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0章 令人绝望的定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可怜的朱正阳!

太后那“一桶血”吓得他双腿都软了,此时此刻,他无比后悔答应林太医的邀请来宫里伺候这等祖宗。

其实他心中只有九分的肯定太后没中毒,剩下的一分是他不敢确定的。

以他这么多年的解毒经验来看,太后的症状很像中毒,可是他反反复复检查了很多遍,血液里都检测不出毒素来。

只能说,要么是真没中毒,要么就是真遇到棘手的毒药,他检查不出来了。

当然,朱正阳不懂宫里的明争暗斗,但还是知道要自保的。太后如此不满,那不确定的一分他打死都不敢说出来了。

“太后娘娘,就脉象,血液检查来看,你确实没有中毒!”

刚刚还说个“未必”,这会儿朱正阳吓得直接给了肯定的回答。

太后气得头发都快烧起来了,所有注意力都在“没中毒”三字上,哪里会注意到其他的?

要知道,她要是没中毒的话就拿韩芸汐没办法了呀!她做了那么多就都白费了呀!

“不可能,一定是中毒了!不是中毒,那又是怎么了?你给哀家说清楚来!”太后怒声质问。

“太后娘娘,恕草民直言,你的症状极有可能和药娟扇有关系。”

朱正阳说得很委婉,他还算是有点职业道德的,他并没有说谎,如今这种情况,药娟扇有毒比太后身上有毒的可能性大多了。

谁知,太后突然大喜,“朱正阳,你的意思是说药娟扇上有毒?”

如果药娟扇有毒,那就更能指认韩芸汐了呀!

朱正阳真心被这个喜怒无常的太后吓得不轻,他如实回答,“太后娘娘,有这个可能,草民需要检查一下药娟扇。”

太后大方极了,立马让徐嬷嬷把药娟扇拿给朱正阳。

朱正阳暗暗惊叹着这把娟扇的神奇,他很认真地把扇柄、扇面、金丝圈甚至点缀的流苏都检查了一边。

“怎么样?”太后无比期待。

朱正阳抬头看去,欲哭无泪,“没……没,没毒。”

刹那间,太后那张期待的脸全阴沉下来,“来人,把这个庸医拖出去,杖责五十大板,赶走!”

朱正阳只是实话实话而已呀,他吓得噗通跪下来,“太后娘娘饶命!饶命啊!”

“太后娘娘,草民已经尽力了呀!太后娘娘,你看在林太医的面上,饶了草民一命吧!”

杖责五十大板,不死也废了!

太后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拿着药娟扇不停地扇,看都不多看朱正阳一眼。

“太后娘娘!饶命啊!饶命啊……”

朱正阳不断地朝林太医使眼色,可这个节骨眼上林太医自保都难了,还怎么敢吭声。

太后使劲地扇动药娟扇,烦躁至极。

朱正阳就要被拖出门了,他突然大喊,“太后娘娘,草民知道怎么回事了,太后娘娘,求你再给草民一次机会吧!问题就是出在药娟扇上!”

太后这才朝他看去,迟疑了一下便挥手示意太监退下。

朱正阳连滚带爬回来,“太后娘娘,草民没诊断错,你确实没中毒,药娟扇也没有毒……”

话到这里,太后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了,正要训斥,朱正阳喘口气都不敢急急接着说,“太后娘娘,给你药娟扇的人可告诉过你,这扇子不能随便用的。”

这是什么情况?

太后一直都知道药娟扇是药,不能随便用,而那天韩芸汐来带走顾北月时也说过这个问题。韩芸汐还询问了她服药的状况,因此耍了她一把呢!

“怎么就不能随便用了,你说清楚来!”太后认真了。

她又看到了希望,如果是因为药物冲突的原因,那韩芸汐一样脱不了干系。

谁知道,朱正阳却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回答,他说,“太后娘娘,药娟扇既然是药,就会有副作用。个人的体质不同,服药而产生的副作用也不同,依草民看,极有可能你的体质并不适合药娟扇,头皮发痒便是副作用。”

朱正阳也是刚刚才想起这个问题来,太医院的太医都看不出是什么病,他又检查不出毒素来,患病和中毒的可能性就非常小,反倒是药物副作用的可能性大了。

太后正要开口,突然脖子痒痒的,很快头皮也有些痒,她一边挠着,一边回忆起这几天她身上似乎经常会有小瘙痒。

细细想来,也就发生在得到药娟扇这几天里吧。

难不成真是这样?

