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8章 本王记住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三日之后,太子的成婚礼如期而至。

楚西风说秦王殿下亲自在追查粮商和国舅府买卖的事情,未必能赶得回帝都。一般情况下,龙非夜不在,韩芸汐是不怎么喜欢进宫的,可是,这一回她倒是很有兴致。

她不是那种躲在男人背后什么都不做的女人,更不是那种一有依靠就躲到男人背后去的女人,她是可以和男人并肩作战的女子!

龙非夜不去,她一样敢进宫。

谁知,她和赵嬷嬷正要上马车的时候,龙非夜赶回来了。

“殿下,我以为你不来了。”韩芸汐很意外。

龙非夜瞥了马车一眼,态度冷冷的,“本王以为你会等。”

所以,是她的错喽?

韩芸汐特高兴,连忙说,“殿下,那以后臣妾都等你?”

看着韩芸汐笑意盈盈的双眸,龙非夜竟有些慌张地避开,他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冷道,“上车!”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立马跟上,赵嬷嬷最后一个上去,在心底唏嘘不已,她怎么越看越感觉王妃娘娘是在调戏秦王殿下呢?

如果王妃娘娘独自出门,赵嬷嬷就都跟她坐在车内,但是,秦王殿下若在的话,赵嬷嬷还是很自觉的,乖乖跟车夫坐一起。

从秦王府到皇宫要经过帝都最繁华的大街,马车缓缓前行,韩芸汐趴在窗台往外看。

从皇宫到穆将军府必定要经过秦王府的,帝都里再也没有哪座宅邸比秦王府离皇宫还近了。韩芸汐特地打听了迎亲的吉时,这个时间太子应该要来迎亲了呀!

可大街上似乎还没什么动静。

韩芸汐纳闷着,东张西望起来。

龙非夜慵懒懒倚在一旁,见状,随口问,“你看什么?”

韩芸汐一边看,一边回答,“迎亲!太子这会儿该出宫了。”

显然,龙非夜并不感兴趣。

韩芸汐安静了好一会儿,却突然回头看来,笑道,“殿下,其实臣妾是想等你的,可是算好了迎亲的时间,就决定先走了。”

龙非夜这才淡淡问,“迎亲有什么好看的?”

在他印象里,这个女人也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

韩芸汐正想回答,想了下还是算了。

她也觉得迎亲没什么好看的,只是,穆琉月那样挑衅加显摆,她怎么能不好好瞧一瞧呢?

女人之间嫉妒,攀比,显摆、炫耀在男人眼中都是很无聊的行为,韩芸汐想大忙人龙非夜应该是听都懒得听这些东西的吧?

何况,她也不是喜欢告状的人。

她笑道,“就想看看如何一切从简的嘛!”

谁知道,赵嬷嬷的声音突然从外头传来,“殿下,不是这样的!”

韩芸汐都还没反应过来,赵嬷嬷就告状了,“殿下,前几日穆琉月在胡同里拦了王妃娘娘的马车,说什么是专程来告诉王妃娘娘,她的婚礼有多盛大,聘金有多少,她还说了,王妃娘娘嫁入秦王府,迎亲队伍那都是韩家自己雇来的。”

赵嬷嬷那天上街回来就想告状了,可是一直不敢,因为这件事不管她用什么方式说出来,都有借穆琉月之口指责秦王殿下之嫌呀!

她原本也想像王妃娘娘那样算了的,可是今日偷听这主子两对话,实在是忍不住。

加之间隔着车帘,不用直接面对秦王殿下,她才斗胆说出来。

她想,万一秦王殿下因为之前那婚事不高兴了,也不好当街发飙的,而且王妃娘娘在车内,应该能替她挡一挡吧!

赵嬷嬷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惊呆了!

这个该打的赵嬷嬷,她说穆琉月怎样怎样都可以,干嘛扯到韩家自己雇迎亲队伍的事情呀!这让她多尴尬?

龙非夜不会以为她至今都还在抱怨吧?

随着沉默,车内的气氛渐渐尴尬了起来,这种情况下,该死的赵嬷嬷居然也不出声了。

韩芸汐保持着看窗外的姿势,恨不得找条车缝钻出去。

婚姻大事,她承认自己心底是介意的,否则也不会那样报复穆琉月,可是介意并不等于抱怨。

当初她和龙非夜的婚事中有复杂的利益冲突,她是明白的。

怪只怪他是秦王,她是太后恩人之女。她只庆幸,自己终究没沦为太后的细作,他们并没有成为仇敌。

就在他们沉默的时候,喜庆的锣鼓声远远传来了,大街上的行人也都纷纷让开。

迎亲的队伍来啦!

