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29章 何必当初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秦王殿下驾到?

这一高声通报,简直把楚清歌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

别说楚清歌了,就是韩芸汐和赵嬷嬷都一脸不可思议,龙非夜来了?

真的?假的?

就在她们三人表情各异的时候,只见龙非夜孤身一人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今日的他,身穿一袭锦白宫装,腰佩玉带,墨发高束,有种说不出的清逸之气。

他迎面朝大家走来,没有华服,没有排场,可与生俱来的贵气和王者风范,却给人一种主人之姿,仿若整座浩大的宫殿都是他的。

韩芸汐嘴角不自觉流溢出一抹幸福的笑意,而楚清歌脸上火辣辣的,无地自容。

她刚刚才挑衅韩芸汐,龙非夜就来了,这简直就是狠狠抽她的脸!

他怎么会来?

她曾经疯了一样搜集他的各种信息,知晓他一切喜好。

据她了解,龙非夜被封王之后就离开皇宫,从那开始他就非常不喜欢进宫,如果不是皇帝和太后召见,或者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他绝不会进宫的。

他,专程为韩芸汐来的吗?

看着龙非夜迎面走来,楚清歌多么希望龙非夜走向自己,可是,龙非夜却走到韩芸汐面前。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他淡淡问,连声音都低沉得那么迷人。

韩芸汐一时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赵嬷嬷反应却很快,“禀殿下,轿子来迟了,老奴正要陪王妃娘娘走回去。”

这个时候该吃完午饭在午休的,其实龙非夜去韩芸汐住的地方找过了,发现没人才过来的。

“赵嬷嬷,你去问问轿子是哪几个奴才抬的。”龙非夜冷冷说。

“是,老奴明白!”

其实没龙非夜的交待,赵嬷嬷也一定会追究此事的,深宫里,妃子们的事情皇帝太后都管不完,何况是奴才们?

赵嬷嬷在宫里当差了大半辈子,怎么说也是有自己的人脉和势力的,只要主子们不插手,她要追查这件事很容易。

“韩芸汐,陪本王出宫用膳。”

龙非夜这是命令,不是商量,他说完拉起韩芸汐的手就走。

这个家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从不废话。

韩芸汐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她喜欢!

她跟上龙非夜的脚步,却不忘回头冲楚清歌露出一个得瑟的笑容,既是炫耀,也是挑衅!

韩芸汐什么都没说,无声无息的笑容更具讽刺味道。

楚清歌看得特别刺眼,她忍不住大喊,“秦王殿下!”

龙非夜怎么可能理睬她?

在韩芸汐出现之前,这个男人眼里就不曾停留过女人;而韩芸汐出现之后,这个男人眼里就不曾停留过其他女人。

楚清歌不甘心,又大声喊,“秦王殿下,王妃娘娘要查案呢,这几天都得在宫里!”

“谁规定不能出宫的?楚姑娘可以找皇上带你出宫玩。”韩芸汐忍不住开口了。

楚清歌之前一直拿天徽皇帝来炫耀,所以还是没听出韩芸汐这话的真正意思。

她追了几步,怒问,“韩芸汐,你就不怕查不出来吗?”

查案和下毒,解毒不一样,查案复杂多了。这个女人的毒术好,并不代表她查案的能力也好。

“没有什么比陪秦王殿下吃饭重要的!”韩芸汐笑着回答。

楚清歌炫耀了那么久,她怎么能不炫耀一把呢?

好吧,她应该是开心坏了吧,在龙非夜面前居然一点都不矜持,本性毕露。

龙非夜微微一愣,偏头朝她看去,只见韩芸汐沉浸在跟楚清歌的唇枪舌战中,十分兴奋。

唇畔勾起一抹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宠溺,他无声无息的回过头,任由她去斗。

楚清歌还能怎么跟韩芸汐斗呢?

她无话可答,输得彻底!

她想骂韩芸汐不要脸,可是,韩芸汐是龙非夜的正妃,说这样的话再正常不过了,她有什么理由骂她?

她恨不得当场就同龙非夜表达出自己多年来的爱慕,可是,她的高傲的自尊,她自小的教养并不允许她这么做。

姑娘家要矜持,要自爱,面对再喜欢的人,都不可以主动的!

她一直在努力表现自己想得到他的关注,可就眼前,她和韩芸汐都斗成这样了,龙非夜从进门至今,都没瞧过她一眼。

楚清歌盯着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背影看,好不甘心!

然而,就在龙非夜和韩芸汐要出大门的时候,天徽皇帝竟过来了。

其实,天徽皇帝刚刚离开,正是因为龙非夜进宫。

因为北厉的事情,天徽皇帝召见了龙非夜,原以为龙非夜会晚上才进宫的,没想到他提早到了。

一见天徽皇帝来,楚清歌连忙告状,“皇上,说好三天查案,秦王妃这就急着要出宫了,想必是查出真相了吧?”

