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3章 秦王殿下动怒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今夜,韩芸汐果然是来领赏的。

只是,这“恩赐”太重,她担当不起呀!

这里是皇权世界,圣旨是最高的权威。一旦抗旨,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杀无赦!

全世界也就只有龙非夜这家伙抗旨只被软禁吧,他在天宁并不管事,可是他手上掌控着的人脉、财富、兵力,还有他一呼百应的个人魅力都是天徽皇帝所忌惮的。

如今朝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却都只是天徽皇帝单方面的行动而已,龙非夜似乎没怎么把事情放在心上,唯一一次有所行动回应天徽皇帝,便是去大理寺探监。

谁都不知道秦王殿下到底有什么打算,但是,他一旦真正动手,那些中立的势力必定会有倾斜的。

与其说众人在观望,还不如说在等待,等待龙非夜表态,然后誓死追随。

真正的强者,其实并不在他做了多少,而在于他不用做的有多少。

这些韩芸汐都懂,只是面对圣旨,她并不敢奢望龙非夜会再一次抗旨。

尤其是见到龙非夜紧紧锁着的眉头,她就知道这一回他们只能认栽了。

韩芸汐并不知道其实那一次龙非夜并不需要她救的,她想当初龙非夜虽然被软禁,但也是巧合遇到瘟疫,她才有机会威胁天徽皇帝放人呀。

否者,天晓得龙非夜会被软禁到什么时候。

圣旨宣读完毕,韩芸汐只能领旨谢恩。

谁知她刚起身呢,天徽皇帝便又开口了,“芸汐,皇后到西山修养也有一段时日了,太医院几个大夫都束手无策,你过去瞧瞧吧。”

这前一秒封官,后一秒就下派任务,而且还是去皇后那!

皇后不是病了,是疯了。在她被送去西山之前,顾北月看过,束手无策,而她去了西山后,太后和国舅府又多次请医学院的神医瞧过,一样无能无力。

那是心病,无药可医,或许明日想开了就好了,或许一辈子都疯。

说是过去瞧瞧,可一旦韩芸汐真去了,极有可能就得在西山守着皇后,直到她的精神恢复正常。

天徽皇帝这不仅仅是想把她从龙非夜身旁支开,而且也是在为皇后和长平公主报仇吧?

这一招够绝,够下作!

韩芸汐迟迟没回答,龙非夜面色冷峻,看得出来隐隐有了怒意,但是,他始终没开口。

太后又一次拉住韩芸汐的手,语重心长道,“芸汐,你娘救了哀家的性命,你救了太子。把皇后交给你,哀家才放得下心呀。”

韩芸汐在心里呵呵了,这话摆明是告诉她,事情就这么定了,她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太后,皇上,臣妾会解毒,但不会医病,恐怕爱莫能助。”韩芸汐委婉地说。

“会医病的全都医不好,或许你这个不会医病的去瞧了就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韩太医,明日到太医院那报个道,这些天和顾太医探讨探讨。待太后寿诞之后就出发吧。”

韩太医……

连称呼都改了,无疑这不是商量,是命令。

韩芸汐又一次用余光朝龙非夜瞥去,只见他的不高兴全写脸上了,可就是没说话。

韩芸汐想,这前圣旨后命令的,龙非夜也爱莫能助了。

除了先领命下来,还能怎么办?

“下官遵旨。”韩芸汐说得那个不情愿呀。

一旁龙天墨紧紧握着拳头,正想开口为韩芸汐说话,却被始终沉默的荣亲王一把按住了。

“天墨,小不忍则乱大谋。”荣亲王低声,

这个时候,谁对韩芸汐好,就意味着和天徽皇帝对立。荣亲王并没有干涉皇位之争的心,但是,他还是比较看好龙天墨的,所以,这一路从医城回来,他没少提醒龙天墨离韩芸汐远一点,救命之恩待他登上皇位再报不迟。

皇族宫斗,就在于一个忍字!

“她此去……必定会吃苦头的,性命都堪忧。”龙天墨不是心急,是心疼。

西山,那是皇族的别宫,是一个死了人都不会有人知道的地方。

“秦王都坐得住,就你坐不住?”荣亲王低声训斥,话外之意是,秦王都没办法,你又能怎么样?

龙天墨不甘心,可是,他最后还是悻悻地松开了拳头。

一场家宴,赏赐和封官,恩威并施。

天徽皇帝心满意足,特意令下人拿来好酒,只可惜,龙非夜并不给面子。

“母后和皇兄如果没有别的要事,我们先告辞了。”

他每次不都这样?来了说事,没事就走,一刻都不会多留,一句都不会多说。

太后煞是认真说,“你们也刚回来,早些回去休息。非夜呀,成婚这么久了,也该让你媳妇的肚子有消息了,宫里宫外闲言碎语可不少呀。”

这都要让她去西山了,还提这一茬?

