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47章 殿下,你介意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若是平常,韩芸汐必定会亲自搀扶顾北月下榻的,对于一个现代的医生来说,这并不算什么。

虽然她知道古代男女之间诸多讲究,但是,大部分时候她还是会忽略,无法每次都考虑周全。

然而,这一回,韩芸汐并没有搀扶,而是淡淡道,“顾太医好好养伤吧。”

她说着,吩咐楚西风,“送顾太医回去,路上务必照顾好。”

楚西风如果不是有命令在身,必须盯着顾北月,刚刚他早和赵嬷嬷一样追韩芸汐去了。

如今,他也不知道这个女主子和殿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属下遵命。”

他将顾北月搀下塌,和黄太医一起出门了。

赵嬷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现在都不清楚王妃娘娘的想法了。她怎么都没想到王妃娘娘会真把顾北月送走。

难不成,她不玩了?继续不下去了?难不成接下来是要跟秦王殿下道歉的节奏了?

王妃娘娘很喜欢秦王殿下,但是,不能这么没尊严没原则吧!

这不像是王妃娘娘的做派呀!

与其现在来认错道歉,还不如当初就别这么玩了。

赵嬷嬷觉得自己必须在王妃娘娘来之前做点什么,她琢磨了片刻,说道,“殿下,王妃娘娘在宫里看到顾太医受罚,急得险些晕倒呢。”

龙非夜专心看飞鸽传书来的密函,没反应。

虽然赵嬷嬷很清楚这主子的自控力,但是,此时,她都不淡定了,怎么可以如此冷静。

难不成王妃娘娘送走顾太医,这件事就可以这么算了?

赵嬷嬷总觉得秦王殿下对王妃娘娘心存顾忌,但是,具体顾忌什么,她又说不上。

不管顾忌不顾忌的,眼前这情况就让赵嬷嬷不甘心,又道,“在宫里,顾太医都起不来,是王妃娘娘亲自将他搀起来的。”

昏暗中,龙非夜的侧脸看起来特阴冷,只是,他依旧像面对韩芸汐一样,无动于衷。

“主子,依老奴看,王妃娘娘一直对顾太医不错吧?”

“主子,顾太医跟王妃娘娘私下的交情应该很好吧?”

“主子,顾太医医术精湛,同王妃娘娘必定有很多共同语言吧?”

赵嬷嬷一连问了三个问题,龙非夜都看也没看她一眼。

赵嬷嬷都快忍不住了直接把话挑明了,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暗卫匆匆跑来禀,“殿下,王妃娘娘收拾了包袱要出门,说是要去顾府住两天。

话音一落,龙非夜猛地站起来,怒声,“人呢?”

好个韩芸汐,她送走顾北月,他等着她亲自来解释清楚,谁知道她居然是这个意思!

她要去顾府!

好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龙非夜身影一闪,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赵嬷嬷迟迟才反应过来,倒抽了口凉气,她终于明白王妃娘娘什么意思了。

她真敢呀!也唯有她才能让冷静如冰,心思如海的秦王殿下失去理智大爆发吧。

此时,韩芸汐已经收拾好包袱,正要走出云闲阁大门。

突然一阵强劲的风迎面扑来,韩芸汐下意识后退,只见龙非夜如同神尊一样高大傲岸的身躯出现在她面前,强大的气场顿时排山倒海而来,压得她喘不过气。

“去哪?”他亲自问。

“顾府。”她真是敢呀,回答得毫不犹豫,而且还补充,“顾太医的伤势还没痊愈,我去照顾几日。”

龙非夜的脸色都黑了,双手拳头攥得咯咯作响,滔天怒意在心口上翻滚,“你说,什么?”

韩芸汐真心有种,她竟真地又说了一遍,“顾太医的伤势还没好,我去照顾几日。”

话音一落,龙非夜突然一拳头打过来,从韩芸汐脑袋便擦过去,拳风凌厉得韩芸汐脸颊都有火辣辣的感觉。

“堂堂秦王妃去照顾一个太医,韩芸汐,你可有把本王放在眼中?”龙非夜终是质问。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低下头不说话了。

龙非夜一把撅起她的下颌,逼着她直视他,“回答本王的问题!”

“顾太医真得伤得很重,我担心……”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龙非夜陡然捏紧了她的下巴,让她无法说下去。

龙非夜冷冷逼视韩芸汐,虽然没说话,可一贯平稳的呼吸却变得特别急促,满腔的怒火即将大爆发出来。

韩芸汐的下巴被捏得特疼,面对龙非夜的逼视,她选择闭眼不理睬。

正是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龙非夜,这一回,他并没有强吻她,并没有沉默到底,而是怒声质问,“韩芸汐,你看上顾北月了?”

