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98章 我不是故意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沐灵儿被龙非夜囚禁在幽阁的小黑屋中。

所谓小黑屋,就是完全密闭的黑屋子,见不到阳光也没有灯光,只有一个送餐的正方形入口。

在小黑屋里关上一天都是很可怕的事情,而沐灵儿已经被关了一个月。

龙非夜是个残忍的主儿,将沐灵儿关在这里就算了,还要求送餐的人不许跟她说话,这对于一个生性活泼,喜好热闹的小姑娘来说简直就是最恐怖的折磨。

一个月在小黑屋里彻底的与世隔绝,足以把人闷到崩溃边缘。

至今数不清沐灵儿疯了似的大喊大叫了几次,可惜,每一次都没人理她。

在这个月里,沐灵儿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听脚步声。

此时,还未到饭点,脚步声却传来了。

她惊喜地冲到送饭窗口,“谁?是谁来了?”

这话音一落,脚步声就停止了,沐灵儿急了,大喊,“谁在那里?出来!”

“说话呀!哑巴了吗?”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你们说句话啊!”

“龙非夜,要杀要刮随便你,给个痛快,我沐灵儿不怕!”

“就是我推韩芸汐出去的,怎么着?有本事别关我,你们杀了我!”

……

很快,脚步声又响起,这一回沐灵儿没出声了,趴在窗口上安安静静地听,她好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那脚步就会又没了。

她已经憋了一个月了,什么都看不到,唯一听到的就是脚步声,她都快疯掉了!

死囚,也有个死期不是?

她却被关得遥遥无期,全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判刑。

她那双灵动明澈的大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注视着前方的黑暗,随着脚步声的接近,灯光也照射过来,很快,她就看到了来者。

“韩芸汐!”沐灵儿震惊了。

韩芸汐一步一步走近,表情冷漠地看着窗口上的沐灵儿

无冤无仇的要她性命的人很多,她早习惯了,只是,这个丫头不一样。

在玄金门那边,她不顾自己安危拉这丫头,将她从食人鼠嘴边拉开,可是,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丫头就将她推给了食人鼠。

这算是什么事呀!

如果不是她内心足够强大,她都会从此怀疑人性的善恶。

沐灵儿缓过神来,立马冷笑,“韩芸汐,你还没死呀!”

这个女人不是被君亦邪劫持了吗?这么快就被救回来了?

韩芸汐双臂环胸,站在窗口前看饶有兴致地打量,这丫头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这么挑衅她?胆子够大!

没想到沐灵儿竟又道,“你看什么看,有本事杀了我,没本事你就滚!”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这丫头不是一般的横呀!

“我救了你你还恩将仇报!”韩芸汐怒声指责。

“我又没要你救!我不稀罕,不用你假惺惺!”沐灵儿立马反驳。

韩芸汐眯起双眸,陡然厉声,“来人啊,大刑伺候!”

沐灵儿咬了咬牙,居然什么都不说了,把头别到一旁去,也不看韩芸汐。

很快侍从就过来了,“王妃娘娘,要上什么刑?”

韩芸汐冷笑着,“既然她不稀罕我救,那就上鼠刑吧,让她尝尝被老鼠啃的滋味。”

一听这话,沐灵儿立马暗暗打了个冷颤。

所谓鼠刑,就是将老鼠关在笼子里,笼子的一面放空抵在人的肚皮上,然后对笼子加热,使老鼠暴躁。老鼠为了活命,为了离开笼子,就会在人的肚皮上打洞,啃光人的五脏六腑逃出来。

这是云空大陆最残忍的十大酷刑之一,沐灵儿自然是知道的。

她紧紧握住拳头,虽然害怕,可是,依旧不低头,一脸傲娇。

很快鼠刑具就被搬过来了,关在笼子里的大老鼠因为饥饿而发出一声声“吱吱吱”叫声。

沐灵儿微微蹙眉,听着这叫声,就像是老鼠爪子在挠她的心,害怕呀!

“沐灵儿,你稀罕不稀罕我救你?!”

上刑前,韩芸汐很乐意给她一次机会。

这下,沐灵儿终于看过来了,她瞥了鼠刑具一眼,视线落在韩芸汐清冷的脸上。

别说韩芸汐了,就周遭的侍从都以为这丫头要认错了,可谁知道她居然一字一顿地回答,“不、稀、罕!”

几个侍从哗然一片,韩芸汐饶有兴致地舔了舔舌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倔的丫头,跟她有的一拼了,她就不信折服不了。

她毫不犹豫下令,“来人,上刑!”

“是!”