“皇上,说三天查案,没说三天都得禁足宫中吧?”韩芸汐立马反驳。

当初还真没说清楚到底三天里能不能出宫,决定权在天徽皇帝手上,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皇上,当初可是说好的。”楚清歌立马强调,天徽皇帝来了,她就不相信韩芸汐走得了。

谁知,天徽皇帝却笑得和和气气的,“怎么会禁足?秦王,朕还以为你们在甘液宫那边,原来是要出宫。”

天徽皇帝把午膳送到这里来给楚清歌岂是白送的?他料定了韩芸汐会回去用膳和午休,这段时间,正是他和楚清歌独处的好机会。

昨夜他请端木白烨和楚天隐喝酒,暗示过楚清歌和亲的事情,那两位可都没有什么意见。

端木白烨代表着西周皇室,而楚天隐代表着楚家,他们两位没意见,就说明这件事基本是成了。

他并知道下面的奴才胆大包天,故意让接韩芸汐的轿子会来迟,不过,韩芸汐和龙非夜在场也没关系,他们不是就要走了吗?

“嗯。”龙非夜淡淡应了一声。

“秦王妃,三日为期,别忘了。”天徽皇帝好意提醒。

“多谢皇上提醒。”

韩芸汐说着,意味深长朝楚清歌看去,“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楚清歌这才意识到韩芸汐说话的不对劲,她什么意思?

天徽皇帝自是也听出韩芸汐话里的意思,不过,楚清歌早晚是他的人,他并不介意韩芸汐看出来。

韩芸汐愉快地跟龙非夜走了,赵嬷嬷也欢乐地找抬轿的奴才算账去了,韵妃宫中,除了守宫的奴才,就剩下天徽皇帝和楚清歌。

“楚姑娘也想出宫?”天徽皇帝笑着问。

四十好几的人了,虽然保养有素,眼角的皱纹还是很明显的。

如此和善的笑意,让楚清歌想起了她的父亲。

楚清歌忙着查案呢,怎么可能真想出宫?

“没,清歌还要查案。”她淡淡回答,失落地往侧厅走去。

天徽皇帝跟进去,一个眼色就让所有奴才都退下,楚清歌立马意识到不对劲。

“皇上,这是?”她戒备地问。

“楚姑娘,韵妃的案子你都查到什么,好好跟朕说说。”天徽皇帝笑道,不严肃的时候,颇有书卷气。

不是楚清歌戒备心不强,而是她怎么都没往那方面想,她以为韵妃的案子,天徽皇帝有什么别的想法。

天徽皇帝坐了下来,示意她也坐。

可谁知道,当楚清歌坐下,天徽皇帝突然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

楚清歌大惊,吓得猛地缩回来,起身推开,“皇上,你!”

她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

天徽皇帝居然……

不!

她想想都毛骨悚然!

天徽皇帝的年纪都可以当她爹了!

天徽皇帝多少料到楚清歌会是这种反应,既然瞧上了这个女人,他自是调查了一番的。

这个女人心性高冷,不乏追求者,却没人入得了她的眼。

天徽皇帝喃喃自吟,“近清明。翠禽枝上消魂。可惜一片清歌,都付与黄昏。”

“清歌,清歌……”天徽皇帝感慨着,起身朝楚清歌走来,“清歌,且将一片情歌都付于朕心,如何?”

多诗意的表白呀,可惜楚清歌浑身恶寒,她下意识要拔下背后的弓箭,可惜,入宫不许带武器,她的弓箭留在宫外呢!

她浑身颤抖,一步一步后退,她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天徽皇帝的问题。

她不要!

她退到椅子上,一屁股跌坐下来,惊声,“皇上,我哥哥呢!烨太子呢!我要见他们!我要出宫,我要见他们呢?”

她都快哭了,怎么都无法接受天徽皇帝这么突然的爱意。

幸好,天徽皇帝没有逼近,面对恐惧得脸色都白掉,无法言语的楚清歌,他走了两步就停下来了。

“看样子楚姑娘需要考虑的时间,朕给你两日的时间,查清楚韵妃一案,朕再来找你。”天徽皇帝好色是好色,倒不至于强来,毕竟楚清歌的出身摆在那里。

不过,他相信楚清歌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他一出韵妃宫,便低声交待洛公公,“召荣亲王进宫,朕有要事。”

好色之余,天徽皇帝可没忘掉龙非夜的威胁,刚刚才和龙非夜谈完北厉的事情,他立马就约荣亲王,龙非夜的出身一事,他们依旧还在调查。

这几天,天徽皇帝也继续朝穆将军府施压,想彻底将步兵兵权掌控在手中。

天徽皇帝走了很久,楚清歌才从震惊和恐惧中缓过来,她想起了韩芸汐临走前的那句话,气得血腥味都涌上来了。

早知如此,她就不查什么韵妃案了,就不到天宁来了!

她,该怎么办?

她忍不住想龙非夜和韩芸汐现在在做什么,一想,眼泪终是不争气的流下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