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5章 三个女子一台戏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酒楼二楼的客人全都跑光了,桌椅摔了一地,四下一片狼藉。

沐灵儿身着紫衣,手持一把软剑站在立起的椅子上,柳眉倒竖、凤眼圆睁 、粉面带煞,愤怒全写在脸上。

楚清歌坐在桌子上,白衣出尘,孤芳自赏,杏眸睥睨,满脸的不屑。

“你给我马上道歉!”沐灵儿又一次厉声。

楚清歌不屑冷哼,瞥了一眼蜷缩在一旁角落里的小乞丐,“你先去问问她担不担得起本小姐的歉意。”

角落里的小乞丐是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蓬头垢面,衣衫蓝缕,侧脸残留这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令人怵目惊心。

她蹲在地上盯着楚清歌和沐灵儿看,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整个人都在瑟瑟发颤。

她因为向楚清歌乞讨,不小心手碰到了她的衣角,被狠狠甩了一巴掌,直接摔到角落里来。

那时候那个紫衣姐姐就在白衣女子的隔壁,立马就起身将椅子踹向白衣女子,骂了句,“小孩子你也下手,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白衣女子将椅子踹开到楼下,回了句“多管闲事”,于是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怎么就担不起了?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他娘的西周楚家算什么东西,就算今日是西周皇家的人,也得道歉了才能走?”

沐灵儿愤怒至极,脏话都出来了,最见不得人欺负小孩子和老人家了!

“臭丫头,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楚清歌也怒了。

谁知,沐灵儿高抬下巴,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骂,“你、娘、的!贱人!”

楚清歌自小到大就没说过一句脏话,更没有被人骂脏过,她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今日出门没带弓箭,否则她必定会一箭射穿这个臭丫头的嘴。

“闭嘴!粗俗的臭丫头!一点教养都没有!”她拍案而起,勾起一块残碎的椅子狠狠踹向沐灵儿。

“教养是什么?能吃吗?”

沐灵儿灵活避开,她虽满腔愤怒,却也不傻,她当然知道西周楚家,也知道西周楚家的箭术天下无双,但是,楚清歌今日没带弓箭,未必会是她的对手。

“你!”楚清歌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接连踹了好多椅子过去,全都被沐灵儿避开了。

“我什么我?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跟我谈教养?说得好像自己多有教养似的。你自己有教养咩?”沐灵儿怒声质问。

有教养的女子会因为被小乞丐碰了衣角就甩人家一巴掌?真正的教养不是挂在嘴上的!

“本小姐的教养不是你……”

楚清歌话还未说完,沐灵儿就打断了,“你也不蹲一旁尿尿自己照照,假清高,假高贵,其实内心最脏脏龌龊,最下作!青楼的biao子都比你讨喜!本姑娘怎么看你都是俩字,恶心!”

楚清歌被骂得目瞪口呆,这些肮脏的字眼让她听了都觉得耳朵脏,她愤怒得要疯掉,直接一巴掌朝沐灵儿袭来,“贱人!本小姐要你生不如死!”

没有弓箭,她和这个臭丫头势均力敌,但是,她可以下毒!

今日不好好收拾这个小贱人,她就不叫楚清歌!

“啧啧,有教养的千金大小姐也会说‘贱’字了!你知道‘贱’字长啥样吗?就你那样!”

沐灵儿不屑讥讽,她没有躲远,持软剑主动攻击。

“我要撕烂你的嘴!”

楚清歌气爆了,连连打出好几掌,意不在击中沐灵儿,而在意下毒。

一掌掌袭出去,掌风一次次扫过,毒粉就散发到空气中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针突然从右侧飞来,飞速穿过她们两人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遭立马弥散开淡淡的清香。

沐灵儿和楚清歌同时停了下来,转头看去,竟见一个女子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在一旁了。

“韩芸汐!”两人都异口同声,都很意外。

没错,就是韩芸汐,她让赵嬷嬷先回去,自己偷偷溜上来看了好久,如果不是楚清歌使毒,她还未必会出手。

“你下毒?”

“你解毒!”

沐灵儿和楚清歌又异口同声,沐灵儿是药剂师,对毒并不熟悉,她闻到香气只知道有问题,而楚清歌毒术精湛,一闻到那气息就知道韩芸汐放了解药过来,化解了她的毒。

一听楚清歌那话,沐灵儿立马明白怎么回事,她连忙退开,怒骂,“楚清歌你太卑鄙了!”

“沐灵儿,她下的可是春药哦。”韩芸汐不忘添油加醋。

“什么?”沐灵儿惊叫,极不可思议。

“堂堂西周楚家大小姐,身上居然带了春药?”韩芸汐笑得特暧昧。

楚清歌又羞又恼,“韩芸汐,你给我闭嘴!少多管闲事。”

韩芸汐气定神闲站起来,冷冷问,“刚刚谁把椅子踹下楼去的?”

