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5章 秦王最坏 (1)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前两件药材都那样寻常,第三件药材岂会名贵,不过是一株萱草而已。

大家已经不关心药材是什么,只关心竞拍价格。

“十五万,还有没有人出价?”赵嬷嬷又喊了一声。

全场一片寂静,似乎没人打算出价了 。

前两件药材太子均以二十万的高价竞拍下来,第三件药材,太子居然又出了十五万。

看太子那泰然自若,肃然端坐的样子,在场众人皆纷纷感慨,没想到太子和国舅府会有这等财力。要知道,义卖竞拍可得付现银。

何谓现钱?现银就是指白花花的银子,是可以马上在钱庄兑换出来银子的钱票,又或者是可以直接使用的金卡。

有钱人有两种,一种是拿不出一大笔现钱的富豪,他们的财富是宅邸、田地、产业甚至包括收藏品等的总和,要他们拿出一大笔银子来,大多需要时间去周转,变现;另一种则是可以一掷千金,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一大笔真金白银的富豪,后者无疑是最牛哄哄的。

如果太子竞拍下第三件药材,那总价值就是五十五万两了呀!这真心不是小数目。

赵嬷嬷已经喊了两声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切已成定局的时候,百里将军竟又开了口,“四十万!”

这话一出,全场轰动!

也不知道赵嬷嬷是真吓到了,还是装的,她惊声,“百里将军,您说什么?”

“四十万,老夫出四十万!”百里将军特地站起来。

赵嬷嬷连连点头,好吧,她是真的吓到了。

百里将军的钱,那还不都是她家主子的钱?要知道养兵最花钱了,尤其是水兵。主子很重视百里将军手上那支水师的,即便朝廷每年都有划拨银子给百里军府,可她家主子也暗中贴了不少呀!

百里将军是疯了吗,居然一口气喊出“四十万”,这个数目是太子两回竞拍的总钱呀!

别说赵嬷嬷了,就是韩芸汐都震撼到了,虽然秦王殿下有钱,可这场子是为了让太子和国舅府花钱,而不是自己花钱呀!

韩芸汐回头朝龙非夜看去,只见龙非夜倒是波澜不惊。韩芸汐琢磨起来,百里将军这么巧的“四十万”不会是故意的吧?

全场,估计也就龙非夜是波澜不惊的吧,龙天墨俊朗的眉头早就紧锁成了一个“川”字。

他对这“四十万”非常敏感,百里将军对最后一件药材出这个价格,是想和他平分秋色吧!

他来参加寿宴前就和父皇说了,秦王府以太妃寿宴之名义卖赈灾,早已先一步争得民心,他这一回来参加寿宴,必定要竞拍回所有义卖品,才算抢到风头,才能把秦王府的势力压下去,成为舆论的中心。

他原本对秦王殿下是打心底敬重,可是,再敬重,秦王殿下也是同他敌对的。秦王殿下不仅仅会是他“争夺”皇位的劲敌,甚至可能会是他“继承”皇位的劲敌。

这个形势下,他必定是站在父皇那边的,就算这几年他斗不过父皇,但他可以等,父皇终究是会老去的,他只要不出大问题,总有一日可以名正言顺继承皇位。

可是,秦王殿下和父皇不一样,秦王殿下太年轻了,不过比他大两三岁而已。

这一回,他不想输给秦王府!

何况,他也有私心在,他就是故意透支国舅府的银子为自己搏民心的。

父皇提防着国舅府,他其实一样也提防着,历史上多的是外戚干政,宦官专权的。

皇族再尊贵又怎样,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他不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登上皇位,却又听令于国舅爷。

若非他一病多年,大势所趋,又被父皇当弃子,他未必会像现在这样倚仗国舅府。

如今,他只能步步为营,将一切都隐忍于心。

这一切,即便是荣亲王他都不曾告诉过。

议论声中,赵嬷嬷都忘了询问竞价,谁知道,龙天墨突然站了起来,荣亲王拦都拦不住。

他说,“五十万两!”

不同于之前的哗然一片,此时,全场全都安静了下来的。

五十万?

这哪里还是义卖竞拍,这简直就是在斗富!

没想到百里将军居然紧咬不放,“一百万!”

这……

龙天墨的势头再大,也瞬间被压过去!所有人全都朝百里将军这边看过来,无不唏嘘,无不震撼。

太后寿宴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百里将军背后的正主是秦王殿下,百里将军这么一出价,无疑是秦王在出价,换句话说,秦王府不仅仅办了义卖,而且还开出了如此高的价格。

这种玩法,这种大手笔,何人不信服?不赞许?