侍从退到一旁,黑衣两个侍卫来开门,毕竟沐灵儿会武功,得防着她逃跑。

见侍卫过来,沐灵儿冷冷而笑,“你们放心,我没想逃。既然落在你们手上,我就没想活着离开。”

沐灵儿说着,高抬下巴,径自大步走出去。

她一看到铁笼子里那只大老鼠,一身的鸡皮疙瘩便全都起来了,可是,她还是没表现出害怕。

她咬了咬牙,竟大步朝刑床走去,干脆利索地躺下。

她其实知道推出韩芸汐是愚蠢的做法,可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还是会这么做。

自小到大,心里有什么她就说什么,怎么想的就怎么做。

既然做了,她就认了,没什么对与错。

沐灵儿就这样躺着,一旁的侍从侍卫全都看呆了,秦王殿下这间小黑屋关过不少细作、杀手、叛徒,鼠刑也用过多次,却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怕死的人,居然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

韩芸汐她本以为这丫头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饶了,没想到会是这幅场景,看着直挺挺躺着的沐灵儿,她眼底掠过了一抹毫不掩饰的欣赏。

虽然敌对,但是,她得承认这丫头,有种!

“韩芸汐,如果七哥哥找我……你就当没见过我。来吧,干脆点。”

沐灵儿说完真就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七哥哥一定会找她的,一定会臭骂她一顿的,甚至会讨厌她,觉得她是一个坏心的姑娘。

这些她都认了,她只是不想让七哥哥知道她死得那么惨。

一室寂静,所有人都看着这倔强的丫头,韩芸汐一默默看着,其实她今日来没打算动刑的,她今天来就只打算动口。

伤人,伤其身为下,伤其心为上。

她看得出来这小丫头很喜欢很喜欢顾七少,她今天就是来转告她顾七少说过的话。

原话是这么说的,“韩芸汐,等找到那丫头我立马帮你报仇,抽她剐她随便你。”

听最最喜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最伤心了不是?

然而,听沐灵儿这样说,韩芸汐突然什么也不想说了。

爱过的人,才知道没有什么比情伤更重的伤了。

她走过去,淡淡道,“臭丫头,你为什么讨厌我?讨厌到要我的命?”

沐灵儿陡然睁开眼睛,很意外韩芸汐会走过来,面对即将到来的鼠刑,她一直都在努力地告诉自己,不怕,加油!

韩芸汐特意弯腰下去,眯着眼一脸危险地看她,凶巴巴道,“说,为什么讨厌我,我跟你又没仇!”

沐灵儿紧咬压根,看着她,没说话。

“因为顾七少?”韩芸汐再问,她自然是看得出来沐灵儿吃醋的,只是,吃个醋也不至于要人命吧?

“因为,你伤了七哥哥的心!”沐灵儿突然大喊出来,“韩芸汐,因你让七哥哥伤心了!他那么喜欢你,你罪不可恕!”

“我……我怎么伤他的心了?他喜欢?呵呵……他……”

韩芸汐好无奈,顾七少的喜欢能叫喜欢吗?那是玩笑话,说严重点,那是调戏有夫之妇!

韩芸汐还未说完,沐灵儿就怒声打断,“你和龙非夜在一起的时候,都没看到他眼里的失落,你注意过他吗?”

韩芸汐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她不耐烦道,“你这丫头是吃醋了吧?年纪小小的,吃了醋都能杀人,你爹妈是怎么教育你的呀?”

吃醋都能杀人,她有那么坏吗?

沐灵儿急了,“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是太生气了,我……”

话都说出来了,这个死不认错的丫头才意识到自己认错了。

她懊恼急了,索性闭嘴。

韩芸汐起身来,双臂环胸,高高在上睥睨沐灵儿,突然就扑哧笑了出来。

这小丫头,倒是真实可爱,比起端木瑶之辈,至少简单纯粹多了,不矫揉造作,不诡计多端。

明明是挺纯粹,挺善良的丫头,怎么就把自己说得那么坏呢?

见韩芸汐笑,沐灵儿更急了。

“韩芸汐,如果你不喜欢七哥哥你就别招惹他了!七哥哥很不容易的,我不想看到他受伤。”

“他怎么不容易了?”韩芸汐很有兴致知道。

这下,沐灵儿认真了,“他自小就是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无依无靠受人欺负,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我不许任何人再伤害他!”

韩芸汐嘴角连连抽搐,实在听不下去,她打断了沐灵儿,“不说他了,我们来聊一聊哑婆婆吧。”

韩芸汐知道自己是下不了手真动刑的,也罢,这丫头刚刚也算是认错了,她今日来的第二件事就是哑婆婆的事。

一听“哑婆婆”这三字,沐灵儿就一下子坐起来,“你怎么知道哑婆婆的?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