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2章 大婚来炫富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穆琉月正把店主折磨得哀嚎连连,一听到侍卫的哀嚎立马冲出来,正要问发生什么事了,却先看到了那张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面孔。

“韩芸汐!”穆琉月非常意外。

韩芸汐双臂环胸,老神在在站在那里,“哎呀,原来是穆家小姐,好久不见了!”

确实好久不见。

从打赌输了之后穆琉月基本没出门过,即便是出门都是偷偷摸摸的。之前傍着长平公主,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声名狼藉之后,谁见了都要笑话她一番。

今天算是她第一次正大光明的出门,谁知道好死不死居然给撞见韩芸汐了!

躲家里那么久,穆琉月学聪明了不少。瞥了一眼跪满地的侍卫,再看周遭围观的人不少,她心中有数。

她才不跟韩芸汐当街冲突呢,再过几天她就要风风光光的嫁给太子了。

她要穆大将军府帮太子登上皇位,她要让秦王知道,娶了她就等于拥有整天宁步兵大军,要秦王后悔娶韩芸汐这个没权没势的女人!

“王妃娘娘,我的侍卫冒犯你了?”穆琉月问道。

韩芸汐没做声,赵嬷嬷冷冷回答,“大不敬,冒犯得不轻。”

“是嘛。”

穆琉月煞是认真,走到侍卫身旁,冷不丁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啪”一声清脆!

“该打!王妃娘娘如果还教训不够,琉月替你教训!”

穆琉月说着,又扬手甩下,侍卫一声不敢吭。

赵嬷嬷在一旁看得都心惊肉跳,她虽然掐得很重,可也没穆琉月打的狠呀!两巴掌而已,就让侍卫的脸当场红肿了。

“王妃娘娘,解气了吗?不解气的话,再打!打到你开心为止。”穆琉月态度特诚恳。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诧异,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这丫头变化这么大,不算聪明,但是至少不蠢了呀!

当着这么多老百姓的面,让穆琉月再打下去的话,估计她很快就会遭舆论指责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个秦王妃平素有多喜欢虐待下人呢。

韩芸汐打量了侍卫的脸,“啧啧”感慨起来,“琉月呀,你一个姑娘家手劲练得这么大,以后还是少打下人。今日的事赵嬷嬷教训过就罢了。”

练?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暗示她平素经常打下人。

穆琉月想反驳,可刚那两下确实打得狠,她辩解不了。

她话锋一转,训斥那侍卫,“还不快谢恩?王妃娘娘今日心情好,否则岂能不跟你这等下人计较?”

这话外之意,王妃娘娘心眼小,连对待下人都斤斤计较。

唇枪舌战的,穆琉月还真不甘示弱呀。

韩芸汐笑了起来,“对!本王妃今日心情好,否则这件事,别说下人,就是你这当主子的,本王妃也重罚!”

话音一落,赵嬷嬷头一个笑出来,而围观的人群里也传来几个笑声。

穆琉月聪明反被聪明误,斗到底又把自己给坑进去。

穆琉月的脸色黑了大半,除了“谢王妃娘娘不罚之恩”,她还能说什么呢?

原本只要侍卫谢恩便可,如今她也得跟着行礼拜谢。

“平身吧。”韩芸汐气定神闲地挥手。

韩芸汐的伶牙俐齿连太后都敌不过,穆琉月虽然长进了,可终究还是嫩了呀!

若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穆琉月早就忍不住发飙了!

她告诉自己要忍!不能中韩芸汐的计。

从接到天徽皇帝的赐婚圣旨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批新的侍卫随从,买了新的轿子。她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她是准太子妃,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关系到东宫,她不能失身份,丢颜面,不能再沦为舆论的笑料了。

穆琉月起身来,“王妃娘娘,琉月还有事,就不多陪了。”

走,是最佳选择!

韩芸汐笑着点了点头,似乎也没打算做什么。

穆琉月真就走了,可是,正要上轿呢,韩芸汐突然幽幽地说了句,“对了,琉月小姐,咱们上一回打赌,你还没兑现承诺吧?”

这话一出,穆琉月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件事都过去了!过去了!韩芸汐干嘛还提?

再过几天她就要嫁给太子了,现在满帝都的人都在议论太子婚事,韩芸汐在这个节骨眼上旧事重提,分明是故意!

穆琉月越想越气愤,终究没忍住,回头怒声,“我哥哥不是代替我跑大街了吗?你还想怎么样?”

