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14章 君语,琴音似君语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韩芸汐和龙非夜下马车,沐灵儿一下子就蹦起来,直奔韩芸汐而来。

韩芸汐见惯了被龙非夜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还是第一次见有女人对龙非夜视而不见的。

“韩芸汐,我七哥哥呢?”

沐灵儿很直接,她一直留在帝都不走,就是为了七哥哥,她一直都以为七哥哥会因为推韩芸汐的事情找她算账的,可谁知道,她一等再等,都没等到七哥哥。

那天被爹爹赎出秦王府后,其实她一直都没有离开,就在离秦王府最近的一家客栈住下,经常来秦王府前门后门守着,希望能撞见七哥哥。

可惜,每一次她都是失望而归。

“你又没把你七哥哥寄在我这边,我怎么知道?”韩芸汐笑着问。

沐灵儿一时语塞,又问,“七哥哥找过你吗?”

这个傻丫头,当着龙非夜的面问这样的问题真的好吗?

就算顾七少找过她,她也不会承认呀!

沐灵儿把龙非夜当空气,龙非夜同样也把她当空气,他牵着韩芸汐的手继续往前走,韩芸汐跟着走。

谁知,沐灵儿居然大胆得拦下龙非夜,“你伤了七哥哥!”

沐家后院竹林的时候,爹爹质问过她的,她也因此得知七哥哥被龙非夜踹了一脚踹到水里去了。

其实,她父亲一直都在暗中监视她在竹林里的一举一动,可惜,她全然不知道,她还傻乎乎跟她父亲坦诚了顾七少的一切,告诉她父亲,她喜欢顾七少。

“滚开。”龙非夜骤然冷声,沐灵儿终究是被他的气场所震慑,乖乖地后退了一步,然而,她嘴巴上却还是很强硬,“韩芸汐,七哥哥都是为了帮你,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看着办!”

她说完,才转身大步离去。

她决定了,在七哥哥出现之前,一直跟着韩芸汐,她坚信七哥哥一定还会来找韩芸汐的。

其实不用沐灵儿提醒,韩芸汐都一直在担心顾七少。

那家伙确实太久没消息了,也不知道伤得重不重。

不止顾七少,还有哑婆婆,龙非夜让楚西风派了不少人去找,可至今还是杳无音信。

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没找到尸体其实也是正常的,只是,韩芸汐还在坚持,没有见到尸体她不接受哑婆婆已死的事实。

两人回到芙蓉院时,已经是深夜,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一起走在花园里的长廊中。

夜深人静,月光如纱,龙非夜牵着她慢步,时光像是在这里慢了下来,一切都变得格外美好。

“韩芸汐,你会琴艺吗?”龙非夜突然问道。

琴艺?

这个词太大了,韩芸汐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寿宴上没听够吗?”她笑着反问。

每次,不管她笑得多灿烂,多开心,他都总是冷冷的。

她一直怀疑笑容可以感染人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随便问问。”龙非夜淡淡道。

“想听的话,我就随便弹弹吧。”韩芸汐还是笑着,她早就习惯了他的清冷,而且,今夜她的心情真的很好。

她不会配乐,不会伴奏,也看不懂古代的琴谱,但是,她还是会弹几首古筝名曲的。

今夜如果真和楚清歌比琴,她未必会输。

只是,有更好的办法赢楚清歌,她当然要用,她才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献艺,那多掉秦王妃的身价呀!

寿宴上权贵那么多,可是没几个人有资格听她弹琴,不是吗?

“如果本王认真听,你是不是也会认真弹?”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韩芸汐仰头看去,竟偶然撞见龙非夜眼里少见的笑意,浅浅淡淡的,若有似无,似笑非笑,在静谧的月光之下,特别深邃、迷人。

她无可救药地都看呆了,这家伙今夜的心情必定也不错,她都不记得有多久没见他笑过了。

“会!”韩芸汐很认真地点头,不像楚清歌那样弹奏众人听,她就只弹给他一个听。

龙非夜牵着她,并没有往云闲阁去,而是去了寝宫。

韩芸汐第一天进府就把龙非夜这座神秘的寝宫转了一遍,她知道寝宫里有一间榻榻米茶室,茶室里放着一把名贵的古筝。

只是,她进府也快一年了,就从来没听有琴声传出来过。

龙非夜亲自泡茶,茶香清新,韩芸汐净手焚香,清香袅袅。

龙非夜端的明明是茶,可那动作却像是端着酒,他早换上一身宽松白衣便装,慵懒懒坐在榻榻米上,举杯轻饮。

此时的他少了几分冷漠,多了几分懒散,他坐在落地窗边,在月光笼罩下就像个散仙。

韩芸汐就是个没出息货,此时注意力全都在龙非夜身上,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慵懒懒的样子。

这是她所不了解的一面,还是喝那么多酒,酒劲上来了,他开始有醉意了呢?

