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4章 为何调查顾北月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夜静,人也静。

他的眼漆黑、深沉,似夜空之广袤深邃,敛尽了人世间一切喧嚣与繁华,她的眼清澄、明净,似高原湖泊般纯净,纤尘不染,亘古不变。

四目相对,寂静了一个天地。

不知不觉中,他缓缓倾身靠近,气息洒落在她的小脸上,她一动不动,心却砰砰砰直跳。

他的视线下移,落在她娇红的唇上,他微微低歪着头,缓缓地、缓缓地凑近她的唇。

从来就没有这么安静地,温柔地开始过一个吻,他的动作慢极了。

她第一次没有后退,没有畏惧,竟还有一丝丝小鹿乱撞的期待。

她一动不动,眼眸低垂看着他靠近,第一次这样亲眼看他靠近,她睫毛轻颤动了几下,便闭上眼睛。

可是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赵嬷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王妃娘娘,你回来了?”

顿时,龙非夜僵住了,而韩芸汐立马睁眼朝屋内看去,只见赵嬷嬷走了出来。

两人保持着即将吻上的动作,赵嬷嬷一见,先是愣住随即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她若安安静静地离开,那也就算了,这么大叫一声,龙非夜的理智早被拉回来了。

温软的眸光一下子恢复一贯的冷静,他立马抬起头来,韩芸汐没动,沉默着。

两人又安静了片刻,龙非夜才开口,“休息吧,我还要出门一趟,有事要……”

谁知,他话还未说完,韩芸汐突然踮起脚尖,轻轻在他侧脸啄了一吻,她很紧张,却还是故作镇定,“嗯,你去吧!”

她说完都不等他回答,转身往朝屋里跑,背影很快就消失了。

龙非夜始料未及,他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摸了摸侧脸,忍俊不禁,轻轻笑了。

“女人……”他喃喃自语,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竟会有一天允许一个女人吻他。

也罢,他不早就允许这个女人近距离伤他了吗?

韩芸汐站在阁楼上看着龙非夜的身影消失在后院尽头,她才收回视线。

她至今的脸还烫烫的,想到自己刚刚的大胆包天,她又后怕,却又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笑自己,也笑龙非夜。

爱,是一种冒险。

喜欢上一个人,那就勇敢地,好好地去喜欢吧!

龙非夜,我真的好喜欢你。

龙非夜一路往后门去,一脸若有所思,指腹一直摩挲着侧脸就没放下来过。

后门门口,楚西风已经等了许久,见龙非夜这动作,他只觉得奇怪想问却又不敢。

“如何?”龙非夜问道。

“殿下,查清楚了,顾北月今日在宫里守班,一宿都不会回顾府。”楚西风如实回答。

龙非夜点了点头,没多交待就要离开,楚西风连忙问,“主子,顾北月……怎么了吗?”

龙非夜立马冷眼看过来,楚西风自知问太多了,“主子恕罪,属下什么都不知道。”

龙非夜这才满意,大步离去。

楚西风实在不明白,主子只让他查顾北月今夜会不会在府上,其他的就什么都没说了。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顾太医,有什么好查的呀?

楚西风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他也懒得多想了,往大门那边去,他得去守着薛公公呢。

薛公公还狼狈地跪坐在秦王府大门,一直都没人守着他,他也不敢逃。

秦王殿下没让他起,他就不能起。这是规矩,久居深宫的他非常清楚规矩这种事情可大可小。

秦王若不深究,他起了就是小事,也就这么算了,一旦深究,他起身了那就是大事,就是违逆了秦王,以下犯上,定他死罪都可以。

他只能乖乖地等着,希望他的主子能救他。

然而,薛公公实在想太多了,他并不知道这一晚上楚西风暗中解决掉多少前来杀他的杀手。

“什么,又没得逞!”

天徽皇帝一宿无眠,在宫里时刻关注薛公公的动态呢。

“皇上,我们派去的人都没回来。”

“一群废物!”

天徽皇帝背着手,在御书房里走来走去,他绝对不允许薛公公在秦王府前跪到明日早上。

明早一旦人多了事情传出去了,他的脸该往哪里搁呢?龙非夜这么做分明是在打他的脸呀!

几个时辰之前,他恩威并重地收拾了韩芸汐一把,龙非夜还一言不发呢,谁知道一回去居然就拿薛公公开涮,向他宣战了!

