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37章 惊现蛇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小东西再也不敢吵芸汐麻麻了,它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看芸汐麻麻下每一针。

好久好久,芸汐麻麻都针灸完了,可公子还是不醒。

它那肉乎乎的小手爪在脸上胡乱抹,抹掉泪水,然后跳下床榻去,一溜烟不见了。

没多久,它就捧来一大包药材,全倒在公子身旁。

韩芸汐正靠在床边休息,被小东西吓得不轻,这小家伙居然藏了那么多名贵的药材,而且,其中有一样居然是非常罕见的蛇果!

治疗哑婆婆糜毒的药方里,其中一味药就是蛇果呀!

就这药材的生长环境来估计,整个云空大陆顶多顶多只能出现三颗,没想到小东西这居然藏了一颗。

韩芸汐震惊之余,倒也觉得正常,毕竟小东西活了那么多年,指不定这颗蛇果是很早很早之前就藏下的。

疲惫的韩芸汐伸手拿起蛇果,见状,小东西立马站起来,瞪大眼睛。

“小东西,你这一堆东西救不了顾北月,只能等他恢复了,再给他补身子,明白吗?这颗蛇果补不了身体,能救别人,我先收下哦。”韩芸汐温和解释,和刚刚施针的时候判若两人。

刚刚她着急着,而且施针的时候最忌讳被打扰。

小东西并不怪芸汐麻麻,只是,它听不懂芸汐麻麻是什么意思,它以为蛇果可以救公子了。

它看到芸汐麻麻将蛇果收入袖中,立马就不高兴了。

它跳到韩芸汐的手臂,使劲抓挠。

韩芸汐无奈,又取出蛇果来,对着顾北月摇头,小东西这才看明白,悻悻地跳下去,蜷缩到顾北月身旁。

“赵嬷嬷,把药材都收好。”韩芸汐淡淡吩咐。

赵嬷嬷把一大堆珍品全抱起来,小东西看都没多看一眼,它蜷缩在顾北月大手旁边,小脑袋蹭了蹭他的手背才又埋下去。

看不到公子的笑,它好难过。

韩芸汐看着,无奈蹙眉,这小东西怎么就跟顾北月那么投缘呢?从第一次见到他就不怕生了。

“小东西,别担心,他不会有性命之忧的,他需要时间恢复。”韩芸汐淡淡道。

顾北月实在伤得太重了,他不仅仅需要能力,也需要睡眠,或许晕迷对他来说是好的,只是他需要补充食物和水。

“王妃娘娘,药凉了,老奴来喂吧。”赵嬷嬷低声道,心情也沉重着。

这时候楚西风进来了,“王妃娘娘,桂嬷嬷在发脾气了。”

桂嬷嬷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让她等着。”韩芸汐冷冷说。

之前在宫里,太后不急;如今在这里,她不急。

秦王殿下的手下,就没有怕事的,楚西风笑道,“好!”

正要走,赵嬷嬷却喊他,“你过来帮忙,把人搀起来。”

屋里就王妃娘娘和她,赵嬷嬷担心王妃娘娘这没心眼的又干出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举动来。

在太后宫里,幸好桂嬷嬷出来得迟,否则看到那一幕,天知道谣言会传成什么样子。

赵嬷嬷一个眼神,楚西风就懂了,他差了个小厮过去应对桂嬷嬷。

顾北月是重度昏迷,药物都很难喂进去,赵嬷嬷和楚西风折腾了好久才勉强喂入几口。

韩芸汐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见状又着急了,“我来!”

她说着就要去拿赵嬷嬷手上的药,赵嬷嬷连忙避开,“王妃娘娘,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你笨死了,拿过来我喂!”韩芸汐急着。

赵嬷嬷不敢呀,“王妃娘娘,病人都这样的。老奴有经验让老奴来吧。”

“废话什么呢!这大半天才喂进去多少?”韩芸汐怒声。

谁知,小东西突然跳到赵嬷嬷手臂上,一下子将一大碗药全吸光了。

在场三人看得都惊到了,小东西干什么呢?

只见小东西跳到顾北月身上,俯身用嘴哺喂他。

小东西喂得好慢好慢,但是,药汁居然一丁点都没有流出来,韩芸汐他们都看傻眼了,没想到小东西还有这本事。

当小东西喂完药,已过了半个时辰,它的脑袋都快僵硬掉了,可是,看到公子脸色恢复了那么一点点,它开心极了,蹦达上赵嬷嬷的手臂,想要更多药。

“赵嬷嬷,快,倒些温水来,吩咐火房熬些米汤。”韩芸汐连忙交待。

顾北月需要药材,也需要食物,这个时候只能喝些米汤,吃太多,或是吃营养的东西都会适得其反的。

赵嬷嬷立马就去,小东西傻乎乎地跟到门口才发现不对劲,立马又折回来。

它跟去干嘛呀,它要守着公子!

