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24章 你让老子踹一脚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药鬼谷。

空气里弥漫的药香还是那样清新,山谷中央的院落前依旧跪满了一大批男女老少。

宽敞的院子里,龙非夜孤身一人,黑衣劲装,腰佩宝剑,负手而立,药鬼大人古七刹坐在高高的门槛上,一袭宽大的黑袍从头罩到尾,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来。

一立一坐,两人对峙。龙非夜面冷如冰,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劲的王者之风,气场强大得令人不敢靠近;古七刹懒懒散散,闲适随意,好似坐在门口晒太阳,如果不是那件黑袍古怪,估计不会有人多看他一眼。

“十招,本王输了条件任由你开,本王赢了,蛇果交出来。”龙非夜冷冷说。

古七刹桀桀怪笑起来,他从宽大的黑袍中伸出一根瘦骨嶙峋的手指头,轻轻摇晃,“不想玩。”

龙非夜冷眼睥睨,“古七刹,本王都来了,你什么意思?”

放马过来是古七刹说的,难不成他要临时退缩吗?

“秦王殿下,我老了,打不动喽!”古七刹故意连叹气都是阴阳怪气的,令人怎么听都不舒服。

蛇果在古七刹手上,龙非夜只能耐着性子,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的,“那你想怎么样?”

古七刹突然笑得咯咯作响,好似很开心,他说,“也不想怎么样,只要你让老子我踹一脚,蛇果就归你。”

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从黑袍里伸出一腿来,那动作简直比女人露大腿还风骚。

只见那腿修长匀称,脚上穿的鞋是非常名贵的金丝短靴。

隔着裤子看不清楚他腿部的皮肤是不是和手一样皱巴巴的,但是,就这骨骼来看,药鬼老人可不太像是老人家。

龙非夜冰冷的目光射过去,周遭顿时杀机四起,“如果,本王不乐意呢?”

古七刹还是笑呵呵的,“滚!”

龙非夜眼底的冷意骤然化作杀气,他抽剑而起,二话不说冲古七刹直劈而去。

古七刹立马高高冲天而上,脚下,他的屋舍已被龙非夜强大的剑气捣毁大半。

古七刹看了一眼,怒声,“龙非夜,你敢!”

“耍本王是要付出代价的。”

龙非夜森然的气息足以震慑一切,他随即冲天而上,逼近古七刹。

古七刹又避开,他取出袖中的蛇果,高高举起,“龙非夜,你再上前一步,本大人保证一定毁掉蛇果!”

这时候龙非夜才落在屋顶停下来,他还未开口,古七刹就道,“秦王殿下的剑术师出剑宗宗主,剑术确实了得。”

“你还想废话?”龙非夜耐性有限。

“不,老人家我说的是很重要的话!”古七刹非常认真,“秦王殿下,你身为剑宗宗主闭门弟子,找我这么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老人家单挑,会不会太不要脸了呢?”

这话一出,院子的温度似乎突然降了好几度,躲在一旁观战的楚西风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虽然他是秦王殿下的随身侍卫,但是,他都忍不住想叫古七刹赶紧逃了!

“是嘛?”龙非夜冰冷的声音变得冷邪起来,他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却又邪惑迷人的弧度,“那本王就先瞧一瞧老人家你到底有多老!”

声落,剑气!

刀刃折射出一道锋芒恰好照射在古七刹的眼睛上,原本嘻嘻哈哈的古七刹终是戒备起来。

他当然打不过龙非夜,否则早就跟他单挑了!

所以,他转身就逃。

龙非夜原地站着,冷冷看着,黑漆漆的双眸,深邃得渗人。

古七刹都逃远了,他却不急。

他双手举剑,双眸一眯,长剑陡然劈斩而下,劈天斩地的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随着剑气排山倒海朝古七刹冲过去。

古七刹正正被击中,一袭黑袍四分五裂,只见他身着一身夜行衣,双手依旧瘦骨嶙峋,他扑在地上,看不到他的脸。

楚西风看得都紧张了,急急冲过去想看一看古七刹的脸,然而,龙非夜却淡定依旧,他身影一掠,先于楚西风落在古七刹身旁。

他的剑刃抵在古七刹后背,“老人家,需要搀你吗?”

古七刹一动没动,龙非夜嘴角勾起邪冷的轻蔑,正要一剑刺下,谁知古七刹突然转身,撒了一把黑粉过来。

龙非夜自有防备的,他后退开来,却见古七刹面带黑色面具,依旧只露出一双眼睛。

“不需要!”他还是笑呵呵的,转身就逃。

龙非夜正要追,可谁知道突然双眸一花,视线全模糊了。

他明明避开了那黑粉,怎么还会这样?

难不成是毒,可是,他也避开了呀?

“楚西风,追!”龙非夜冷声。

然而,古七刹却在远处大喊,“秦王殿下,一天之内不解毒的话,老人家我保证你一定会瞎掉的!”

