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36章 问到你说不出话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太后急着要韩芸汐的“好东西”,原本病恹恹的,如今整个人都精神了。她身上还有好几个地方发痒,她随手挠着,都没放心上了。

韩芸汐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把“好东西”拿出来呢?

她心下冷笑着,“太后娘娘,我那好东西也不是可以随便用的,我得先瞧瞧你的身体状况。”

“哀家就是被失眠给折磨的,不仅睡不着,还浑身酸疼呢!”太后抱怨着,主动伸手给韩芸汐把脉。

韩芸汐随便搭上手,“就太后娘娘的脉象看,想必是针灸过好几天了?”

陈太医还没回宫,太后岂会知道陈太医在秦王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暗自佩服着韩芸汐的能耐。

这丫头虽然精通毒术,在医术方面倒也不弱,才把个脉就知道她做过针灸。

“嗯,怎么?用错针了?”太后慢条斯理地问。顾北月跪在门口,韩芸汐在这里,她不跟他们着急。

“没错,就太后娘娘的脉象看,这针用得极好。不会酸痛呀!不知道太后娘娘服了什么药?”

韩芸汐恨不得马上就把顾北月带走,她不会给太后太多时间的。

太后立马让桂嬷嬷把药方拿来过,药方是陈太医开的,顾北月也过目过,她倒要看看韩芸汐有多大的本事从药方里看出问题。

韩芸汐并没认真看,就瞥了一眼突然大叫一声,“哎呦!不好!”

“怎么回事?”太后并不以为然。

韩芸汐吐了口长长的浊气,“麻烦了!事情麻烦了!”

虽然知道韩芸汐可能只是做戏,可是,见韩芸汐那凝重的表情,太后还是有那么点紧张的,她连忙问,“怎么?这药方难不成有问题?”

“药方没问题,只是如果配合上我那好东西用的话……”

韩芸汐欲言又止,太后急了,“怎么?不能用了吗?”

她找药娟扇那么多年,自然也知道药娟扇虽是扇,却也是药物,不能随便乱用的。

顾北月开始给她针灸的时候就配上陈太医的药,而且顾北月交待得很清楚,针灸之后必须用药才不会有副作用,前两日她偷偷停药了,于是就浑身酸痛了。她曾私下问过陈太医副作用会不会有大问题,陈太医说了只是酸疼而已,问题不大的。

她原以为韩芸汐会拿药方做文章为顾北月脱罪,可谁知道这药方居然会影响到她心心念念的药娟扇。

她不紧张才怪呢!

“太后娘娘这药方你真吃了?”韩芸汐眉头紧锁,特认真。

“真吃了!”太后也认真认真起来。

“这……”韩芸汐一脸忧虑,喃喃自语,“麻烦了。”

心心念念了十多年的药娟扇,如今眼看就要到手了,如果因为这样的问题用不了,太后岂不得心塞到死?

她真的被韩芸汐吓得不轻,“芸汐,到底怎么了?”

“很麻烦!太后娘娘,你至今用了多少药了?”

韩芸汐肃然的小脸上散发出令人不敢违逆的权威感来,看得太后想也没多想,立马就如实回答,“从针灸开始用,用了三天,后面两天都有针灸,但是都没用药!”

这时候。韩芸汐才吐了口浊气,“原来如此!”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呀!”太后急呀,一旁的桂嬷嬷也跟着急,“王妃娘娘,你就别叹气了,你就赶紧说吧,到底怎么了?”

谁知,韩芸汐忧愁的脸色突然一变,笑容璀璨,“后面两天没服药就没问题啦!万幸呀,太后娘娘!”

“那就好那就好。”太后松了一口大气,同桂嬷嬷相视而笑,主仆皆很庆幸。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寒芒,冷冷道,“太后娘娘,想必顾太医有告诉过你,针灸的时候不能断药,否则会引起全身酸疼,你断了两天的药,还让顾太医跪在外头三天三夜,是否有失妥当?”

这话一出,还笑着的太后顿时变脸,后知后觉刚刚被韩芸汐给耍了!

她怒而拍案,“好个韩芸汐,你敢耍哀家!”

韩芸汐并不畏惧,站起来,“臣妾怎么耍太后娘娘了?”

太后一时语塞,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没想到她在后宫摸爬打滚那么多年,今日会这样栽在一个丫头手上,太后真的不甘心。可是,刚刚韩芸汐那个陷阱布得极好,都找不到漏洞,她都无法反驳。

“太后娘娘,既然顾太医没错,是不是该放了他了?”韩芸汐再问。

虽然中了韩芸汐的计,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冷声,“哀家找顾北月来是治失眠症的,他没本事医治好,就得在外头跪着!”

“太后娘娘,如果臣妾没记错的话,当年顾北月的爷爷就为太后医治过了,开出了一剂药方名为药娟扇。”韩芸汐冷冷说。

“是又怎么样?”太后就知道韩芸汐了解过,就知道韩芸汐在寿宴上拿出药娟扇是故意的!

