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12章 太后寿宴(6)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众人一边品尝佳肴美酒,一边欣赏歌舞,三三两两簇在一起交谈。

楚清歌大声说话,并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可是,她一喊“秦王妃”这三个字,立马就引来全场关注。

没办法,韩芸汐本就个焦点人物,再加上这回宴会她身旁那位大闹了一场,众人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看过来都难了。

热闹没多久的大殿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太后和天徽皇帝也朝楚清歌看来。

别说,楚清歌要的还就是这个效果!

韩芸汐有些意外,她知道楚清歌会找机会报酒楼的仇,但是没想到她会在太后寿宴上喊她。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这场子看似太后寿宴,实则是男人们较量的场子,她一个女人家闹腾什么呢?

韩芸汐冷冷问,“有事?”

“秦王妃才学冠绝天宁,连我们瑶公主都败在你手中,如今云空都盛传瑶公主的才学不如秦王妃。”

楚清歌笑着说,一旁端木白烨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好端端的提瑶瑶作甚?还嫌丢脸不够吗?

楚天隐眉宇间掠过一抹烦躁,使劲地拽了楚清歌一下,可惜楚清歌理都没理睬他,继续说,“所谓才学,包括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可惜,王妃娘娘赢瑶公主的只是诗作。”

这话一出,端木白烨阴沉的脸顿时云散月初,晴空万里。他突然发现这似乎是个为瑶瑶翻身的大好机会!

要知道,楚清歌这个冷美人向来不屑什么比试,什么女人聚会的,但实际上她的才学远远胜过瑶瑶,可谓西周第一才女。

她说这样的话,一定是要挑战韩芸汐了!

韩芸汐输定了!

韩芸汐冷冷看着楚清歌,任由她说,一句话都没回答。

楚清歌步步紧逼,接着又道,“清歌邀秦王妃弹奏一曲,见识见识秦王妃的琴艺,也算是为太后娘娘大寿献曲助兴!”

韩芸汐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明摆着是要拉她比琴艺呢,替端木瑶报仇呢!

瞧瞧这话说得多有水平,三言两语就将太后给拉到她统一战线去了。

别说,太后正愁着没机会刁难韩芸汐,一听楚清歌这提议,立马就有了兴致。

韩芸汐都还没开口,她老人家就拍了板,“好!好主意!哀家也听闻秦王妃才名冠天下,今日趁着机会得好好见识见识。”

“太后娘娘,不如我们就为这盛世桃花舞配乐,各弹奏一曲?”楚清歌连忙提议。

“甚好甚好!”太后很开心。

有表演就有比试,有比试就有评价,她断然是不会给韩芸汐好评语的,何况,合奏一曲可不是简单的事。

现场配乐可是琴艺中最难的,这考的不单单是琴艺,而是音律和琴艺。

这要求对音律的把握达到一定的高度,一般得从小学起,还得有宫廷乐师的专业辅导,否则是学不会的。

楚家当然请得起宫廷乐师,但是韩芸汐家……呵呵呵了。

楚清歌和太后都可以完全肯定,韩芸汐不会!

确实,韩芸汐真的不会,别说什么配乐了,就古代的乐谱她都看不懂。

“芸汐,来来来,奏一曲让哀家高兴高兴。”太后半玩笑,半命令。

刚刚贺寿,她不能拉下老脸来跟大家要贺礼,所以拿龙非夜,拿这些权贵们没办法。

但是现在,就单单应对一个韩芸汐,她还是有办法的。

秦王再强势,韩芸汐再叛逆,也不能在这寿宴上公开违逆她的命令。

韩芸汐犹犹豫豫的,拖了许久才回答,“太后娘娘,让楚姑娘先来一曲吧!”

一听这话,楚清歌和太后双双都暗爽了,韩芸汐这么为难,待会就就要有好戏看了。

“太后娘娘,清歌献丑了。”楚清歌迫不及待想表现表现。

今日龙非夜在场,她若不抓住机会,吸引他的注意力,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今日,她要让龙非夜知道,她比韩芸汐好不止一倍!

一把名贵的古筝被摆上大殿中央,楚清歌端坐其后,一旁的乐师都停了下来,一群粉衣舞姬将她包围在中央。

她白衣出尘,气质清冷,舞姬粉衣美好,如梦如幻;于梦幻之中清逸绝尘,似桃花林中,仙女下凡。

众人看得都有些沉醉,就连天徽皇帝也饶有兴致起来,奈何,独独龙非夜一人,斟酒自饮,自成一个世界,全然不理会殿中这一道美人风景。

楚清歌见龙非夜看都没看她一眼,愤而起奏,今日她非要弹到他看过来为止不可。

“铿!”一声开始,舞姬翩跹起舞,楚清歌专心致志,并没有让舞姬来配合她的音乐,而是音乐配合舞姬的舞步。

还是刚刚那一支盛世桃花舞,配乐却全然不同,从寒冬之萧瑟凄凉,到春暖花开之欢快,喜悦,再到春尽花落,既浪漫又伤感。

舞和曲竟惊天的搭调,远远胜过刚刚的配乐。

众人看得入迷,听得入神,直到楚清歌收了最后一个音,舞姬止步,大家才纷纷缓过神来。

太后双手一拍,喊了一声,“好!极好!”

