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95章 本王有你就够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默默喜欢了好久的人,突然跟你做了解释,给了交待。

这是一件多么惊喜的事情呀!

韩芸汐是个敢爱敢恨的姑娘,她并不掩饰内心的雀跃和欣喜,她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有多傻,多幸福。

她该有多喜欢这个男人呀,才会因为一个解释一下子海阔天空了。

龙非夜本已移开视线,却又忍不住朝她看来,而一见他看过来,韩芸汐便又抓着不放,像是故意调戏他,“是不是呀?”

然而,她问了两次,龙非夜却都没回答,他霸道地将她的脑袋拢入怀中,看都不让她多看他。

避开了她的视线后,他竟然悄无声息地笑了,嘴角轻轻扬起,如释重负般的开心。

韩芸汐被紧紧按在眸中怀中,挣扎不得,最后只能放弃。

这位冷面阎罗并不是那么好调戏的,他会给出解释,连她这个一直等着的人都有些意外的。再不适可而止,天晓得他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其实,她要的也就是一个解释而已。

有很多问题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比如,他怎么找到她的?比如,他为何之前不解释,现在却突然解释了,因为她的离开吗?再比如,他劫持沐灵儿是为了替她报仇吗?

可敢爱敢恨的她本质上就是个傻姑娘,对她来说这些问题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这久违的怀抱中,久违的气息中,她更喜欢安安静静地依靠,单纯地什么都不想,就数数他强有力的心跳。

龙非夜就这样抱着韩芸汐走在寂静的夜色中,他视线从这个女人身上移开之后,便恢复了一贯的寒彻冷肃。

他一开始还慢慢走,到后来突然几个急拐弯,急幻闪便甩掉了身后一直跟着他们的顾七少。

从他们离开沐家,顾七少就一直尾随不放,韩芸汐不知道,而他不会说。

很快,龙非夜就带韩芸汐回到客栈,这客栈当然不是韩芸汐和顾七少之前住的。

龙非夜并不知道那只小松鼠跑哪里去了,但是,他绝对不会让韩芸汐知道他是跟着小松鼠才找到她的。

将韩芸汐放在榻上,龙非夜淡淡问,“累吗?”

她终于发现他的声音虽然不温柔,但是,不像之前那么冷了。

韩芸汐摇了摇头,她以为龙非夜会开始质问她很多问题的。比如,她哪来的胆子逃走?比如,顾七少带她走了哪条路,竟没有被他追查到。比如,她打算逃去哪里,一辈子都躲着他吗?

可惜,很快韩芸汐就发现自己又自作多情了,这个家伙问了一句跟此时此景完全不搭边的问题。

他问说,“那个哑婆婆是怎么回事?”

韩芸汐迟疑了好久,最后还是如实回答了,当然,关于顾七少一直调查沐心和毒宗余孽的事情,她避而不谈。

“顾七少带你找到那里去的?”龙非夜敏锐地抓住关键。

“我原本就一直追查我娘的来历,我是在她遗物里找到线索的,我让他带我去。”韩芸汐扯了谎,她可以和龙非夜无话不说,但是,绝对不能出卖朋友的隐私。

龙非夜盯着她看,韩芸汐怕他不相信,连忙将医疗包的“心”字翻出来,龙非夜这才淡淡道,“我也查到药城,没想到会是沐家人,更没想到……”

龙非夜停了许久,才又淡淡说。“更没想到你真的是毒宗后人。”

顾七少不知道韩芸汐并非韩从安的女儿,所以,他还不能确定韩芸汐是否是毒宗的余孽。

但是,龙非夜知晓一切。

沐心就是天心夫人,沐心和毒宗余孽有染,怀了一个多月的肚子来嫁给韩从安,这肚子里的孩子只能是毒宗之后。

并非顾七少傻,没去调查韩从安,而是韩从安早就被龙非夜秘密关押,谁都找不到。

韩芸汐其实也没想到,在顾七少告诉她沐心就是天心夫人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的生父是毒宗之人。

还有很多疑惑,比如天心夫人为何要改名换姓嫁给韩从安,为何会难产而亡,她的父亲到底是毒宗什么人,还活着吗?知晓这一切吗?

这些疑问,无疑要问哑婆婆的,至少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沐心。

然而,韩芸汐此时却有个问题,不得不问,“龙非夜,你一直都在查我和我的毒术,为了什么?”