韩芸汐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

龙非夜难得出声,牵着韩芸汐就走。

这家伙的手心一直都是炙热的,可此时此刻却凉得吓人。

走着走着,韩芸汐终于才发现龙非夜整个人都阴沉沉的,他不是缄默,而是愠怒。

“龙非夜,西山……”

韩芸汐正要问,龙非夜却将她另一手拉过来,不言不语脱下那个翡翠镯子,随手就丢到一旁井里。

他们都还没出乾坤宫呢,就丢东西,不太好吧?

“龙非夜,你这……”

“你不是很喜欢太医院的药库吗?明儿起正好可以名正言顺进去。”龙非夜淡淡说。

这家伙什么时候知道她很喜欢太医院药库的呀?

韩芸汐狐疑着,不过这并不是她此时该考虑的,她此时该考虑的是他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龙非夜没再多说,牵着她继续往前走,韩芸汐琢磨着琢磨着,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笑意。

她想,她应该不用去西山了吧,因为,秦王殿下生气了,后果一定很严重。

他生气,她反倒乐了,打趣道,“殿下,那镯子可价值连城呢!”

“改日给你一个价值连国的。”龙非夜答道。

何谓“价值连城”,秦昭王想用城池来换和氏璧,所以,和氏璧的价值连城,后人用这个词来形容物品的名贵。

何谓“价值连国”?

难不成是值得那一个国家来换的宝物?会不会有一天这个词被后人所用,而典故就出秦王殿下呢?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那冷峻依旧的侧脸,莫名得就是想笑,一时间,家宴上的委屈和不甘全都一扫而空。

她不知道龙非夜会有什么行动,但她知道,天宁帝都很快就要不宁了。

他们回到秦王府已经三更半夜了,薛公公还跪在大门口。

他们还没靠近就闻到一股恶臭味,韩芸汐这才想起来她临走之前对薛公公下了泻药。

只见薛公公跪坐在地上,屁股下赃了一地,恶心得无法形容,他狼狈地蜷缩着身体,低着头不停抹眼泪。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呀!

一见马车过来,薛公公都顾不上身下的脏物,连忙跪直了身体,“砰砰砰”一下一下磕头。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老奴错了,老奴知错了!”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求你们饶了老奴这一回吧!”

“老奴再也不敢了,王妃娘娘,求你网开一面吧。”

……

龙非夜先下马车,随后将韩芸汐牵下来,对于薛公公的跪拜和哀求,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韩芸汐看了一眼,只觉得恶心,正要避开,薛公公满是赃物的手突然掏出一大堆银子来,冲韩芸汐伸来,“王妃娘娘,这都是孝敬你的,你大人大量,饶了老奴吧!老奴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吃下去的终究要吐出来的,当然,韩芸汐不会要,见了都恶心。

她正要躲,龙非夜护住她,却一脚踹开薛公公的手,“来人,给本王看好了,没跪三天三夜,不准起!”

这……

要知道薛公公跪在这里至今,都是夜里,看到的人并不多,别说三天三夜,就是天亮之后,见的人多了,事情必然会被吵得沸沸扬扬。

龙非夜是这要整个帝都的人都知晓这件事呀!

薛公公是天徽皇帝眼前最红的太监,朝廷上文武百官都得讨好她,后宫里三千妃嫔都得捧着他。

龙非夜不是打狗不看主人,而是偏偏打狗给主人看,给天下人看。

再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冷峻肃然的侧脸轮廓,韩芸汐都心生畏惧,他……真的怒了。

薛公公的哭叫声戛然而止,他愣愣跌坐在原地。

在宫里伺候了大半辈子,对于时局的变化他比任何人都敏感,他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

龙非夜牵着韩芸汐一路回到芙蓉院,他没多说,她也就不多问了,他这么缄默的性子,她不知不觉都习惯了。

不知不觉又走到长廊的分岔口,左手边通往寝宫,右手边通往云闲阁。

之前多少次他走在前,她跟在后头,一起静默地走到这里,今夜却不同了,他们并肩,他牵着她的手。

这一回,龙非夜没有止步,然而,他走的却是右边,亲自将韩芸汐送到云闲阁。

第一次有男人这样牵着她在寂静的夜中静静地走,送到家门口。

明明是夫妻,韩芸汐却有种恋爱了的感觉。

“休息吧,明日去太医院……自己小心。”他淡淡道。

“嗯。”韩芸汐认真地点头。

两人对视,之间本就很安静,此时更加寂静了,有股暧昧的气息在暗暗涌动。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