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09章 太后寿宴(3)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如此盛大的寿宴之上,身份显赫,地位举足轻重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此时站起来这位,绝对是最特殊的一位。

在天宁,贵族不从政,从政非贵族,然而,这一位既是身份显赫的贵族,又是一位地位举足轻重的将军!

此人名叫百里元隆,出身天宁最大的贵族世家百里世家,年近五十,官拜大将军,统领天宁水师。

天宁有三大将军,分别执掌步兵军、骑兵军、水军三大军。穆大将军统领的是最庞大的步兵军,而百里元隆统领的便是最特殊的水军。穆大将军和百里大将军常居帝都,骑兵大将军则常年驻守三途战场,这一回并没有回来。

之所以说水军最特殊,是因为云空三国就只有天宁有水军,北厉和西周都没有,而天宁这支水军正是百里元隆年轻时一手组建起来的正规军。

不同于功勋硕硕,威名远震的穆将军府,百里元隆统领的水军从未出师过,但是,每年从朝廷领到的军饷却是最多的,对此,满朝文武无人敢有异议,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支水军是当年先帝养来对付北厉的。

北厉和天宁一样,国土东疆是延绵不断的海岸线,必要之时,天宁自是不会放过北厉的东疆!

所以,一旦战争爆发,这支水军可以说是天宁皇帝手中的底牌,是反败为胜的关键。

百里元隆一贯低调,一年里也就露个一两次面,这个节骨眼上,他站起来做什么?众人都纳闷了。

“百里将军,可是有事?”对于这位先帝钦点的水军大将,太后向来是客气的。

“末将自是想给太后娘娘贺寿。”百里元隆答道。

他要贺寿?

太后凤体一颤,僵了。

一时间本就寂静的大殿静得简直无法形容,众人不自觉都屏住了呼吸,紧张起来。

百里元隆是什么意思呀?

贺寿自是要的,可是还没轮到他,秦王殿下这才刚刚贺寿完,他就站起来了,难不成他也想……

众人胆战心惊,想猜测却又不敢多想,有些事,哪怕是想想都是大逆不道,罪大滔天。

只见天徽皇帝面容冷峻、严肃,一动不动盯着百里元隆看,而龙非夜高冷漠然,似漠不关心,又似一切尽在掌握。

众人注视中,百里元隆竟亲自斟起酒来。

这是和龙非夜一样要敬酒道贺的节奏吗?

不安感开始在太后心里扩散,她恨不得上前去阻止百里元隆,可是,她不能。

她庄重得体地坐着,看着,心慌如麻。

百里元隆持酒杯走出来,虽然没上过真正的战场,可那一身威严肃杀之气却和穆大将军有得一比,他老当益壮,步步生威,走到太后面前。

这架势看得众人更加心惊肉跳,不少人呼吸都不自觉停住了,太后紧张得握紧双手,长长的甲套刺在手心里,忘了疼。

百里元隆走到太后面前,不卑不亢行礼,“末将给太后娘娘贺寿,愿太后娘娘凤体安康!”

太后还是面带微笑,可笑容完全是僵硬的,看似平静从容,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她猜不透百里元隆这么出格的举动到底是何用意,是会像龙非夜那样,只有道贺没有贺礼,还是道贺之后,会将贺礼奉上?

这个时候,百里元隆的贺礼是什么已经不重要,关键在于有没有。

如果有,那他如此出阁的插队举动,便是对龙非夜方才所作所为的无声抗议,是对太后和天徽皇帝最强有力的支持。

如果没有,那……太后无法想下去,她太紧张了,第一次在自己的寿宴上紧张。

她等着,等着百里元隆奉上贺礼,可是,她一等再等,百里云龙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他就站在那里,尴尬的却是太后。

真的没有贺礼了吗?

太后无法相信,天徽皇帝更无法相信,天徽皇帝轻咳了一声提醒太后,太后才道, “百里将军免礼。”

是不是贺礼在免礼之后呢?

全场所有注意力全都汇聚过来,谁知道百里元隆平身后竟直接回到座位上入座,和龙非夜、韩芸汐的动作如出一辙。

就这样?

结束了?

只有道贺,没有贺礼?

所以,百里元隆是追随秦王敬酒道贺的。

换句话说,百里元隆不是在贺寿,而是在公开表明立场,他和他的数万水军是龙非夜麾下之兵!

天宁三军的一军呀,竟是龙非夜的势力!

