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2章 想太多了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当初龙非夜到大理寺探监的态度,和后来到医城的表现,简直就是耍了天徽皇帝一大把,再加上龙天墨一案的失败,天徽皇帝怎么可能坐得住。

一听到龙非夜和韩芸汐回来的消息,立马就召见。

这不,薛公公亲自来请,连轿子都在门口等着了。

顾北月的问题提醒了韩芸汐,龙非夜不在,她独自一人进宫并不是什么好事。

“赵嬷嬷,去问问殿下什么时候回来。”韩芸汐认真吩咐。

无奈,赵嬷嬷直接摇头,“楚西风也不在,府上估计没人知道了。”

“派人去孤苑和幽阁找找。”

这是龙非夜在天宁帝都的两处秘密院落,他若在帝都,大部分时间都会在这两个地方。

赵嬷嬷毕竟是宫里出来的,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连忙派人去找,可是仆从很快就过来报,殿下并没有在幽阁和孤苑,午后出城了。

才一盏茶的时间,薛公公就等不了了,一直催促,“王妃娘娘,这么等下去可不是办法呀!殿下不在,你先进宫便是,皇上等着呢!”

韩芸汐亲自奉上好茶,暗暗塞给薛公公一袋银子,“薛公公,殿下马上就到。”

薛公公瞥那钱袋一眼,露出嫌弃的表情,嫌少!

韩芸汐又加了一袋,“薛公公,你也辛苦了,喝口茶歇会儿。”

薛公公这才瞧上眼,也不避讳顾北月和穆清武在场,理所当然地收下银子。

韩芸汐以为搞定了,可谁知道薛公公一收好银子立马站起来,气定神闲地说,“王妃娘娘如果再不进宫,老奴就回去了,到时候皇上降罪下来,呵呵,抗旨之罪可不小呀!”

擦……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这老太监没收银子就算了,收了银子还敢说这种话,成心耍弄她吗?

韩芸汐眯着眼,冷冷盯着薛公公看,薛公公明显有备而来,大着胆子和韩芸汐对视。

顾北月和穆清武都看得出端倪,这薛公公是趁秦王不在打算挑事。

“王妃娘娘,息怒。”

赵嬷嬷也看出来了,偷偷扯了扯韩芸汐的衣角,劝说,“打狗看主人,忍了。”

王妃娘娘要是动手了,天晓得薛公公会栽赃个什么罪名,薛公公是代表天徽皇帝来请人的。

“银子喂了狗还能吠几声呢!”韩芸汐低声,她当然看得出这是陷阱。

“薛公公,那我们先走吧。”她忍着。

“王妃娘娘,在下正好要进宫面圣,咱们一道走吧。”穆清武连忙站出来。

“少将军,都这个时辰了,没有皇上的旨意,你进不了宫的。老奴劝你别趟浑水。”

穆清武正要反驳,韩芸汐一个眼神示意他不必多说。

在这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时期,天徽皇帝和秦王殿下之间的浑水确实不好趟,就目前来看天徽皇帝是不好招惹的,可秦王殿下也稳如泰山。

皇族内外,朝廷命官,名流世家大多处于中立的观望阶段。

穆清武自身都难保了,还敢站出来,也算是一条汉子了。

只是,他去了真的也没用,宫里的那位不是别人,而是天宁的最高统治者。

他已经自身难保了,去了只会更惨。

“顾太医,少将军,今日就不招待了,改日再续。”韩芸汐一脸豁达,风采卓绝。

穆清武虽不说话了,却一路跟着韩芸汐和薛公公,顾北月始终没表态,却也一样是一路紧紧跟在韩芸汐左右。

然而,当他们到大门口时,却看到龙非夜就站在马车旁,负手而立,身姿挺拔俊美,气势沉稳浑厚。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脚步,韩芸汐嘴角微勾,刹那间就知道自己安全了。

她并不知道,那晚上茹姨离开之后,秦王府里就有专人守护她,一有什么吹风草动,龙非夜都知道。

薛公公始料未及,愣在原地。

要知道,他来之前皇上已经打探清楚了,秦王殿下并不在城内呀。

众目睽睽之下,龙非夜朝韩芸汐伸手,“还不过来?”

他似乎经常这么问她。

“韩芸汐,你还不过来?”

“韩芸汐,你还不走?”

即便语气冷冷的,透着不耐烦,可是韩芸汐特别爱听,她屁颠屁颠地走过去,开心坏了都。

当然,走过薛公公身旁时,她并没有忘记下点泻药。

薛公公低着头,屁都不敢放。

且不说天徽皇帝是趁着秦王殿下不在才让他来刁难韩芸汐的,就算天徽皇帝有授意他为难秦王殿下,他都办不到呀!