“赌输了你就不见了,我至今才见着你,我还以为你不讲信用呢!”韩芸汐笑得特无害。

当初那件事可闹得满城风雨,尤其是穆清武脱光了上衣跑大街,让普通老百姓也全都知道了。

“原来要嫁给太子的真是这位穆小姐呀!”人群里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周遭的议论声顿起。

穆琉月的脸都烧了起来,她急急上轿,狠狠甩下帘子,“走!”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韩芸汐多日来阴霾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不少。

其实她也不是专门来找穆琉月的茬,只是偶遇到了,穆琉月撞她枪口上了。

见韩芸汐笑,赵嬷嬷嘿嘿劝道,“王妃娘娘,舒坦了吧?少将军执意那样做,咱们就随他去。人跟人讲究缘分,少将军这个朋友咱不要罢了。”

虽然前几日在府上,赵嬷嬷念叨得多,但是,她知道王妃娘娘心里很不好受。

王妃娘娘在帝都没几个朋友,穆清武也算是一个吧。

“我才不跟穆清武计较,打赌的事情本就是穆琉月欠我一个交待!”韩芸汐一副潇洒的样子,像是真不在意了。

韩芸汐也不逛了,带着赵嬷嬷和苏小玉往城北韩家方向去。

谁知道,在半路上的巷子里居然遇到穆琉月的轿子迎面而来。

这丫头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同她相反的方向,敢情是专程找来的。

巷子很狭窄,马车和轿子同时穿过得非常小心,否则很容易被卡住。

马车和轿子都停了下来,不同于之前在大街上的表现,此时四下无人,穆琉月没有顾忌,嚣张至极。

她没下车,而是掀起垂帘笑道,“韩芸汐,你出来!”

韩芸汐也懒得跟她做戏,一把掀起垂帘,冷冷问,“什么事?”

“刚刚忘了告诉你,太子会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会亲自到将军府迎娶我!还有,皇族下给我家的聘礼可以排满一条街!”

穆琉月得意洋洋地说,她原本都要回去了,可是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不甘心,实在忍不住就掉头来追韩芸汐。

“关我什么事?”韩芸汐冷冷问。

“请你一定出席呀!”穆琉月笑了,“你也是嫁入皇族的,可惜没婚礼没聘金,听说秦王府当初去迎亲的就一个喜婆,迎亲的队伍还是你们韩家自己雇的。啧啧,真是可怜呀。你还没见过皇族迎亲的场面吧,到时候好好瞧瞧吧!想知道皇族给了我多少聘礼,到时候上我家来看呗。”

这话一出,韩芸汐整个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她淡淡问,“还有别的事吗?”

“就这件事!专程来提醒一下你!”穆琉月笑得更灿烂了。

韩芸汐很平静,“没别的事就让开吧,不要挡道。”

穆琉月炫耀了一番,心情特别好,她慢条斯理放下垂帘,轿子从马车右侧缓缓通过。

这个时候,韩芸汐幽幽说了句,“即便是太子妃,你还得称呼本王妃一声皇婶,下一回再直呼名讳,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隔着窗帘,穆琉月呲之以鼻,“皇婶?呵呵,我永远不会叫!”

轿子从马车一旁穿过去,扬长而去。

韩芸汐的马车却在原地停了很久很久,韩芸汐整个人安静得特可怕,赵嬷嬷和苏小玉都吓到了,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穆琉月没说错,王妃娘娘嫁入皇族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比起穆琉月这一回的婚礼,那简直是一个泥里,一个天上。

再豁达的女人,哪个能真不介意婚礼这么重要的事情了?

赵嬷嬷以为王妃娘娘会生气,会很恐怖,可谁知道韩芸汐并没有。

她倚在高枕上,安安静静地想了好久才淡淡问,“赵嬷嬷,宜太妃的寿辰是不是就这几日了?”

赵嬷嬷狐疑了,王妃娘娘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

往年宜太妃诞辰都会庆祝,都是慕容宛如安排的,打从慕容宛如长睡不醒,宜太妃隐居佛堂后,寿辰的事就没人提起过了。

赵嬷嬷算了下,答道,“再过三日便是了。王妃娘娘,你打算……”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冷冷而笑,“回府,我打算跟殿下商量件事情。”

赵嬷嬷紧张起来,这女主子到底怎么了?不会是被穆琉月刺激了,打算重新去跟秦王殿下讨聘礼吧?

以她的性子,不至于呀!她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龙非夜正在府上和唐离,楚西风议事。

从药鬼谷回来后,他就没离开过帝都,太子的婚事确实对他存在威胁,当然,早在指婚的事情发生之前,他就对国舅府暗中动手了。

“主子,已经查清楚了,赈灾的粮食一共有四十万担,国库出了二十万担,全国官绅富商筹集到二十万担,真正发放到灾民手里的,不过十万担!国舅府那边吃了多少,目前还在调查中。”楚西风如实禀告。

龙非夜握紧了拳头在桌上敲,正要开口,韩芸汐过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