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3章 蔫坏蔫坏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韩芸汐进来,龙非夜就什么都没说了,楚西风也自觉退到一旁去。

韩芸汐看得出他们在议事,只是,她的事情比较紧急,她想马上跟龙非夜讲明。

“殿下,有件事跟你商量下吧?”她认真说。

苏小玉回云闲阁去了,赵嬷嬷放心不下,紧随其后,就怕这女主子受了刺激,干出什么傻事来。

一听这话,她老人家就紧张了,不由得偷偷扯了扯韩芸汐的衣角。

虽然赵嬷嬷特别希望告诉秦王殿下穆琉月对王妃娘娘的侮辱,但是,她不敢呀!

她知道殿下是喜欢王妃娘娘的,可是,到底有多喜欢,底线在哪里?她也不清楚。

她只知道,殿下和王妃娘娘之间已经没有一百步那么远了,但是,也不是很近很近。

当初他们的婚事是太后指的,天徽皇帝催促的,当时这场婚事对于秦王殿下来说其实是一种侮辱。

王妃娘娘若这个时候来计较婚礼,聘礼,秦王殿下未必会高兴,未必会补偿她什么。

“什么事情?”龙非夜淡淡问,印象中这个女人鲜少主动找他谈事,更没这么着急过。

任由赵嬷嬷在背后使劲拽衣角,韩芸汐认真说,“殿下,臣妾想给母妃办场寿宴。”

呃……

赵嬷嬷懵了,怎么会这样?

而龙非夜他们也诧异了,这个女人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为何?”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突然凑近,龙非夜有些意外,却也没有避开,由着她贴近。

韩芸汐笑着,贴着龙非夜耳畔,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

在场几个人看得是一头雾水,想问,却不敢打断。

韩芸汐说得很详细,说了很久,兰息倾吐,无意撩拨着龙非夜的耳廓,当她说完起身时,龙非夜竟有些意犹未尽。

然而,韩芸汐全然不知刚刚那一幕有多暧昧,她认真道,“殿下,你的意见呢?”

龙非夜随手捏了捏耳廓,很爽快,“按你说的办吧。”

韩芸汐大喜,“殿下会参加吗?”

龙非夜竟轻笑起来,“会!”

两人看上去心情都很好,唐离他们却是一头雾水。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呀?真要替宜太妃大办寿宴吗?

韩芸汐走后,唐离纳闷地问了句,“哥,宜太妃不宜再露面吧?”

打从苏娘的事情发生后,宫里那两位一直都在暗中调查龙非夜的身世,宜太妃是最危险的人物。一旦落到宫里那两位手中,事情会很麻烦的。

龙非夜只给了三个字,“不碍事。”

当日,韩芸汐就开始准备宜太妃寿宴的事宜。

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写邀请函,广邀皇族贵戚,百官权臣,不管是龙非夜这一边的,还是天徽皇帝那边的,又或者是中立派,她全都邀请。

当然,她得到龙非夜的许可,她是以龙非夜的名义邀请的。

这邀请函一出,立马惹来不少议论。

宜太妃的寿宴和太子婚礼相差没几日,秦王府这是什么意思呀?

“呵呵,抢风头呗,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会去!这个节骨眼上,着实不明智!”

“秦王那边的人自是会去的,只是……”

“只是他们只能自己唱独角戏了!哈哈,依我看,秦王那边的人必有叛变,指不定这一回就有好戏看。”

“没想到大将军会站到太子这边,唉,秦王危矣!”

……

如果太子娶的不是穆大将军府的女儿,或许宜太妃的寿宴会很热闹,但是,在这种形势下,这么近的日子,秦王府广发邀请贴,就连百里将军都百思不得其解,秦王殿下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龙非夜对此,不作任何解释。

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这场寿宴,甚至不少人直接放话不参加的时候,韩芸汐突然又以龙非夜的名义发布了一个公告。

公告的大致内容是宜太妃的寿宴为全斋宴,因宜太妃礼佛吃素,又加之如今饥荒严重,灾民众多,所以崇尚节俭,拒绝奢华浪费。

关键是,宜太妃不会接受任何贺礼,而是会在寿宴上会举办名贵药草竞拍会,所得款项全都用于捐助在灾区。

此公告一出,立马引起巨大凡响,支持秦王府者,再无异议全都大加赞赏,纷纷支持,而天徽皇帝那边的人,还有那些中立派也全都无法拒绝。要知道这可是为民着想的大好事,是得民心之事,即便他们心中不乐意,表面上也必须支持。

韩芸汐真是蔫坏蔫坏的!

