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1章 冰冷的警告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夜色昏暗。

龙非夜熄灭了整座寝宫的灯火,独自一人坐在书房的窗前,看着云闲阁书房。

韩芸汐站在阁楼窗台可以看到他整座寝宫外观,却不知道,站在他寝宫书房里的窗口,也可以看到云闲阁书房。

云闲阁的灯火亮堂着,琉璃窗上映出韩芸汐的纤瘦的身影。

如果是往常,龙非夜十天里必定有七八天是在幽阁的,这一回回来至今,他每天晚上都会回来,哪怕是忙到天快亮了,也都要回来一趟。

他双臂枕着后脑勺,修长的双腿伸直了放在窗台上,月光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线条,在昏暗的夜色中,显得神秘而孤单。

他看着韩芸汐的身影,渐渐陷入了沉思。

关于毒宗,关于西秦皇族,关于七贵族,关于韩芸汐的双亲,关于他的母妃……

静谧的月芒洒落在他清冷俊脸上,谁都不知道这面无表情之下到底有多少思索。

突然,他冷冷出声,“茹姨,出来吧。”

只见茹姨从窗前的黑暗中走出来,长发盘起,脖子和肩膀上缠着白纱,看起来伤势不轻。

她走到窗边,本想坐上去的,却见龙非夜的双脚没有移开的意思,她只能站着。

那天她比唐离还早收到女儿城送来的消息,她第一时间就赶到女儿城,可谁知道连韩芸汐的影子都没见着,就遇到了一大批可怕的专业杀手。

脖子上和肩膀上的伤就是那天留下的,幸好她反应快逃得快,否则真会把命丢那儿了。

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雇了一个百人杀手团要埋伏龙非夜,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怎么,低三下四去把那丫头求回来的?”茹姨讥讽地笑道。

龙非夜没回答,丢了一瓶金疮药出来,“药效不错,你试试。”

“呵呵,还知道关心你姨啊!”茹姨语气酸酸的,“那天去女儿城的要是你,后果不堪设想!”

女儿城那是一个陷阱,一步一步引人入套,如果是龙非夜去,就他那疯狂的状态,估计很难察觉是陷阱,真会一步一步走到最后。

龙非夜不言不语,茹姨早就习惯了,她耐着性子问,“夜儿,你跟茹姨说实话,是不是真瞧上那丫头了?”

“夜儿,这些天茹姨也想开了,如果你真瞧上她,茹姨也就不反对。”

茹姨说着,瞄了龙非夜一眼,见他有在听,她才又继续,“不如这样,我带她回唐门去,我们潜心琢磨迷蝶梦。”

“回唐门?”龙非夜这才开口。

难道有戏?

茹姨大喜,从一旁侧门走进去,站在龙非夜身旁,“对,回唐门!你娘留下那么多毒宗的毒术秘籍,你娘参透不了的,或许她能参透了。而且,天宁帝都毕竟是是非之地,天徽皇帝可一直在等你们回来呢。”

龙非夜目不转睛地盯着云闲阁那边看,并没有看茹姨一眼,唇畔泛起了一抹冷笑,薄凉得如同冰凉的秋夜。

“夜儿,你……”

茹姨心惊,循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时倒抽了口凉气!

这个角度看去,正好看到韩芸汐书房的窗口,她刚刚站了很久的位置,原来龙非夜一直都在看着呢!

“茹姨,她是我名下的人,没有我允许就动她……”

龙非夜说着,这才缓缓转头看过来,声音更加冷沉,“……你应该知道后果。”

这是……警告!

看着龙非夜犀冷的眼睛,茹姨心惊肉跳,生平第一次面对这个外甥的时候有畏惧感。

他在警告她?他居然警告她!

就差那么一点点,茹姨就开口质问影族的事情了,只是,她终究还是忍了。

影族的事情是她偷听来的,她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找机会杀韩芸汐于无形。

只有这个办法,才既可以杀掉韩芸汐,又不会和夜儿有冲突,让夜儿记恨她。

“我懂……你若执意,就随你吧,惟愿你母妃在天之灵能安息。”茹姨故作云淡风轻,站了片刻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夜深人静,云闲阁灯灭,龙非夜才重新点燃书房的灯火,翻开了泛黄破旧的书册《七族志》。

这是仅存的一本关于七贵族的记载,龙非夜手上只有上半册,还有下半册下落不明,

《七族志》中记载的七贵族的由来、族群的分布、发展等信息。

大秦帝国灭亡后,七贵族也元气大伤,后人散落在云空大陆各地,有隐姓埋名隐居于世外的,也有改名换姓藏于世俗中的,要找出他们,并不简单,要提防他们,就更难了。

《七族志》中第一篇记载的就是影族,第一句话是,“影族,七族之首,忠于西秦,代代以命守护。”

而最后一句话是“西秦灭,影族殁,悲哉!”