就这样,几个人都守着顾北月,完全把桂嬷嬷给晾在客堂里,而那位陈太医也至今跪在客堂里的。

太后在宫里一等在等,派了好几个人来催促,都被韩芸汐一个理由挡回去了。

韩芸汐说,“回去禀太后娘娘,药娟扇殿下收着,臣妾找不着,得等殿下回来。”

而实际上,韩芸汐进宫就带着药娟扇了,此时,药娟扇就放在顾北月住的客房里。

太后在宫里气得摔东西,早知道她就不放韩芸汐回去了,可是,世界上哪里那么多早知道呀?

她只能让桂嬷嬷等着。

桂嬷嬷等到了晚上,韩芸汐终于露面了。

桂嬷嬷急急问,“王妃娘娘,这么晚了,殿下还不回来?”

韩芸汐一脸无辜,“殿下出远门了,得过几天才回来,我没告诉你吗?”

桂嬷嬷等了一天,早就一肚子火,一听这话就怒了。她一时没忍住,“王妃娘娘,你故意的!”

“放肆!”韩芸汐冷声,“你敢这么跟本王妃说话?”

这话,桂嬷嬷听着好熟悉,似乎韩芸汐在乾坤宫,太后也说过同样的话。

顿时,桂嬷嬷后悔了。

可惜,她反应得太迟了。

“来人,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奴才拖出去,重责五十大板!”韩芸汐冷声。

打狗看主人,在开启太后的噩梦之前,韩芸汐要先打她的老脸!

“王妃娘娘饶命呀!王妃娘娘,奴婢错了!”

“王妃娘娘,奴婢不敢了!求求你饶奴婢一回吧!”

……

桂嬷嬷一边喊一边被拖出去,求饶不成,转为警告。

“秦王妃,老奴伺候太后三十多年了,你要敢动老奴一根汗毛……”

话还未说完,小厮的大板就砸了下去,桂嬷嬷所有叫嚣全都变成一声惨叫,“啊……”

跪在屋内的陈太医听得心惊胆战,一声都不敢吭。

桂嬷嬷被打得只剩半条命,韩芸汐将她和陈太医一并轰出门去。

翌日,这件事就在帝都传开了。

和上一回秦王罚了皇上身旁最得宠的薛公公一样,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没之前薛公公事件对政局的影响力,但至少让很多人知道,秦王妃比以前更加不好惹了。

事情传到远在唐门的龙非夜耳朵里,龙非夜颇为满意地点了头,“打得好。”

当然,他暗中派人交待楚西风,看好顾北月!

太后气得险些背过气去,连续服了三颗救心丹才缓过来。

她恨不得将韩芸汐碎尸万段,可惜,韩芸汐打人师出有名,并没有落下什么把柄。

太后这一等,就是三天。

因为这件事搁在心上,她的失眠症更严重了,平素失眠到下半夜就睡着了,这三天居然失眠到早上还睡不着。

疲惫不堪,可躺着就是无法入睡,越躺脑袋越疼,起身来又没精打采的,简直痛苦至极。

终于第四天,她忍不住了,“来人,备轿,哀家要去秦王府!”

可恶的韩芸汐,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当当朝太后这么好惹吗?

然而,就在太后要出门到时候,韩芸汐来了。

她不过是气一气太后罢了,怎么可能真等到龙非夜回来才把药娟扇拿出来呢?

凡事讲究一个度字,折磨这老东西一样要讲究个度,既要吊着她,又不能彻底将她惹毛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药娟扇不送给她,如何开启她的噩梦呢?

一听到太监的通报,太后立马折回去,在暖塌上坐好,整理了下衣服,也整理了下情绪,看上去又是那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模样。

对于韩芸汐的到来,她颇为意外,却也觉得情理之中。毕竟,她尊为太后,韩芸汐只是王妃。

“呵,她总算知道要来了!哀家等着呢!”

太后这话刚说完,韩芸汐就进来了,她也和平常一样,淡然自若,落落大方。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安好。”

“赶紧平身。”太后慈笑道。

女人之间,无论年纪,比狠比绝,也比修养比耐性。

这口气,谁沉到底,谁就赢了。

韩芸汐一起身,太后就让她坐,“哀家还以为得等秦王回来,你才会来看哀家呢!”

“怎么会?”韩芸汐微微笑,问说,“太后娘娘的身体可好些了?”

这话,不是戳太后的痛处吗?

太后心中怒火熊熊,却还是和颜悦色,“好多了。”

“睡得可好?”韩芸汐一脸关心。

太后藏在袖中的手都握成拳头了,脸色依旧和蔼,“比前几天好很多。”

韩芸汐很满意,“那就好。芸汐昨夜整理殿下的衣服,竟看到了一样东西,太后娘娘猜猜是什么?”

韩芸汐说着,赵嬷嬷就走上前,呈上了一个包着红包的东西。

太后知道韩芸汐来是来送东西的,可是,期待了那么多年的东西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她还是忍不住激动。贵为太后,她也是个人呀!

“这……”太后激动了。

“太后娘娘,瞧瞧吧。”韩芸汐始终微笑着。

太后迫不及待,一把掀起红布……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