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31章 他笑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还有事情要办,韩芸汐自是不敢耽搁的,她交待了百里茗香几句就走了。

然而,她并不知道,她才刚刚到客堂,百里茗香就尾随而到,躲在客堂外头的墙边等着。

没多久,她就看到殿下和韩芸汐一前一后出来了。

刚到门口,殿下就牵住了韩芸汐的手。

她知道殿下对韩芸汐的特殊,却从来都没想到会是这样。那牵手动作是那样自然而然,仿佛是习惯了好多年。

“殿下,见到你的第一刻起,我便以为你不会爱上任何人的。”

一抹苦涩涌上心头,百里茗香依旧浅笑温婉。

她就这样微笑着看着心心念念了十多年的人远去,直到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还固执地看着。

“香儿,你这是何苦?”突然,背后传来一个不悦的声音。

百里茗香吓了一大跳,回头看去,只见背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百里元隆。

“父亲,我刚过来。殿下他们走了吗?”她故作从容,淡淡问。

“跟为父你还装?”百里元隆不悦训斥。

“父亲,茗香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百里茗香一脸茫然。

“你对殿下,你……丫头,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百里元隆的语气软了下来。

“父亲放心,茗香一直都明白自己的身份,任务。茗香一定不会让殿下和你失望的。”百里茗香的语气是那样坚定,坚定得百里元隆都怀疑自己看错了。

百里元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走开了。

他一走开,百里茗香也从忧伤中缓过神来,她几乎是跑的往大门去,多希望再看一眼,因为,她真的不确定在美人血养成之前,她还能不能再看殿下一眼。

只可惜,她到的时候,龙非夜的马车已经远去了。

韩芸汐在马车里,纠结了一下,可怜兮兮问,“殿下,我想回府,你送我回府吧?”

虽然天徽皇帝和太后没说不能出宫,可是太后给她和楚清歌都安排了住处,明显是要她们这三天都住宫里的。

想不住宫里,只能龙非夜帮她摆平了。

龙非夜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韩芸汐等了一会儿,见龙非夜没反应,只能悻悻垂眼了。

没多久,韩芸汐又抬起头来,“殿下,我不想回宫。”

可是,龙非夜还是没理睬她。

这一回,韩芸汐彻底蔫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少给他找麻烦了。

可是,当马车停下,韩芸汐下车时候,看到的却不是皇宫大门,而是她最熟悉的秦王府大门。

韩芸汐真的好意外,又惊又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径自傻笑着。

龙非夜却依旧面冷如冰,冷冷道,“有这么好笑吗?还不进去?”

“哦!”

韩芸汐虽然不笑了,可开心全写在脸上。

确定韩芸汐进去了,龙非夜才转身,竟忍俊不禁,无声无息笑了起来。

韩芸汐拖到了第三天早上才进宫,太后和天徽皇帝还真没追究她什么。

天知道这三天里楚清歌是怎么过的,她一看到韩芸汐,那目光简直可以杀人。

“楚姑娘,查出杀人凶手了?”韩芸汐笑着问。

虽然今天还有一天的时间,可是韩芸汐没想浪费了,前天如果不是龙非夜来,她早就把真相说出来了。

韵贵妃这种小案子,她几乎可以一眼看穿,楚清歌不是高估了自己,而是太低估她了。

楚清歌已经把韵贵妃宫里的一切都摸索清楚了,她已经有萧贵妃是被陷害的证据,如今需要查出到底是谁陷害萧贵妃的。

虽然被天徽皇帝吓得没心思查案了,可面对韩芸汐,楚清歌还是维持着一贯的傲娇与高冷。

“王妃娘娘至今才回来,想必是早查出真相了吧?不如这就把太后和皇上找来,听你说说韵贵妃到底怎么死的。”楚清歌嘲讽地笑道。

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大大方方地回答她,“好呀!去请吧。”

“你!”楚清歌吓到了,“韩芸汐,你少跟本小姐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来人,请太后和皇上,就说本王妃已经查出下毒真凶了!”韩芸汐大声说道。

楚清歌连连摇头,不敢相信,直到太后和天徽皇帝都来了,她才意识到这一切是真的。

“芸汐,哀家就知道你有本事。”太后还是那么慈祥,只是,慈祥只对韩芸汐,不对楚清歌。

楚清歌呕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都凌乱了,天宁太后明明是讨厌韩芸汐的,明明应该站她这边才是呀!

天徽皇帝是站她这边的,可是,此时她连看都不敢看天徽皇帝,更别说拿天徽皇帝炫耀了。

她只有沉默,她如今只想看看韩芸汐到底能给出一个怎样的真相,就一天的时间,她真能查出来吗?

