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28章 关于偏袒的问题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历史上多的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天徽皇帝这一下早朝就过来韵贵妃宫里,其实也还是可以理解的,韩芸汐把它理解为对于楚清歌,天徽皇帝是不会轻易放手了。

“朕是来过瞧瞧你们如何调查的,二位该查查,该问问,不必有顾忌。”天徽皇帝还是很严肃的。

“是。”韩芸汐就随口应了声。

楚清歌却道,“皇上如此开明,清歌必定尽全力还原真相!”

韩芸汐在一旁忍不住翻白眼,难不成天徽皇帝不过来,她就不尽全力了?

“朕,相信你!”天徽皇帝那眼神,特意味深长。

楚清歌点了点头,正要继续去质问宫女,天徽皇帝却又道,“楚姑娘,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大可直接跟朕提,朕一定及时帮你处理。”

天徽皇帝已经把韩芸汐晾一边了。

“谢皇上!”

如果是以前,楚清歌应该能注意到天徽皇帝眼神的不对劲,可是,此时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跟韩芸汐比。

只要有可以赢韩芸汐的,可以拿来在她面前炫耀的,不管什么事她都会不加思索的拿来用。

“能得皇上如此信任,是清歌的荣幸。”楚清歌刻意大声说。

虽然太后力推韩芸汐出来,楚清歌才不相信太后是真心实意的,她猜太后一定有什么阴谋等着韩芸汐。

而天徽皇帝,更不可能帮韩芸汐了,指不定也准备好了陷阱要韩芸汐跳呢!

即便得不了太后的支持,能得天徽皇帝如此信任,她足以赢过韩芸汐了。

韩芸汐是龙非夜的正妃又怎么样,盛传她得龙非夜盛宠又怎么样?

龙非夜那么冷的一个人,那么忙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时时跟在她身旁,能事事帮她分担?

楚清歌都那么大声,韩芸汐不看过去都不好意思了,她一脸迷茫不解,楚清歌得瑟什么呀?

她难道还没发现得天徽皇帝信任,不是荣幸,而是不幸吗?

“唉……”

韩芸汐在心底暗暗轻叹一声。

“王妃娘娘,皇上铁定瞧上这姑娘了!”赵嬷嬷忍不住低声。

赵嬷嬷可是在宫里混成精的老人家。

其实早在太后寿宴上,楚清歌抚琴的时候,赵嬷嬷就瞧出端倪了,只是没放心上,今日再看到天徽皇帝的眼神,她就百分百肯定了。

韩芸汐示意赵嬷嬷噤声,径自往内屋走去。

她想,天徽皇帝已经够痛恨她的了,她还是别留在这里当电灯泡,坏人姻缘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呀。

韩芸汐一走,楚清歌就有些待不住,那个女人为什么走,待不下了吗?

“皇上,清歌到里头看看,失陪了。”她颇为恭敬。

“去吧。”天徽皇帝微微笑,特平易近人。

楚清歌都转身了,天徽皇帝的视线还落在她身上,他饶有兴致地看欣赏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婀娜多姿的走姿,看着看着,他唇角就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意。

呵呵,越看越满意。

楚清歌一到内屋,只见韩芸汐并没有再调查什么,而是坐在一旁跟赵嬷嬷耳语悄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主仆两人都一脸笑容。

见楚清歌进来,韩芸汐只是看了她一眼,没多搭理,楚清歌在她对面坐下,韩芸汐就是没理睬,同赵嬷嬷笑谈闲事。

楚清歌听了几句,发现她们聊的事情她都听不明白,无关案情。

楚清歌原以为她都进来了,韩芸汐会说点什么的。

坐了一会儿,楚清歌都有些尴尬了,她放下清高的架子,冷冷问,“韩芸汐,看你这样子,想必是查出什么了吧?”

“没有。”韩芸汐惜字如金,没多说。

“天徽皇帝那么相信我,你就不怕吗?”楚清歌又问。

“不怕。”

韩芸汐只回答,不多解释,这架势分明是不想跟楚清歌聊下去,可是,楚清歌却特想跟她聊。

她想知道,这个女人真的不介意天徽皇帝的偏袒吗?她更想知道,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哪些她不知道的魅力,能让龙非夜一直留在身旁?

“韩芸汐,你不会真以为太后她老人家是向着你的吧?不过,她就算有心帮你,估计也……”

楚清歌说着,故作好意,低声道,“我今早过来的时候听说太后宫里丢了不少好东西,她老人家急坏了,忙着到处找,什么事都顾不上了。”

一听这话,韩芸汐和赵嬷嬷就忍不住都哈哈大笑。

小东西棒棒哒!

楚清歌一头雾水,“韩芸汐,你们笑什么?”