“药方已开出,没找到药是御药房的责任,和看病的大夫有何关系?”韩芸汐步步紧逼,她在这这里消耗的时间都是顾北月的命呀!

看着表情冷肃,眸光犀利的韩芸汐,太后忍不住想起龙非夜来,虽然两人的脾气不同,可较真起来,竟是那么相似。

今日算是真正见识到韩芸汐的伶牙俐齿,她彻底无话可说了。

然而,她很快就把矛头指向韩芸汐,“韩芸汐,你这是什么语气?你好大的胆子,敢这么跟哀家说话!”

韩芸汐才不理睬她的高高在上,冷声道,“太后娘娘,臣妾说的好东西正是药娟扇,不过臣妾来得急没带在身上,不如太后娘娘找个人随臣妾回去拿吧!”

太后等那么久,做那么多,要的就是韩芸汐这句话呀!

刚刚的不愉快全都抛一旁了,她眼底的惊喜都有些藏不住,连忙道,“桂嬷嬷,随王妃娘娘回去!”

“既然顾太医没罪,是不是也可以走了?”韩芸汐再问。

太后要的无非是要药娟扇,何况顾北月都跪三天三夜了,她也不想再生事端,耽搁下去。

“让他走吧,免得哀家看了心烦!”她不屑挥了挥手。

韩芸汐眼底寒芒闪闪,强忍着怒火,转身就走!

韩芸汐一走,太后又挠了挠手臂和大腿,很快,瘙痒也就消失不见了,她并没注意到这异常,满心地期待桂嬷嬷把药娟扇带回来。

韩芸汐一出来,就箭步朝顾北月冲去,将他的手臂勾在自己肩上,将他搀起。

顾北月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却还很努力地开口说话,“王妃娘娘……使不得……使不得。”

“闭嘴!”韩芸汐不悦训斥,这家伙都虚弱成这样了,还不留着力气,废话什么呢?

楚西风在一旁看着,都不知道怎么办,赵嬷嬷追出来,见状,立马上前帮忙,“王妃娘娘,让老奴来,让老奴来!”

楚西风这才缓过神,急急上前,他的力气大,一下子就将顾北月从韩芸汐手上抢过来,搀得紧紧的,稳稳的。

而这时候,一直强撑着的顾北月终于晕厥了过去。

赵嬷嬷暗暗松了口起,幸好刚刚那一幕没让她家殿下瞧见,否则,她和楚西风都得遭殃。

庆幸之余,赵嬷嬷很快就看到顾北月的脸,那瘦削的脸竟苍白到发紫的程度,唇色全无。

他眉目清俊,一脸寂静,寂静得像是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赵嬷嬷都忍不住心疼起来,三天三夜呀,这孩子到底是怎么跪过来的呀?

楚西风这么个大男人也都看不下去,脱了衣服替顾北月披上。

而一旁,韩芸汐的眼眶早红了一圈,她冷冷朝屋内看了一眼,冷声,“走!”

尊贵的李太后,过去那么多年的失眠算什么?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韩芸汐直接将顾北月带回秦王府,安顿在客房里,小厮立马替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发现他双膝全都黑青了。

放任桂嬷嬷在客堂等着,韩芸汐替顾北月把了脉,开了药方让赵嬷嬷赶紧去熬。

就脉象看,顾北月不仅仅受了很严重的风寒,而且还饿坏了,体内的能量都快耗尽了!

不是元气大伤,简直是元气重伤!

这是韩芸汐第一次这么认真替顾北月把脉,她发现这个家伙的身体底子真的很不好很不好,诚如他自己说的他是个药罐子。

无法想象这么弱的身体底子这三天三夜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等药的时候,韩芸汐也没理睬桂嬷嬷,替顾北月施针驱寒,保住元气。

小东西这几天都偷溜到外头玩耍,一到大门口就嗅到了它熟悉的气息,它开心坏了,如离弦之利箭一般飞驰,直奔客房。

然而,当它兴奋地从窗户外飞窜进来,看到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公子时,它立马怔住了。

它怔了好一会儿才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一眼,立马就冲过去,绕着顾北月吱吱吱直叫。

“别吵!”韩芸汐好凶。

小东西立马闭嘴,它一脸懵懂迷茫,在顾北月身上嗅了嗅,又看了看韩芸汐。

前几天它才给公子送药呢,怎么会变成这样。公子重伤那么久,即便服药恢复了,身体也得养一段时间呀!

谁来告诉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吱吱……”小东西突然大叫了两声。

“叫你别吵听见没?”韩芸汐怒斥,严肃得很可怕。

小东西抿了抿嘴巴,坐在一旁看,看着看着,眼泪就缓缓地流了下来。

公子,你到底怎么了?你笑一笑好不好?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