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16章 不能死,活下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看着百里茗香,心疼之余,也思考了不少问题。

就百里茗香服毒的时间看,最早的一种应该是五岁的时候服下的,百里茗香今年二十岁,也就是说十五年前龙非夜就需要美人血了,那时候龙非夜才八岁吧。

是他养的美人血,还是他那来自唐门的亲人养的美人血呢?

养美人血又要做什么?

十三年前,龙非夜也才十岁吧,先帝爷还在呢,他拿什么收服百里将军?

又或者,百里将军和唐门有关系?

百里家族到底有多忠心于龙非夜,或者说有多忠心于唐门,才舍得让女儿自小吃这样的苦头。

“王妃娘娘,殿下手下的毒师已经把能用的慢性毒都用完了,从此以后,还得劳烦王妃娘娘帮茗香配药。”

百里茗香的话将韩芸汐从千思万绪中拉回来。

“龙非夜要美人血做什么?”

韩芸汐一直以为《上古毒经》里记载的美人血不过是传说中的事罢了,没想到还真的有这种可怕的事情。

“这是秘密。”百里茗香淡淡回答。

韩芸汐生气了,“既请我来,又不告知真相,你觉得我会帮你吗?”

“王妃娘娘,你不是帮我,你帮的是殿下。”百里茗香很平静。

“所以,你真没打算告诉我喽?”韩芸汐认真问。

谁知,百里茗香却笑了,“王妃娘娘,我也不知道这个秘密,你若想知道,得亲自去问殿下了。”

百里茗香看得出来韩芸汐不怎么高兴,她知道,如果她不解释的话,韩芸汐必定会误会的。

她并不是拿“秘密”向韩芸汐示威什么,她确实对为何要养“美人血”一无所知。

她只记得小时候,父亲将她带去给唐门的一个女人,一个可怕的女人。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要经常吃毒药,那时候她并不知道那是毒药,只知道药好苦好苦。

她很害怕那个女人,说个“不”字都不敢,每次吃完药都要偷偷哭好久。

她恨死父亲了。

七岁那年,那个女人死了,她开心坏了,以为永远都不用吃药了。可谁知道父亲去接她回家的时候,带了一大堆药回家,强制她按时服用。

那个时候她已经知道那是毒药了,因为她开始会不定时毒发,经常会疼到呕吐,疼到晕厥,她一直以为她会在疼痛中死去的。

可是没有,她至今还活着。

她恨过,怨过,试图逃过可惜都无能为力,父亲的命令是军令,铁如山,她只有服从,没有违背的任何理由。

十三岁那年,她企图自杀,她一头栽入后院的荷花池里去,却被一个大她三岁的少年所救。

她永远不会忘记他那天的样子,那一身紫衣高冷尊贵,那一张俊脸惊若天人,那一双眼深邃神秘。

他将她救上岸,只冷冷地说了一句,“你还不能死,活下去。”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任由她怎么询问,他都一言不发,他一缄默,足以寂静整个天地。

那之后,每天傍晚他都出现在池边,寂静地坐上一两个时辰,像是发呆,又想是在思索。

她也每天都去,有时候提早守着,等他。

她跟他说了好多话,把这些年来的委屈,疼痛全都告诉他。她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听,总之,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他一句话都没回答她过。

甚至,有一次,她很大胆地告诉他,“你带我走吧,带我远走高飞。”

无奈,他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想,他没让她闭嘴,便足够了。

后来,他就突然不来了。

她每天都去等,等了三个月,有一天父亲带她去秦王府拿药,她才知道,原来救她的人就是百里将军府的正主,是百里家族世代都要效忠的主人,秦王龙非夜。

有时候,喜欢就是只需要一个瞬间,她承认自己一见钟情了。

有时候,爱上需要好几年好几年,这些年来,她爱得无声无息。

爱他的方式唯有一种,按他当年救她说的话去做,不能死,活下去。

就连父亲都不知道养美人血真正的用途是什么,她更不会知道。

她只知道这是她活下去的理由。

百里茗香给予韩芸汐的意外实在太多了,她怎么都理解不了这个女人不知道“美人血”的用途,却还心甘情愿吃那么多苦养毒血。

她原本想问一问是不是和迷蝶梦有关,可细细一想,或许龙非夜并没让百里茗香知晓迷蝶梦一事,所以,她最后什么都没多说,也没多问了。

这件事,还得去找龙非夜问去。

“你父亲不心疼你吗?”韩芸汐忍不住问。

“百里将军府每一个人都愿意为殿下效劳,哪怕付出生命。”百里茗香说得很认真。

“王妃娘娘,殿下说了最慢三年内要养出美人血,请尽管开药。”

养成美人血需要三百种毒药,这么多年来,百里茗香才服了八十多种,如果按之前的服药速度,得多少年才能达到三百种呀?

