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7章 太后寿宴(1)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一等再等,龙非夜都还是没出现,就连赵嬷嬷都跟着怀疑起来,“王妃娘娘,难不成殿下……不想去了?

“我就怕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

韩芸汐对当今时局还是颇为了解的,于情于理,太后的寿宴龙非夜都必须出席。

于理,前几日龙非夜才虐了薛公公一把,今日再缺席太后娘娘的寿宴,那事情就真闹太大了。除非龙非夜想跟天徽皇帝彻底撕破脸,发生政变,否则他还不至于这么做。

于情,太后毕竟是长辈,大家表面都和和气气的,龙非夜身为晚辈,他们的婚事又是太后促成的,无缘无故不去贺寿,怎么都说不过去的,再说了,宜太妃已经不去了,龙非夜好歹也得去露个脸。

“王妃娘娘多虑了,殿下能出什么事呢?走吧,咱们赶紧去更衣上妆,指不定殿下就在回来的路上了。”赵嬷嬷对她家主子还是很有信心的。

还有一个时辰寿宴就开始了,韩芸汐确实该去准备准备。

谁知道韩芸汐才刚到云闲阁门口还没进去呢,龙非夜就到了。

他平素喜欢黑衣劲装,闲暇时留在府上不出门大多穿白衣。今夜要去贺寿,他穿了件紫衣,没有多少装饰随意得很,可是,就这紫色将他与生俱来的高雅尊贵和后天养成的逼人威严衬托得令人移不开眼。

韩芸汐转身看到人,又不自觉给看痴傻了。

其实韩芸汐一点儿都不花痴的,顾七少那张倾城倾国的脸她都懒得多看,或许,龙非夜就是她逃不过的劫吧。

对于韩芸汐这种痴傻的表情,龙非夜似乎很无奈,他将一大包交给赵嬷嬷,淡淡吩咐了句,“我在门口等,把她收拾好了再出来。”

他说完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坐下等,韩芸汐却愣愣看着,她想,对于上一次她的主动,他似乎没什么反应了。

她都还有些怀疑他这么多天没见她,是不是刻意回避?谁知道这家伙居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其实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冷冷清清的。

“王妃娘娘?咱们得抓紧时间了,慢不得。”

赵嬷嬷轻轻推了她一把,她才回过神。

然而,主仆俩回屋里,打开龙非夜给的那一大包东西看,立马就明白了他为何说要慢慢来了。

这是一套非常完整的礼服,衣服、发饰、面饰、鞋履、配饰全都有。

衣服是最保守的曲裾,除了脖子之外全都没露,虽然保守却端庄大气,关键还是紫色的,和龙非夜穿的一个颜色。

衣服就只有一套,其他佩饰却有好多套,各种款式都有,全都是名贵之物,看得韩芸汐和赵嬷嬷都有些傻眼。

她们精挑细选准备的就没一样比得上龙非夜这一包的!

当然,就算这些东西不如韩芸汐自己挑的,她也很乐意接受,因为这是龙非夜送的。

“王妃娘娘,老奴也算看着殿下长大的,他可从来没给哪个女人挑过东西呀!”赵嬷嬷感慨万千。

韩芸汐一脸自信,“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赵嬷嬷心下呵呵呵了,她敢以性命担保,这丫头绝对不敢在殿下面前说这句话。

换上紫衣,韩芸汐挑了一套紫玉佩饰里的粉紫玉步摇斜插在发髻上,还有一枚圆形粉紫玉佩佩戴在腰上,简洁清爽却不失典雅。

韩芸汐一袭紫衣走出来,一如当初第一次跟他进宫,她笑道,“殿下,收拾好了,请验收。”

龙非夜像之前那样看了她许久,不发表任何看法。

然而,这一回他并没有一声不吭就走掉,而是朝她走来,拿出了一个白玉晶石镯子。

这镯子通体晶莹剔透,温润如水,一点点杂质都没有,焕着一层淡淡的荧光白中带紫,美得如梦如幻。

“给。”

他就说了一个字,韩芸汐和一旁的赵嬷嬷却都吓到了!

这可是玉晶石呀!

玉晶石是云空大陆最稀罕的一种石头,比黄金、翡翠、夜明珠都来得珍贵,其中就是这种白中带紫的玉晶石最为名贵。至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白玉晶石也就拇指那么大,被制成戒指带在北历皇帝手上。

传说死人如果把玉晶石含在嘴上,就可以保尸骨不腐,犹如活人。

龙非夜上哪里找来这么大的玉晶石,居然能打造成镯子,而且一点瑕疵都没有。

这东西不价值连国都没天理了!

难道,他这几天忙到现在就是因为这个镯子?

见韩芸汐愣着,龙非夜拉起她的手,亲自替她戴在左手上。

送她的吗?第一份礼物?

韩芸汐以为龙非夜会说点什么,谁知道,他却什么都没说,牵着她就走,甚至连药娟扇都没问。

就这样?

