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4章 大事不好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秦王府客房正对面的宫殿屋顶上,龙非夜动作优雅,缓缓收起弓箭,他那寒彻的俊脸一如既往的冷漠,不见丝毫表情。

暗卫急急上前接过弓箭,龙非夜负手而立,他冷冷望着客房大门,宽大的玄墨披风被寒风吹得喇喇作响。

很快,客房的大门就打开了,只见赵嬷嬷匆忙跑出来,也不知道大喊了什么,没多久黄太医就提着药箱匆匆赶到了。再过没多久,弓箭手也到了,将客房四面八方全都保护起来。

这时候,龙非夜才微微蹙眉,眉宇间的疑惑似有若无,令人琢磨不透。

他,不动声色看着。

不一会儿,一个暗卫赶到,“禀,唐门那边飞鸽传书来报,唐少爷已经被送上迎亲的轿子,情绪……不是很好。”

龙非夜本该在唐门多停留几日的,按照他的计划,他会亲自带唐离一起走,然后和唐离一同去药鬼谷找古七刹算账。可谁都没想到他居然提前离开,这让本就郁闷得要疯掉的唐离更加郁闷了。

今日,正是大婚的日子,这会儿唐离估计在迎亲的路上了。

“本王都替他安排好了,再逃不出来,就让他别来了。”龙非夜冷冷说。

“是!”暗卫恭敬地退了下去。

龙非夜在屋顶坐了下来,绕有兴致地盯着客房大门看,这让一旁侯着的暗卫都在心里偷偷感慨起来,追随秦王殿下这么多年了,还真没见过他对哪个男人有这么好的耐性,顾北月算是第一个。

此时,客房里的气氛十分沉重,谁都没想到行刺之后还会有那一箭,刚刚慌乱之中,韩芸汐先替顾北月止血了,如今就等黄太医拔箭。

要知道顾北月才刚刚醒来,身体本就虚弱得很,可这一箭不偏不倚正中腹部,这对顾北月的身体来说简直就是致命伤。

“就这深度看,唉……”

黄太医已经叹息好几次了,按照正常弓箭的长度来估计,这把利箭正正射在顾北月的丹田处,虽然箭只入一分,但是在这个位置,就一分便足以要一条人命了。

他无法估计这箭拔出来会让顾北月流多少血,更无法估计拔剑会对丹田穴造成多大的伤害。

这个时候顾北月还有些意识,但是,一旦利箭拔出来,他会不会……

其实韩芸汐心中有数的,早在黄太医赶过来的时候,她就把一切都检查清楚了,她和黄太医一样无法想象下去。她多么希望顾北月是会武功的,那样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只要他运功轻轻一震,利箭就会被震出来。

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多如果呀!

韩芸汐特希望自己能想出其他办法来,可是,这时候她的脑袋一团乱,她甚至都无法思考今日这场行刺到底怎么回事。这一箭是否跟之前的行刺有关,今日这场行刺到底是冲着谁来的呀?

她满脑子的后悔,后悔结识顾北月。

顾北月当了那么多年的太医院院首,一直明哲保身,从不得罪任何势力,而结识她之后,却跟着她成了众矢之的,被诬陷,被关天牢,被折磨,被行刺!

以他的智慧和脾气,本可以在天宁帝都过得安安稳稳的呀!

黄太医做完检查,认真地将具体情况说给顾北月听,顾北月的医术远远在黄太医之上,趁着他还清醒着,还是让他自己决定这利箭到底是拔还是不拔吧!

拔箭,可能血流不止,大失血而身亡;不拔剑,箭头在体内逗留的时间太长,会发炎感染,耽搁的时间久了一样是死,甚至死得更惨。

如此折腾,顾北月的双唇早就失去了血色,他认真听黄太医说,眼角余光却不经意看了守在一旁的楚西风一眼,速度快得连楚西风都没发现。

“顾太医,情况就是这样,你自己决定吧。”

黄太医的脸色特别沉重,其实不管是拔还是不拔剑的危险系数都是一样的,摆在顾北月面前的其实是生死之间的选择。

一室寂静,所有人都看着顾北月,等他一个答案。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顾北月苍白的脸上渐渐露出一抹释怀的笑意,他说,“王妃娘娘,微臣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请你替微臣做主吧。”

韩芸汐立马别过头去,紧紧拧着眉头!顾北月这是把自己的命交给她呀!

