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10章 太后寿宴(4)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天擎一声不屑的轻哼让所有人都看呆了。

谁都没想到他会如此嚣张,且不说他会送出什么体面的礼物给太后和天徽皇帝长脸,就单单他这一声“勇气可嘉”的轻哼,便是对天徽皇帝的最大支持!

而对于秦王殿下,则是最大的挑衅。

全场一片寂静,也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反正韩芸汐是非常佩服这个家伙,真心有种呀!

就是她,都不敢如此不屑龙非夜。

要对一个人不屑,首先得比他优秀,比他强大,否则,拿什么来资本来不屑呢?

天徽皇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似乎对二皇子的行为颇为满意,太后也饶有兴致起来。

龙天擎只是轻哼一声就继续往前走,他一袭冰蓝色宫装,一表人才,气宇轩昂,步伐矫健,意气奋发。

然而,所有人关注的却不是他,而是龙非夜。

龙非夜会是什么反应?

在所有人的关注中,龙非夜面色清冷,岿然不动,深邃的黑眸平静得如同一泓凝固的泉水,令人琢磨不透。

明明知道看不透他,可是,还是很多人盯着他看,希望有幸能捕捉到他脸上,眼中的蛛丝马迹。

就众人关注龙非夜的时候,龙天擎已经快走到太后面前了。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脚下突然一痛,不小心没站稳整个人就朝前扑了下去,“嘭”一声巨响,捧在手里的东西也跟着摔在地上。

这下,他总算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了!

只见方才意气风发的皇子此时整个扑倒在地,面朝大地,四脚大开,狼狈至极。

一百多号人坐着,看一个扑倒在地上的人,那场面可想可知。

龙天擎很快就爬起来,急急打开摔在地上的礼盒,只见里头那名贵的瓷器早就支离破碎。

“谁绊我的!陪我贺礼来!”他气急败坏,又恼又凶,摔了一鼻子灰在那跳脚,真真像个小丑。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韩芸汐立马“哈哈”大笑起来,而韩芸汐这一笑,顿时引来全场一阵爆笑。

除了龙非夜动的手脚,还会有谁?龙天擎是真傻,还是装傻呀!

不管他是装傻,还是真傻,这种沉不住气的幼稚表现,真心很失一个皇子的身份和风度。

爆笑声中,龙非夜瞥了韩芸汐一眼,没多说话,他若真出手,岂是让龙天擎摔倒这么简单?

所有人都以为是他,其实这是韩芸汐搞的鬼。

见哄堂大笑,龙天擎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站起来,不打开礼盒继续往前走才是呀!

这一回他只准备了一件礼物,一件非常名贵的上古瓷器,如今打碎了,让他上哪里去找第二件?

他现在该怎么办?

继续上前去贺寿,可没有寿礼呀!

这时,一个甜美温和的声音传来,“二皇子莫急,没有贺礼,只要心意到,太后娘娘不会怪你的。”

循声看去,只见说话者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生得如花似玉,温柔娇美,她盈盈笑着,特别温柔特别美。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元隆最小的女儿,百里茗香。

虽然是最小的女儿,可她的年纪也不小了,早就到了适婚之龄,求娶者无数,可惜她就是不嫁。

如果是之前,她说这句话倒也没什么,可偏偏在秦王和百里元隆都没送贺礼的情况下说这样的话,简直是对龙天擎最大的讽刺呀!

这不,连天徽皇帝和太后都怒目朝她看过来了,韩芸汐也看去,发现这女人美得很不一样,她的眼里藏着智慧。

温柔大气,绵里藏针,和其他大家闺秀比起来,她必是翘楚。

“百里茗香,这里没你……”

二皇子正要发飙,天徽皇帝终是怒声,“够了,还不退下去!”

“父皇……”龙天擎急了。

“退下!”天徽皇帝气急。

龙天擎好不甘心,却不得不退下,然而,他折回来时居然又一次对龙非夜和韩芸汐轻哼。

这一回不是不屑的轻哼,而是泄愤的轻哼。

终于,龙非夜正眼朝龙天擎看去,就一眼而已,龙天擎便觉得周遭气温骤降。

他本已豁出去,反正今日寿宴之后,父皇和秦王必定势不两立的,他自然要用父皇最喜欢的方式表明立场。

只是,如今见了秦王的眼神,他竟隐隐有些后悔了。

龙天擎逃一样回到座位上,他才刚刚坐下,左丞相萧正信立马就站起来,举杯同太后道贺,“老臣恭贺太后娘娘大寿,愿太后娘娘凤体安康!”