韩芸汐立马睁眼,同是愤怒地看入龙非夜的眼睛。

“怎么,本王说错了吗?”怒意滔天的龙非夜都没发现自己此时此刻有多么不理智。

即便是上一回韩芸汐出走,他都没这么失态过。

两人皆是怒视,四目相视。

龙非夜以为韩芸汐会极力否认,可谁知道,前一刻还满眼怒意的韩芸汐,下一刻突然就莫名其妙地笑了,满眼的笑意,璀璨如天上的星星。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龙非夜下意识松手,韩芸汐忍不住大笑起来,开心得都说不出话。

她赌赢了,搏赢了!

这个男人介意,而且介意得不得了,介意得要发疯!

“哈哈……”韩芸汐捂着嘴都还是控制不住喜悦的心情,看着龙非夜就是想笑。

龙非夜眉头紧锁,怒声,“你笑什么?”

韩芸汐抬头看他,笑靥如花,开心得连声音都变得特好听,她说,“殿下,你吃醋了,对不对?”

这话一出,龙非夜就愣了,滔天的怒意全都僵在脸上。

啧啧啧,能看到龙非夜愣掉的表情,那得多幸运呀!

韩芸汐逼近到他面前,秋水明眸里盈着烁烁光芒,又问了一句,“殿下,你介意了,对不对?”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了,龙非夜所有的怒意全都消失不见,他猝不及防,下意识避开韩芸汐的目光,生平第一次有不知所措的感觉。

这个女人故意的!故意激惹他的!

龙非夜越是回避,韩芸汐就越追着不放,她忍不住又笑了,“殿下,你还没回答臣妾的问题呢!”

她一笑,龙非夜的脸色就更差了,这个女人分明是耍了他!

龙非夜转身想走,岂料这刹那间,韩芸汐突然拉住他的手,踮起脚尖来在他冰冷的薄唇上印了一个吻。

轻轻一印,立马放开,其实她心跳快得都受不了了,却还是笑意盈盈,“殿下,臣妾喜欢你的介意。”

这,算不算是这个女人给他的又一次出乎意料呢?

龙非夜没有走,蹙起眉头来看韩芸汐,看着看着,越看眉头就锁得越紧,似有千思万绪全凝在眉宇之间。

如此认真的龙非夜,让胆大包天的韩芸汐开始心怯了。

很多时候,心底话没说出去的时候才敢勇敢,当心底话都掏出去了,反倒会变得胆小如鼠。

“殿下……”

韩芸汐觉得自己该再说点什么的,可是,刚开口,龙非夜就突然低头下来,封住了她的唇。

不似她的蜻蜓点水,而是他一贯的霸道和强势,一下子便长驱直入,激情如火。

那么冷清的一个人,吻起来却如此激烈,像是将心底所有的压抑尽付在这唇齿纠缠之中。

渐渐地,他搂住她,让她贴近,而她也不自觉圈住他,感受他真实的存在。

这一吻,你情我愿,悠远绵长。

初冬的傍晚,金黄色的余晖洒满云闲阁的院子,在相拥亲吻的人儿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芒,一切显得神圣而美好。

龙非夜没有回答韩芸汐的问题,或许,这一吻便是最好的答案。

她,心满意足。

苏小玉偷偷趴在窗户上看着院子里温馨的一幕,暗暗惊叹着秦王殿下居然也能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少儿不宜,她却目不转睛地看着,见秦王的吻都落在韩芸汐玉颈上了,她立马激动起来,或许会有好戏看!

据说再强悍的男人,深陷云雨时,戒备力都会降到最低,或许,她今天就可以看到她想看到的东西,就可以给主人交待了。

无奈,龙非夜只轻轻在韩芸汐玉颈上啄吻了一口,一切便戛然而止了。

这个男人的自控力简直逆天了!

然而,比他还逆天的是韩芸汐,她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她沉浸在龙非夜的介意中,至今还欣喜无比。

“下不为例!”龙非夜冷冷警告。

韩芸汐咬着唇笑,傻乐傻乐的,没敢看他。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无奈,都不知道拿这个女人怎么办了。

虽然有些不舍,但他终究还是放开她,“还不把行礼放回去?”

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出来,龙非夜立马面冷如冰,背过身去,“本王还要事情处理。”

他说完,立马就走,好似逃一样。

他确实还有事情要处理,唐门那边不断飞鸽传书过来,唐离那个笨蛋居然还没逃出来。

龙非夜一到书房,暗卫就将三封密函递来,龙非夜站在窗边,并没有马上打开密函,而是朝云闲阁看去。

他指腹轻轻抚过薄唇,忍俊不禁,泛起了一抹自嘲的浅笑。

这时候,楚西风从顾府回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