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8章 太后寿宴(2)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太后早就知道天徽皇帝会在寿宴上大做文章刁难秦王,这也是她所支持的。可是,此时寿宴才刚刚开始,就这节奏,她还怎么做寿?她还等着收贺礼呢!再说了,天徽皇帝一开始就咬着不放,未免太过心急,有失上位者的风范。

“皇帝,六坛酒不少了,让秦王歇歇吧,要是让宜太妃瞧见了,那该心疼的。”见太后那一脸慈悲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疼龙非夜呢。

天徽皇帝冷静下来才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有失风度和体统。

他笑了笑,“母后就是偏心,儿臣也没说要秦王继续喝,六坛酒罚他……朕可是出师有名的!”

天徽皇帝刻意说重了“出师有名”四字,六坛醉花酿灌不醉龙非夜,他后面还准备了很多狠招打算慢慢玩!

这一回,他不是来给太后做寿的,而是要借这个机会在天宁所有权势,还有西周太子面前狠狠威压龙非夜一把的。

他要让天下人知道,天宁的皇权是不可挑衅的,哪怕是龙非夜也要臣服在他脚下。

薛公公的事,那不过是龙非夜一厢情愿的示威!

任由太后和天徽皇帝一唱一和,龙非夜一句都没有参与,很快就表情冷漠地坐回去。

见状,太后原本还想说多几句,突然就停住,明明是龙非夜挨罚了,可他们一点爽快感都没有,反倒有种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的感觉。

太后朝天徽皇帝使了个眼色,她不管天徽皇帝打算怎么做,反正,这一回她也是没想放过龙非夜的。

就让龙非夜再嚣张一会儿吧,很快她就要他好看了!

虽然龙非夜没有醉,可韩芸汐还是不放心,偷偷关注了他好一会儿,才确定他是真的没醉。

她忍不住猜测起来,这家伙的酒量到底有多好,他这辈子醉过吗?醉了酒是什么样子的?

祝词唱完,庄重的礼乐声转为喜庆热闹乐曲,歌姬舞姬上场,大殿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这时,贺寿也正式开始了,第一位贺寿者自然是皇帝。

来自儿子的礼物,太后自然是最期许的,此时,她笑着等着,难得笑得那么真。

只见太监抱了一团东西上来,盖着一大块红绸巾。

这是什么东西?见这架势不简单。

太后忍不住笑道,“皇帝,还跟哀家打哑谜不成?这是何物?”

天徽皇帝亲自解开红绸,“母后,这是儿臣找来给您解闷的,愿您福寿安康!”

只见太监抱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只小波斯猫,皮毛胜雪,碧眼神秘。

这东西对韩芸汐来说一点都不稀奇,可在云空大陆确实算奇禽异兽的一种。

太监一把小猫抱出来,在场不少人便开始惊叹,称赞。这绝对是个既奉承天徽皇帝,又讨太后开心的好时机。

这不,西周太子端木白烨都开口了,“听闻此物来自海外,求之不得,唯有天徽皇帝求得着。”

吏部尚书徐大人连忙接话:“可不是嘛,听闻北厉皇帝为讨皇后开心,曾重金悬赏过此物,却是求之不得。”

“皇上的孝行为天宁万民之表率也!”礼部的人也开口了。

“太后娘娘,皇上如此孝行是您的福气,更是我天宁万民之大幸!”平南侯王跟着奉承。

……

韩芸汐如果认真听这些奉承,估计要冷笑了,然而,此时她正努力地将小东西往袖里压,不让它探出脑袋。

自从她回秦王府,尤其是住回云闲阁之后,小东西就越发胆小,经常躲起来睡觉不敢出来。

此时,这么大的场合,这小东西激动什么呢?

韩芸汐表面不动声色,手却不断地压呀压,最后,她没办法了,手一伸,让袖口朝向身旁的龙非夜。

这瞬间,小东西立马就消停了,一点点动静都没有。

龙非夜简直就是它的天敌呀!

小东西蜷缩在袖中,一脸臭臭的,它好不容易嗅到了猫的气息想偷看一眼,主人怎么可以这么坏?

好吧,它只能先记住这个地方,改日再来偷猫!

太后抱起那波斯猫,喜欢得不得了,她将波斯猫搂在怀中抚摸,连连道,“皇帝,有心了!有心了!”

她想要这么个玩物已经很久了,一直找不着,都快放弃了,没想到皇帝真给她找来了。

“极好极好!”

