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34章 府上的事,你做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鲜少在这个时间回府的,韩芸汐正意外着,就见龙非夜走了进来。

穆清武又紧张又欣喜,怎么都没想到今日能直接见到秦王。

虽然他一而再让韩芸汐帮忙,依旧很愧疚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开心,秦王殿下来得真是时候。

他连忙单膝下跪行礼,“末将参见秦王殿下!”

龙非夜瞥了一眼,“平身。”

虽然龙非夜一贯都是冷冷的,可是韩芸汐却隐隐察觉到他今天有点不对劲,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韩芸汐正犹豫着要怎么帮穆清武开口,谁知道龙非夜一坐下来就冷冷问,“你们还有事?”

这话一出,韩芸汐和穆清武就都尴尬了,龙非夜稳稳坐在那里,问了这句话,这不是逐客令又是什么?

以龙非夜的聪明必定猜得到穆清武的来意,他这种态度,无疑是一种变相的拒绝。

韩芸汐本就犹豫着不知道如何开口,这下更迟疑了。

当然,穆清武也不是笨蛋,在秦王妃面前,秦王都这种态度,事情估计是真的没戏了。

心中很失落,穆清武还是笑着,“秦王殿下,王妃娘娘,末将告辞了。”

谁知韩芸汐却开口留人,“等下!”

龙非夜一边喝茶,一边用余光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

“少将军,坐吧!”韩芸汐心平气和。

穆清武来找韩芸汐,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他也知道韩芸汐得宠,但是到底有多得宠,到底是不是像外头盛传的那样极宠,就不得而知了。

穆清武只知道一点,就算韩芸汐再得龙非夜的宠爱,以龙非夜的性子,他既然摆出了这种态度,怕是很难改变的。

天宁秦王,并不是一个能被女人影响决策的男人!

见龙非夜没做声,穆清武在一旁客位上坐了下来。

“殿下,少将军是来跟殿下借粮的。”

韩芸汐一个“借”字说得极巧,穆清武都心生佩服了。

“借?那少将军打算何时还?”龙非夜问道。

穆清武和韩芸汐都大喜,以为有戏了,可谁知道龙非夜下一句又道,“少将军,去年至今天宁各地皆干旱,饥荒无数,你可知道?”

穆清武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末将知道。”

“难道,少将军打算跟本王借粮赈灾?”龙非夜又问。

这话一出,穆清武就语塞了。

“如果少将军打算跟本王借粮赈灾,那就不必还了,如果少将军打算跟本王借粮充饷粮……”

龙非夜还未说完,穆清武立马站起来,“末将不借!多谢秦王殿下,末将明白了!”

穆清武并非不知道闹饥荒的事,只是,朝廷已经三番两次将国库的存粮派出赈灾了,而且不仅仅派国库的粮食,还从国库调拨了一大笔银子向江南的大粮商买粮赈灾。

这段时间从灾区上报上来的都是好消息,不止穆清武,所有人都以为饥荒的问题已经不大了。

之前天徽皇帝要他征集饷粮,正是因为国库的粮食全都赈灾去了呀!

穆清武一脸严肃,他知道今日秦王殿下说这样的话,饥荒的事情必定还没有解决。

那么,国库里的粮食哪里去了?赈灾一事一直都是国舅爷李智远负责的,那么多粮食和银子都哪里去了?

穆清武立马告辞离开,韩芸汐看着龙非夜,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自作主张了。”她淡淡说。

没想到龙非夜这么冷漠的人心里居然能有灾民的存在。

她自诩聪明,可是,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在这个男人面前感觉到自己的愚蠢。

穆大将军那么大一块肥肉,他迟迟抓住机会没出手相助,必定是有原因的。

“嗯。”龙非夜居然还点了头。

韩芸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可怜兮兮地低头。

谁知,龙非夜却道,“明日起,府上的一切都你做主。”

呃……

虽然韩芸汐已经是秦王府名副其实的女主人了,可是,很多事情还是龙非夜说了算的。

韩芸汐受宠若惊,“殿下,我……”

“本王要去一趟唐门,马上就走。”龙非夜补充解释。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跟韩芸汐交待行踪吧,韩芸汐都有些不适应了。

她又讷讷地“哦”了一声。

“除了‘哦’,你还会说别的吗?”龙非夜语气冷冷的。

韩芸汐立马说了别的,她“啊?”了一下。

“还有别的吗?”龙非夜再问。

韩芸汐连“啊”都没有了,她狐疑地看着龙非夜,突然觉得龙非夜跟平常很不一样。

她也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不一样了,难不成是因为话多了?

韩芸汐正要开口,龙非夜却起身来,“自己小心,有事找楚西风和赵嬷嬷。”

原本都还好好的,没听龙非夜这么一说,离别伤感就突然涌上心头了,韩芸汐这才发现龙非夜这段时间似乎一直都在她身旁。

“行礼收拾了吗?我替你收?”她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龙非夜迟疑了下,答应了,“带几件衣裳便可,我在门口等你。”

“好!”