他说完饮掉一杯子酒,并没有拿出贺礼,直接给坐下了。

速度之快,令全场,包括太后和天徽皇帝都没缓过神来。

要知道,这左丞相萧正信正是二皇子的外公呀!他怎么……他居然是秦王殿下的人?

太令人意外了!

很快,又一位大臣站起来,同是举杯贺寿,没有贺礼。这位大臣是户部尚书赵子陵,人人皆知的二皇子党!

随后,好几位高官权臣,如太师李修一,少傅林伯桐,大学士欧阳鸣,等全都起身在原位贺寿,只有贺词,没有贺礼。

二皇子自己都傻眼了,因为这几位也全都是他一党的呀!

怎么会这样?

龙天擎终于后悔了,今日实在不应该冲动呀!

没有这些权贵的支持,他拿什么跟太子拼,跟其他皇子拼,拿什么争皇位呀!

此时,天徽皇帝的脸彻底的黑掉了!

这些权贵手里掌控的权力和人脉资源,手下管控的部门全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左丞相。

这不仅仅对二皇子是致命的打击,对他来说都是极大的牵制。

龙非夜这种做法实在太讽刺,太羞辱人了!

他怒目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也正好朝他看过来,兄弟二人无声较量,满大殿的人全都安静了,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还有人站起来贺寿,靖国公,平北侯,洛城容家,泽城凤家等等,一个接着一个,原地站着酒杯祝贺,贺礼明明都放桌上了,就是不拿出来。

这帮人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挑衅皇族呀,还不都是龙非夜给的!

太后的脸色一阵白一真青,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她明明看到这帮人来的时候都带贺礼了,可偏偏一件都没送出来,就连贺词都没听到多少。

一个好端端的寿宴被龙非夜彻底玩坏了。

这简直就是一场政变!

天徽皇帝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虽然,也有好几位权臣高官站起来同秦王对抗,送出一份份大礼;虽然站在他和太后这边的权贵还是多过龙非夜那边的。

可是,再多的支持,都平复不了他愤怒的心。

因为,皇权本就是容不下一点点挑衅的。

可是,今夜,他一一数过了,足足有二十七位权贵直接挑衅。

这是他的耻辱,同时也是龙非夜可怕的筹码。

龙非夜用事实证明,他有这个能耐对抗皇权。

贺寿还在继续,此时大多数人还是送礼的,只是,谁送,送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天徽皇帝始终盯着龙非夜看,他真心后悔没在龙非夜小的时候就赶尽杀绝,要知道,他这位弟弟还在襁褓中时,他都快二十岁了。如果当初有先见之明,也就不会有后来先帝御赐特赦令了。

然而,一手遮天掀起这么大的浪,龙非夜却稳如泰山,神态默然,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旁观者,冷眼看穿在场每一个人。

此时,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穆大将军,穆大将军刚刚给太后送礼退下来,他送了一件很普通的贺礼,不得罪,也不多讨好,明显的中立派。

韩芸汐静默地坐在龙非夜身旁,事到如今,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龙非夜的能耐,其实当初龙非夜被软禁,没有她帮忙,以他在帝都的势力一样可以逼天徽皇帝放人的。

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会打药娟扇的主意呢,她简直蠢透了。

她盯着龙非夜那棱角分明的侧脸看,第一次发现怎么看他都不觉得够,单单一个侧脸就令人怦然心跳。

终于,天宁所有权贵都道贺完毕,外宾道贺开始了。

亲眼目睹一场无烟战争的外宾们,至今都还没缓过神来呢。

他们都听说过天宁秦王的威名,却是第一次见识他的能耐,确实如传说中不好招惹呀!

方才至今,楚清歌的视线就没离开过龙非夜,她冰冷外表之下是一颗快要烧起来的心。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如神祗一般强悍,伟大,可是,亲眼所见他的强大之后,她恨不得当场就臣服在他脚下。

“哥,我们也不送礼吧。”她低声询问。

那日哥哥从客栈救回她之后就一直跟她生气,指责她不该在天宁帝都惹是生非,她一肚子委屈,索性就不跟他说话了。

可是,如今她还是忍不住开口。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楚天隐淡淡道,他虽也被龙非夜震惊到了,但是,注意力终究还是在韩芸汐身上。

那认真的目光,像是要在韩芸汐身上找什么东西。

这时候,离他们不远的沐灵儿站了起来。

她……代表药城而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