众人也都纷纷惊叹,赞许,然而,楚清歌的眼里就只有龙非夜,那个至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的龙非夜。

她好失落!

她站起来,直面韩芸汐,“王妃娘娘,该你了。”

或许,有了对比,龙非夜才会知道她弹得多好吧。

“呵呵,你可别给哀家丢脸,别给咱们天宁丢脸。”太后可是迫不及待了。

此时,韩芸汐正慵懒懒地坐着,一手支着下巴,她一点儿起身的意思都没有,笑道,“楚姑娘果然厉害,刚刚我都听入迷了,弹得真好。”

“王妃娘娘谬夸了,王妃娘娘一定弹得比清歌好。”楚清歌故作谦虚。

韩芸汐一脸担忧,“怎么会,你和舞姬配合得那么好,这种事本王妃可办不到。”

楚清歌听着这话只觉得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哪奇怪了。

“芸汐,赶紧过来弹一曲。”太后催促道。

谁知,韩芸汐却笑道,“太后娘娘真会开玩笑,芸汐又不是奴才!怎么能为舞姬伴奏?这成何体统?”

不管是乐师,还是歌姬舞姬,说白了都是奴才,不管是唱是跳还是弹,那都是伺候主子,讨主子开心的活儿呀,韩芸汐堂堂一个秦王妃,怎么可能和舞姬一同献艺?

韩芸汐刚刚只让楚清歌先,可没答应要表演。

她说着,大方地称赞楚清歌,“楚姑娘没当乐师真是可惜了!”

这话,犹如一巴掌狠狠甩在楚清歌脸上,韩芸汐怎么可以这样?

她所骄傲的,在韩芸汐眼中竟是奴才行为!

龙非夜呢,他是不是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连看都不屑看一眼呢?

楚清歌气极了,可是看着韩芸汐一袭紫衣,坐在龙非夜身旁,她竟不自觉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不!

她太害怕这种感觉,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楚清歌没回答韩芸汐,而是朝太后投去求救的视线,她很清楚太后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的。

是的,太后比楚清歌还痛恨韩芸汐呢!抓住这个机会,怎么可能轻易错过。

“芸汐,你刚刚可是答应哀家了,别让哀家不高兴呀。”太后还是笑着,可笑里藏到。

“太后娘娘,芸汐就只是让楚姑娘先奏一曲,哪答应你了!”韩芸汐故作撒娇状。

“那她先奏一曲,你该接上了吧。”太后耐着性子。

“人家没说要接上!她先弹一曲,弹好了就再弹一曲呀!”韩芸汐说得理直气壮,简直就是无赖。

这话一出来,在场不少人都笑了,沐灵儿是笑得最大声的。

楚清歌那么傲娇的人哪里受得了,她气呼呼的,“太后娘娘,秦王妃这是要食言了吗?”

终于,太后认真了起来,冷声,“芸汐,哀家让你……”

太后正说着,只见韩芸汐慢悠悠地从身后抽出一把娟扇来,先是拿在手里翻来覆去把玩了几下,然后气定神闲地扇了起来。

太后一见这扇子,瞬间就闭了嘴。

天啊!

这是药娟扇,她苦苦寻找了几十年的药娟扇,她天天盼着这东西,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这绝对是治疗失眠的良药,药娟扇!

她从年轻开始就有失眠症,每天晚上都非常难入眠,得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两个时辰才睡的着,而睡着了,一不小心被吵醒,就再也入睡不了,得睁着眼睛到天明。

她自是吃过不少药的,否则活不到今日,白日里不可能有那么好的精神,可是,是药三分毒,她吃药都吃怕了。

当初的太医院院首,就开出了一帖不要服用,对身体有益无害的良药,药娟扇。可是,她寻找至今都始终一点消息也没有,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东西会在韩芸汐手上!

只有失眠过的人才知道失眠人的痛苦,太后盯着韩芸汐手里的东西,哪还顾得上刁难,她欣喜得都快哭了。

认得出药娟扇的人少之又少,楚清歌认不出来,也不知道太后的失眠症,见太后不语,她连忙道,“太后娘娘,你们天宁王妃说话都不算话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