见她那模样,楚清歌连忙回答,“又没伤到你!”

她一开口,韩芸汐便心中有数,“吓到我了,本王妃向来不经吓。”

身在天宁,出门又没带武器,楚清歌知道自己处于弱势,但是,她也不怕,反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韩芸汐瞥了沐灵儿一眼,又气定神闲坐回去,“你们先继续,完了,我再告诉你。”

“那你好好等着吧!”楚清歌说得意味深长。

这时,沐灵儿突然持剑偷袭过来,楚清歌一时间躲不开,被削掉了一大半袖子,剑刃擦破皮。

“你偷袭!”她怒声。

“偷袭就是你!”

沐灵儿因为春药的事情已经气疯了,都顾不上楚清歌还会继续下毒,她的软剑一刺一挥一挑一横扫,各种招数接连不断使出,逼得楚清歌无暇顾及。

她只能继续用毒,她一侧一闪一避一躲,每个避让闪躲的动作之后都撒出毒粉。

毒粉无色无味,随着楚清歌的动作在空气中积少成多,毒性浓了,一旦吸入便会中毒。

按这样的形势看,沐灵儿必败无疑,可是,韩芸汐在一旁看着呢。

她利用解毒系统精准无比地估算出空气中累积毒素的浓度,在浓度值一达到可以致人中毒时,立马打出金针解毒。

解药的香气一弥散开,沐灵儿这才意识到楚清歌又下毒了,而楚清歌也知道韩芸汐又坏她好事了!

沐灵儿用余光瞥了韩芸汐一眼,正要开口,韩芸汐却道,“看什么看,别以为我是在帮你,帮过一次永远没第二次!我只是看她不爽而已。”

帮过一次,被恩将仇报,永远没有第二次。

韩芸汐的话,沐灵儿自然听得明白,她冷哼一声,也不理睬韩芸汐了,继续和楚清歌厮杀。

楚清歌亦朝韩芸汐看过来,目光狠毒,“韩芸汐,本小姐今日奉陪到底了!”

她可是自小学毒术的,她就不相信她敌不过韩芸汐。

韩芸汐那么喜欢解毒是吧,她倒要看看她是不是每一种毒药都会解。

很快,楚清歌就拿出许多厉害的毒药来,可惜,全都被韩芸汐一样化解了。

她不相信,固执地继续,却不小心被沐灵儿一剑给刺在肩膀上。

在毒草库受的伤都还没痊愈呢,这下又伤上加伤了。

她按着肩膀,总算是停了下来。

“道歉!”沐灵儿执着地要求。

楚清歌那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会低头,她看都不看沐灵儿一眼,转身就要走。

沐灵儿软剑拦到她面前,冷声对那小乞丐道,“你过来!”

小乞丐虽然知道沐灵儿在替她出头,可是,她还是不敢。

“磨蹭什么,过来!”沐灵儿心情不好,脾气也跟着不好。

小乞丐吓到了,非但没走过去,反倒躲到了韩芸汐身后去。

沐灵儿生气了,“怕什么,过来!”

就在这时候,楚清歌突然一把推开沐灵儿,“人家不领情,要你多管闲事,让开!”

“就是……”

沐灵儿突然僵住,只觉得浑身发麻,动弹不得。

楚清歌朝韩芸汐看去,嗤之以鼻地笑了笑,无疑,她下毒成功了。

她大摇大摆要离开,谁知道,韩芸汐突然从袖中的泪雨梨花打出一道金针,力道势如破竹掠过楚清歌的鼻尖,射在一旁的墙上。

楚清歌吓到了,急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定还在才放心。她压根没想到韩芸汐的金针会有这么快准狠的时候。

“呵呵,看样子楚家大小姐也和本王妃一样不经吓呀。”韩芸汐笑得雍容华贵。

楚清歌却一动不动,不是她蔫了,而是她中毒了动弹不了。

她只知道自己中毒,却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换句话说,她解不了。

韩芸汐这才气定神闲走过去,她饶有兴致地拉住楚清歌的衣带,笑道,“如果本王妃没记错,楚大小姐还欠本王妃一笔帐吧?”

上一回在毒草库,两人打赌,楚清歌输了要把衣服留下的。

楚清歌当然记得这一茬,见韩芸汐在缓缓拉开她的衣带,她立马尖叫起来,“韩芸汐,你给我住手!住手!”

韩芸汐没理睬,缓缓地将衣带一点一点拉开,别说楚清歌,就是沐灵儿在一旁都看得心惊胆战,要知道这里可是酒楼呀!

这里吵得这么凶没人敢围观,可到楼下和外头必定围满了人。

楚清歌这衣服能保得住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