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章 紧张,结果如何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不敢不敢。”

一个“请”字,北宫何泽哪里受得了?

然而,龙非夜又道,“如果秦王妃救不了穆清武,你就带回去公事公办,如果秦王妃救醒了穆清武……”

说到这,他顿了下,声音骤冷,“你没有充足的证据就关本王的王妃,那也别怪本王公事公办!”

北宫何泽一个激灵,吓懵了,他也不确定韩芸汐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他全都是听长平公主和太后娘娘的呀!

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着等着,谁心里都没底,长平公主和穆琉月既希望穆清武没事,却又不想韩芸汐脱罪,又纠结又紧张。手里的手帕都快给捏碎了。

下人搬来了凳子,龙非夜霸气地坐在房门口,宛如目空一切,统御万物的神祗。

他说等,就算等个三天三夜也没人挪得动他。

北宫何泽越想越害怕,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就是个小小的大理寺卿,穆清武的生死也跟他没关系,再这么下去,万一真把人救醒了,他也就完蛋了。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进去!

可谁知,就在这时候,敲门声竟从龙非夜背后传来。

这……里头的人在敲门?

一时间,全场都寂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那敲门声像是敲打在每个人的心里,咚、咚、咚!

房间里就只有穆清武和韩芸汐两个人了,会是谁敲门呢?

只见龙非夜慵懒懒起身来,亲自拿开了椅子,门是从外头栓上的,被撬开的锁还挂在上头呢。

是不是韩芸汐解了穆清武的毒了?穆大将军又激动又紧张,恨不得上前去一把推开门,只是,见秦王没有让开的意思,他只能按捺住焦急的心情。

龙非夜并不急于打开门的,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北宫何泽一眼,北宫何泽的心都快跳出心口了,双腿发软,眼前发黑,也不知道结果如何,真想闭上眼睛不看。

龙非夜亲自拿开了座椅,取下铁索,抽开门栓,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他的手看,随着他每一个动作,无不心惊胆战,呼吸屏滞。

里头的人似乎听到了门栓抽开的声音,也不敲门了,这下,全场越发的静寂,砰砰砰,任谁的心都在加速狂跳。

突然,龙非夜一把推开了房门。

“嘭!”

这刹那北宫何泽的心险些给跳出心口,只见……只见门内站着一个人,身材挺拔,浓眉大眼,五官轮廓特别深邃,虽然脸色惨白如纸,可是那双大眼睛里神韵犹在,透出磊落的光芒。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少将军穆清武!

他醒了!他不仅仅醒了,他还目光炯炯,站在门口,愤怒的目光直逼北宫何泽。

刚刚解毒后他就醒了,包扎伤口的时候韩芸汐什么都说了。

众人都还未缓过神来呢,穆清武陡然怒声,“北宫何泽,你什么意思?秦王妃是本将的救恩人,你凭什么说她的刺客,诬陷她误诊?你凭什么关她?没有她,本将这条命早就没了,怎么,你也巴不得本将死吗?”

天啊,穆清武居然醒了!韩芸汐真救醒他了!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北宫何泽双腿一哆嗦,险些软掉,“误会啊!少将军,下官是冤枉的,下官真不知道秦王妃能救活你呀!”

穆清武又怒目看向穆大将军,“父亲!秦王妃跟孩儿无冤无仇,怎么会害孩儿,怎么会是刺客?那天孩儿被刺客下毒,是亲王妃救了孩儿,孩儿见着她之后才不醒人事的!”

穆大将军满脸通红,羞愧不已,“爹爹,这不也是担心……”

“你这是老糊涂了!你险些害了王妃娘娘和孩儿两条性命!”穆清武训斥道。

穆大将军早就知道错了,连忙跪下去,“老夫错了!错了!”

穆清武正义凌凌,愤怒至极,他捂着伤口,迈步门槛,正要继续训斥,这才发现秦王龙非夜站在一旁,他吓了一跳,立马要下跪行礼。

秦王在场,哪有他这么大声说话的份啊!

“免了,韩芸汐呢?”龙非夜冷冷地问。

此时,韩芸汐才收拾好,洗干净手走出来,正听到龙非夜说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他的声音低沉得很好听,还是她的名字好听,总之,韩芸汐听得格外舒心。

“臣妾在这。”韩芸汐可乖了,一脸温顺走了出来,乖乖站到他身旁。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全从穆清武身上移开,落在龙非夜和韩芸汐身上,要知道,这两人成婚至今,在场的都还没见过他们站在一起呢。至于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如何,更没人知晓。

身材小巧,却气场强大的韩芸汐往龙非夜身旁一站,瞬间就给人小鸟依人的感觉。

韩芸汐一进秦王府大门,外界就有各种不好的传言,更有人预言韩芸汐见都见不到秦王殿下,可是这一回,宜太妃都没动静呢,秦王竟亲自出现在这里,确实令人众人都吃了一惊,难不成,韩芸汐因为美貌翻身了吗?

