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17章 药引,真假难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面对顾七少的深情款款,韩芸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他。

“当真是想你。”顾七少认真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他玩笑说多了,一听他认真说话,韩芸汐更加想翻白眼。

认真开玩笑的人最可恶了,不是吗?

“还有呢?”韩芸汐无奈地问。

顾七少这才切入正题,“哑婆婆呢?”

那天晚上其实他是想跟踪楚西风的,可偏偏放心不下毒丫头,最终还是跟着他们了。

一提到哑婆婆,韩芸汐原本色彩熠熠的双眸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她低声说,“遇到劫持,坠崖了。”

顾七少大惊,“然后呢?”

哑婆婆太重要了,想要挖出韩芸汐真正的身份,弄清楚她的身世,全靠哑婆婆了。

“生死不明。”韩芸汐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至今没找到尸体。”

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精芒,问道,“被什么人劫持的?”

“黑衣蒙面,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事情的经过,韩芸汐都问过楚西风了。

“何方神圣能从龙非夜手中劫人?”顾七少分明是有所怀疑的。

“那天龙非夜要是亲自带上哑婆婆,也不至于……”

韩芸汐很难过,她一直都记着沐灵儿说的话,是她害了哑婆婆的,如果她没把哑婆婆带离沐家,一切都不会发生。

“从龙非夜手下的人手里劫人,也不容易吧。”

顾七少话中有话,可惜韩芸汐并没认真听出来,她淡淡道,“不是沐英东,他至今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唉……也不知道劫走哑婆婆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顾七少琢磨了半晌,又说,“毒丫头,糜毒的解药药方你有吧?”

之前韩芸汐都有替哑婆婆排毒,但是还需要解药才能解哑婆婆致聋致哑的毒。

“找不到人,找到药何用?”韩芸汐无奈地说,药方她给了龙非夜,估计还没找到人,龙非夜那么忙也不急于找药了吧?

顾七少大手伸来,“给我瞧瞧,我帮你找。”

又要找人,又要找解药,顾七少会不会太闲了呢?韩芸汐都快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成天没事做?

当然,韩芸汐还是很乐意把解药药方给顾七少的,以这家伙找药的能耐比龙非夜强太多了。

糜毒解药的药方就只要三味,蛇果,熊川,弥天红莲。

顾七少一见,忍不住“啧啧啧”起来,“都是好东西呀!”

“可不是,我是一样都没亲眼见过,都不好找。”韩芸汐认真说。

如果哑婆婆还活着的话,或许她找到哑婆婆了,还未必能找得到这三味药,因为这三味药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苛刻,长成的时间又很长,本就稀少,再加上生长中途夭折的,所剩真心无几。

稀罕归稀罕,顾七少还是很自信的,“毒丫头,放心吧,这两件事交给我了。”

多一个人找多一份力量,也多一份希望,韩芸汐很认真地点头,“嗯!”

“我要把人找到了,你要怎样报答我呢?”顾七少笑着问。

才刚一脸认真的韩芸汐立马“呵呵呵”了,她眯眼冷笑,“你可以不找的。”

顾七少的笑靥都僵了,这个女人是他的天敌吗?除了在山洞里那一次见面之外,他似乎每次都有败给她的感觉。

韩芸汐越来越喜欢看顾七少这种哑口无言的表情了,然而,玩笑归玩笑,她终究忍不住试探了一句,“顾七少,如果我真的是毒宗余党,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呀?”

顾七少的好,她看着;顾七少的目的,她也看得透透的。

这个家伙从关注她的毒术开始,到后来关注唐门暗器,再到后来注意到她医疗包上的绣花,调查到天心夫人,找到哑婆婆,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调查她的身世。

他非常介意她是不是和毒宗有关系。

如今,他找哑婆婆的目的便是想知道,沐心和毒宗余党有染的谣言到底是真是假。她的生父到底是毒宗余党,还是韩从安。

如果,她现在就告诉他,她的生父不是韩从安,非常有可能就是毒宗余党,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他这么介意她是不是和毒宗有关系,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有如果。”顾七少还是笑着,语气里难掩那一丝坚定。

“我说,如果有如果呢?”韩芸汐继续问。

顾七少突然站起来,隔着茶桌倾身逼近,韩芸汐一动不动,任由他逼近到眼前来。

顾七少没说话,双眸锁住韩芸汐的双眸,此时此刻他的目光犀冷得堪比猎鹰,盯上了猎物。

韩芸汐的心跳不自觉咯了一大下,她怔怔地任由他盯着,有些措手不及,怎么都没料想到顾七少会突然这么看她。

这家伙到底是跟医学院有仇,还是跟毒宗有仇呀?他找毒宗后人,难不成是为了复仇?