其实,不止龙非夜,顾七少,君亦邪都一直对她的毒术来头有兴趣,就连顾北月都好奇地问过一次。

顾七少明显不是单纯的好奇,而龙非夜也一样,所以他才会调查,才会一直查到药城去。

“喂,你是不是打从一开始就怀疑我和医城毒宗有关系了?”韩芸汐索性把话说得更直白些。

这个女人面对他时,总是这样坦荡荡的,无所隐瞒,关于毒宗,关于影族,她都是这样干脆直接地问。

龙非夜比谁都清楚,韩芸汐就是个傻瓜,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

“是!”这一回龙非夜也大方承认,“本王希望毒宗能为我所用。”

他取出迷蝶梦来递给韩芸汐,淡淡又道:“得迷蝶梦者得毒宗,把这东西收好……”

说到这,龙非夜深深地看了韩芸汐一眼,眸光不冷,却充满了骇人的警告气息,“再敢丢下……”

他说着,突然倾身逼近,一脸邪惑,他没往下说,可炙热的气息扑在韩芸汐脸上让她不寒而栗,她知道后果绝对会比这一回还严重。

龙非夜,有生之年,我还有逃离的一天吗?

龙非夜亲自将迷蝶梦塞到韩芸汐袖里去,正要起身,却突然看到韩芸汐袖子鼓起了一个包。

韩芸汐循着他注视的目光看去,顿时一惊,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龙非夜大手一按,那个包便剧烈颤了起来。

龙非夜质问地看着韩芸汐,韩芸汐真心被小东西蠢哭了,龙非夜在时候,它就不能安安分分点吗?

她也看着龙非夜,正不知道如何解释,龙非夜的大手陡然一握。

“你会闷坏它的!”

韩芸汐急了,连忙拉开龙非夜的手,将小东西从袖中捞出来,只见小东西蜷缩成一团,正瑟瑟发颤。

它被龙非夜追得心肝脾肺肾全都不好了,在沐家一见到主人就窜到她袖中躲着,可是刚刚,刚刚龙非夜的大手居然伸进来,险些触到它。

它一蜷缩起身子,立马就给暴露了。

连主人都怕他,它有什么理由不怕他呢?

被韩芸汐捞在手心里,小东西还是埋头蜷缩成一团,整个就一毛球。

“我新养的宠物,松鼠。”韩芸汐笑道。

谁知,龙非夜却给了她两个字,“毒兽。”

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非常肯定地告知她,这是毒兽。

这小东西以药为食,奔跑速度那么快,还会吞吐金卡,怎么可能是一般的小动物?

如果这东西不是韩芸汐的,他只会当小东西是一般的灵兽,可是,它是韩芸汐的,而且在韩芸汐离开医城才出现,这就再明显不过了。

这只松鼠就是天坑里无缘无故消失的毒兽,韩芸汐能解龙天墨的毒,正是因为它。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韩芸汐被龙非夜的话堵得哑口无言,她急急将小东西护在怀中,“不许伤害它,它的血已经不能解百毒了!”

小东西吃是吃饱了,毒牙也有毒了,可是它的血还没有恢复,她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恢复,总之按顾北月说的,不可能那么快的。

天下人争夺毒宗蛊鼠,不就为了它身上的血吗?

见韩芸汐那一脸较真的样子,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盯了她很久,都没说话。

韩芸汐被越盯心里越发毛,下意识将小东西护在心口上,越发的戒备了。

龙非夜眯着眼,倾身缓缓逼近,他当然知道毒兽的血用过一次之后,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期,更知道毒兽的食量不小。

见龙非夜越逼越近,韩芸汐急了,一直退到床后,正想让小东西逃走,谁知,龙非夜却冷冷说,“本王有你就够了,要它作甚?”

呃,韩芸汐愣了,这话……

龙非夜大手突然一拽,就这样将小东西从韩芸汐手里拽出来,随手丢了出去。

“吱……”

小东西一声惨叫,飞出窗去,消失在夜色中。

“小东西!”

韩芸汐心疼了,下意识起身要追却险些撞上逼近到她面前的龙非夜身上,她这才意识到这男人距离她有多近,她急急退回去,后背贴着床后板上。

这并非他第一次逼得这么近,却是他们第一次同处一张床上。

龙非夜原本缄默的双眸突然变得深沉,小东西都被丢出去了,他却迟迟都没退开的意思,渐渐的,他的呼吸变重了。

强烈的阳刚气息,加上淡淡的龙涎香气息迎面扑来,韩芸汐的心跳砰砰砰加速,乱了。

一室寂静,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

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随即传来唐离的声音,“哥,你在里面吗?女儿城那边有韩芸汐消息了。”

龙非夜这才回过神,淡淡道,“好好休息,我就在外头。楚西风先带哑婆婆回天宁,我们明早走。”

他说着,迅速退开下榻,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