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6章 秦王最坏(2)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三锤皆落,第三件药材以两百万两银子的天价由国舅府三公子李乐远竞拍得到。

至此,三件竞拍药材全都竞拍出来了,竞拍应该也算结束了,谁都没想到会这么快,这都半个时辰还不到呢!

李乐远大摇大摆地回到座位上去,他至今都还没明白自己刚刚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但是,在场的聪明人很多,大多都已经反应过来了。百里将军并不是真心想竞拍的,分明是故意出价以抬高价格。

如果没有百里将军这么一搅和,第三件药材只会被太子以十五万的价格竞拍回去,但是,百里将军一出价,再加上李乐远的脑残,最后国舅府得多付一百八十五万两。

一百八十万真心不是小数目,也不知道国舅爷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被活活气死?反正,在场是有人欣喜,有人忧愁呀!

李乐远没当回事,反正他知道父亲很有钱,至于有多少钱他也不清楚,应该能付得起吧。

龙天墨和荣亲王脸色全都白了,穆清武很想笑,却忍着没笑,而他背后的穆琉月早就看呆了,她不得不思考起一个问题,国舅府真那么富吗?

不少人都偷偷朝闲适喝茶的秦王殿下看去,禁不住寒颤连连,百里将军所作所为,还不都是这位冷面王爷授意的。

这个全场最淡定的男人,才是最可怕的。

“殿下,高明。”韩芸汐低声,她原本只想坑国舅府个几十万两,没想到龙非夜帮她翻了数倍。

龙非夜悠闲地替她倒了一杯茶,没多说话。

赵嬷嬷此时已经笑得合不拢嘴,正要宣布竞拍完满结束,这个时候,院外传来了一个高声,“太后娘娘驾到!”

是的,李太后来了。

除了先帝和皇帝,她老人家从不曾屈尊出席过谁的寿宴,尤其是宜太妃的这个死对头,她更加不会屈尊。

但是这一回的寿宴不一样,形势也不一样,她不得不来。

当然,她必须把架子端高了,姗姗来迟。

迟到是迟到,她也是算了时间了,斋宴之后就是义卖竞拍,她想义卖竞拍至少也得竞拍个十来件药材吧。

她这个时间点来,不会太早也不会太晚,刚好可以竞拍个东西,向灾区老百姓表达下心意,然后再喝几杯茶就可以回宫了。

众人全都朝大院大门看去,只见太后娘娘一身便装,只带了两三宫女过来。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皆起身行礼。

李太后一贯的柳眉慈眉,笑容可掬,“免礼免礼,大家都免礼。”

众人纷纷平身,都十分纳闷,消息不可能传得那么快,太后定不是因为李乐远出了那么高的价格而来的。可是,竞拍都结束了,她老人家还来做什么呀?

太后雍容华贵地在荣亲王身旁的首位坐下,瞥了竞拍台上的赵嬷嬷一眼,“继续吧。”

她说着,侧头跟荣亲王低声,“你们出价了吗?”

谁知李乐远却笑道,“姑奶奶,竞拍早结束了!”

太后立马尴尬了。

结束了?怎么可能?

安静的气氛让太后更加尴尬,她轻咳了几声,低声问荣亲王,“怎么回事?”

荣亲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后还是言简意赅地将刚刚那不到半个时辰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太后。

顿时,什么尴尬不尴尬的太后全顾不上了,第一反应就是怒目朝李乐远瞪去!若非当着众人的面,她一定会亲手打死这个兔崽子的!

两百万现钱,国舅府压根无法马上拿出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就三件?”太后低声问,急了都。

荣亲王能说什么,这个问题只能去问韩芸汐了。

“皇奶奶,现在怎么办?至少得先付一百二十万现钱。”龙天墨也忍不住出声,他今日是代表保皇派来抢风头的,不能来丢脸呀!

太后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苍白了不少,但是她还故作镇定,笑了笑,“看样子哀家来迟了呀?”

她一边应付场面,一边低声吩咐,“赶紧差人去国舅府,让国舅府想办法。”

她是想不出什么法子来了,就算她把后宫这个月的例钱和脂粉钱全部扣下来,也不能扣下那么一大笔呀。

国库吃紧有几年了,后宫的福利其实早就没那么好了,为了撑场面,上一回寿宴她自己都掏出不少私房钱。

以她对国舅府的了解,即便府上没那么现钱,国舅爷也能想到办法。

“早差人去了,这会儿估计还没到。”荣亲王低声回答。郊外别宫距离帝都中心还是有点距离的,否则太后也早收到消息了,不会出这个糗。

“去了就好,莫急,国舅爷一定会凑到银子的。”

她说着,闲适端起茶来,问道,“秦王,你母妃呢,寿星怎么没见人影。”

虽然她年事渐高,睡眠不足经常糊涂,可也算是经历过不少风雨的,众目睽睽之下,太后还是勉强hold住的。

于公,保皇派的民心不可失。

于私,不久之前才在韩芸汐手上狠栽了一回,这一次义卖竞拍,即便付出两百多万的代价,她也一定要争口气,不让秦王府得逞。

“母妃染了风寒,已先回府。太后娘娘若是挂念,可到府上去。”龙非夜说话向来不会客气。

太后怎么可能真去秦王府探望宜太妃?