突然,龙非夜不痛不痒地问了句,“韩芸汐,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急急收回视线,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这家伙不都是任由她看的吗?

见韩芸汐耳根子通红,龙非夜眼底付出一抹笑意,却很快就消失不见。

韩芸汐轻轻撩拨琴弦,随口转移话题,“这把琴叫什么名字?”

“君语,”龙非夜淡淡回答。

韩芸汐只觉得特美好,她一边喃喃着“君语”二字,一边抚动琴弦,弹奏起了一曲《梁祝》,琴音婉转,悠悠扬扬,如泣如诉,像在静静地诉说一个千年不便的爱情故事。

韩芸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首曲子,或许,就是因为“君语”这个名字吧。

君语君语,琴音似君语。

听琴声如同君的说话声,这该有多思念呀?

龙非夜一手支着脑袋,静静地听着。

他一直看着韩芸汐,看似认真听曲,其实是认真地看她,看似听曲听入了神,实则看她看入了神。

他是那样认真,看她秀丽的眉目,看她高挺的鼻,看她娇红的唇,看她垂眼专注的表情,也看她紫衣尊贵,风华万千。

他像是审视猎物一样审视着她,却又像是检查珍宝一样检查她。

他看着看着,目光竟渐渐变得凝重,沉甸甸的,像是藏了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并不知道,他对她的心,就如同此时的目光,夹杂了太多东西,也沉甸甸的。

韩芸汐低头续续弹,并没有发现龙非夜其实并没有在听曲,而是在看她。

当最后一个琴音悠远而止,韩芸汐才抬起头来,她自己都沉浸在“梁祝”淡淡的哀伤中了。

而此时,龙非夜早就收起了眸中所有情愫,恢复一贯缄默清冷的样子。

“这首曲子叫什么?”龙非夜问道。

“梁祝,不是我写的,是一首名曲。”韩芸汐连忙解释。

“梁祝?此名何意?”龙非夜好奇了。

韩芸汐大概说了一下梁祝这个故事,笑道,“殿下,如果你是梁山伯,你会怎么办?”

谁知,龙非夜冷冷回了句,“本王没那么弱!”

韩芸汐顿是语塞,好吧,即便这家伙晚上心情好,也不能跟他讨论这种话题,太不适合他了!

龙非夜喝了好几杯茶后,才给了一个评价,“嗯,很好听。”

韩芸汐都无语了,隐隐察觉到这家伙似乎不是真让她来弹琴的,可是,除了一时兴起的听琴,三更半夜的还能有什么事情?

她坐在他身旁,陪着他喝茶,“殿下,西山的事情……”

天徽皇帝说了,太后寿宴一结束,她就去西山。

龙非夜在寿宴上那么一闹,确实威胁了天徽皇帝一把,可是西山的事情还是没解决呀。

韩芸汐拿出药娟扇,既是不想现场献艺,也是给自己留跳后路,诱惑诱惑太后娘娘。

“明日去太医院你就明白了。”龙非夜淡淡说。

这么神秘?

既然龙非夜都这么说了,韩芸汐也就没再多问,她心下好奇不已。

去太医院能有什么事,或者什么人能让她不用去西山的吗?

顾北月是不可能的!

韩芸汐怎么都琢磨不透,只能等明日了。

西山的事说完,韩芸汐也沉默了。

其实,如果她不主动说点什么,他们之间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的。

她之前也总是沉默,最近渐渐话多了,然而,此时她也不知道要跟他聊什么。

他想听琴,她都弹完了呀。

就这样,两个人又不知不觉陷入沉默。

其实,两人也早就习惯了这种沉默了吧,只是,今夜的夜有点深,气氛有些不对劲。

突然,龙非夜开了口,“韩芸汐……”

“嗯。”韩芸汐立马回应,抬头朝他看去。

四目相对,龙非夜许久都没说第二句,韩芸汐试探地问,“殿下,有事?”

龙非夜似有些犹豫,然而,很快他就否定了,“没,走吧,我送你回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韩芸汐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她淡淡应了一声,“嗯。”

其实云闲阁距离寝宫不远,龙非夜还真牵着她的手将她送回到云闲阁门口。

夜很深,她的心都有些乱了,在他放手的瞬间,她又一次觉得空落落的。

然而,他始终是冷静理智,他认真交待,“明早一定去太医院,别迟到了。”

明日去太医院,谁等着韩芸汐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