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7章 秦王最坏(3)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就这么牵着韩芸汐走了,让韩芸汐都没来得及看一看太子太后他们的脸色,还有穆琉月的反应。

不过没关系,赵嬷嬷会替她家王妃娘娘好好地瞧仔细了,然后再回去禀告的!

先说那位财大气粗,不可一世的李乐远吧。

他一直以为他家是天宁首富,如今才发现原来不是……

他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他看着秦王殿下远去的背影,心下连连感慨,好想也像秦王殿下这样大手笔砸一把呀!

可惜,纨绔如他也觉得一掷五百万实在太奢侈了,貌似连当今皇帝也都不曾这么大方出手过。

再说尊贵的太后娘娘吧,她的嘴巴都还没完全合上呢,她刚刚还想炫耀一番的,可惜,没机会了。

太子脸色更差,他不知道今日回去之后国舅府和父皇会怎么往他身上撒气,他今日代表着保皇派,可是,他不仅仅丢了国舅府的银子,还丢了父皇的脸。

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一直都知道这是一个坑,也想借这个坑名正言顺来坑国舅府一把,却没想到坑中还有坑!

然而,郁结之余,他还是忽略不了心底对秦王殿下的敬佩,如果可以,他真心不想与秦王为敌。

穆清武嘴角泛着笑意,他不应该笑的,可是他真的忍不住了。早知道如此,他应该早点归降太子,让国舅府早些破产呀!

穆清武是笑了,而他背后的穆琉月却目瞪口呆,三魂七魄都追着秦王殿下而去了。

之前对太子的滔滔爱慕早就流光了,跟秦王殿下的财力比起来,太子和国舅府算什么?

穆琉月看着看着,越发的不甘心,如果不是韩芸汐陷害她,坏了她的名声,或许她还是有希望嫁入秦王府的。

在穆将军府归降太子之前,秦王都一直没有大动作,这一回动作这么大,足以说明穆大将军府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定份量的。

越想,嫉妒心越发膨胀,穆琉月自己都快把自己气死了。

韩芸汐啊韩芸汐,上辈子本小姐是欠你什么了,这辈子才会遇到你!

许久之后,穆琉月的视线才回到她未婚夫龙天墨身上,她终于开始担心起她的婚礼?

国舅府要捐出那么多银子,还能继续支持她和太子的婚礼吗?穆琉月越想越恐惧,要知道距离太子大婚就只有三天的时间了呀!

不仅太子他们被震撼到了,在场其他人,甚至是秦王殿下这边的势力,至今也都未平静下来。

就没人知道秦王殿下富可敌国呀!

秦王殿下此举,无疑是在刚刚平静下来的政坛上又激起了千层浪。

任由满院子的人愣在那里,龙非夜牵着韩芸汐,慢悠悠走在花园里的小路上。

虽然韩芸汐很喜欢被这个男人牵着安安静静地散步的感觉,可是,她更喜欢跟他说说话。

“殿下,你的钱都是哪里来的呀?”

好吧,韩芸汐也好奇,天下人都好奇的问题,就由她来问吧。

“秘密。”龙非夜随口回答。

“我能知道不?”韩芸汐怯怯地问。

“你知道了,还能叫秘密吗?”龙非夜反问道。

伶牙俐齿对韩芸汐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她若回答“不能”,那龙非夜必定不会告诉她了。

她想了下,答说,“难不成这件事就只有殿下一个人知道?”

龙非夜心情似乎不错的,牵着韩芸汐在一旁花架下坐下。

他点了点头,“就本王自己知道。”

韩芸汐立马抓住机会表心意,“臣妾愿意跟殿下一起保守秘密!”

龙非夜挑眉看她,高高在上,深眸邃邃。

“殿下……不相信臣妾?”韩芸汐又问。

“韩芸汐……”

龙非夜似有些迟疑,停了许久都没说下去。

韩芸汐小心翼翼地等着,她感觉这家伙似乎想对她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她都忘了这个男人有多久没有唤她的名字了。

他要么不称呼她,一称呼就是连名带姓“韩芸汐”。

见他迟迟不说下去,韩芸汐狐疑了,“嗯?”

龙非夜这才开口,“韩芸汐,一起保守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好吧。

他还是没想告诉她。

韩芸汐心下有些失落,她淡淡“哦”了一句,就陷入沉默了。

龙非夜也没开口,一直同她十指相扣,在花架下坐了许久。

起身之前,他突然伸手宠溺地揉了揉韩芸汐的刘海,“走吧。”

一起保守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谁能懂?