但是,她还是一脸关切,“怎么这么不小心,传太医了吗?”

这不是废话吗?病了自是要传太医的。

太后明显是在拖时间,韩芸汐可没这么好的耐性,急着想逼太后和李乐远拿出银子来。

只是,她正要催促赵嬷嬷结束竞拍会,龙非夜却拦下了,“不急。”

不急?

这家伙还想做什么呢?还有什么能做的吗?

竞拍场可谓是完满成功,坑得不能再坑了呀!

韩芸汐想不出龙非夜还有什么事情,但是,她非常愿意耐着性子等。

龙非夜没怎么理睬太后,太后和其他人聊起来,自是没人敢像龙非夜那么嚣张,在场众人都还是恭敬应答着。

这么一闲聊,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很快,被派去国舅府的小太监赶回来了。

“太后娘娘,国舅爷说了,今年内能筹到一半的现钱,剩下的,十天内筹到问题不大。”小太监如实禀道,其实,他很想说国舅爷在给出这句话之前,先把书房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差一点点抽刀赶来现场宰某人了。

一听这话,太后和荣亲王,太子便都松了一口气。

“问题不大便好。”太子淡淡说。

“虽然代价很高,但至少这风头是全让咱们给抢下来了,事情一传出去,秦王府名声也得居于太子和国舅府之后。”荣亲王感慨道。

这应该算是唯一的安慰了吧!

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至少达成了他们这一趟来的目的,也没让太子之前两笔二十万的竞拍价白花了。

“正是正是,太子,回头派几个人将此事大肆宣传出去,莫要让银子白花了!”太后连忙说。

有惊无险,三人皆喜。

既然国舅府有话,太后也就不拖延时间了,她笑了笑,道,“天色不早,既然秦王殿下没东西能拿出来竞拍了,依哀家看,就此散了吧。”

这话中的挑衅味未免也重了些。

在场没人敢多言,太后自豪地感慨,“太子和国舅府心系百姓,心系灾民,慷慨解囊,乃我天宁之大幸矣!”

这话一出,在场不少人便应和起来,很快就从赞许发展到歌功颂德。

不得不说,事态发展到现在,韩芸汐都有那么些不甘心了,虽然坑了他们,但是总感觉坑不够呀!

她回头朝龙非夜看去,见龙非夜全然不介意现场的气氛,正低头在跟楚西风说话,像是在交待什么。

韩芸汐不得不怀疑自己刚刚是否揣测过了,他那“不急”二字。

一直很高兴的赵嬷嬷也有些不愉快了,她懒得再听这么多虚伪的颂扬,趁着众人说话空隙,她连忙大声宣布,“诸位,义卖竞拍结束,筹得款项一共两百四十万两银子,将全部交给户部捐献灾区,卖粮赈灾!还请太子殿下和三公子至今日内将一半款额先交给户部,十日之内全都交齐。”

太子立马站起来,“必定!”

李乐远也跟着起身,狂妄极了,“今日便可交齐,何用十日,为灾民贡献点小心意而已。”

虽然太后还是很想抽这兔崽子一顿,但是,此时也很乐意让他嚣张,钱都花了,自然要尽情地炫富一把,恶心恶心秦王他们。

附和李乐远的人也很多,赵嬷嬷说结束了,却还控制不住场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缓缓地站了起来。

全场,他一言不发,就回答了太后一个问题。

此时,他是无声无息地站起来,可偏偏,没有人能够忽视他。

一时间,全场一片寂静,就连太后也都闭了嘴!

任由周遭因他而寂静,龙非夜牵着韩芸汐,只淡淡说了句,“赵嬷嬷,本王捐献五百万两,待会一并同户部说一声,银子随后就到。”

话音一落,全场的人都傻眼了!

直接捐献?

对呀,即便不参加竞拍,也可以直接捐款的,没人规定一定要通过竞拍捐款嘛!

五百万两呀!

刹那间,太子那四十万两,李乐远那两百万两就不是一回事了!简直弱爆了!还跟人家争什么风头,抢什么民心?

五百万两,比他们的加起来的翻倍还多!

而且,人家还是不是竞拍被逼一次次加上去的,人家是大大方方直接捐献出来的!

什么叫做霸气,什么叫做慷慨,什么叫做豪,什么叫做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这才是好不好!

国舅府花了那么一大笔银子,最后还是没抢到赈灾的风头,这才算是坑人坑到底呀!

韩芸汐半晌才缓过神来,忍不住窃笑起来,“殿下,你真坏!”

龙非夜嘴角轻泛,牵着她转身就走,留下一个传说一样的背影。

义卖竞拍这时候才算真正结束吧,太后太子他们的脸色……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