韩芸汐顿时心生戒备,正想避开呢,可谁知道顾七少却突然退开了,狭长的双眸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笑得像狗熊一样,“嘿嘿,毒丫头,你被吓到了?”

韩芸汐本要后仰,被他这么一逗,一时间没刹住,目瞪口呆地看着顾七少,整个人直直就往后面仰倒下去。

顾七少箭步上桌,急急拉住韩芸汐,抱着她一个旋身,落在地上站稳。

他抱着她,还是像刚刚那样柔情似水,“毒丫头,如果你真的是,那我也会当你不是的。你相信吗?”

“你找毒宗后人做什么?”韩芸汐特认真地问。

她有时候会觉得龙非夜特可恶,闷葫芦一样什么都不说,可是,此时此刻,她发现顾七少这个家伙才是最可恶的,嘻嘻哈哈的什么都说,却从来没说句真话。

“当药引,炼制解药。”顾七少还是眯眼而笑,没个正经。

韩芸汐一把推开他,“拿人当药引制药?你中了什么毒呀?”

“天下至毒。”顾七少乐呵呵回答。

韩芸汐直接不理睬,她解毒这么多年,就从来没听说过人还可以拿来当药引炼制毒药的。

这个家伙不告诉她真相没关系,反正她也不会告诉他真相的。

韩芸汐喝掉桌上的茶,转身要走,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懒得在这里跟顾七少多费唇舌。

然而,顾七少却拦下她,递上一罐茶叶,“给,新茶。”

他知道她喜欢新茶,他在天宁的茶园都被龙非夜封了,这还是满云空找来的最上等的,他自己都没舍得喝呢!

“谢啦。”韩芸汐确实喜欢。

她都到门口了,却又回头,“顾七少,沐灵儿很喜欢你,别辜负了人家。”

“韩芸汐,我很喜欢你,你别辜负我才是。”顾七少竟理直气壮。

这家伙……简直了!

韩芸汐随手将茶罐砸过去,头也不回走掉。

顾七少接住那茶罐,无奈得一直笑。

直到韩芸汐的背影消失了,顾七少还在笑,妖冶戏虐,烁烁璀璨,如果说龙非夜的眼是没人看得透的眼,那么,顾七少的笑便是没人看得懂的笑。

他站在窗口,没多久就瞥见对面客栈大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沐灵儿。

其实,他在帝都偶遇过沐灵儿很多次了,他看到沐灵儿,沐灵儿没瞧见他。可每一次他却都一点反应也没有,好似路人,不认识那个丫头。

这一回,顾七少却看了她许久,嘴角勾起了一抹坏坏的笑。

沐灵儿刚刚收到来自父亲的飞鸽传书,要她暂时别回药城,在外面躲躲。

她在天宁太后寿宴上,擅作主张,以不送贺礼的方式支持秦王龙非夜一事,已经传到药城了。

王家和谢家非常不满,召开药城会议,要制裁她,沐家上上下下都要求严惩她。

王家和谢家或许是支持龙非夜的,但是,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岂会轻易放过沐家的天才呢?

而沐家中,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的一辈,几乎是人人都想要沐灵儿这个宠儿栽跟头,他们比王家谢家更巴不得沐灵儿受罚。

沐英东再强势,舆论的压力那么大,家中的反对力量那么大,他身为一家之主也抗不住呀!何况这件事本就是沐灵儿的错!

他只能以沐灵儿下落不明为理由,将事情拖延着。

收到消息的沐灵儿心情特别不好,她回到房间里,四脚朝天往床上一趟,眼睛一闭,秀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身为天才药剂师,整个药城有多少人是真心以她为荣的?估计就父亲一人吧,几乎所有人都巴不得她死呢!她真的没想争夺什么,如果可以,她更希望自己是个天赋平平的人。

唉,也不知道七哥哥在哪里。

她在心下叹息着,谁知,下一刻竟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了。

“恩将仇报的臭丫头,呵呵。”

沐灵儿一下子就从床上弹坐起来,惊声,“七哥哥!七哥哥你在哪?”

顾七少从屋梁上落下来,冷冷看她,“沐灵儿,我认识你时怎么就不知道你的心这么歹毒呢?”

沐灵儿自是知道他说的是天坑里那件事,她咬了咬唇,低下了头,“我也觉得自己特歹毒。”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