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0章 人心是否变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古七刹作势要将蛇果掰成两瓣,原以为龙非夜会停下来,可谁知道,龙非夜非但没有停下, 另一脚竟同时踹过来。

这刹那,古七刹傻眼了!

而龙非夜就这样凌空双脚狠狠踹在古七刹腹上,借了力,凌空一个翻身,又落在古七刹面前。

时间像是停止在这一刻,满院寂静,一切静止。

古七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但是,很快,他手上的蛇果就缓缓滑落下来,“嘭”一声,碎了一地。

龙非夜看都没看一眼,而是冷冷盯着古七刹。很快,古七刹背后的门竟轰然一声,四分五裂开。

古七刹这才缓缓低头,看向地上的蛇果,无法相信这一切。

“龙非夜,你……”

话还未说完,他便喷出了一口鲜血,一下子湿濡黑色蒙面。

龙非夜居然不受蛇果的威胁,难不成他不要蛇果了?

怎么会?

古七刹只觉得浑身血气乱串,很快,他便又喷出一口鲜血。龙非夜这两脚绝对不是白踹的!

终于,古七刹撑不住了,单膝重重跌跪了下去!

这瞬间,古七刹险些忍不住弹出药种子,要知道,他一颗药种子种入龙非夜身体任何一处,都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可是,他终究是没动作。

龙非夜躬身而下,冷不丁掀起古七刹的蒙面,只见那是一张苍白得不能再苍白的脸,鲜血模糊了嘴角。

这张脸,一如龙非夜所料,很年轻,但是他并不认识。

然而,龙非夜还是打量了一番才起身来,“还有两脚,老人家你可以用两样药物来换。要不要命,自己选择。”

他高高在上,声冷如冰,似这个世界上最高的王者,无人可冒犯。

古七刹败了,然而,在他身上并没有看到失败者的狼狈,他带血的嘴角始终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邪佞笑意,“秦王殿下要两样药尽管说,老人家我怕死得很呀!”

“熊川和弥天红莲。”龙非夜很直接,他来药鬼谷自然不是单单报仇这么简单的。

这个世界上能比药鬼老人更会找药的,估计不超过三个人。药鬼老人要是找不到,他就更找不到了。

“熊川和弥天红莲……啧啧啧,秦王殿下的眼光真好呀!”古七刹感慨起来。

“限你一年的时间。”龙非夜冷冷说。

古七刹倒是不介意,饶有兴致地问,“蛇果,熊川,弥天红莲?这是什么药方 呀?老夫还是第一次听说。”

龙非夜没回答他,而是警告说,“不要食言,除非你活不过一年。”

“呵呵,秦王殿下也知道这药不好找呀!”

龙非夜给一年的时间其实不算长,这两味药可能三年都未必找得到。

“如何?”龙非夜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老人家我有说‘不’的机会吗?”古七刹大笑起来。

龙非夜冷冷瞥了他一眼,不再废话,转身就走。

“秦王殿下,多聊几句呗。”

“喂,蛇果你不要了吗?”

“龙非夜……”

任由古七刹大喊,龙非夜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大门口。

确定人走之后,古七刹后退了两步,险些跌坐下去,他捂着腹部,眉头紧紧锁着。

真他娘的疼呀!

龙非夜,你最好别有落在老子手上的一天,否则,老子一样要你生不如死!

这个时候,吓坏了的老管家才急急过来,“主子,你没事吧?”

“我像没事的吗?”古七刹嘴角的笑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非常不爽。

老管家自觉闭嘴,一声都不敢再吭。

古七刹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蛇果,喃喃道,“哪个该死的给他蛇果了?”

龙非夜亲自走了两趟就为蛇果,不可能说不要就不要的,必定是已经得到了。

古七刹恨恨地想,如果被他知道是谁给龙非夜蛇果的,他一定要让那个家伙生不如死!

简直是坏他好事嘛!

老管家见这主子嘴角的鲜血一直流,实在忍不住,又开了口,“主子,先疗伤吧。”

“死不了!”

古七刹烦躁着,转身进门,随手丢了个人皮面具出来,正正甩在老管家脸上。

狡兔还有三窟呢,他古七刹多的是人皮面具,想看他真实相貌,门都没有!

龙非夜,瞒着韩芸汐找药是吧,老人家我一定会尽快帮你找到的!

龙非夜一直在找药的事情韩芸汐确实不知道,龙非夜不在的这几日,韩芸汐经常骚扰唐离,找他要暗器。

唐离身上的暗器虽然用光光了,但是偷偷从唐门调暗器过来对他来说还是很简单的,谁让他有一个无比宠溺他的娘亲呢?

