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38章 开启噩梦模式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太后迫不及待掀起红布,只见盘子里放着的不是别的,就是她最想要的……药娟扇!

这把药娟扇是椭圆形的,扇面用非常细洁高档的白绢制成,扇柄则是名贵的象牙,缀有紫色流苏。

不管是药娟扇的哪一部分单独拎出来都非常值钱,但是,再值钱都比不上药娟扇正反两面绣入的药物,正面是熏香草,反面则是紫百合。

熏香草就是治疗失眠最有效的药物,紫百合则是醒神的。

再严重的失眠症在药娟扇面前都会“扇”到病除,而且使用方便,没有任何副作用!

这远远是喝药和针灸无法比拟的。

太后喜欢得不得了,她都不自觉倾身过来,伸手要拿。然而,韩芸汐却先她一步拿起药娟扇来。

韩芸汐慢悠悠的扇着药娟扇,“太后娘娘,这东西你认得吧?”

“当然!”

太后很肯定,视线就没从药娟扇上移开过,此时她脖子突然痒了起来,痒痒的和平常小瘙痒没多大区别,她随手挠了下,并没放心上。

“太后娘娘,顾太医的爷爷当年给你开的药就是这把扇子吧。”韩芸汐再问。

这个问题韩芸汐之前就说过了,太后点了点头,“就是这把扇子。”

韩芸汐就是不马上给,握在手里把玩来把玩去,“太后娘娘,你可会用?”

“会,正反两面,一面安眠,一面醒神。”太后终于不耐烦了,“芸汐,拿来哀家瞧瞧吧。”

韩芸汐瞥了一眼太后挠痒的手,眼底掠过一抹讥讽,她特意双手呈上,“太后娘娘,笑纳!”

太后拿起药娟扇,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像是怕韩芸汐反悔,她将药娟扇上下翻看了下,立马闻起药香来,一脸好享受。

韩芸汐冷眼看着,嘴角勾起丝丝讥讽。

慢慢闻吧,好戏在后头呢!

韩芸汐耐着性子等太后闻够了,才问说,“太后娘娘,这东西不假吧?”

“呵呵,还是芸汐你有本事呀!”太后意味深长地说。

“东西不假吧?”韩芸汐需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件事她要做绝了,而且要做到没有任何漏洞让太后找她和顾北月麻烦。

太后从来没有见过真的药娟扇,也没见过真的熏香草和紫百合,但是,她太了解这些东西了,她在寿宴上一眼见了就知道这东西不会假!

天下能在同一把娟扇正反两面上秀入不同的药材的,也就药娟扇才办得到。

而且,她刚刚扇了药娟扇的反面,紫百合的香味一下子就驱散她连日来失眠引起的疲惫感,如今的她可谓神清气爽!

“不假,确实是药娟扇。”

太后很大方地给了韩芸汐一个肯定的回答,虽然拿到药娟扇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甚至错过了刁难韩芸汐的机会,但是,看着自己心仪已久的宝贝,太后还是在心底偷偷感激韩芸汐的。

要知道这东西她都找了快二十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虽然太后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如果没有韩芸汐,她这辈子估计都找不到。

当然,感激的念头不过一瞬间罢了,在太后心里,不管谁拿到这把药娟扇都必须给她的。

“那便好,太后娘娘,那臣妾就不多打扰了。”话说清楚了,韩芸汐便告辞。

太后也没多留她,客气了两句就让她走了。

而韩芸汐一走,太后藏着的惊喜就全表现在脸上,她太高兴了,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

她小心翼翼地抚摸药娟扇,又轻轻地扇动,简直是爱不释手。

她甚至都等不住,希望夜幕赶紧降临,好让她试试药娟扇的疗效,好好的、美美地睡上一觉。

她扇动药娟扇的时候,不自觉这里挠挠痒,那里挠挠痒,一旁新提拔上来取代桂嬷嬷的李嬷嬷见了,连忙关切地问,“太后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

“可能是刚入冬,皮肤太干了,哎呦,背后都痒了,赶紧给哀家挠挠!”

太后一边说,还是一边端详着药娟扇,完全没注意到身上的异样。

李嬷嬷替她挠了一会儿,她也就不痒了。

从韩芸汐走后,太后就一直拿着药娟扇,什么事情都没做,就等着天黑。

她失眠太久了,都忘了正常入睡时间是什么时候。

用过晚饭,她和李嬷嬷在御花园里转了一圈后就回来,她特意泡了个热水澡,早早的躺床榻上。

“太后娘娘,老奴来帮你扇吧!”李嬷嬷主动请缨。

“不必,你守夜去吧。”

估计此时谁都无法从太后手里拿走药娟扇了吧,李嬷嬷只能铺好被耨,守在一旁地上。

太后慵懒懒躺着,一脸悠闲,全然没有平素入睡前的焦虑,她将药娟扇正面对着自己,特意又看了一眼熏香草才轻轻地扇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熏香草特有淡淡药香便渐渐散了出来,弥漫在太后周遭。

