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6章 你不高兴我高兴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他说,她不用过去了?

看着龙非夜头也不回,渐行渐远的背影,韩芸汐突然有种被放弃的感觉,她心堵堵的,无端难受起来。

龙非夜刚刚在屋内质问了那么多问题,她当然知道他介意,他生气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如果不跟他过去,后果会很严重,可是,她始终没有跟过去。

一边是顾北月的性命,一边是龙非夜的情绪,无论如何性命重于情绪,她还不至于感情用事到至顾北月的性命于不顾。

龙非夜的背影都消失不见了,韩芸汐还一直看着看着,谁都不知道做这样的选择,最难受的就是她。

赵嬷嬷愣了好久,突然缓过神来,揪住韩芸汐的衣角,“王妃娘娘,殿下不高兴了,殿下非常不高兴呀!”

赵嬷嬷这才想起王妃娘娘之前说过的话,她不正是要殿下不高兴吗?她还说了要留顾北月到痊愈呢。

殿下不高兴,王妃娘娘应该高兴才对呀!

刚刚还无比担忧的赵嬷嬷突然惊喜了起来,“王妃娘娘,殿下真不高兴了!”

然而,韩芸汐却郁闷着,根本没听到赵嬷嬷在说什么。

这时候,楚西风从屋内跑出来,认真问,“王妃娘娘,你说的那办法真的可以不用拔箭?”

韩芸汐这才回过神,急问,“什么情况?”

屋内,黄太医已经开始施针了,箭已经断,楚西风看到了黑色的血流出来了。

“王妃娘娘,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呀!”楚西风急着。

“施针不顺利吗?”韩芸汐却担心着屋内的情况,毕竟她在解毒生涯里也遇到过几场意外,都是在施针过程中发生的。

“一切顺利,流黑血了!”楚西风的语气都透出了烦躁来。

韩芸汐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便好,一切都顺利,只要黑血流干净,伤口处理一下就好了。”

楚西风怔住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这位女主子什么是好!

他刚刚听王妃娘娘和黄太医解释的时候,还真没怎么相信下毒又解毒的办法能不用拔箭,没想到居然行得通,而且还这么快就见效。

这可是殿下苦心设的局呀,被谁搅黄了不好,偏偏是王妃娘娘呢?

楚西风都无法想象此时此刻,他那位冷面主子的表情。

半晌,楚西风才幽幽地问了一句,“王妃娘娘,殿下呢?”

韩芸汐轻轻叹息,没回答,她靠在一旁墙壁上,双臂环抱,表情缄默,冷静等待。

一切顺利的话,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黄太医应该就能出来了。

楚西风一走,屋内就剩下顾北月和黄太医两个人,黄太医早已收起了金针,顾北月腹部缠了一层宽宽的白纱布,他半倚在高枕上,系衣带。

他看似清瘦,胸膛却还是纹理文明,精炼硬实,于衣襟半露中隐现,配上那张清逸绝尘的脸,有种说不出的魅力,令人轻易便想入非非。

“既然已经找到她了,为何不带她走?”黄太医低声问。

在太医院,黄太医虽然是顾北月的下属,但实际上,黄太医是顾北月爷爷的拜把好兄弟,也算是看顾北月长大的。

顾北月轻轻叹息,没回答。

“秦王必是怀疑你了。”黄太医又说。

“不,他必定是知道什么,想知道更多。”

顾北月一开始也没看出今日的行刺是龙非夜安排的,毕竟一切都太过于逼真,他后来也只是有所怀疑罢了,直到龙非夜现身,他才肯定,不管是行刺还是利箭都出自龙非夜之手。

“那你还不走?”黄太医急了。

顾北月朝房门望去,许久才淡淡道,“七贵族的动静越来越大了,她留在秦王府才是最安全的。”

有时候,保护并非贴身守护,放手亦是一种保护。

黄太医正还要劝,敲门声传来了,“黄太医,还没好吗?”

敲门的正是韩芸汐本人,都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怎么说也该好了呀!

“好了好了,王妃娘娘,进来吧!一切都很顺利。”黄太医连忙大喊。

谁都以为韩芸汐会推门进来,可谁知道她却道,“顺利便好,两个时辰后劳烦黄太医再换一次药。”

她说完,急急转身就走,朝龙非夜消失的方向跑去。

“老夫以为她早就走了。”黄太医没想到龙非夜都走了,韩芸汐还会在门外守着。

“我以为……”顾北月欲言又止,缓缓闭上了眼睛。

赵嬷嬷一路追着韩芸汐,追到了芙蓉院。也不知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就蹑手蹑脚起来,身影很快就淹没在花丛里。

此时,韩芸汐就在龙非夜寝宫门口,她问了暗卫,龙非夜就在里头。

她敲了门,可惜没有回应。

“殿下!殿下!”

