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3章 是何目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一直不动声色等着,就等着出针的最佳时期,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刺客居然轻易就躲开了她的暗针!

这种情况下能躲开她的暗针的,要么是对她的暗针非常熟悉的,要么就是很厉害的高手了。

韩芸汐后知后觉,自己低估了这帮刺客。

赵嬷嬷一个老人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韩芸汐的暗针又没伤到对方,那剑刃眼看就要刺向赵嬷嬷了。

赵嬷嬷吓呆了,动都没敢动,韩芸汐二话不说猛地拽住赵嬷嬷,后仰到床榻上去,赵嬷嬷也随之后仰,利剑恰恰就贴着赵嬷嬷身上刺过去。

说来也怪,这等高手,利剑都贴着赵嬷嬷身上刺过去了,居然还没真正伤到赵嬷嬷,而压在赵嬷嬷背后的韩芸汐更是安全。

说时迟那时快,韩芸汐一脚狠狠踹向刺客,就在刺客避开的瞬间,她将赵嬷嬷推到一旁去,自己也要逃。

可谁知道,这个时候另一刺客的利剑刺向了顾北月!

“楚西风,救命!”

韩芸汐一边大叫,一边出针,可惜,楚西风根本分身不了,黑衣刺客太多太强了,满屋子兵器铿锵,一片打斗声。

两个暗卫拼杀过来救人,可是,很快就被一个黑衣刺客割喉而亡,另一暗卫根本不抵黑衣人夹击。

“王妃娘娘,快逃,别管我!”顾北月惊呼。

他躺在榻上一动不能动,但是,他一直观察着刺客们的动静,这帮刺客似乎既是冲王妃娘娘来的,又是冲他来的。他们是什么来头呢?

他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到底是怎么人能栽培出这么一大批高手,这么光天化日之下敢闯秦王府,还真闯进来了。

“废话那么多作甚。”

韩芸汐一脸不悦,说着,狠狠将顾北月给推到床榻里去,自己护到榻前。

顾北月嘴角泛起一抹无奈的笑意,却很快就消失不见。

“哎呦,王妃娘娘,你……”

赵嬷嬷气坏了,她虽然害怕,但死撑着也不能让王妃娘娘受到任何伤害呀!她从一旁爬起来,冷不丁将韩芸汐拉了过去。

韩芸汐一让开,两道利剑便齐刷刷冲顾北月刺去了。如此目标再明显不过,他们是冲着顾北月来的!

顾北月面对两道剑刃,眉头紧锁,和所有不会武功的人一样 ,一脸紧张恐惧,但是,他并没有害怕到失态,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

像是面临死亡的恐惧,又像是在犹豫不决着什么。

然而,最终他眼底的犹豫悄无声息地消失殆尽,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剑刃逼近,越来越近……

“顾太医!”

韩芸汐大叫,她镖出好几道暗针,射中了其中一个刺客,只是很快就有刺客补上,而她自己这边很快又有刺客杀来了,韩芸汐一边自保,一边求救,“来人,保护顾太医!快!”

一片混战!

突然,顾北月闷哼了一声,韩芸汐急急回头看去,只见刺客一剑正正刺在顾北月手臂上,而另一刺客的剑正冲着他腹部而去!

好狠!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她都顾不上自己这边的麻烦,手臂上所有暗针齐发,全打向那刺客。

这一回,刺客中了五道暗针,其中三道正中要害,瞬间就倒地了。

可是,一切并没有因为那个刺客倒下而结束,韩芸汐都顾不上喘口气呢,身旁又一个刺客袭来,与此同时,顾北月那边,那个刺中他手臂的刺客狠狠抽出长剑,瞄准了他要害之处!

顾北月眼底闪过一抹寒芒,藏在被褥中的手终于握住了一把小飞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睡在一旁小箱子里的小东西突然窜了起来,张牙舞爪扑向那个刺客,直接扑在他脸上狂抓!

可恶,居然敢伤害它的公子,它不发飙真当它属鼠了吗?

刺客的蒙面被抓得粉碎,整张脸也瞬间给毁了,不管他怎么抓,小东西都死死地趴在他脸上。

“啊……啊……”刺客疼痛得大叫起来。

只是,这种突发情况并没有影响到其他刺客,他们简直是训练有素,无情无欲的死士,无人顾及同伴悲惨的叫声,他们仍继续攻击。

很快,又一个刺客杀出暗卫的抵御,直逼到顾北月这边。

然而,小东西一感觉到杀气就凌空跃起,跳到离顾北月最近的刺客头上,一阵狂抓,很快大片鲜血就从黑衣刺客头上流了下来,黑衣刺客原地一站,很快就轰然倒地,死了……

这下,后继而来的黑衣刺客才止步,意识到这只松鼠的不好惹。

小东西匍匐在床沿上,双眼微眯,气势汹汹,它虽然很疲惫,但是,一感觉到杀气还是立马就跳起来。

它要保护芸汐麻麻的。

可谁知道,它跳起来却发现公子也陷入危险中,确切的说公子比芸汐麻麻的处境更加危险。

黑衣刺客虽然也攻击芸汐麻麻,可一点杀气都没有,反倒是公子这边,杀气重重。

小东西不知道这帮黑衣刺客是什么来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芸汐麻麻没有杀气,它只知道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没有人可以伤害公子!