这个香味,有令人心神安宁,浑身放松的神奇效果。渐渐地、渐渐地,太后的动作就越来越慢了,她的表情从闲适转为享受,很快便又从享受变成睡意朦胧。

没多久,她居然真的睡着了,她的手垂落,药娟扇“扑通”一声落地上,她也都没醒。

李嬷嬷看得不可思议极了,她等了许久,确定太后真睡着了才小心翼翼拾起药娟扇来。

这一夜太后睡得特沉,即便下半夜她频繁挠痒都不自知。

翌日,韩芸汐让赵嬷嬷使了些银子打听了乾坤宫的消息。

“王妃娘娘,太后昨儿个很早就睡了,一觉到天亮。今儿个乾坤宫所有奴才全都得赏了!”赵嬷嬷如实回禀。

“哎呦,心情这么好呀?”韩芸汐的心情也不错。

“能不好吗?睡眠就是她的命!王妃娘娘,你……你就这么便宜那老东西了?”赵嬷嬷好不甘心呀。

“经常有人说幸福是建立在痛苦之上的,但是,实际上痛苦是建立在幸福之上的。”韩芸汐笑得一脸无害。

幸福?痛苦?这跟药娟扇有什么关系呀?赵嬷嬷一头雾水。

“王妃娘娘,老奴没明白你什么意思?”

“明天再去打听消息吧。”韩芸汐神秘兮兮的。

第二日,赵嬷嬷一得到消息就迫不及待来告诉韩芸汐。

“王妃娘娘,今儿整个乾坤宫人心惶惶的,听说刚刚被提拔的李嬷嬷都被打残!太后昨夜用了药娟扇,原本都要入睡了,居然被痒醒。据说是头皮发痒,怎么挠怎么洗都痒,直到早上才恢复正常。”

赵嬷嬷可兴奋了,“王妃娘娘,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呀?”

韩芸汐瞥了一眼过去,一本正经,“大胆奴才,再敢污蔑本王妃,拖出去喂狗!”

赵嬷嬷先是一愣,随后就笑了,她懂了。

所谓痛苦建立在幸福之上,不让太后先尝尝安眠的甜头,她怎么能更深刻的体会到失眠的痛苦呢?

正值傍晚,乾坤宫里,太后才刚刚睡醒,昨夜折腾了一宿,她只能像以前那样白天补眠。

药娟扇明明用得好好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昨晚上她的头皮突然痒了起来。

要是平素头皮痒也就算了,反正她也清醒着,怎么折腾都行。可偏偏昨晚上她用了药娟扇头皮才痒起来的,在昏昏欲睡,一点精神都没有的情况下,头皮发痒不得不挠,不得不起来洗头,那该有多痛苦呀!

最痛苦的不是想睡睡不着,而是明明很好入睡,都快睡了却不能睡!

这简直就是噩梦!

药娟扇用得好好的,太后也就没往药娟扇上想,她找了好几个太医过来瞧,却没有一个太医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她的头发向来干净,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没出现过头皮瘙痒过呀!而且,她全身上下都好好的,就只有头皮痒。

太医还专门去研究了太后这几天吃的食物,也没查出什么过敏源来。实在找不出病因,几个太医全都在乾坤宫侯着,等着看今晚的情况。

太后还是一番收拾,像得到药娟扇第一天那样,早早准备入睡。

她轻轻扇着药娟扇,很快就又有了睡意,可谁知道就在她快幸福地入睡了,头皮立马又开始痒了起来。

太后困倦极了,意识处于游离状态,她无意识地挠挠了头发,继续睡。

可是,没多久头皮就又痒了,她再挠。

这一回,不管太后怎么挠都没用,很快头皮就又像昨夜那样瘙痒难耐。

偏偏,太后困倦得眼皮都睁不开,睡意和痒意并存,怎一个痛苦了得?

“来人……来人……”

太后无力开口,“挠痒……快……”

新来的徐嬷嬷连忙过来帮她抓痒,可惜,怎么抓都没用。徐嬷嬷只能把太医叫进来。

太后很不想起,却不得不起来更衣。太医过来了,她靠在贵妃塌上,眼睛半睁半合,有气无力,难受得话都不想说了。

太医一番检查之后,开始众说纷纭,有说是食物过敏的,有说是染了皮肤病的,还有说是药物过敏,也有说是中毒的。

可惜,就没个确诊。

此时的太后满脑子就只想睡,哪里还顾得上多思考。

“出去……一群废物,全都出去!”

她指着门口,虽然很愤怒,可也没力气发脾气。

这一宿,太后又折腾到天亮,挠痒和洗头两个办法交替进行,直到清晨的天光亮起,瘙痒感才退去。

太后疲惫不堪,却没有再补眠,而是冷冷下令,“昨晚上哪个太医说哀家中毒的,传进来!”

太后再笨也猜得到事情不对劲,这必定和韩芸汐脱不了干系。

韩芸汐,你要敢下毒,你就死定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