韩芸汐立马往芙蓉院跑,刚进院子险些把赵嬷嬷撞到。

“哎呦,王妃娘娘你这是怎么了?”赵嬷嬷纳闷不已,她家女主子虽然不是什么名门贵族出身,可向来也优雅从容的呀。

“殿下要远行,我替他收拾行礼,他在门口等着呢!”韩芸汐一边解释,一边往寝宫跑。

赵嬷嬷却震惊了,她伺候秦王殿下那么多年,都还没给秦王殿下收拾过行礼呢!

他的东西,向来不喜欢别人乱碰,尤其是衣服!

赵嬷嬷追到寝宫门口,正见苏小玉要跟韩芸汐进去,她立马大喊,“等等!”

韩芸汐和苏小玉都吓到了,苏小玉好奇地问,“赵嬷嬷,你怎么了呀?”

“小玉儿,你赶紧回云闲阁去,我炖了小米汤忘了关火了,赶紧去瞧瞧!”赵嬷嬷一脸焦急。

苏小玉狐疑地看着赵嬷嬷,没动。

“还不去,我一把老骨头跑不动,要不还能使唤你?”赵嬷嬷不悦催促。

“哦哦!”苏小玉这才急急跑走。

韩芸汐怕龙非夜等久了,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进屋去了,赵嬷嬷箭步跟上,“王妃娘娘,以后少让小玉儿到这里来。”

“你不也来了?”韩芸汐玩笑道。

“老奴也很少来,殿下不喜欢。老奴是认真的。”赵嬷嬷很无奈。

这女主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老爱在秦王殿下的事情上犯迷糊呢?什么时候才能摸透秦王殿下的喜好呢?

“嗯,我记下了。其实我也很少来的。”韩芸汐淡淡道。

很快,韩芸汐就到更衣间了,卧房旁边就是一间极大的更衣室,韩芸汐第一天来就发现了,只是,时隔一年多再来,发现这家伙的衣服还是那几件,一个柜子都没满呢!

韩芸汐忍不住想起龙非夜的起居,他身旁就只有一个贴身护卫兼随从楚西风,没有婢女也没有嬷嬷。

日常琐碎,包括出门在外的饮食起居都没人照顾。

韩芸汐利索地收拾好行礼,当机立断回云闲阁去收拾自己的行礼,她想跟他一起去唐门!

多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呀!

只可惜,韩芸汐被拒了。

她笑着说,“殿下,带我上唐门见识见识吧?”

“好好在府上待着,别到处乱跑。”龙非夜这应该就是拒绝了吧。

“哦!”韩芸汐没再多说。

龙非夜上马就走,一句话都没再多说,韩芸汐一直看一直看,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了,她才轻轻叹了口气,好失落。

这家伙去唐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难不成是因为上一回唐子晋来?

关于唐门,她问过赵嬷嬷的,可惜赵嬷嬷说她知道的也不多。

“王妃娘娘,别难过了,殿下不喜欢那个地方,所以不带你去。”赵嬷嬷安慰道。

“为什么不喜欢?”韩芸汐认真问。

“奴婢就知道殿下小时候每次去唐门回来都不说话,奴婢也没去过。”赵嬷嬷如实回答。

赵嬷嬷就是有办法,一句话就让韩芸汐的心情舒畅很多,她豁达地笑了笑,“回去吧,宅几天!”

龙非夜孤身一人,疾驰出城。

其实韩芸汐没感觉错,他确实心情不好。

他又去了一趟药鬼谷,和古七刹打了三十几个回合,即便古七刹用毒,他还是占上风。

眼看就要擒住古七刹了,谁知道古七刹居然将蛇果劈成两半,并且威胁他再靠近一步,就马上毁掉!

古七刹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自是敢毁掉蛇果的,他不得已退回来。

而唐门那边,唐离已经逃了好几回却都没能逃出来,他只能亲自出马,顺便让唐离把暴雨梨花带上,到时候一起到药鬼谷去对付古七刹。

龙非夜这一走便是一天一夜,不休不眠。

唐门总部离天宁帝都有点距离,他若不及时赶到,唐离估计真得娶妻生子了。

是夜,疾驰的马蹄停了下来。

荒郊外一片死寂,龙非夜在溪流边喝了几口凉水,正要继续赶路,突然摸到了系在马背上的行礼。

他打开来看,谁知道几件衣裳里居然还藏了一小包点心,一小包红茶。

这刹那,他那冷肃了一整日的嘴角突然就柔软了下来,他并没有食用,将东西藏入袖中,便继续赶路了。

龙非夜离开了好几日,韩芸汐还真宅了几天,可是,很快她就不得不出门。

因为,顾北月出事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