鼠我已经买下了,就算它是龙非夜的,本姑娘也要定了!”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倒抽了口凉气,这姑娘好大的口气呀!

“楚姑娘,这件事是我药材会所的错,你的损失我们愿意十倍赔偿,还望见谅。”王书辰认真说。

“确实是你们药材会所的错,不管怎样,我就要那只松鼠。”楚清歌咬死不放。

“可秦王殿下……”

王书辰话还未说完,楚清歌就打断了,“怎么跟秦王交待是你们事,我不管,我是跟你们守卫买的。相信你们王家的守卫不会欺负我一个姑娘家吧?”

这得理不饶人的架势让王书辰头都疼了。

西周楚家,象征着西周的兵力,是西周除了皇族之外最尊贵的家族了,虽然比不上秦王府,可也不好得罪。

一边是天宁秦王,一边是西周楚家,王书辰无奈地朝王若辰看去,王若辰哪里有主意呀,就随口说,“不如这样,楚姑娘到里头小坐稍等,有什么话,等把秦王找来了,我们再议。”

谁知道楚清歌居然一口就答应了。“好,我等他来。”

这语气,说得好似她跟龙非夜是老熟人。

其实,楚清歌等的就是这句话了,不管是什么原因的交集,只要跟那个男人有交集,她就绝对不会放过机会的。

楚清歌都这种态度,或许只能让秦王来处理了。

王书辰他将金卡还给小东西,带着它往会所里走。

小东西见楚清歌也走进来,它更加迷茫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呀?

不过,很快它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一进入药材会所它就看到好多名贵药材。

既然偷吃不了,那就买来吃吧!

小东西将金卡丢给王书辰,立马窜到一旁药柜上去。出来大半天了,真心好饿呀,它挑了几样最名贵的药材,捧着手里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它想,吃饱了就赶紧回去吧,可是,它一开吃就停不下来呀。

王书辰一眼就认出小东西挑的是这一柜子最名贵的药材,他实在不可思议,这只小松鼠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如果它的主人不是龙非夜,他都想买下它了。

将楚清歌安顿在茶室中,王书辰立马遣人去联系龙非夜……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时。

韩芸汐本想小睡的,却怎么都睡不着,她站在窗口看着围观悬赏令的人一个个离开,最后便远远地盯着那副画像看。

她不曾留过画像,这画像是谁画的,竟能凭借回忆画得那么像她本人。

正沉思着,顾七少的声音就传来了。

“毒丫头,我回来啦!”

韩芸汐回头看去,只见顾七少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就两个时辰,他干嘛去了?

顾七少其实没干嘛去,他就是买通了几个人去散布消息,说韩芸汐在女儿城,然后又花了一大笔银子雇佣了逍遥城一大批杀手去女儿城埋伏。

干完这两件事后,他的心情特别好,“毒丫头,走,咱们去沐家!”

见顾七少笑靥如花的样子,韩芸汐越发的狐疑,却也没兴趣多问,她最感兴趣的事情在沐家呢。

两人很快就离开了客栈,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龙非夜已经在来药城的路上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