韩芸汐真心不喜欢眼前的每一个人,她急着把事情搞定了出宫去办她的正事。

她取来萧贵妃宫里搜出的毒药,“这是红色雪篙,整瓶药量才能致命,萧贵妃宫里只有半瓶。第一,萧贵妃不会笨到下毒后还把毒药留在身边;第二,如果只用半瓶的话,韵贵妃也不会死。这是宫女诬陷,这宫女并不懂毒性,不是她下的毒。”

“废话!”楚清歌冷笑起来,这些,第一天她就说过了。

毒药是萧贵妃宫中的宫女宝珠拿出来的,宝珠供出了萧贵妃指使她下毒,就半瓶毒药来看,宝珠就说谎了。

韩芸汐没理睬楚清歌,继续说,“就韵贵妃的尸体看,她中的毒量是整瓶毒药的剂量,并没有多。也就是说,还有半瓶毒药,不知去向。”

这话一出,楚清歌又冷笑了,这一点她也早就查出来了。

她这两天就是一直在找另外半瓶毒药。

韩芸汐还是没理睬,又继续,“为什么萧贵妃这里只有半瓶,另外半瓶哪里去了呢?”

“想必你已经找到了吧。”楚清歌问道。

她怎么都不相信韩芸汐在短短的一天里能找到另外半瓶,别说另外半瓶可能被销毁了,就算还在,那也不是短时间里能找出来的。

“嗯,找到了,在李常在宫里。当然在她宫里什么地方,我还得过去看看才知道。”韩芸汐煞是认真地回答。

突然提及一个完全不想干的人来,众人都震惊了,独独太后很淡定,她冷冷下令,“来人,搜李常在的飞霞院。”

没多久,还真从李常在的飞霞院里搜出了半瓶红色雪篙来,楚清歌非常不可思议,险些就问韩芸汐是怎么知道的了,可是,碍着面子,她还是忍了。

半瓶红色雪篙一搜出来,李常在就被带到了,她口口声声喊冤,“太后娘娘,皇上,臣妾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臣妾懂毒性,也不会只留半瓶在宫里呀!臣妾和萧贵妃一样也是被冤枉的!”

“冤枉?你们一个个好大的胆子,在哀家的眼皮底下也敢做这种事,都不想活了吗?”太后怒声训斥。

这时候,宫女宝珠突然哭着大喊起来,“太后娘娘饶命,饶命!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是李常在让奴婢陷害萧贵妃的!奴婢怕她反咬奴婢,所以就偷偷留了半瓶在她宫里,奴婢才是真正不懂毒性的呀,奴婢没有下毒,是李常在下的毒!”

楚清歌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会这样,她都还纳闷为何李常在宫里只有半瓶呢!

韩芸汐却冷笑不已,一切她都看得透透的。

她很清楚真正的幕后凶手是太后,李常在不过是一个无辜的替死鬼。

太后这辈子在后宫里干过多少栽赃陷害的事情呀,她是个老手,狡猾的老手,她让案子多转了一圈。

她收买了李常在也收买了宫女宝珠,将另外半瓶毒药放在李常在那里,无疑是留了一手,以防有人追查这个案子。

很不巧,楚清歌和韩芸汐来查了。

就算查到李常在那去,没陷害萧贵妃,至少也把得宠的韵贵妃干掉了,太后还是捞到好处的。

韩芸汐原本就想到处走走,找一找另外半瓶毒药的下落,很不巧飞霞院就在她来回韵贵妃宫和她住处之间。

对于红色雪篙这种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毒药,非常远的距离解毒系统都检查得到,她路过飞霞院的时候,解毒系统就提醒了。

如今,才是真正的人证物证皆全,太后那里是找不到蛛丝马迹的,而且,李常在和宝珠是绝对不会,也不敢供出太后的。

一切做得天衣无缝。

不是韩芸汐不查,而是她也找不到证据了,这便是后宫的可怕。

“好呀,区区一个常在,区区一个宫女居然敢构陷贵妃!你们好大的胆子,来人,给哀家押下去,先各赏三十大板!”太后怒声道。

李常在和宝珠自然是求饶喊冤的,只是那不过是做戏罢了,很快她们就消失得无声无息。

韩芸汐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只觉得这后宫像个无底洞,会吃人。

“太后娘娘,皇上,既然案子已经水落石出了,那芸汐告辞了。”

太后很满意,巴不得韩芸汐快点走,而天徽皇帝本来对这个案子就没兴趣,韵贵妃再得宠,也比不上新人笑呀!

韩芸汐先行离开,留楚清歌一人愣在原地,她实在不明白韩芸汐到底怎么发现毒药的!她终于知道韩芸汐的毒术有多厉害。

“皇上,我输了!”难得冷美人会主动认输。

可是,天徽皇帝并不介意,“胜败乃兵家常事,楚姑娘莫要不开心,前天的事情,楚姑娘考虑得怎样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