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1章 药娟扇真相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不舍得呀!

太后看着药娟扇,心塞得眼眶都红了一圈,她舍不得呀!

然而,没多久,她的手臂又隐隐有些瘙痒了。

想起黄太医的交待,她只能忍着心疼,“来人,把这……把这个……”

犹豫再三,她总算是说出口,“来人,把这药娟扇锁柜子里去!”

夜幕很快就降临,太后疲惫地倚在榻上,望着紧锁的柜子,心如刀割,痛苦至极。

夜,对她来说将会是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的噩梦!

夜深了,黄太医又偷偷到秦王府去,听他说起今日在乾坤宫的情况,韩芸汐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赵嬷嬷和楚西风也都跟着开心。

黄太医今日在乾坤宫里所说的一切自然都是韩芸汐交待的!

韩芸汐第一天进宫救顾北月的时候就对太后下毒了,一种名叫蝉香的毒。

这种毒只有和药娟扇上的药味相互作用才会发挥出毒性来,白天毒性很低,只会造成身体躯干小瘙痒,而夜里则会直接作用在头皮上,引起头皮瘙痒难耐。

蝉香本就是罕见的毒,而药娟扇也是罕见的药材,鲜少有人了解,而二者相互作用会引起中毒更是没多少人知道的。

韩芸汐料定了太后一出现问题就会怀疑到她头上,就会怀疑是中毒。

她有足够的自信太后能请的毒师检测不出蝉香。

太后找毒师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再回头找太医院的人,而太医院除了顾北月,就黄太医的医术最高了。

所以,韩芸汐早就交待好黄太医如何应对了。

“王妃娘娘,这招太绝了!老奴佩服!佩服呀!”赵嬷嬷在宫里伺候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这么玩的。之前她怎么就没发现王妃娘娘如此腹黑呢?

“痛快!呵呵,王妃娘娘,依属下看太后一定会忍不住取出药娟扇!”楚西风笑道。

想象一下太后睡不着又不敢取出药娟扇,左右为难,各种痛苦的表情,着实大快人心呀!

韩芸汐回头朝至今还昏迷的顾北月看去,淡淡道,“顾北月,我替你报仇了,你何时才会醒呀?”

韩芸汐这么一说,大家便都安静下来。

虽然狠狠地耍了太后一把很值得高兴,但是,顾北月不醒,韩芸汐终于是无法真正开心起来的。

“我再把把脉吧。”黄太医淡淡道。

谁知,他都还没坐下呢,蜷缩在顾北月手臂边的小东西却尖叫起来,“吱吱!吱吱!”

它一边叫,一边指着顾北月的左手,韩芸汐看去,竟见顾北月左手手指在动。

“他动了!动了!黄太医,快动……不不,快看!”韩芸汐兴奋得都语无伦次了。

黄太医也很兴奋,他看了一眼,确定顾北月的手指在弹动,他连忙去翻看检查顾北月的眼皮。

最兴奋的要数小东西了,它立马跳到顾北月脸边,用毛茸茸的爪子不断挠他,希望把他叫醒。

黄太医当机立断取出金针,“王妃娘娘,你们回避一下,下官再行一次针,问题就不大了。”

韩芸汐好不舍得呀,其实她特想说,大男人光个膀子也没什么的,就算有什么,她也不介意,反正她看多了。

可惜,一想起这座宅邸的男主人,她只能默默地和赵嬷嬷退出去了。

一出门,赵嬷嬷就迫不及说,“王妃娘娘,有件事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韩芸汐戒备起来,这赵嬷嬷跟她向来直话直说的,只有跟龙非夜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呀?

见王妃娘娘的表情,赵嬷嬷好无奈,“王妃娘娘,老奴还是直说吧。顾太医要是醒了,就送他回去吧?”

韩芸汐没说话,继续挑眉盯着赵嬷嬷看。

赵嬷嬷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可是,就是被盯着无比心虚,她支支吾吾了许久,又道,“王妃娘娘,这个时局下,这件事万一传出去,对顾太医不好,顾太医毕竟是宫里当差的。”

韩芸汐忍不住翻白眼,“宫里要是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能把他整成这样?”

都不知道赵嬷嬷在顾忌什么呢,她和顾北月关系好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了。

赵嬷嬷也好想翻白眼呀,这女主子看着挺聪明的,可为什么经常在一些事情上犯糊涂呢?

她留顾北月好些天了,就不怕秦王殿下不高兴吗?

如果换成是其他事情,赵嬷嬷早就直接说,可偏偏这件事牵扯到秦王殿下,她总不能直接说秦王殿下会生气吧,这显得她家主子多没气度?

万一,秦王殿下知道她这么说,又会怎么想呢?”