龙非夜牵着韩芸汐上马车,自己正要上去,却又回头过来,“薛公公,皇兄什么时候给你这么大的特权,见了本王可以不行礼?”

薛公公确实忘了,他连忙单膝下跪,“老奴拜见秦王殿下,殿下万福!”

龙非夜却看都没多看他一眼,一言不发上马车,离去。

穆清武和顾北月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无奈,不甘,却又最放心韩芸汐被龙非夜带走。

直到马车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他们才舍得收回视线,两人不经意相视,彼此微微一笑,倒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至于薛公公,龙非夜没让他平身,天晓得他要在秦王府大门口跪多久?

打狗看主人,龙非夜不仅仅是替韩芸汐出气,也是打狗给天下人看的。

龙非夜和韩芸汐到宫里,却被告知天徽皇帝在太后那边设宴宴请。

两人到乾坤宫,发现太子龙天墨,荣亲王也都在。

这节奏,唱的是哪一出?

“夜儿,你母妃可安好?”太后对龙非夜还是客客气气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没回答。

“听说她经常到平北侯府上去看慕容宛如?”太后又问。

“不清楚。”

龙非夜总能三言两语就让太后尴尬,问不下去,于是,她拉起韩芸汐的手来,轻轻拍了拍,“芸汐,你这一回可是又救了太子一命,今日不仅皇帝要赏你,哀家也要好好赏你!”

敢情是让她进宫领赏的?韩芸汐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她皮笑肉不笑,“臣妾不背负罪名,锒铛入狱就满足了,赏实在不敢当。”

龙非夜坐在她身旁,她说话也就不客气了。

“皇帝,瞧瞧,这丫头怨你了,你可险些冤枉了好人,害了天墨的性命!”太后故作训斥。

“臣妾冤枉不打紧,太子的性命才是要紧,只要太子安康,臣妾受点委屈又算什么?”

韩芸汐说得多大方呀,可在场都是聪明人,听得明白她什么意思。

天徽皇帝拿太子的性命当筹码来冤枉她呢!而她现在,在挑拨!

天徽皇帝眼底掠过一抹恨意,这个世界上如果有后悔药的话,他最后悔的就是一时心软,一时轻信了龙非夜,没有在天牢里刑死韩芸汐。

太子已经是被他丢弃的一颗棋子,韩芸汐不仅救回来了,还如此挑拨。

这是诚心在给他找麻烦!

然而,天徽皇帝低估了这件事,这已经不是麻烦,而是仇恨。

龙天墨看似平静,放在桌下的手早就紧紧握成拳头,他恨透了这位父亲!

如果不是这一回,他还一直默默努力,想为父皇分忧,做一个合格的皇位继承人。

而他现在明白了,他想保住皇储的位置,最好的办法就是早日登基,而非坐以待毙,被父皇玩弄于股掌。

皇位之争,不仅仅是兄弟之战,亦是父子之战!

“太子,你觉得呢?”天徽皇帝问道。

龙天墨很聪明,避而不答,起身举杯,“这些年,让父皇操心了,儿臣自罚三杯。”

天徽皇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坐下吧,朕栽培你这么多年为了什么,你应该明白。”

原本是要找韩芸汐麻烦的,谁知道却被韩芸汐挑拨了,太后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皇帝和太子反目成仇。

皇帝是她的儿子,一个则是直接影响到她娘家兴衰的孙子,她老人家最希望的便是太子能顺顺利利继位。

“来人啊,把哀家准备好的东西拿来。”太后及时转移了话题。

只见婢女呈现来一个墨绿色的玉镯,那色泽翠绿欲滴,即便是不识货的人都知道这玉是顶级的玉。

“这是太皇太后留给哀家的,陪着了哀家好些年了。芸汐,今日哀家就把它传给你。”太后说着,亲自要替韩芸汐戴。

韩芸汐下意识缩回手,受宠若惊,这真是赏赐的节奏呀,不可能吧?

太后还是将她的手拉回去了,“你这丫头,嫌弃了不成?”

“不不,太贵重了,臣妾实在……”

太后不容韩芸汐拒绝,强硬地将玉镯戴到她手上去。

韩芸汐瞥了龙非夜一眼,见他没说话,她便默默收下了。

这时候,天徽皇帝的赏赐也端了上来,不是别的,正是一道圣旨。

见状,韩芸汐立马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已经锁眉了,

圣旨,那是即便有充足理由,都无法违背的,想当初龙非夜违背圣旨,拒娶端木瑶,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这道圣旨,封韩芸汐为太医院右院首,原院首顾北月为左院首,同享受三品官员俸禄。

太监宣读完毕,韩芸汐就愣了,她太意外了,皇家的媳妇已经不好当了,皇家的官就更不好当了。

天徽皇帝这一招,够绝!

谁知,更绝的还在后面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