不管怎么说,薛公公这一茬算是第一战,他必须赢了。

“来人雇佣女儿城杀手,把人给我杀了尸体带走!”天徽皇帝急急下令,就薛公公这种没用的东西,他也不留了。

“皇上, 雇佣女儿城杀手,至少得三日,到时候薛公公根本没什么用处。”

陈公公怯怯回答,他是天徽皇帝身旁第二红人,虽然很希望薛公公再也回不来,但是,他还是得提醒天徽皇帝的。

三日后,薛公公已经可以起身了,而天徽皇帝的脸也该丢尽了。

“加派人手,事要是办不成提头来见!”天徽皇帝火冒三丈,一个愉快的夜晚就这样变成了不眠夜。

翌日,薛公公还是安然无恙地跪在秦王府大门口前,不用三日,才一上午的时间,围观的人是一批一批的换,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宁帝都,甚至传到临近的城池里去。

原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天宁帝都,一时间暗涛汹涌,人心惶惶,明白人都知道,秦王殿下表态了!

距离太后寿辰只剩三日的时间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少人都纷纷猜测,太后她老人家今年寿辰怕是不好过了。

龙非夜实在是太忙了,那夜一别,韩芸汐想应该得等到太后做寿当日才能见到那家伙了吧。

宜太妃是出了名的好面子,而太后则是出了名的喜欢收礼物,以寿诞最甚。韩芸汐早就听说太后并不提前收礼,她老人家喜欢在寿宴上一一收礼,当场拆看,若有不满意的必定会当场让人难堪。

天晓得朝中文武、贵族世家为这位的贺礼忙了多久?

送礼本就是件非常讲究的事情,尤其是在公众场合给上位者送礼。

过于寒碜,会被人嫌弃耻笑,也表不了诚意;过于名贵则会露财招嫉妒,一旦盖过上位者的风头,则危矣;所以礼品得适中,既合人心意又出人不意,要有惊喜感。

而对于韩芸汐来说,则不然,她得做得不便宜了太后,又让太后找不到把柄给她难堪。

韩芸汐纠结着,然而,楚西风却过来传龙非夜的话,说贺礼不必准备了,让她休息好就行。

难不成那家伙想把沐英东给的药娟扇送出去?那东西绝对是太后娘娘的心头好呀!

韩芸汐琢磨着把那东西送给太后,或许还可以和太后谈个条件,让皇帝收回成命,免去她的西山之行。

“殿下准备好了吗?”韩芸汐问道。

“属下没见殿下准备什么,估计是没准备吧。”楚西风如实回答。

韩芸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或许龙非夜真打算借这个机会拿药娟扇保她了吧。

唉,药娟扇可是好东西,她心疼呀!

不用准备礼物,韩芸汐还是得忙的,太后寿宴不是小场合,而是她嫁入秦王府之后要出席的最大的场子了。她将代表秦王府女主人,同龙非夜一起站在众多文武百官,世家贵族面前,她的穿戴很重要!

衣着、发饰、首饰,妆容,每一样都不能随意,不能丢秦王的脸,当然也不能丢她自己的脸。

赵嬷嬷早就准备了好几套,全都是私人订制的,可惜韩芸汐都不满意。

她去太医院签了个到,没遇到顾北月也没多留就回来了。

临近大寿之日,订制东西是来不及了,她索性亲自出去买,在这皇城帝都,有银子不怕淘不到好东西!

一大早韩芸汐就和赵嬷嬷出门了,别说,淘了几家店还真淘到不少称心的东西。

临近中午,主仆两进了一家酒楼,打算饱餐一顿再回去,可谁知道韩芸汐才到楼梯口,一把椅子就当头砸了下来。

“主子小心!”

赵嬷嬷反应快,一把将韩芸汐拉开,那椅子正正砸落在韩芸汐脚边,四分五裂。

韩芸汐惊慌未定,面对一群杀手都没那么吓过,这椅子来得太突然了吧。

“掌柜的!怎么回事,生意还做不做了?”赵嬷嬷立马怒声大喊。

话音一落,却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打斗声,很快一群人逃命般从楼上冲了下来。

“打起来了!太可怕了!”

“那就两母老虎呀!”

“啧啧,人不可貌相,赶紧走赶紧走!”

……

楼上两个女人打架?

“真是晦气,赵嬷嬷,我们换一家吧。”

没被砸到韩芸汐就懒得多追究,她和赵嬷嬷正要走呢,却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本姑娘管你是谁,今儿个你不道歉就一步都别想走!”

韩芸汐戛然止步,“沐灵儿!”

这清甜的声音她一听就认出来了,准是沐灵儿。

这丫头还没走?跟谁干架呢?

很快,又一个声音传下来,“臭丫头,听清楚了,本小姐是西周楚家楚清歌,你别死在谁手上都不知道!”

咦……楚清歌!

韩芸汐饶有兴致地舔了舔舌头,笑了……不是冤家不聚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