韩芸汐懒得理睬赵嬷嬷,径自坐在石阶上等,赵嬷嬷纠结着该怎么说。

此时,屋内楚西风已经帮忙将顾北月的上衣都脱了,黄太医正在行针。

楚西风已经试探过顾北月的手脉了,并没有会武功的迹象,此时,顾北月的衣服都脱了,楚西风趁着黄太医不注意,又摸了顾北月几处穴道,然而得出的结论还是一样的,顾北月不会武功。

楚西风不知道秦王殿下到底怎么盯上顾北月的,但秦王殿下不会盯错人的呀!

顾北月怎么可能不会武功呢?

楚西风百思不得其解,又试探了几次,却还是一样的结论。看样子他只能如实禀告给秦王了。

没多久,黄太医收了针,顾北月还是没醒。

韩芸汐一进一看,特失落,还以为他马上就会醒了。

“怎么样?”她担忧地问。

“王妃娘娘莫急,最迟明日上午,顾太医一定会醒的。”黄太医很肯定。

韩芸汐暗暗松了一口气,放心了!

打从她和顾北月在将军府认识至今,顾北月一直都在帮她,也一直都被她连累,如果这一回顾北月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一定会内疚死的。

小东西听不懂黄太医说什么,见顾北月没醒,它立马跳到韩芸汐身上,躁动不安,“吱吱吱”叫个不停。

“笨蛋,它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明天就醒了。”韩芸汐笑着说。

小东西见韩芸汐笑,似乎也明白了,它兴奋得高高跃起,凌空翻了个跟斗,而一落在榻上,它立马又窝到顾北月身旁去蹭来蹭去,像极了在撒娇。

黄太医看得一愣一愣的,很好奇这只松鼠到底是什么宝贝,但是,他很有自知之明,在秦王府里还是不要问太多为妙。

确定顾北月能醒,韩芸汐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大半夜的她都顾不上休息,也顾不上赵嬷嬷的劝说,连夜到韩家药库里去找药。

楚西风只能寸步不离地跟着去了。

韩芸汐从韩家药库里找出了不少温补良药,很适合体质弱的时候进补,她拿了大一包丢给楚西风。

也不知道楚西风是不是受了赵嬷嬷影响,他越看越不高兴,在回府的路上,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王妃娘娘,这么好的药材不自己留着?”

“我又不需要的。”韩芸汐随口回答。

“或许秦王殿下用得着。”楚西风又说。

谁知道,韩芸汐乐了,低声,“我给他留了很多好东西。”

楚西风好无奈,都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楚西风,今晚上你得好好守着,万一顾太医夜里就醒来,一定要来通知我!”韩芸汐认真交待。

顾北月病得太重了,她不得不谨慎。

“属下知道。”楚西风心不在焉地回答。

这时候,马车正缓缓路过穆将军府后门,韩芸汐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竟见两道熟悉的声音从后面门里传出来。

“太子和穆清武?”韩芸汐震惊了。

楚西风连忙背过身去,没让他们发现。

马车走远了,韩芸汐却出声,“楚西风,刚刚我没看错吧?”

“确实是他们,怪了!”楚西风也震惊了。

之前都盛传穆将军府是二皇子的势力,而太后寿宴上穆大将军的表现中立色彩很浓。不管穆将军府是向着二皇子,还是中立,穆清武都不太可能跟太子走到一块呢?

大半夜了,太子还从穆家后门出来,这是为什么?

“王妃娘娘,会不会是军饷的事情?”楚西风猜测起来,还有几天楚西风就得交给天徽皇帝军饷和粮草了。

“那就更不可能了!”韩芸汐立马否定掉。

那天穆清武上门来求她帮忙遇到龙非夜,龙非夜已经把事情的关键都点明了。

国库调拨出去赈灾的粮食和银子基本上是国舅府给贪污去了,穆清武最该怨恨的就是国舅府了,而太子和国舅府不就是一家子吗?

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韩芸汐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有一点韩芸汐是很清楚的,一旦穆清武和太子勾搭上,那就意味着太子手上多了一张王牌。

就天徽皇帝和秦王的争斗中,太子无疑是站天徽皇帝那边的。

韩芸汐和楚西风回到府上,天都快亮了。

赵嬷嬷亲自守在大门等着,一见王妃娘娘回来,她连忙迎上去,“王妃娘娘,累了一宿,赶紧回去休息吧。”

“顾北月怎样了?有动过吗?”韩芸汐关切地问。

“动过动过,小东西守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它都知道的。王妃娘娘就放心吧。”赵嬷嬷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王妃娘娘送回云闲阁睡觉。

可惜,韩芸汐满心都是昏迷不醒的顾北月,“天都亮了,不睡了。”

这下,赵嬷嬷怒了,脱口而出,“王妃娘娘,你要这样殿下会不高兴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