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21章 有人心疼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北月一大早就来见天徽皇帝,为的正是韩芸汐医治百里茗香的事情。

他身为太医院院首,早在天徽皇帝下令韩芸汐去西山医治皇后时,就得到通知。

按规矩,太后寿宴之后,他就得安排韩芸汐启程了。

但是,至今他都没有安排,而天徽皇帝这几天也没有主动询问这件事。

顾北月很清楚,天徽皇帝没主动问,并不代表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天徽皇帝忌惮着龙非夜在太后寿宴上展现出来的实力,才没逼迫韩芸汐,而百里将军在寿宴结束的时候马上来求医,正是龙非夜的意思。

顾北月身为太医院院首,能从不参与后宫任何派系斗争,至今独善其身,自是有他的智慧的。

他将一切看得透透的,如今韩芸汐去不去西山,天徽皇帝不会主动再问,龙非夜也不会主动提及,决定权其实落到他这个太医院院首头上了。

他夹杂在帝王二人之间,如果也默默地让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最后倒霉的就会是他!

“皇上,这是茗香小姐的病历。她染病已久,之前好几个太医都没治好,属下也无能。百里将军才求了王妃娘娘去,确诊是中毒了,解毒需要些时日。”顾北月一边递上病历,一边解释。

天徽皇帝一接过去就随手甩在桌上,“顾北月,你的意思是皇后的病情不如百里茗香重要喽?”

“皇上明鉴,微臣万万不是这个意思!”

顾北月立马跪下去,一脸慌张,“皇上,百里将军并不知晓王妃娘娘要去西山的事情,太后寿宴那天晚上百里将军就来求医了,明说了要请王妃娘娘过去看看是不是中毒了。”

“所以,这件事你是答应他的?”天徽皇帝厉声。

“微臣没想到茗香姑娘中的毒会那么严重,原以为王妃娘娘过去开帖药便好,没想到要针灸医治那么久。”

顾北月低着头,看似卑微、慌张,然而,他明澈的眼底一片淡定。

“你没想到?呵呵,顾北月,那你告诉朕,现在该怎么办?”天徽皇帝说着,重重拍案,怒意滔天。

顾北月将脑袋低得更低了,“皇上息怒!恕微臣直言,王妃娘娘为毒医,擅解毒而不擅治病,皇后娘娘凤体金贵,医治一事不容大意。微臣认识一位神医,对疯癫之症颇有研究,愿为皇后娘娘效劳。”

听听,顾北月这话说得多漂亮呀!

既捧高了皇后,又给了天徽皇帝台阶下。

龙非夜都摆出那样的态度了,如果天徽皇帝再强行要送走韩芸汐,天晓得龙非夜会干出什么事来?

如今,天徽皇帝也没了送走韩芸汐的心,他需要的就是一个台阶走下来。

他当然看得透百里茗香的病情是龙非夜安排的,他原本打算拖上一阵子再来追究这件事,严惩顾北月的玩忽职守,踩着顾北月当台阶下的。

如今倒好,顾北月给了他台阶下的同时,也为自己脱罪了。

见天徽皇帝迟疑,顾北月又道,“皇后娘娘凤体尊贵,不容任何闪失,还请皇上三思。”

瞧瞧,这又给天徽皇帝铺了一层台阶了。

搞得天徽皇帝不答应换人去西山,就是不重视皇后娘娘一样。

天徽皇帝虽然不怎么乐意就这么放过顾北月,可是,这么好的台阶,他还是顺着走下台了。

“呵呵,看样子朕是高估了韩芸汐了。既是如此,朕也就不指望她了。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去办吧!”天徽皇帝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怎么看都是……虚伪!

顾北月早就见惯不惯了,他抬起头来,淡淡而笑,“皇上英明!”

很快,这件事就传到龙非夜耳朵里去了。

“顾北月倒是聪明。”龙非夜难得夸人。

其实,他和百里元隆都不曾交待过顾北月什么,当然,顾北月这一回没有把事情办妥当,到时候天徽皇帝追究起来,龙非夜也会把一切责任都推到顾北月身上,把他踹出去当替死鬼的。

“殿下,你上一回去顾府……”楚西风试探地问。

上一回殿下趁顾北月不在,去了一趟顾府,回来也什么都没说。

龙非夜记得很清楚,他在医城跟踪韩芸汐的时候见过顾北月的身手,他很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顾北月会武功,而且武功不低,这家伙深藏不露,潜伏在天宁必有目的!

上一回在顾府没发现什么并不代表事情就算了。

龙非夜没回答,这时候幽阁的暗卫过来了,“殿下,查到蛇果的下落了!”