几日后,龙非夜从药鬼谷回来,楚西风就立马禀了一个坏消息,穆大将军和穆清武领旨了,穆琉月和太子龙天墨的婚期订在月底。

“穆大将军最近可有进宫面圣?”龙非夜问道。

楚西风调查得很清楚,“没有。那天晚上属下和王妃娘娘在将军府后门撞见太子和穆清武,指不定这婚事是穆家求的呢!”

穆清武完成不了天徽皇帝交待的任务,放眼朝中也就秦王殿下和国舅爷有能耐帮他了,穆清武被秦王殿下拒了,只能找国舅爷了。

龙非夜没说话,韩芸汐却立马否定楚西风的猜测,“穆清武不是那样的人,何况,这个节骨眼上皇上未必真敢拿将军府怎么样?”

龙非夜淡淡问,“所以,你觉得这是天徽皇帝主动拉拢穆将军府?”

然而,韩芸汐还是否认,“不,我倒觉得这件事是太子主动,太子……是个人物!”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不是小聪明而是大聪明。

穆大将军在太后寿宴上是送礼了,却是普通的贺礼,并不高调,穆大将军历经两朝皇帝,在皇位之争中一直都在中立派,不卑不亢,独善其身,不保守也不激进。

要知道,但凡能独善其身者,手中必是有筹码的。

如果天徽皇帝拉拢得了穆大将军府,当初就不会用讨要军饷的手段威压穆清武了。

换句话说,这一回是太子拉拢了穆大将军府,天徽皇帝为了对付龙非夜,只能放任太子的势力强大起来。

龙非夜唯一不明白的是,太子和国舅府凭什么说服穆大将军。

“这件事一定有蹊跷,难不成穆清武有什么把柄落在太子手上了?”韩芸汐也想不通,她暗暗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去见一见穆清武呢?

婚期在月底,也就十来天了。

韩芸汐犹豫了几天,最终还是约了穆清武出来,约在茶楼雅座。

韩芸汐没有忘记,穆清武在得知赈灾粮食都被国舅府贪污后,那义愤填膺的表情。

她始终相信穆清武是朝中最坦荡荡的人,他光明磊落的眸光是不会骗人的。

穆清武还没来,韩芸汐就想了无数种可能。

然而,穆清武却给了她一个她万万想不到的答案,他说,“王妃娘娘,舍妹年纪大了。”

穆琉月名气败坏,如果要嫁人只能下嫁低于将军府的人家,可是,就穆琉月那心气,她如何接受得了!本就被人嘲讽了,再下嫁一般的人家,岂不更会沦为笑柄?

韩芸汐知道穆清武和穆大将军都很疼穆琉月,她蹙着眉头直摇头,“你以为穆琉月嫁给太子就会幸福了吗?她将沦为工具!”

“王妃娘娘,琉月要的只是名声而已,至少会比下嫁幸福吧。”穆清武淡淡说。

“所以,为了穆琉月所谓的幸福,你甘愿与国舅府同流合污?”韩芸汐怒声。

穆清武没回答,避开了韩芸汐的视线。

韩芸汐怒急,“你!”

她该后悔救错人,看错人,救错了呢?还是该感慨人心变得太快呢?

曾几何时,眼前这个耿直的年轻将军还一脸较真地对她说,“王妃娘娘,他日如有需要微臣之处,请一定开口。”

而如今,他就这么站到了秦王府的对立面去。

穆清武低着头,不言不语。

他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韩芸汐宁可他理直气壮地跟她辩驳,可是,他低着头什么都不说,像个缩头乌龟,韩芸汐着实瞧不上。

“少将军,就当本王妃今日没来过吧。”

韩芸汐失望至极,起身就先走了。

虽然很意外,但是,想一想穆清武当初都可以脱了衣服替穆琉月跑街,如今这事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许久许久,穆清武才缓缓抬起头来朝窗外看去,他看着韩芸汐远去的背影,轻轻吐了口浊气。

“王妃娘娘,希望清武有朝一日能帮得上你。”他喃喃自语,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谁都不知道,为了这一回和太子的合作,将军府里闹了一大场。

那天太子主动找上他,表明拉拢之意,愿意为他凑集饷银和粮草。

他知道机会来了,他想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一为了讨回本该属于老百姓的粮食;二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帮得上王妃娘娘,报答救命之恩。

娶琉月一事其实是他给太子出的主意,太子去说服天徽皇帝赐婚,而他则利用琉月的虚荣心去说服父亲大人。

为此,琉月闹了三天三夜,以自杀相威胁逼着父亲大人接受,而圣旨一下来,心力交瘁的父亲大人也没得选择了。

月底很快就会到,他只希望一切能顺利……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