不一次说清楚,先出邀请函,后出公告,这让多少说说风凉话的人自打了嘴巴呀?

龙非夜站在书房里,看着云闲阁窗口那个忙碌的身影,眼底的宠溺又多了几分。

天徽皇帝看着送给太后的邀请贴,脸色阴沉得都能滴出水来!

“收买民心,虚伪!”

“哀家去瞧瞧,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把戏来!”太后至今还不以为然。

谁知道,韩芸汐特意派人将此事宣传出去,两天的时间里,消息就传遍了帝都和周遭城邑,甚至有传遍全国的趋势。

一时间,太子婚事的势头就这样被盖过去了,所有人都在议论宜太妃的寿宴,歌颂秦王殿下爱民如子,无人再提起太子和穆琉月。

寿宴还未开始,韩芸汐就把势给造了起来,这个时候太后和天徽皇帝便都急了。

当然,外人并不知道这是韩芸汐的主意,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秦王的手段。

宜太妃寿宴和太子大婚就相差几天,在这个节骨眼上把灾荒的事情闹得这么大,这让太子如何敢大办婚礼呢?就是聘金都不能多送呀!

可是,之前聘礼的明目都已经列出来公开了,这个时候说不送,又说不过去。

“父皇,依儿臣看,不如把聘礼都捐出去?婚礼筹办的银子也都捐了?一起从简。”

龙天墨心底是很欣赏秦王殿下的做法的,娶穆琉月不过是为了将军府,婚礼什么的,他并不在意,对于他来说,越简单越省事。

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娶穆琉月,婚礼办的越热闹,他心里只会越郁结。

天徽皇帝还未开口,太后就怒声,“不成!堂堂太子大婚,岂能从简?秦王就等着看你一起从简呢!你还真如他们的意?”

“皇奶奶,民心重于一切!儿臣本意也没想铺张。”太子认真说。

太后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呀,她为了亲孙儿这场婚礼操碎了多少心?

要知道,筹办婚礼和聘礼中很大一笔银子都是国舅府送来的,说白了是国舅府利用太子婚礼为契机,用来收买穆将军府的!

虽然婚事已经订了,穆清武也和太子交好了,可是,这并不能让国舅爷放心呀!

国舅爷可是成精的老狐狸,他知道即便结为姻亲同盟,将军府也有可能不办事,但是,一旦拿了钱,拿人手软就不得不办事了。

如果是平常,直接塞给将军府一大笔银子,穆大将军和穆清武未必会要,但是利用这个机会把大笔银子当聘金送过去,还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笔聘金不菲,穆大将军收了聘金,将来即便有拒绝太子的心,也没有拒绝太子的脸呀!

如果这笔银子就这么说捐就捐,国舅那边如何解释?

太子懒得理睬太后,他一脸认真地对天徽皇帝道,“父皇,如此形势,倒是我们借势得民心的好时机,儿臣想亲自出席寿宴义卖竞拍,将婚事的所有款项都用于竞拍。”

天徽皇帝比任何人都知道,宜太妃寿宴太子必须去,而且必须带着银子去把风头抢回来。

他宁可将来和国舅府斗,都不愿意现在给龙非夜争权的机会。他之所以答案这场婚礼,正是打算利用太子一党强盛起来,以对付龙非夜。

他原本打算等婚事办完之后,国舅府和将军府正式结为姻亲同盟,再开始对龙非夜下手,可谁知道,龙非夜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玩!

不得不说,这一招,天徽皇帝很佩服。

当然,天徽皇帝也知道国舅府那边的用意。

他犹豫了片刻,捋着胡子说,“天墨,这件事你自己决定吧。”

“皇帝!”太后急了。

“母后,来日方长。”天徽皇帝说着,又交待,“母后,你可别让宜太妃得了民心。”

这话提醒了太后,这是宜太妃的寿宴,如此办寿,宜太妃的美名必会远播,指不定在老百姓心中会超越她这个正宫太后。

不行,她也得带银子去把风头抢回来的!

宫中这一切,穆琉月都不知道,将军府也收到了邀请函,她自是想参加的。

她知道灾荒的事情是收买民心之举,只是,她没把这件事想得那么严重,没和婚事扯到一块去。

她想在成婚之前,这是她复出之后第一次在大场合露面,怎么说也得风光一把,所以,她也准备了不少银子。

就这样,整个帝都,各大势力几乎都准备好了银子,在等着宜太妃寿宴。

如果,大家知道这场寿宴并非出自秦王之手,而是因为穆琉月把秦王妃惹毛了,秦王妃用来收拾她的,会是什么反应呢?这是后话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