秦王殿下找韩芸汐来,也是想她配出适合的慢性毒药,缩短时间吧。

韩芸汐眉头紧锁,“我不想害人,这件事我得问清楚。”

百里茗香没想到韩芸汐会说这样的话,她微微一愣,随即便笑了,“王妃娘娘,你并非害我,或许,你是在帮我。”

如果三年里能得到解脱,那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只是,她也不知道解脱之后是不是永远都再也见不到殿下了。

长痛不如短痛,这个道理身为毒医的韩芸汐比百里茗香更清楚,她迟疑了很久,默默将百里茗香体内的毒的各种数据全都记录在解毒系统上。

她只在太医院病历上记载下了一种慢性毒,表明了需要长时间调理才能痊愈。

她并没有留下任何毒药,而是给百里茗香开了一些特效止痛的药丸。

她淡淡道,“我改天再来吧。”

百里茗香并没有多说,她始终温婉地笑着,亲自送韩芸汐到大门口,“恭送王妃娘娘。”

韩芸汐都要走了,却还是忍不住低声交待了一句,“回去吧,如果止痛药无效的话,随时找我。”

身为医者,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的心沉重得像是被好几块大石头压着。

她有办法在一天里将百里茗香体内所有的毒都解掉的,可是,那意味着百里茗香十几年来的苦都白吃了。

龙非夜,你的心到底有多冷血呀!

韩芸汐离开没多久,茹姨就出现在百里茗香面前。

任由百里茗香在一旁欠着身,她一脸严肃地检查韩芸汐留下的药物。

许久,她才冷冷道,“平身吧。”

“是。”百里茗香很内敛。

“为什么没开毒药给你?”茹姨质问道。

“王妃娘娘说要问清楚怎么回事。”百里茗香如实回答。

茹姨眼底掠过丝丝不悦,“别告诉殿下我来过。”

百里茗香想也没想就点头了,然而,茹姨走之后,她立马就差人给楚西风报信。

聪慧如她,一眼就看出茹姨对韩芸汐有慢慢十分的敌意,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她有责任告知殿下一切。

韩芸汐去了一趟太医院,将伪造好的病历交给顾北月保管,随后就赶回秦王府。

她急着想见龙非夜,问清楚百里茗香的事情。然而,还在巷子的拐角就被人拦下了。

“王妃娘娘,在下可否有荣幸邀你一同品茶,最新的祁门红哦!”

熟悉的声音传来,韩芸汐猛地掀起轿帘,只见顾七少一袭妖红盛装,身段妖娆地站在轿前,手里端着一个大红瓷瓶茶叶罐,那张倾城倾国的脸笑得如花盛开。

韩芸汐好惊喜,她急急下轿,冲到顾七少面前,“你没事吧!”

“放心,死不了!”顾七少开心得不得了,笑得更璀璨了,“啧啧,你很关心我吧,早知道多挨龙非夜几脚。”

能贫嘴说明确实没事了,韩芸汐皮笑肉不笑,“沐灵儿四处找你呢!”

其实顾七少一直随着龙非夜和韩芸汐到帝都,只是怕龙非夜发现,没敢靠太近。

他一直待在帝都养伤,沐灵儿被龙非夜囚禁,后来被放了,又在太后寿宴上闹了一出戏,这些事他全都知道。

“让她找呗。”顾七少没心没肺地说。

谁知,韩芸汐比他还没心没肺,“是谁说要把她抓来,要抽要剐随便我的?”

“等着!”

顾七少将茶叶交给韩芸汐,竟真转身要走,韩芸汐连忙拉住他,“好了,我们之间的恩怨自己清算,你别插手。”

如果韩芸汐没猜错的话,沐灵儿这几天应该不怎么好过,寿宴的消息很快会传回药城去的。

她自作主张没送贺礼的事被三大家族的人知晓了,估计连她父亲沐英东都想抽她。

“那王妃娘娘赏不赏脸,同在下喝杯茶呢?”顾七少故作客气。

“走呗!”韩芸汐很干脆,她看得出来顾七少是有事而来。

顾七少带韩芸汐到了帝都继茗香茶楼之后,最高档的茶楼天香茶楼,进去之后,韩芸汐才知道原来这也是顾七少名下的产业。

这家伙真心是个隐形富豪,他还有多少产业是龙非夜没查到的呢?

两人在上等的包厢坐下来,韩芸汐开门见山便问,“说吧,找我做什么。”

顾七少凝眸看来,深情款款,“想你了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