她喊了几声,亦是没有任何回应。

她推过门,里头锁着,推不开。

“殿下,我什么都没……”

她正要解释,谁知道赵嬷嬷突然从一旁草丛里冒出来,冲她招手。

韩芸汐狐疑了,走过去,“怎么了?”

“殿下不高兴了,不高兴了!”赵嬷嬷一再强调。

韩芸汐懒得理睬,她不是笨蛋,她早就看出来他不高兴了好不好。

正要走,赵嬷嬷却急急拉住她,压低声音,学着韩芸汐那晚上的语气,又强调了一次,“王妃娘娘,殿下,不、高、兴了!”

韩芸汐一愣,随即就瞪大了眼睛,终于恍然大悟了呀!

对呀,她不是早就想让这家伙不高兴的吗?她都还什么都没做呢,这家伙就不高兴了。

所以……

“王妃娘娘,老奴就说了,殿下心里是有你的,瞧瞧,醋坛子都翻了。”赵嬷嬷特开心。

韩芸汐那可开心呀!

她抿着唇没笑出来,可心里早就乐坏了。

“王妃娘娘,让秦王殿下更不高兴些?”赵嬷嬷偷偷教唆,就她家主子的脾气,还得再煽些风点些火。

你若有心,一切都好!

韩芸汐眼睛都笑成两道弯月了,她回到大门口去,又敲了敲门,“殿下,你不在吗?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回去了,顾太医的伤势还不是很稳定。”

依旧没反应,这一回,韩芸汐没有再等,转身就走。

可是,她刚刚走上长廊,就看到龙非夜背对着她,站在前面。

其实,连赵嬷嬷都不知道,她此时有多紧张,多么害怕龙非夜还是不出现呀。

幸好,他来了。

韩芸汐故意装傻,“殿下,让臣妾过来有何要事?”

看不到龙非夜的表情,只听他冰冷无情的声音,“不是说不必过来了吗?”

“哦。”韩芸汐走到他身旁,才又道,“那……想必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吧?”

整个长廊寂静极了,龙非夜迟迟都没出声,韩芸汐耐着性子等,满怀各种期待,他会怎么回答呢?

可谁知道,等了半晌,龙非夜只轻轻应了一声,“嗯”。

竟然从另一侧转身,背对她走开。

这下,韩芸汐连他的后背都看不到了,她心头咯了好大一下,明明是自己在做戏,明明就是要他不高兴,可当他真的较真了,她的心竟是那样的疼。

龙非夜,是不是我和赵嬷嬷都看错了,你并不是不高兴,只是冷漠而已?

韩芸汐心疼着,却不怯。

既然选择勇敢,那必定是要勇敢到底的!

嘴角勾起一抹无所谓惧的笑意,她优雅地转身,大喊,“殿下,如果真没什么重要的事,臣妾就过去客房那边,顾太医的伤势严重,臣妾已经替他请了病假,打算留他到痊愈。”

其实没有今日的行刺,韩芸汐准备等顾北月醒了之后休息一天就送他回顾府的。

她向来行事干脆,不拖泥带水,感情上也不喜欢暧昧。

顾北月对她,向来恭敬,从来不失礼数。

她救顾北月,全然是出于朋友道义,顾北月帮了她不少,而且被太后刁难也是因为她,于情于理,她都必须留下顾北月养伤。

若不是赵嬷嬷提醒,她压根就没想到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上。

终于,龙非夜止步了。

他冷冷说,“韩芸汐,府上留不留人,不是你说的算。”

“殿下不是说了,府上的一切事务全权由臣妾负责?”韩芸汐反问道。

龙非夜转身过来,面冷如冰,不见分毫表情,“从现在开始,不必了。”

“哦。”

韩芸汐竟没再多说什么,当着龙非夜的面,转身就走。

对,她头也不回头地走了,留龙非夜独自一人站在长廊里,半晌都没动静。

躲在一旁的赵嬷嬷看得心都跳出来了,这两主子……真心一个比一个还要倔呀!

她都快怀疑王妃娘娘不是做戏,而是也……不高兴了!

当韩芸汐的背影彻底消失时候,龙非夜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这辈子都不曾如此愤怒过吧!

可是,他还是原地站着,没有追韩芸汐的意思。

韩芸汐回到房客,立马让下人备车,送顾北月回府。

“王妃娘娘,顾太医如今……不适合下榻吧?”黄太医都看出韩芸汐不对劲了,何况是顾北月呢?

“不碍事。”顾北月捂着伤口起身,不卑不亢,“王妃娘娘,下官家中还有要事需处理,他日定登门拜谢救命之恩。”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