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13章 尊贵,不奏而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太后的那惊喜得快哭出来的表情,韩芸汐非常满意。

她原以为药娟扇是派不上用场了,如今看来,还是很有用的!

她慵懒懒直起身来靠在椅背上,手里的药娟扇有一搭没一搭扇着,药娟扇正反两面上绣着的药材随着她的动作若隐若现。

太后的视线追随着韩芸汐的动作,生怕看漏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这药娟扇就不见了!

太后喜欢收寿礼,那是享受被尊敬的感受,享受惊喜的感觉,但是,此时,面对韩芸汐手里的这一件宝,她是真真正正的需要呀!

楚清歌还原地站着,等着太后开口呢,可太后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不理睬她了,她都不知道这老太后发什么愣呢!

韩芸汐和龙非夜把寿宴搅成这样,老太后该狠心对他们的才是,对付不了龙非夜,怎么还可以放过韩芸汐呢?

她这是给老太后找机会呢,老太后还不赶紧抓住?

“太后娘娘,秦王妃这么欺负人,你可得给我做主!”楚清歌更加不客气了。

“哎呦,楚姑娘,大家都瞧着呢,我到底怎么欺负你了?你答应你什么了呀?”韩芸汐那气定神闲的样子,真真能气死人。

楚清歌心气高冷,不想跟韩芸汐这种无赖多费唇舌,她一脸认真地看着老太后。

如果是之前,不用楚清歌这么催,太后也早就逼着韩芸汐站出来了,可是现在,她犹豫了。

她满脑子都在想怎么从韩芸汐手上得到药娟扇。

就韩芸汐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强行夺走是行不通的,万一惹她不高兴一把把药娟扇烧了,那她上哪里去找第二把药娟扇呀?

这件事必须慢慢来,而且必须智取!

老太后想,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招惹韩芸汐为妙,她们本就势如水火,再让韩芸汐记仇,那就连智取也难了。

老太后沉浸在自己无比纠结的思绪中,压根就没注意楚清歌在给她行大礼告状,完全将楚清歌当空气了。

满大殿的人全都看着,楚清歌一等再等,等得都有种自己一厢情愿唱独角戏的感觉了。

老太后,你说句话呀!

你再不说话,我的脸该往哪里搁呀!

终于,楚清歌受不了。此时什么高冷傲娇,什么冷美人全都抛到脑后,她气急败坏地转身同太后行了个大礼,“天宁太后,大家都看着呢,请你为清歌做主!”

这话太后才回过神,“楚姑娘,赶紧平身。”

楚清歌深吸了一口气,站直身来,立马又恢复一身傲娇,只要老太后和她合作,韩芸汐说再多都没用!

可谁猜得出来,太后下一句话竟是,“秦王妃确实也没答应过要弹奏一曲,不过是玩笑而已,楚姑娘就别当真了。”

什么?

楚清歌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目瞪口呆,浑身僵硬。

她没听错吧?

天宁太后刚刚说什么?

“太后娘娘英明呀!本王妃看楚姑娘琴艺确实了得,不如再奏一曲,为大家助助酒兴?”韩芸汐拿那药娟扇掩面而笑,怎一个娇羞动人了得?

“为大家助酒兴”?

如果韩芸汐刚刚没有那一番“与奴才为伍”的言论,在这场合上献艺助兴也不算什么。

可韩芸汐自己刚刚才说不是奴才,不抛头露面表演给大家看,如今又让她为大家助兴,还是助酒兴!

这个女人把她当作什么了呀?

虽然地位不及她秦王正妃的高,但是,她好歹也是西周楚家的大小姐,楚家可是西周皇族之外,最尊贵的家族!

楚清歌心性那么高的人,气得脸红红的,险些哭出来,她怨恨地看着太后,怎么都理解不了太后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太后也为难呀,她不想得罪韩芸汐,可是,也不能伤了楚清歌。

她正想办法要把这场争端给平息掉,让楚清歌回原位去,可就在这时候,韩芸汐又慵懒懒开了口,“太后娘娘,再让楚姑娘弹奏一曲吧,刚刚弹得那么好,我都还意犹未尽呢!”

她一边说,一边特意将药娟扇放在桌上,轻轻拍了拍。

这动作……太后惊了!

难不成韩芸汐知道她求药娟扇求很久了?也知道她的失眠症?

想来,这件事秦王是知道的,所以韩芸汐要知道也没什么稀奇的,指不定药娟扇还是秦王给她的呢!

她这动作,难不成是在威胁她吗?

臭丫头!

太后在心里怒骂,可是,她终究是扛不过药娟扇的诱惑的。

二十多年夜夜失眠,是一件生不如死的事情!足以让她放弃对过往一切的恩怨。

她想,韩芸汐如果是威胁她的话,那说明她还是有机会得到药娟扇的。

嗯,不冲动,智取!