“王妃娘娘,别怕,微臣相信你。”

如果韩芸汐回头看来,必定会看到顾北月如四月春风般温软的笑容,必定会从这笑容里得到力量。

可惜,她始终不敢,如果这个选择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会干脆利索,果断从容,可是,面对顾北月……她不忍心发狠。

“给我一点时间!”

韩芸汐说着,大步出门,她必须冷静下,或许,冷静下来她可以想到好办法。韩芸汐没走多远,她就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双手合十抵在额头上,将满脸的愁容遮挡住。

愁容是遮挡住了,可她整个人像是暗淡了一圈,不见昔日的自信神彩、万千风华。

龙非夜远远看着,清冷的眼底终是浮出了一抹不满。他非常不喜欢这个女人黯淡失色的样子,尤其是因为一个男子而黯然伤神。

不满归不满,龙非夜终究是冷静的,有些事情可以秋后算账,顾北月这件事他费了那么大的心思,绝对不能徒劳无获。

顾北月是会武功的,楚西风竟没能从他的脉象摸出来,这足以说明顾北月的武功有极高。而且,方才至今两场险境,他都可以沉得住气不出手,不闪躲,既不救韩芸汐,也不自救,这足以说明顾北月的心有多深!

如果不是那次巧合撞见,或许这一次龙非夜就会放过顾北月,但那是,确定顾北月会武功之后,龙非夜就绝不手软。

他不允许天宁帝都里埋伏着这样一个来历不明,深藏不露的家伙,更不允许韩芸汐身旁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利箭正入丹田一分,以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内功逼出来,他要看看顾北月是选择死,还是选择暴露!

冰冷的视线从韩芸汐身上移开,龙非夜不动声色继续等。

韩芸汐闭着眼睛,想啊想啊,越想越烦躁,她知道时间不多了。

可是……

她烦恼得猛地站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顾北月曾在韩家被顾七少一枚梅花针打中心脏,幸好没正面打中,而是偏了一点点,当时她都不敢开刀,利用下毒然后解毒化解掉梅花针的方式救了他一命。

天啊,她怎么可以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呀!

这一回,她一样可以用这种办法!

以毒化解利箭,而后再及时解毒,如此绝妙的办法她都在顾北月身上用过一次了,怎么就没想到呢!

太好啦!

韩芸汐激动得在院子蹦跳,欢快得不像话,即便距离颇远的龙非夜都能感受到她的喜悦。龙非夜双眸已经眯成了一条直线,一旁的暗卫见了,都忍不住替他们的王妃娘娘担忧呀!

韩芸汐很快就进屋,“我有办法了,不用拔箭!”

众人齐刷刷看过来,都不可思议,黄太医最是激动,“王妃娘娘有什么好办法?”

“老办法!”韩芸汐笑得特神秘。

顾北月嘴角泛起了一抹谁都没察觉的笑意,似乎他早就知道了。

“你们都出去,赵嬷嬷把窗户都关上,门也带上。”

韩芸汐没时间跟大家多解释,她一边吩咐,一边取出毒药,解药还有一些必须用品。

黄太医怎么看都不明白,“王妃娘娘,你……”

“黄太医,没事的……放心。”顾北月虚弱地开口。

韩芸汐乐了,“你也想起来了?”

“嗯。”顾北月笑着点头。

两人之间的默契,谁都不懂,楚西风看得嘴角抽搐不止,他一边好奇着韩芸汐的自信,一边纠结不已,都不知道如何跟外头的主子禀告。要知道,主子为了这场试探,花费的心思可不少,且不说为了把事情做真了,牺牲了多少死士暗卫,就说那远距离精准无比的一箭也耗了不少内功的呀。

楚西风在门口等着,默默的心里拜求各路神仙:让哪个集智慧与愚蠢为一体的女人失手吧!

韩芸汐会失手吗?目前还不知道。

原本坐着的龙非夜不知何时都已经站起来了,他看到了客房门窗紧闭,也看到一群人全都在门口侯着,换句话说就是韩芸汐和顾北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要知道,顾北月的伤伤在丹田处,那可是肚脐下三寸的地方。

那个女人,她打算怎么救顾北月呢?

龙非夜的冷静绝对不会输给顾北月,但是,这种情况下,很悬很悬!

突然,侯在门口的赵嬷嬷大叫起来,“不好!”

众人吓了一跳,黄太医急急问,“赵嬷嬷,怎么了?”

赵嬷嬷这才想起利箭射中的位置,刚刚大家都太慌乱了,而且王妃娘娘替顾太医止血也只是将药物撒在箭头周遭,谁都没意识到不对劲。

可是,这门窗一关,赵嬷嬷立马就发现了……大事不好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