价值连国的玉镯就一个“给”字给她了,这像他的性子。但是,药娟扇的事情总得提一提吧?

她可是认真交待随行的赵嬷嬷一定要带上,西山那件事,她思来想去,如今唯一的办法也就只能拿药娟扇去跟太后谈条件了。

在路上,韩芸汐忍不住说了句,“药娟扇我带上了。”

龙非夜淡淡道,“嗯,今夜宫里人多闷热,带上用得着。”

带去扇风的?所以,他没打药娟扇的主意?

韩芸汐好奇了,这家伙让她放心,她倒要看看他打算怎样处理西山这件事。

当韩芸汐和龙非夜进宫抵达太后做寿的乾宁大殿时,寿宴已经开始了,众人正随天徽皇帝起身,伴随着庄重的礼乐声为太后唱祝词。

没错,他们迟到了!

门口的太监见龙非夜和韩芸汐携手而来,又见殿内正在集体唱祝词,一时都不知道该不该通报。

赵嬷嬷却大步上前,亮嗓高呼,“秦王殿下,秦王妃到……”

这大嗓门居然盖过殿内的声音,令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殿内,太后和天徽皇帝居正北高位,东西两边各有三列位置全都满座,皇族、贵族、世家,文武官员依品级分列于筵宴大殿之东西两边,可谓人满为患,这时,一百多号人全都朝大门口看来。

不得不说,秦王殿下您来得真是时候!

众目睽睽之下,龙非夜携手韩芸汐,大大方方走进去,也不知道乐师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停了下来,一时间全场寂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龙非夜紫衣尊贵,韩芸汐紫衣端庄,一个俊美滔天,一个貌美倾城,二人携手走在红毯上,堪称绝配!

在场过半数的女子看得一个比一个眼红,一个比一个心塞,没穿紫衣的各种后悔,穿紫衣的蠢蠢欲动,恨不得冲过去和秦王殿下站在一起。

韩芸汐啊韩芸汐,为何天下就你能得如此殊荣,同秦王携手并肩共紫衣?而我等却连秦王一眼看见都求不得?

女人们的注意力都在韩芸汐身上,但男人们关心的却是他们迟到的事。

寿宴之前,天徽皇帝和秦王殿下之间早就暗涛汹涌了,没想到秦王殿下竟还会迟到,这到底是什么节奏?暗示了什么?

秦王殿下今日真的是来贺寿的吗?

行礼之后,龙非夜冷冷道,“乐师,继续。”

这时,大家才想起刚刚的祝词还没唱完,不知道这帮乐师们在寿宴后会不会倒霉,但是,他们不赶紧继续圆场的话,估计天徽皇帝当场就会杀人了。

礼乐起,龙非夜和韩芸汐站到天徽皇帝右边去,韩芸汐见龙非夜金口未口,她自是闭嘴的。

突然,韩芸汐感觉到一股隐隐的杀气,朝外宾那边看去只见楚清歌坐在端木白烨和楚天隐中间,正怨恨地盯着她呢!

韩芸汐很大肚量地回了一个微微笑,却反倒把楚清歌气得脸都黑了,她不自觉咬着唇,都忘了唱祝词了。

这一幕,不仅仅被一旁的沐灵儿看到了,也被上头的太后看在眼中。

韩芸汐不经意朝沐灵儿看来,沐灵儿立马收回视线,假装什么都没瞧见。

被韩芸汐他们二人一搅,祝词谁还有心思认真唱下去呢?

礼乐之中,人人心不在焉,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还停留在他们身上,只见龙非夜冷峻依旧,韩芸汐淡然自若。

祝词唱罢了,众人入座,天徽皇帝就迫不及待反击龙非夜了。

“来人,把朕那六坛醉花酿拿来,秦王殿下和秦王妃来迟了,各罚三坛向太后赔不是!”

薛公公的事,天徽皇帝还耿耿于怀呢!别说龙非夜今夜犯错了,就算他没犯错,安安分分的,他也一定能找到机会,在皇族贵族,文武百官面前压一压龙非夜的气焰。

太后老神在在地坐着,面目慈爱,一脸端祥,却丝毫没有说“不必”的意思。

要知道,醉花酿“醉”字当头,可是易醉之酒,酒量再好的人一般三坛就醉了,或许龙非夜还能撑住,可是韩芸汐呢?

韩芸汐在梅花宴上斗酒,斗的梅花酒远远不如这醉花酿呀!

这是天徽皇帝的刁难和示威。

所有人都以为龙非夜会拒绝,然而,他并没有,他只是说了句,“韩芸汐的我替她喝了。”

他说完便拿起酒坛子来,仰头豪饮,一坛子一坛子,韩芸汐看得特心疼,特想抢过来自己喝。

但是,很快龙非夜的酒量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他没醉!甚至身上一点酒渍都没粘上。

他清醒得很,“多谢皇兄赏酒。”

天徽皇帝满心的不爽,皮笑肉不笑正要继续,这时太后却拦下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