“呵呵,哀家也是意犹未尽,楚姑娘,你可否再弹奏一曲?”太后笑着迎合韩芸汐。

楚清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眼前一阵黑一阵白,气得险些晕过去!

谁能告诉她怎么会这样,这老太后是疯癫了,还是中邪了呀!居然会护韩芸汐!

在场的还真没几个人可以告诉楚清歌原因,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和她一样不可思议。

就连天徽皇帝也没瞧出药娟扇,他很意外,母后这是怎么了?

虽然天徽皇帝有帮楚清歌一把的心,可是,这件事毕竟是女人们的事情,他一开始没插手,这个时候更不好插手了。

而且,他也有所忌惮呀,万一他插手,龙非夜也插手,又使出什么手段,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贺寿送礼之前,天徽皇帝还不怕龙非夜,只是礼让三分,但是,贺寿送礼之后,天徽皇帝便是畏惧龙非夜三分了。

天徽皇帝看了不动声色,闲适饮酒的龙非夜一眼,最终决定按兵不定。他想母后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等事后再问一问吧。

“太后娘娘!”楚清歌好委屈。

“怎么,楚姑娘不愿意为哀家再弹奏一曲吗?”太后一脸失望。

楚清歌听得险些喷出血来。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了!

端木白烨和楚天隐在一旁看着,楚天隐眉头紧锁,对于这个妹妹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呀!

他早就警告过她了,不许打韩芸汐的主意,她偏偏不听,这件事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去,他也护不了她。

眼前的形势很明朗,虽然无法解释太后的行为,但是此时任何人出手相助都是惘然。

端木白烨原本想开口攻击韩芸汐一把的,而此时,他只庆幸自己没插手,否则如今他也得尴尬了。

楚清歌拒绝不了太后的,事端毕竟是她自己挑起的。

再说了,这一回他们兄妹俩受命和烨太子一道来贺寿,主要是为端木瑶勾结北厉康王的事而来,说白了是来解释和道歉的。端木瑶的事情还未平息,她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惹太后不高兴吧?

楚清歌不得不再演奏一曲!

“只要太后娘娘喜欢,清歌很荣幸。”楚清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完这句话的,她心塞得快窒息了。

偏偏,韩芸汐又笑着开口了,“楚姑娘是打算继续为舞姬伴奏,还是独奏一曲呢?”

楚清歌不得不深呼吸,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当场爆发。

“独奏!”她冷冷回答。

当然要独奏,再为舞姬伴奏,她岂不真成了“奴才”,表演给大家开心了?

舞姬退去,楚清歌又一次坐到琴台前,虽然她还是那样美,美得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她已全然没了方才的自信和从容。

最好的琴艺是心境,心不静,音则杂,则乱。

楚清歌越弹越不在状态,越弹越想放弃,可又痛苦着不得不坚持到底。

她甚至都没敢抬头看众人,生怕看到讥讽的目光,可是,她偏偏就是忍不住抬头朝韩芸汐看去。

只见韩芸汐正还是那慵懒地姿态坐着,饶有兴致地“欣赏”她

即便选择独奏,可是见韩芸汐这雍容华贵的姿态,闲适慵懒的目光,楚清歌依旧觉得自己像个奴才,在为韩芸汐献艺表演。

明明信心满满要挑战韩芸汐的,可谁知道自己会连奏两首,而韩芸汐始终尊贵地坐着,不战而胜。

委屈,不甘,愤恨一时间全都涌上心头,琴音越发的杂乱无章,在场众人都议论起来了,楚清歌自己却没发现。

她余光忍不住朝龙非夜飘去,竟惊见龙非夜在看着她!

天啊,他终于关注她了吗?

楚清歌心尖一颤,突然“铿”一声异响,琴弦断了……

这时候,楚清歌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弹得有多差!

她看了看断弦,又抬头朝龙非夜看去,在她渴望已久的关注中,竟不知所措。

龙非夜看她了,却看到她最狼狈不堪的一面。

龙非夜就看了她几眼而已,他偏头朝韩芸汐靠近,亲密地贴着韩芸汐的耳朵也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

只见韩芸汐乐呵呵低笑起来,似乎很开心。

楚清歌看着这一幕,酸楚得整颗心都疼了起来,他们,是不是在嘲笑她呀?

弦断,她也弹不下去了。

她咬着牙,终是低下高傲的脑袋,同太后欠身之后便默默回到座位上去。

她输了,输得好彻底。

楚清歌这一场闹剧之后,天徽皇帝和太后先前准备好的各种招数全都不得不收起来,寿宴顺利进行到底。

这场寿宴虽然不算政变,可是却对天宁的局势影响深远。

宴会结束,龙非夜和韩芸汐的马车是第一辆离开的,谁知道,沐灵儿的速度比他们还快,他们回到秦王府时,沐灵儿已经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等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