“殿下,王妃娘娘,迎亲队伍出宫了!”

等得心惊胆战的赵嬷嬷终于找到机会化解尴尬了,韩芸汐立马接着说,“真来了!我还以为会错过。”

好吧,虽然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此时她特想特想回头看一眼龙非夜的表情。

赵嬷嬷没说也就罢了,如今既然都说出来了,秦王殿下,难道你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又等了片刻,依旧是沉默。

韩芸汐终究隐去心底那么一抹小失落,故作兴奋地探头出去看迎亲队伍。

然而,她看到的一切,足以让她释怀一笑。

那迎亲队伍简直就不叫队伍!

虽然拜他们夫妇所赐,太子这场婚礼一切从简,可是,也别这么简单吧!

帝都里随便一个富贵人家的婚礼都能把太子这个迎亲队伍给比下去!

只见太子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背后是一秤轿子,轿子边跟着一个喜娘,轿子后面是几个乐师,然后……然后就木有了!

连抬轿的,这总共都不超过二十人!

韩芸汐忍不住好心为穆琉月担忧起来,这形势看,龙天墨对这个太子妃可谓相当无情义。

如此排场,他并不忌惮穆大将军会介意,换句话说,娶穆琉月虽是拉拢,实际上也是另一种威胁,可谓恩威并施。

日后穆琉月的日子好不好过,那就全看穆将军府的表现了。

迎亲的队伍不大,加之这几天的头条都被义卖竞拍抢了,轰动的效果也就没了,跟当初韩芸汐嫁入秦王府时的万人空巷完全没有可比性。

韩芸汐承认自己有时候挺记仇的,此时此刻她特别想到穆将军府去瞧一瞧穆琉月,不过不急,反正待会在宫里一定会见到的。

龙非夜始终没出声,这一路上韩芸汐就趴在窗口一直看着外头,赵嬷嬷在外头将耳朵都贴在车帘上了,可惜再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很快,他们就到宫门口下车换轿子了。

韩芸汐正急着要先下轿,龙非夜却一把拉住,他默默地自己先下去,然后亲自伸手来搀她。

这家伙什么意思呀?当刚刚的事情没发生过吗?

好吧,韩芸汐承认自己对刚刚说的事情耿耿于怀呢,她将手搭在龙非夜手上,低着头下车,心不在焉。

谁知道,龙非夜却毫无预兆地淡淡道,“婚事……你报复得很漂亮。”

“啊?”

韩芸汐猛地抬头看去,一时间没注意,脚居然给踩空了,整个人立马就往车辕旁陷下。

龙非夜急急双手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举高抱离马车。

韩芸汐不是故意的,她惊慌之下,双手自然而然地搂住了龙非夜的脖子。

如果龙非夜抱着她转圈圈的话,这一幕必定会美到极点的!

龙非夜并没有这么做,可这一幕依旧引来无数人围观,赵嬷嬷和车夫就不说了,宫门上下所有守卫全都齐刷刷看过来了。

这个动作,龙非夜只能抬头看韩芸汐,而韩芸汐只能低头看过来。

这对于他们来说真心是生平第一次呀!

龙非夜第一次用仰视的视角看一个女人,而韩芸汐则是第一次用俯视是视角看这位冷王殿下。

别说,他们似乎还蛮习惯这样的视角,两人相拥,对视,安静了许久。

如果没有人打扰,估计韩芸汐会这样一直看着龙非夜,直到太子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但是,龙非夜很快就缓过神了,他什么都没多说,居然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住韩芸汐往前走。

赵嬷嬷都傻眼了,她家主子在男女事情之上不是向来保守吗?连王妃娘娘脱个袜子都会生气,可他现在居然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这样……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太子爷大婚之日,你们二人在宫门口这样秀恩爱,真的好吗?

龙非夜霸道也就算了,韩芸汐这个女人居然没反应,反倒非常享受地任由他抱着,她看着龙非夜,喜悦全写在眼里,没有掩藏。

反正承认她喜欢被他这样抱着又不会死,她就是喜欢得不得了。什么婚礼不婚礼的破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呗。

她韩芸汐向来只享受现在,只往前看!

韩芸汐是释怀了,然而,龙非夜她抱进轿子里之后,却俯在她耳畔说了句,“韩芸汐,本王记住了。”

耳畔熟悉的温度未退,龙非夜早已退出轿子。

他,记住了什么?

起轿,轿子一前一后入宫,谁都没有看到,宫墙边上,一个白衣男子一直看着龙非夜他们。

他即便蒙着白色蒙面,都难掩那一身清逸绝尘的气质,他眼眸清澈,却透着丝丝虚弱与疲惫。

直到轿子消失在宫门口,他才转身离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