楚西风大惊,“他会毒术!”

楚西风明明都看到主子躲开那些黑粉了呀,这样都还中毒,足见古七刹下毒的能耐不一般。

这个从医学院出来的家伙居然会毒术,如果医学院的人知晓了,想必永远都不会认他了吧。

龙非夜的眼睛已经开始刺痛了,他刚刚出手太慢了,一过来就该一剑刺伤古七刹的。

“主子,咱们必须马上回去找王妃娘娘!”楚西风急了。

一天的时间以他们主仆俩的速度要赶回天宁帝都找韩芸汐解毒可是很悬很悬的事情。

龙非夜看着古七刹逃得越来越远的背影,双拳握得咯咯作响,古七刹这笔帐本王记下了。

主仆两人不再耽搁,上马疾驰向天宁帝都。

古七刹一路偷偷跟到山谷口,他站在山坡上远眺龙非夜他们远去的背影,笑得咯咯作响,阴阳怪气的。

他喃喃自语,“龙非夜,除了你把韩芸汐带来,否则蛇果你一定带不走。”

第二日深夜,龙非夜赶回了秦王府。

夜深人静,就连韩芸汐阁楼上的灯都灭了。

时间紧迫,龙非夜逾窗而入,心急的楚西风险些跟进去,到了窗口才意识到不能跟,急急刹车退下来。

“谁!”韩芸汐惊醒,一下子坐起来。

“我。”

龙非夜一边回答,一边点燃灯火,正要说中毒的事情,一见韩芸汐却愣住了。

虽然他的视力因为中毒而弱了很多,但是,这近的距离,他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只见韩芸汐长长的直发披散在肩上,她素颜清纯,双眸惺忪,她穿着纯白的底衣,v字衣襟松松垮垮半敞着,一勾深深的春光若隐若现。

清纯和性感在这个睡意蒙眬的女人身上居然完美的融合了。

龙非夜目光变得炙热起来,喉咙微紧,一贯引以为豪的克制力第一次有了瓦解的倾向。

韩芸汐没想到会是龙非夜闯进来,她震惊至于,很快就收到解毒系统的提醒。

这家伙中毒了?

她急了,急得都没注意到龙非夜眼底的炙热,她急得又直呼他的姓名了,“龙非夜,你的眼睛中毒了!”

这时候,龙非夜才从沉迷中缓过神来,他心头掠过一抹烦躁,他始终都不喜欢失控的感觉。

“嗯,黑色粉末,我避开了,但还是没逃过。”他言简意赅的解释,并没打算让韩芸汐知晓他去药鬼谷的事情。

“是鬼眼黑粉!”

韩芸汐即便不启动解毒系统,都知道龙非夜中的是什么毒。

鬼眼黑粉的毒素藏在非常细的粉末颗粒中,虽然看似避开了,实际上还是会中毒的。

但是,要中这种毒得近距离。

韩芸汐狐疑了,龙非夜怎么中毒的,这毒是什么人下的呢?

当然,她现在无暇多问,再过一会儿如果毒素没全清除掉,龙非夜会瞎掉的。

她急急下榻,都忘了自己只穿了一件睡袍,也不见一贯的从容冷静,权威专业。

“赶紧躺下,我马上施针。”她急了,生怕龙非夜有一点点闪失。

龙非夜躺在榻上,缓缓闭上眼睛,全世界,也就只有这个女人可以让他完全放松戒备,将最脆弱的眼睛交给她吧!

韩芸汐虽然急,但是更加小心翼翼,随着她一针针在眼眶周遭的穴位刺入,类似泪水的黑色液体便缓缓从龙非夜两眼眼角流出来了。

见状,韩芸汐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安心了,“没事了……”

一听这话,龙非夜便要睁眼,韩芸汐连忙捂住,“别……”

她的手很柔软,因为刚睡醒还热呼呼的;他英俊的眉目一如他的性子冰凉凉的。

她的手轻轻覆在他眉目上,一热一冷,给予彼此想忽视都忽视不了的触碰感。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两人也都没动。

韩芸汐手心里的温度温暖着龙非夜冰凉的眼眶,血液循环,原本的紧绷感渐渐松弛,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他贪恋这种舒适,索性不动了。

韩芸汐坐在他身旁,大半的身体前倾在他身上,难得这么近距离看他,还不用被他看。

她喜欢这种感觉!

她的手很酸,却一点儿都不想移开,她看着看着,另一手居然不自觉覆过来,轻轻地……轻轻抚摸他微蹙的眉头,想将他的烦恼抚平。

一室寂静,一室温馨。

龙非夜察觉到眉宇上的小动作,却没有阻止,他只觉得整个脑袋都放松了,在这一刻,十多年来所有担当、责任、顾忌、隐忍全都暂时放下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