对于小东西来说,公子和芸汐妈妈是一样重要的。

小东西一坐镇,黑衣刺客就收敛了,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一个“退”字,所有黑衣刺客便开始撤退。

“抓活口,弓箭队马上就到!”

楚西风一声令下,又是一阵厮杀,暗卫死伤不少,黑衣刺客也死伤了好几个,可惜最后还是没法留下活口。

弓箭队抵达的时候,黑衣刺客也都逃光了,只剩下满室的狼藉。

小东西累得不要不要了,它噗通一声栽倒在顾北月身旁,身上仅剩的力气全都用在眼皮里,眼睛微睁,看着芸汐麻麻。

赵嬷嬷跌坐在地上,后怕得都站不起来,韩芸汐急急到榻前,“顾北月,你没事吧?”

顾北月一脸惊慌未定的模样,却还是很有礼数,“多谢王妃娘娘,微臣没事。”

“王妃娘娘,你没事吧?”楚西风急急问。

韩芸汐看着小东西那无力的样子,心疼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弓箭队是怎么办事的?这么迟才过来,如果不是小东西,我们全都别活了!”她怒声质问。

来的刺客真的很强,怪不了楚西风和暗卫,但是,弓箭手也来得迟了些吧!

楚西风遂下令,“来人,把李德福叫进来!”

李德福正是秦王府弓箭护卫队的统管,他一进来,立马下跪,“卑职失职,请王妃娘娘降罪!”

“为什么来得这么迟?”韩芸汐一肚子的火,且不说今日这件事后果的严重性,就说这种援救速度,还如何保证秦王府的安全呢?

敢闯入秦王府杀人的,岂能简单得了,这一回让他们逃了,必定会有下一回。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龙非夜手下的人纪律严明,她都快怀疑这帮人是故意迟到的了。

“禀王妃娘娘,西北角佛堂那边有刺客闯入,欲劫持太妃娘娘,卑职率弓箭队忙于应对,故无暇顾及这边。卑职失职,请王妃娘娘降罪!”

这话一出,韩芸汐都还没开口,楚西风就惊了,“怎么回事?怎么没来报?”

“属下正率弓箭手过来就收到那边暗卫救援,都来不及禀呢!”李德福认真回答。

“那抓到人了吗?”韩芸汐也惊了,这两帮刺客难不成是同一批人,分头行动,分散秦王府的防守兵力?

他们是冲着她和顾北月来的,还是冲着宜太妃去的呢?又或者二者皆有?

“禀王妃娘娘,卑职无能,掳获的三个刺客全都自杀身亡,其他的全都逃了。”李德福如实回答。

韩芸汐蹙眉朝楚西风看去,楚西风一脸凝重走过来,挨着韩芸汐耳畔低声,“王妃娘娘,会不会是冲宜太妃来的?”

韩芸汐早就有这个猜测的,这帮刺客真正的目的是劫持宜太妃,刺杀她和顾北月不过是分散兵力和拖住楚西风罢了。

韩芸汐当机立断,“李德福马上从孤苑调派人手过来,加强防守。楚西风你尽快将此事禀告秦王殿下!”

这应该是韩芸汐第一次对秦王的手下直接下命令,别说还真有女主人的气势。

李德福不敢耽搁,立马就走,楚西风眼底掠过一抹欣赏,“属下明白!”

顾北月一直缄默地看着这一切,眉宇之间凝着一份思索。

侍从很快就将刺客尸体都清理掉,一室处理干净。

此时,小东西依偎在顾北月身旁,像是睡着了,其实是彻底昏迷过去了,顾北月温柔的指腹轻轻抚过它纯白无暇的皮毛,可惜,它什么都不知道。

“多亏了小东西。”韩芸汐淡淡道。

“王妃娘娘,这帮刺客……”顾北月欲言又止。

“冲着我来的,没办法,我得罪的人太多了!”韩芸汐一脸无奈。

如果这帮刺客真的像她和楚西风猜测的那样是冲着宜太妃来的,那幕后真凶无疑就是宫里那两位。

虽然打从苏娘死后,太后就不曾在关心过龙非夜的身世,但是,并不代表太后会忘,天徽皇帝会忘。对于皇族来说,龙非夜的身世比什么都重要!

苏娘死了,唯一知晓当年真相的仆从也就都死了。但是,还有宜太妃在呀!还有谁比宜太妃本人更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了吗?

要知道龙非夜是不是天宁皇族的血统,质问宜太妃是最直接的。

韩芸汐将事情往自己身上揽,并不想让顾北月怀疑什么。

“王妃娘娘千万保重呀。”

顾北月语重心长地说,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凌厉的破风声乍然响起,很快就见一道利箭破门凌厉飙来射向顾北月。

这利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气势逼人,竟排山倒海之势袭来,待众人反应过来,顾北月早已腹部中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