太后心情大好,这第一份礼物便是大惊喜,让她对接下来的礼物更加充满期待。贵为太后,她要什么有什么,却偏偏享受收礼的惊喜。

当然,东西得入得了她的眼,要知道即便在寿宴上,她也不是样样贺礼都收下的。

也正是如此,来贺寿的人都做了多手准备,以便应对各种状况。

奉承声中,荣亲王站了起来,“太后娘娘,臣弟愿你凤体安康,福如东海。”

“荣亲王快快平身!”

太后亲自起身搀扶,荣亲王是先帝的好兄弟,对秦王的身世亦有所质疑,皇帝和秦王之间,他必然选择皇帝。只是,太后更希望的便是他能支持太子。

荣亲王呈上一个锦盒,笑道,“聊表心意,愿太后娘娘凤体安康,福如东海。”

太后打开一看,只见里头竟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得双手才能捧的住。

东西一拿出来,全场皆惊,夜明珠已是稀罕物了,何况是这么大的夜明珠?

太后满意得不得了,亲自捧在手里,连连惊叹,“温润如玉,明亮如月,灵动如水,此物当为夜明珠之首!”

“正是夜明珠之首,此物名‘月夜明珠’。”荣亲王笑道。

听了这话,太后更加开心,接连收两物都是这么稀罕的东西,看样子今日的惊喜不会少了。

按照身份辈分,接下来该是秦王和秦王妃来贺寿了。这不仅是太后最期待的,同时也是在场众人最期待的。

天徽皇帝和荣亲王送出了这么大的礼,秦王如果没拿出个稀罕物来,岂不很丢面子?秦王殿下出手向来阔绰,这一回会拿出什么宝贝来呢?

就当今这种形式下,就刚刚天徽皇帝那种态度,即便秦王殿下拿出至宝来,太后也未必会轻易放过他们吧?

好戏,来啦!

荣亲王都还没坐下,众人的视线便都落在龙非夜和韩芸汐这边,韩芸汐嘴角有些抽搐,其实她也不知道龙非夜会送什么,原以为是药娟扇的,可是人家让她拿来扇风。

见太后娘娘那期待的目光,韩芸汐还真想把药娟扇拿出来扇扇风,招摇一把。

她正在犹豫要不要拿出来,见龙非夜站了起来,她连忙跟着起身。

这是要送礼了吗?

谁知,龙非夜却亲自倒了两杯酒,自己一杯,交给韩芸汐一杯。

这是?

“祝太后凤体安康。”这是龙非夜敬酒贺寿呢!

他举杯一敬,一口饮尽,然后……然后他就坐回去了,只有贺词,没有贺礼!

一时间,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震惊了,目瞪口呆,不可思议,龙非夜怎么可以这么做?

太后和天徽皇帝,脸全都黑了。

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的贺礼,包括太后。要知道太后连拒绝的说辞都准备好了,想借机羞辱龙非夜一把,可龙非夜却什么都不送,甚至连贺词都不肯多说,一个“凤体安康”就打发人?

这是在被拒绝之前把别人先拒绝了的节奏呀!

是不是韩芸汐没还祝贺,所以贺礼还不拿出来?

不得不说,韩芸汐成了不少人的希望,就连太后老辣的目光落在韩芸汐身上,她不相信龙非夜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大的能耐当着众人面给她难看。

要知道,给她难看,就是给皇帝难看!

龙非夜到底想干什么?以他的实力,真的可以和皇帝抗衡了吗?翅膀硬了吗?

一个薛公公他还闹得不够吗?还一定要继续闹?

其实,韩芸汐和大家一样都非常意外,她不知道龙非夜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但是,她太喜欢这做法了!够绝也够真诚!

他确实什么都不想送嘛。

这家伙,干得漂亮!

众人注视之下,韩芸汐笑意璀璨,她学着龙非夜的样子举起酒杯来,落落大方祝寿,“愿太后娘娘凤体安康!”

夫唱,妇怎么可以不随呢?她说完也像龙非夜那样,大大方方坐了回去。

就这样了,贺寿贺完了,确定没有贺礼!

本就寂静的大殿此时越发安静了,太后眼底掠过一抹抹阴鸷,她有种被耍了的羞辱感。即便在场没人敢笑话她,可是,她也容不下龙非夜这么无礼的挑衅和羞辱!

她那原本平放在扶手上的双手全都抓握成拳头,此仇不报,她这个太后还怎么在皇族里立威?

她自然不会当场质问龙非夜,当场质问岂不成了讨要贺礼,这可是丢人的事。她朝天徽皇帝看了去,想告诉天徽皇帝可以动手了。

而此时,天徽皇帝正眯眼盯着龙非夜看。

龙非夜简直就是来示威的,这未免太自以为是了!他礼让他三分,如果他以为这三分就可以对付他的七分,那就太天真了!

天徽皇帝正要发难,这时一个身份显赫,地位举足轻重的人物站了起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