“哪里?”龙非夜分明有些急。

蛇果是解哑婆婆糜毒药方里的一味药,他从韩芸汐那看到药方开始就一直在找那三味药了。

“在药鬼谷,药鬼古七刹手上!”暗卫如实回答。

“药鬼谷……”

龙非夜喃喃自语,一边挥手示意暗卫退下。

“殿下,古七刹这老东西不好对付!”

楚西风都有些犹豫了,他记得上一回殿下带王妃娘娘去求药,把古七刹给得罪了。

想要从古七刹手里拿到蛇果,估计没那么容易了,即便拿东西去换都未必换得到呀!

龙非夜倒是一脸无所谓,冷冷道,“你去约个时间,就说本王找他单挑,本王赢了把蛇果交出来,输了,任由他开条件。”

秦王殿下就是霸气,楚西风特兴奋,都忍不住期待起古七刹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了,更想看主子和古七刹单挑,把古七刹打得落花流水,古七刹那么傲娇的人,怎么可能会拒绝别人的挑战呢?

“是,属下这就去!”

想要知道古七刹是什么反应,得等楚西风回来了。

接下来的几日,龙非夜都在幽阁的密室里,即便是幽阁的影卫都不知道秦王殿下到底在做什么。

而韩芸汐这边,她已经连续三日都去百里将军府,三日的时间里,她并没有给百里茗香用药,而是给百里茗香做了彻底的检查。

她将百里茗香服用过的毒药记录全都看了一边,并且非常谨慎的用解毒系统进行一次全面分析,确定了毒师留下的用药记录和解毒系统分析出来的是一致的。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她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龙非夜让她来下毒,无异于慢性谋杀。

她和百里茗香非亲非故,也没什么交集,但是,作为一个医生,她终究不忍心的。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找到既养成美人血,又保百里茗香性命的办法。

三日的时间相处下来,韩芸汐发现百里茗香不仅仅温和大气,而且才华冠绝,深藏不露。

无论是琴棋书法画,还是诗词歌赋她全都精通,她家中收藏的字画,诗词手稿多达上百件,不仅仅如此,她还熟知历史,精通兵法。

别的大家闺秀拉帮结派,相互炫耀、攀比,她却煮茶自品,酿酒自饮,闲适自得,各种自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样的女子,如果没有美人血这一劫,那该是如何的惊艳艳呀!

别说男人了,就是韩芸汐这样的女人都也蛮喜欢她的。

此时,韩芸汐正在品尝百里茗香自己酿的葡萄酒,她只尝了一口就喜欢得不得了。

她不懂酒,就知道好喝!

“王妃娘娘酒这东西喜欢便是好,我备了两坛子,还请你笑纳。”百里茗香的笑容也永远都那么温婉。

“那就多谢啦!”韩芸汐确是喜欢,就不客气了。

“王妃娘娘,今天可否开始服药了?”

百里茗香都等了三天,虽然她并不喜欢向殿下告状,但是,如果韩芸汐再不开药,她只能让父亲去找殿下了。

韩芸汐挑眉打量她,许久才道,“等你毒发了吧,我晚些再走。”

“我……毒发?”

百里茗香一时没反应过来,韩芸汐无奈道,“你的毒发时间其实并不是不规律的,你体内一共有三十七种慢性毒是会定时毒发的,三十七种混合在一起,所以你无法摸索出规律,再过半个时辰,就有一种毒性会发作。”

百里茗香很震惊,并非毒发的事情,她曾经很害怕毒发,可是,十几年来慢慢的都习惯了。

不是不怕疼了,只是习惯了。

她震惊的是韩芸汐的能耐,韩芸汐这几天连把脉都没有,却能说得这么精准!

“放心,我没骗你!我给你的止痛丸准备好,这次发作的毒叫寒毒,你会冷到浑身发疼的。”

韩芸汐一边说,一边提笔书写,她得把三十七种会发作的毒都写下来,注明毒发时间。

虽然对百里茗香帮助不大,但至少让她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痛不欲生。

百里茗香自是相信韩芸汐的,她知道,秦王殿下重用之人,必定是有真才实学的。

她准备好止痛丸,就坐在一旁看韩芸汐写,然而,韩芸汐写完了,她眼底却泛起一抹泪光。

韩芸汐不仅仅把三十七种毒的毒发规律一一表明,而且还针对每一种毒药非常详细写了止痛的办法,洋洋洒洒好几页。

韩芸汐写得手都酸了,她一边甩着手,一边交待,“没事的时候就看看,这里头很多止痛的办法都要提前准备的,能减少一分疼算一分。”

“秦王妃……你其实大可不必替我止疼的。”百里茗香淡淡说,泪光隐去藏在心中。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