时间像是在这一刻停顿了,太后怔怔地看着百里元隆,目瞪口呆,天徽皇帝也始料未及,一时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一直以为自己手上紧紧握住三军,即便是兵力最强的穆将军府,也完全在他掌控之中,他怎么都想不到百里元隆竟会是龙非夜的人。

政变最可怕的便是军变,龙非夜这一步棋,简直是釜底抽薪!

他是在借百里元隆告诉在场的诸位,他龙非夜有胆量,也有实力和天徽皇帝分庭抗礼!

天徽皇帝向来礼让他三分,他手上的三分就足以搏天徽皇帝的七分!

寿宴还得继续,贺寿才刚刚开始,可是,在场各派势力都已经伤透了脑筋,费尽心思准备的寿礼,到底送不送呢?

送,那就是站在天徽皇帝这边;不送,那便是站在秦王殿下那边,站队伍,表立场的时候到了。

谁会是百里元隆之后的第一个呢?

有人紧张有人害怕,也有人蠢蠢欲动。

然而,谁都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竟会是太子龙天墨。

太子一病再病,太子党早就失势,再加上这一回旧疾复发的事情闹得那么大,聪明人都知道这是天徽皇帝拿太子的性命来打压韩芸汐呢。

虽为太子,虽活命归来,可不得皇帝心,大势已去。

他该怨该恨该自暴自弃的,谁知道他竟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太后和皇帝面子。

“皇奶奶,瞧瞧孙儿给你带什么来了。”

只见龙天墨亲自奉上一朵硕大的灵芝,朵大如巴掌,色泽红如鲜血欲滴。

此物一出,立马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也不知道谁惊叹了一句,“太子殿下,此物可是真品?”

“放肆!本太子拿来孝敬皇奶奶的,岂会是赝品?”龙天墨不悦训斥。

“太子殿下,此物正是传闻中有治百病之效的血灵芝吧!”有人紧张的问。

“正是此物!”龙天墨病重日日躲东宫里不出门时,就一直在找此物了,没想到在医城痊愈了,回来途中却得到这东西。

见龙天墨一点头,全场顿时哗然一片,血灵芝为百药之首,不管染了什么病,只要这东西一出,药到病除。

这东西比刚刚那波斯猫,月夜明珠还要值钱,被誉为云空第一名药。

别说其他人了,就是韩芸汐和坐在远处的顾北月都惊叹,有些药物就那么一两株,用没了就没了的呀!

好吧,别说韩芸汐了,她袖中的小东西又一次蠢蠢欲动。它并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情,它想,皇宫真是个好地方,那么多好东西,它一定要自己来一趟的!

一朵血灵芝,龙天墨算是把贺寿的场子给拉回来了。

他奉上大礼,恭敬道,“皇奶奶,此物为正品血灵芝,孙儿愿皇奶奶寿比南山高,福如东海深!”

龙天墨其实并不想拿出来的,如果可以,在寿宴上他只想中立,因为此时的他还太弱了,不能得罪父皇,不敢得罪秦皇叔。

但是,最终他的劲敌不管是父皇还是秦皇叔,面对这个大好机会,他都必须站出来,向父皇表明心意,重新得到父皇的器重,他才能够变得强大,才有夺位的力量。

皇权之争,莫过于一个“忍”字。

龙天墨声如洪钟,响彻大殿内外,虽然他的影响力远远不如百里元隆,但是,至少算是为天徽皇帝扳回一局。

太后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而天徽皇帝终于又对龙天墨露出了欣赏的眼神。

见状,龙非夜岿然不动,显然没把龙天墨放心上。

赵嬷嬷偷偷上前一步,低声,“王妃娘娘,后悔了吧!下一回别救他了,一颗弃子还不识好歹!”

韩芸汐笑了,连赵嬷嬷都看出“旧疾复发”一案龙天墨被天徽皇帝坑了吗?

虽然立场对立,可是韩芸汐并不讨厌龙天墨,至少他是她所有病人里最坚强的一个,不管发生什么都从来没自暴自弃过。

至于救他,好吧,那都是被逼的呀!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

太子一出场,必有一人紧随其后,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二皇子龙天擎。

二皇子是萧贵妃之子,萧贵妃正是左丞相箫正信之女。

随着太子党的势力日渐式微,二皇子一党的势力则越来越大,甚至有不少传言说穆大将军也是二皇子一党的。

太子如此表现,二皇子自是不甘示弱的,可是,他从龙非夜和韩芸汐面前走过,居然嚣张地冲他们轻哼,动作之大,让整个大殿的人全瞧见了。

孩子,在这样的场合维护太后,讨好皇帝无可厚非,可是,踩秦王去讨好皇帝,那绝对是大错!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