秦王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

“为什么逃狱?”龙非夜冷冷问。

“逃狱?罪犯才逃狱呢!我没罪吧,我不算逃犯吧?”韩芸汐一脸天真,转头看来,诚恳地问,“北宫大人,你说的算,你说我是逃狱吗?”

穆清武一醒,韩芸汐就告诉了他一切,有穆清武这个当事人作证,就算皇帝都休想定罪于她。

而龙非夜既然来了,那必定不会让她吃亏的,他总不会是来丢自己的脸的吧?

现在的韩芸汐,底气非常足!

逃狱?

面对这问题,北宫何泽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不不,王妃娘娘没有罪,不是逃犯。”

“我没罪那你干嘛关押我?”韩芸汐煞是认真地追问。

北宫何泽一慌,逻辑都被弄混乱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跪下来就磕头,“误会,真是误会,下官给王妃娘娘磕头了,给王妃娘娘赔不是了,王妃娘娘饶命啊!”

韩芸汐眨巴了下那双无害的大眼睛,“殿下,北宫大人的意思是不是说他诬陷我啦?”

误会和陷害,意思可差远了!

诬陷秦王正妃?这罪名不是一般的大!

北宫何泽磕头的动作一僵,好想哭,可是,他就算哭死也没用,只能继续磕头继续求,“秦王殿下,饶命啊,王妃娘娘,饶命啊,下官知错了,知错了!”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恨意,当夜拿冰水泼她的时候,今夜派人刺杀她的时候,北宫何泽可想过现在的下场?

如果今日不是龙非夜及时出现拦住了这帮人,穆清武这个时候早毒发身亡了,而她,也证据确凿,死罪一条。

任由北宫何泽死命磕头,韩芸汐都无动于衷,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三粟,我夺人三谷。

她是大夫,不圣母,不会人人都救;她是小女子,不是大丈夫,没那么大的胸襟原谅伤她害她的人。

有龙非夜这个强大后盾,韩芸汐知道风水轮流转的时候来了。

她气定神闲,终是朝长平公主看去,长平公主心一虚,都顾不上为穆清武清醒而高兴,她悻悻地低下了头。

可是,她心底那个恨啊!

真心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韩芸汐这个废材居然真救了她的清武哥哥?韩芸汐的父亲都无能为力,韩芸汐哪来的本事?她不相信!

看到清武哥哥胸口上也缠了绷带,天晓得这个女人刚刚在屋里又对清武哥哥做了什么。一个女人家看男人的身体,她要不要脸啊?

而最令她无法接受的是,清武哥哥才刚醒居然下床来发怒,这还不是为了护着韩芸汐,给她作证?

平素清武哥哥护着穆琉月这个亲妹妹一些,她都会吃醋,何况是在护着别的女人?

长平公主头是低下了,心却没低下,越想越愤怒。

龙非夜可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留在这里听人喊饶命,他不耐烦地瞥了北宫何泽一眼,冷冷道,“本王说了,公事公办。来人,押下去,提交吏部从严处置!”

这话一出,北宫何泽手下的官兵就纷纷争着上前,能为秦王效命,哪怕是一回都会被他们当作一辈子荣耀的。

而这无疑是打了北宫何泽一记响亮的耳光。

北宫何泽可顾不上丢脸不丢脸了,猛地朝长平公主那边扑过去,又跪又求,“长平公主,这件事下官可都是听你的,你得为下官解释解释,求求情呀!”

秦王已经插足这件事了,关键是穆清武也醒了,太后那边自然会收敛,将所有责任都撇干净,而一旦提交吏部处理,北宫何泽不仅官位难保,还要受到重罚。

长平公主一脚就踹开北宫何泽,“你还敢说!还不都是你怂恿我的,来人,还不押走!”

北宫何泽大喊冤枉,“不是我,不是我!是穆琉……”

北宫何泽还未说完,就被穆琉月塞住了嘴巴,“你这个狗官,险些害了我哥哥性命,都是你怂恿长平公主的,秦王明察秋毫,容不得你狡辩!”

穆琉月一脸正义,心里却怕急了,生怕秦王知晓了真相,对她没好印象。

只可惜,她这么卖力的做戏,龙非夜却全当她空气,看都没看过来一眼。

韩芸汐看着穆琉月的表演,心中一阵恼火,就算本姑娘和这大冰块有名无实,但怎么说也是夫妻。你这么取巧讨好,当我不存在么?

想到这里,韩芸汐轻轻一笑道:“穆三小姐,说起来,一直说我居心叵测,想害你哥哥的,好像是你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