“除了头皮痒,还会有哪些副作用?”太后急急问,她老人家痛恨韩芸汐之余,总算关心起自己的身体了。

“这个……草民不懂药理,还望太后娘娘恕罪。”朱正阳是来解毒的,可不是来看病的。

“林太医,你说!”太后急了,一时也顾不上诬陷韩芸汐。

万一真的是副作用,那她还怎么用药娟扇呀?

对她来说,什么事都比不上药娟扇的事大!

“禀太后娘娘,药物的副作用是存在的,只是……”

林太医支支吾吾的,他对药娟扇压根就不熟悉,如何回答呀?

“还不说?”太后很不耐烦。

“只是,下官无能,下官也不清楚药娟扇的副作用是不是这样的。”林太医只能说实话了。

“一群废物!废物!”

太后气急了,跟这两个庸医折腾了两天,结果还什么都没折腾出来。

“来人,给哀家统统拉出去,各杖责五十大板!”

林太医和朱正阳双双哀嚎求饶,可惜,这一回太后没有再给他们机会了。

“太医院谁最懂药理的?”太后怒声问。

太医院最懂药理的,医术最高的自然是顾北月,只是,此时在场的都是太监嬷嬷,都知道顾北月是被秦王妃救走的,谁还敢提顾北月呢?

最后,徐嬷嬷站出来,“太后娘娘,太医院的黄太医,医术精湛,精通药理,和院首不相上下。”

“还不快去传来!”太后一脸不悦,对于顾北月,她心中也有数的。

黄太医很快就到了,太医官服,不苟言笑,不卑不亢,再加上五十好几的年纪,自有一种大夫的威肃感。

一番询问之后,黄太医给了一个结论,“药娟扇确实不是能随便用的,恕下官直言,就你的体质看,并不适合用药娟扇。”

这个定论对于太后来说简直就是五雷轰顶!

什么叫做痛苦是建立在幸福之上的呢?

安眠过一次,才更加体会到失眠的痛苦;得到了药娟扇却不能用,还不如没得到呢!

“不……”

太后直摇头,急急又问,“黄太医,那为什么哀家第一宿睡得好好的呢?”

“正如服药一样,副作用并不会马上就发生,而是会从轻微发展到严重,太后娘娘,你第二宿头皮痒必定没第三宿严重吧?”黄太医认真问。

太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太后娘娘,如果白天拿这把扇子的时候,身上是不是也常会有瘙痒感,只是不像头皮痒得那么严重?”黄太医又问。

这下太后就立马点头了,“有,就现在手还痒着!”

黄太医一脸认真严肃,“那便对了,太后娘娘,药娟扇作用于睡眠,所以夜间入睡的时候副作用发作得最严重,白日里只会是一些轻微的症状。

黄太医说的情况和太后身上发生的几乎是一致的,太后不信都难了。

她一脸担忧,“这……这副作用还会继续严重下去?”

黄太医捋了捋胡子,表情凝重,“是。”

太后紧张了,“黄太医,那怎么办?”

“太后娘娘,你这种情况应该算是严重副作用了,你也知道服药一旦出现严重的副作用,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黄太医没说下去,太后却懂了,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停止用药。

太后重重往靠背上靠去,一身的力气像是被瞬间抽光,无力至极。

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药娟扇,居然不能用了!

这让她如何接受?

她怔了许久才缓缓摇头,“不,不可能!黄太医,哀家会不会是中毒了?还是药娟扇被人下毒了?”

面对太后情绪的波动,黄太医仍是一脸认真,“禀太后娘娘,下官不识毒,但是可能性不大。太后娘娘可以请太医院的毒医过来瞧瞧。”

太医院的毒医远远不如朱正阳呢,太后再请他们也是白搭。

“黄太医,除了停药之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太后急急问。

黄太医摇了摇头,“没有。”

太后彻底失望了,她颓然坐着,眼神一下子全都暗淡了下来,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

这个事实让她怎么接受吗?

盼了那么多年,费了那么大的心思,都还沉浸在得到药娟扇的喜悦中,倒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该怎么办,难不成要把药娟扇藏起来,然后睁眼到天亮吗?

如果是因为别的原因,她还可以想办法解决,偏偏是因为自己体质的原因!

高高在上如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无能为力了。

愣坐了许久,太后才淡淡道,“黄太医,这件事不许……”

黄太医很聪明,连忙承诺,“微臣明白,微臣今日什么都不知道,还请太后娘娘赶紧远离药娟扇,以免痒症加重。”

太后这才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刁难不成韩芸汐,至少不能让她知晓这件事,否则会被她笑掉大牙的呀!

一室寂静,所有奴才都不敢出声,太后愣愣地盯着手里的药娟扇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