回府的路上,韩芸汐一直在心里暗暗地琢磨着龙非夜这句话,她总觉得龙非夜似乎话外有话,可是,细细想来,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他不说,她也就不多问了,反正他身上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她向来不是个强求的人,他若愿意,总会告诉她的。

宜太妃寿宴就这样完满的结束了,韩芸汐也第一次亲眼体会到龙非夜的腹黑,可谁知道,当她回到秦王府之后,才发现没有最坏的,只有更坏的;没有最黑的,只有更黑的!

他们才进秦王府大门,楚西风就来报了,“殿下,已经交待过户部,盯紧义卖款额及时到位,及时公布。国舅府那边来了消息,国舅爷已经打了卖粮的主意,刚刚就让人联系几大粮商了。”

一切都在龙非夜的掌控之中,他点了点头,淡然自若继续往里走。

可是,韩芸汐却怔了!

她转头朝龙非夜看去,忍不住想,自己会不会哪天被这家伙卖了都不知道呀!

这家伙的手段着实无人能及呀!

原以为他抬高竞拍价是想坑国舅府一大笔,没想到他真正的目的是想逼迫国舅府去卖粮食。

灾荒严重,粮食短缺,朝廷、各大慈善人氏、慈善机构有银子也买不到粮食赈灾,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比卖掉粮食筹钱还快的呢?

国舅府鲜少直接贪污国库的银子,这些年贪污最多的就属粮食了。

克扣全国各郡县缴纳上来的粮食,甚至扣下赈灾的粮食,军用饷粮,囤积居奇,然后在粮食紧缺的时候,如灾荒,如战争,将粮食价格炒到最高卖掉以大发横财。

除了卖给郡县财主之外,大多是卖给国家的,换句话说,国舅府是就干着拿国家东西,卖给国家的方式掏空国库的银子。

若是以前,灾荒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国舅府还不会出售粮食,因为价格还没炒上去,国家也还没开始向民间买粮。

但是,这一回不一样了。

这一回,十日之内,国舅府得拿出二百多万两银子呀!唯一的办法就是卖粮食了!

“殿下是打算拿国舅府捐献出来的两百多万两买粮赈灾吗?”韩芸汐笑了。

拿国舅府捐献出来的银子,买他们卖出来的粮食,也就龙非夜干得出来吧。

“应该买得到。”龙非夜淡淡道。

“如此说来,国舅府……不久矣!”韩芸汐大喜。

龙非夜纳闷了,“你懂?”

韩芸汐虽然不关心国家大事,但是她看的正史野史不少,她当然懂。

龙非夜追查国舅府贪污一案其实很久了,若非这一回国舅爷狗急跳墙,急着将粮食变现,他也不能这么快掌控到线索。

楚西风已经查到国舅爷联系的几个粮商了,到时候要追查他们交易的方式、地点、时间等证据就容易多了。

一旦掌控十足的证据,以龙非夜的性子,必定要灭掉国舅府的。

说白了,龙非夜这一回最终目的,不是赈灾,不是坑人,而是制造机会追查国舅府贪污粮食的证据!

龙非夜原本打算进屋了再跟韩芸汐说明白这件事,谁知道这个女人居然这么聪明。

他看着她,越看,眸光越是霸道,眼底的兴趣越浓。

“殿下,臣妾聪明吧!”韩芸汐还是很有自信的。

谁知,龙非夜反问她,“本王的女人能不聪明吗?”

这话一出,韩芸汐心跳一咯,愣住了,而龙非夜转身就走,嘴角泛着轻笑,非常满意。

韩芸汐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云闲阁的,总之,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做梦都会笑呢。

这日晚上,户部来了消息,确定了太子和李乐远将一百二十万两银子送到,并承诺十天之内另外一半一定到位。

龙非夜自是忙国舅府卖粮的事情,而韩芸汐则期待着四天后太子的大婚典礼。

那天穆琉月亲口说了,聘礼能排一条街呢!

按照天宁婚俗,成婚,聘礼先行。在迎亲的前三天,聘礼得先送到女方家中。

可是,第二日,东宫却迟迟都没有要送聘礼的消息。穆琉月在家中等呀等呀,韩芸汐也在府上等着。

终于,到了晚上,没等到聘礼的消息,反倒等到一纸东宫告天下书。

大致内容是储君大婚,理当举国庆贺,但考虑到灾荒严重,崇尚节俭以赈灾,所以立太子妃大典就不办了,只在宫中举行一个小的成婚礼。

翌日,龙非夜不在府上,韩芸汐代他收到了一封东宫邀请函,竟是邀他们夫妇二人入宫参加太子的成婚之礼。

这个时候,宫里那帮人不应该最不想见他们夫妻俩的吗,居然还邀他们去?难不成是想拿穆将军府来示威?

韩芸汐原本没想去的,可是一想到穆琉月的嚣张,她还是决定去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