这个时候,众人突然发现秦王殿下似乎比大家想象中的更富有!

龙天墨怔怔看着百里将军,呼吸都紊乱了,一百万……着实让他不敢继续加价了。

如果他再加下去,总价格就会超过一百四十万,他不得不考虑国舅府能不能负担得起那么多现钱。

要知道,义卖竞拍的规矩都是竞价之下,先付一半的钱,剩下的必须在十日之内付清的。万一到时候拿不出那么多现钱来,丢人可就丢大了!

可是,他很想继续往上加呀!

一直琢磨着百里将军这一举动的韩芸汐突然想明白了,她敢肯定百里将军并非真的想竞拍,而是在故意抬高价格,逼着龙天墨加价!

韩芸汐狡黠地咧嘴笑了,“赵嬷嬷,还愣着作甚?敲锤呀!”

赵嬷嬷脑海一片空白,傻乎乎砸下竞拍锤,“铿”一声特别响亮。

“一百万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加价?”

全场……一片寂静!

“一百万第二次,还有没有人加价?”赵嬷嬷又大喊。

全场依旧安静至今,就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声了。龙天墨原地站着,屏住呼吸,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冲动了,就举手喊价了,可是他终究还是忍住。

“一百万第三次,还有没有人加价的?”

赵嬷嬷喊着,高举竞拍锤,很快就要敲下去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朝竞拍锤汇聚过来,包括韩芸汐和百里将军都难免有些紧张,他们如此抬价,会不会反倒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非但没让太子加价,反而失去了他一开始出的十五万?

竞拍锤正缓缓地,缓缓地往桌面上落。

独独龙非夜,动作优雅地举起茶杯来,垂眼品茶,怡然自得,于紧张的气氛中,一花,一茶,一世界。

就在这寂静中,突然有个人站了起来,不是别人,正是国舅府一脉单传的独子,太后最疼爱的侄孙,太子的表弟,帝都最纨绔的公子。代表国舅府出席太妃寿宴的三公子李乐远。

他很瘦,却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宽袍敞袖锦服,戴着一条玉珠大项链,肩斜一边,身子轻浮地颤抖,一点站姿都没有。

韩芸汐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来,想当初瘟疫威胁天宁帝都的时候,她去国舅府救治过他。当时情况还很紧急,去迟了这家伙极有可能会没命的。

他一站起来,韩芸汐就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百里将军的激将成功了。

李乐远站了好一会儿,等到所有人都朝他看过来了,他才满意地冷笑了笑,慢悠悠走出座位。

当朝的国舅爷可是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为人极其低调,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个儿子来呢?只能说是被宠残了!

见状,赵嬷嬷的动作停在桌面上,竞拍锤和桌面的距离只有三四寸。

众目睽睽之下,李乐远大摇大摆朝竞拍台走去,谁知他居然一把夺过竞拍锤,转身扫了全场一眼,大声问,“两百万,有人加价吗?”

现场已经很安静了,他这话一出,更是安静得无法形容,甚至连呼吸法都没了,得有多少人屏住了呼吸呀!

龙天墨和荣亲王瞬间傻眼了,不得不说,韩芸汐也傻眼了,她知道这家伙会加价,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个加法!

这个时候,龙非夜嘴角终是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百里将军没再加价了。

“没人了吗?”

李乐远明知故问,玩似得落了一锤子。

“百里将军,你还加吗?”

他居然还挑衅,“不加了呀,不加我落锤了,你可别后悔。”说着,又落了一锤。

他不敢直接挑衅秦王,却无疑地瞥了秦王一眼,继续问,“在场的,还有加价的吗?没的话,本少爷一锤定音了!”

没有!

这种情况下,加一个铜板就要付出两百万的代价。迟迟都没人出声。

李乐远得瑟极了,“诸位,不好意思,承让了。”

他说完,重重地砸下锤子,“铿”一声,响彻整个院子。

这一回国舅府收到邀请函,父亲和爷爷自是不会轻易给秦王府面子,原本是母亲要来,可母亲病了,只能他来。

他是出了名的花钱如流水,每每都被父亲责骂,这一回来之前,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跟太子竞价,一定不能跟太子抢风头。

太子风头那么盛,他虽然蠢蠢欲动,却也安安分分看着,可是,后来形势变了,他就坐不住了。

不跟太子抢风头,总可以跟百里将军抢风头吧?

他才不管这场竞拍有何意义,他只知道太子撑不住,他就得上,无论如何,不能让秦王府的势力再嚣张下去。

两百万,就这么定了!竞拍结束了。

真结束了吗?

不,秦王殿下还有事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