谁知道,韩芸汐又是淡淡答了她几个字,“没什么。”

她说着,继续跟赵嬷嬷说笑,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就是不理睬楚清歌。

楚清歌明明是来炫耀示威的,可傲娇的心里莫名就生出了一种被忽视的自卑感来。

她咬了咬牙愤恨地离开,韩芸汐,走着瞧!

楚清歌一到外头,天徽皇帝正在喝茶。

“楚姑娘,要不要歇歇?”天徽皇帝关切地问。

楚清歌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感觉怪怪的,只是,她也无暇多想,“多谢皇上美意,清歌得抓紧时间,外头好几个宫女需要一一审问。”

楚清歌非常认真,一整个上午都在审宫女,问得特详细,她甚至还反复问了几个问题,以防宫女说谎。

她并没有发现,她审问宫女到时候,天徽皇帝一直都在看着呢。

楚清歌又认真又勤奋,韩芸汐却一整个早上都坐着和赵嬷嬷闲聊,赵嬷嬷告诉她好多宫里的趣事、丑事。

不是韩芸汐懒,而是她该做的调查都做得差不多了,她检查过韵贵妃的尸体,询问了宫女几个问题,对一切便都心中有数。

天徽皇帝临近正午才离开,离开没多久就令人给楚清歌送来一顿丰盛的午餐,还贴心地准备了饭后瓜果。

至于韩芸汐,她和赵嬷嬷得等轿子过来接去住处用膳,她们住的地方离韵妃宫可是有一大段距离的。

满桌佳肴飘香,楚清歌独自一人坐着,优雅地享受,韩芸汐和赵嬷嬷就在门口等着。

“王妃娘娘,放心,老奴使了银子的,轿子很快就到,老奴给你安排了宫里很有名的鲜花宴。”赵嬷嬷低声。

“没事,我不饿。”韩芸汐确实不饿,有赵嬷嬷这位后宫奴才里的元老在,吃住上她还是很享受的。

可谁知道,楚清歌都吃完了,轿子居然还没来。

赵嬷嬷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她怒声,“这帮拿钱不办事的贱犊子,别以为老身不在宫里了,他们就可以不当老奴是一回事!老身在宫里伺候的时候,那太后还是不是太后,皇帝也还不是皇帝呢!”

韩芸汐看着赵嬷嬷,嘴角都有些抽搐了,没想到赵嬷嬷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她忍不住想象起多年前,太后和宜太妃,天徽皇帝和秦王在后宫你死我活斗争的场面,那时候龙非夜还很小吧。

“哎呦,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呀?”

楚清歌的声音突然传来,韩芸汐回头看去,只见楚清歌迎面走出来,她背后,宫女们正在收拾一桌没吃完的饭菜。

韩芸汐没理睬她,低声,“赵嬷嬷,咱们走过去吧,反正也是闲着。”

见她们要走,楚清歌大笑起来,“韩芸汐,你们要是饿了,我让她们先别收拾了,你们去吃吧。”

赵嬷嬷怒了,这个楚姑娘一点都不可爱,王妃娘娘一早上都没招惹她,她怎么一直挑衅呢?

“楚姑娘,这座寝宫里刚刚死了主子,你堂而皇之在她侧厅里大吃大喝,就不怕她晚上找你讨食呀?”赵嬷嬷煞是认真地问。

这话一出,楚清歌只觉得背后阴风飕飕的,她下意识回头朝正大厅的灵位和棺材看去,顿时一身毛骨悚然。

“老奴才,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那是皇上赏的!你的意思是皇上做得不对喽?”楚清歌厉声反驳。

“楚姑娘,你在这里这么皇上长皇上短的,韵妃娘娘听了会不高兴的,韵妃娘娘生平素爱吃醋,你不知道吗?”赵嬷嬷幽幽地提醒了一句。

楚清歌一身寒毛全都立起来了,可是,她嘴上就是不服输,“怎么,皇上偏袒我,你们嫉妒呀?”

赵嬷嬷笑了,“楚姑娘说的什么话?这后宫里的都知道皇上向来公正不倚,怎么会偏袒你?若说偏袒,我家秦王殿下倒是经常会。”

韩芸汐都没打算开口了,她第一次发现带赵嬷嬷在身旁是件多么有趣的事呀!

她想,楚清歌必定没听明白赵嬷嬷这话的真正含义。

后宫里都知道皇上公正不倚,万一后宫里的人知道皇上对楚清歌这么关心,偏心,楚清歌这两三天住宫里可未必好过哦!

后宫女人的争斗往往比朝中男人的争斗来得恐怖,残忍,即便是当皇帝的都未必能顾全,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惨死,那么多流产事件了。

楚清歌果然没听出赵嬷嬷话里的重点,她冷笑起来,“是嘛,那怎么不见秦王殿下来送饭呢?秦王妃,听说秦王殿下极宠爱你,如今看来,传说也不过就是传说而已呀!”

很不巧,楚清歌这话刚刚说完,门外就传来了太监高声通报,“秦王殿下驾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