《七族志》是一本秘史,是大秦帝国太史令秘密撰写,后来大秦帝国灭了,从皇宫里流出来的,比正史的可信度还要高。

关于影族的记载一般不会出错的,难不成当年西秦皇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太史都不知道?

龙非夜琢磨了许久才翻到下一页,他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一宿……

很快,龙非夜和韩芸汐回帝都的事情就传开了,原本安静的秦王府一下子热闹起来。

七姨娘和小逸儿是最早过来的,韩芸汐太忙了,要不早就过去看他们了。

她发现才几个月不见,小逸儿就又长高了。

七姨娘都没能跟韩芸汐说上话,小逸儿拉着韩芸汐问了好多医学药学上面的事情,还拿来几样他自己配出来的毒药给韩芸汐猜。

“这是软骨散,这是黑蜂毒,这是泻药,效果还不如巴豆呢!”韩芸汐就闻了一下子就知道。

小逸儿原本一脸期待的,眸光很快就暗淡了下来,被打击了。

韩芸汐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道,“等厉害点了再来吧。”

不是韩芸汐打击小逸儿,而是她希望小逸儿更加勤奋,长大了能有真本事,撑起韩家的天空。

“姐,我什么时候能厉害到可以保护你?”小逸儿认真地问。

当初姐姐问他怎报答她,他就说了,等长大了就保护姐姐。

韩芸汐正要回答,一旁的赵嬷嬷就笑了,“傻孩子,你姐姐有秦王殿下保护,你瞎什么操心呢!”

谁知,小逸儿竟一本正经地说,“娘家总该有人的,万一秦王殿下欺负她,我就保护她。”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笑了,“你这小子想得真远。”

小逸儿还要说,七姨娘却暗暗拉住他的手,掐了一大把。

小逸儿无奈之下只能闭嘴了,他想说的是秦王殿下封锁韩家,不允任何人进出的事情。

小逸儿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长大,努力变强,成为姐姐的强大后盾,而不是软肋。

直到傍晚,七姨娘他们才离开,韩芸汐刚要休息,顾北月和穆清武就来了。

韩芸汐原以为顾北月跟龙天墨他们一道回来,聊了下来才知道顾北月又在医城待了几日才自己回来。

他一进来就送上几帖药,“王妃娘娘,这几贴是温补良药,隔日喝一帖,对身子有好处。”

“谢啦!”韩芸汐并不客气,她喜欢顾北月配的药,熬出来的汤确实很滋补身子,当初在天牢里喝了几贴,她至今都记在心里呢。

顾北月淡淡而笑,很温柔。

“王妃娘娘,皇上可有召见?”穆清武认真问,这一回韩芸汐出事,他想帮忙,可惜有心无力。

且不说医学上的事情他帮不上忙,就说他自己都自身难保。

天徽皇帝要他在半年里筹集到三十万两军饷,二十万担粮草,否则降职查办。

“召见我做什么,跟我道歉认错吗?”韩芸汐笑着,回头去问顾北月,“顾太医,皇上跟你认错了没?”

龙天墨的病已经真相大白了,人也健健康康地回来了,天徽皇帝要是还有点气度,就该公开澄清这件事,正式还她和顾北月一个清白。

顾北月笑着摇头,“没有革下官的职,下官就心满意足了。”

“王妃娘娘,你们走后,朝廷发生了不少事,三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变动极大,有传言说皇上要办秦王殿下了。”穆清武压低声音说。

其实这件事韩芸汐心中有数的,当初因为苏娘的事情,天徽皇帝和太后就怀疑龙非夜的身世时,朝廷的动静就不小了,只是那时候还很少人看出天徽皇帝的用意,如今,只是更明显而已。

想必龙非夜这段时间是有得忙了。

“少将军,你的饷银和军粮可有着落了?”韩芸汐认真问。

穆清武好无奈,帮不上韩芸汐的忙,反倒让韩芸汐担心自己。

他笑了笑,“有点眉目了,还得过些日子才有消息。”

好吧,其实他一点眉目都没有的。

韩芸汐没多问,笑道,“少将军,万一哪天皇上和秦王殿下……”

这话还未说完,穆清武就急了,豁得站起来,“王妃娘娘,话不能乱说!没有万一!”

韩芸汐耸了耸肩,表示不说了,她心下琢磨着,将军府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呢,都说少将军是二皇子一党,真的是这样吗?

正聊着,突然宫里就来人了,天徽皇帝召见秦王和秦王妃进宫,轿子就在外头等了。

韩芸汐看着穆清武和顾北月,笑道,“瞧吧,这种事惦记不得的。”

穆清武拍了下嘴巴,“都是下官乌鸦嘴。”

然而,顾北月却认真问,“王妃娘娘,殿下回来了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