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59章 还有更悲剧的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天宁皇族的婚事有两种,一种是当作国家大事来办,如皇帝立后,储君立正妃,以及代表国家和亲。另一种便是属于皇族内部的家务事,并没有非常隆重的仪式,只有在长辈的见证下的成婚礼。

韩芸汐和龙非夜到东宫的时候,天徽皇帝,太后,荣亲王等人都到了。

虽是皇族,一样要敬拜高堂,长辈。

太子是储君,却终究还不是君,龙非夜和荣亲王在他面前,还是可以长辈自居。

天徽皇帝和太后居主位,荣亲王在左侧,右边的位置留给了龙非夜和韩芸汐。

韩芸汐一进门就立马感觉到天徽皇帝和太后眼中里射出来的杀意。

义卖竞拍那件事,换谁谁不窝火呢?谁不肉疼呀?

韩芸汐还是很理解他们的,避开他们的目光,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就不跟他们多计较啦!

暗斗过,明争多,可终究还没有撕破脸,君是君,臣是臣,脸面也都摆着。

行礼之后,天徽皇帝就请他们入座。

韩芸汐以为他们会坐一会儿的,谁知道刚刚坐下没多久,迎亲队伍就回来了。

这么快,龙天墨难不成是用跑回来的?

他是心急,还是不耐烦呀?

不管龙天墨是心急,还是不耐烦,坐在轿子里的穆琉月都快哭了,那轿子颠得她险些吐!

说好的聘金竟一个子都没有,她从大局出发,强忍;

大婚礼从隆重的仪式降格到成婚礼已经让她很郁闷了,她努力忍;

可是,为什么连迎亲的队伍都那么简单,粗暴?

她坐着轿子一路进宫,一开始偷偷往外看,越看越心塞,谁知道后来轿夫越走越快,她连心塞的机会都没了,直接变成恐惧。

万一把她颠下轿子,那可怎么办呀?她好歹给龙天墨带去了穆将军府的支持,这对他将来争夺皇位,甚至稳固皇位都有极大的裨益,他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吗?

成婚的喜悦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她心中唯有哀怨。

她都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出自韩芸汐之手。只狠狠地抱怨着为何要有灾荒,秦王殿下为何要在这个时候义卖赈灾,太子明明没那么多银子,为何要逞能呀!

就韩芸汐那样主动送上门的,人家都还能轰动整个帝都呢!

下轿之前,穆琉月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大红盖头带好。她以为下轿后,龙天墨会牵她的手,可谁知道龙天墨径自走在前面,牵她的是喜婆。

好吧,心塞虽心塞,她还是很安分的,毕竟进宫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虽然听闻过宫里的成婚之礼,但是她还是有不熟悉的地方,一切只能听喜婆的。

喜婆念了一大堆吉祥话,随后将她牵到太子身旁。

穆琉月暗暗想,前面的事情都已经那么简单了,成婚礼总该要盛大一点吧?可谁知道,成婚礼竟也只是简单的拜高堂,天地,夫妻对拜。

她在喜婆的辅佐下,同龙天墨一起拜天徽皇帝,太后,拜天下,而后对拜。

“礼成 !”

随着喜婆一声高喊,穆琉月的心基本是死掉了,无比失望!

礼成,本该送入洞房的。

可是,天宁皇族的婚俗里多了一样规矩,那便是请茶问安,正如韩芸汐之前那样,她第二天早上得起来给宜太妃请茶问安,得进宫请太后茶,还得检查落红白帕。

对于穆琉月这个太子妃来说,她明日只需要见太后和皇帝便可,但是,今日,她得给在场的长辈请茶,算是皇家媳妇的身份得到长辈的肯定。

穆琉月已经有气无力了,像个布娃娃一样任喜婆摆弄,她跟着龙天墨端茶,敬拜,喝茶。

她跟着龙天墨称呼天徽皇帝为父皇,称呼太后为皇奶奶,称呼荣亲王为太皇叔。

敬了荣亲王之后,喜婆将她牵到了龙非夜和韩芸汐面前。

穆琉月的心情本就非常差,当她听到龙天墨喊出秦皇叔到时候,她整个人顿时不好了!心,痛到呼吸都难受!

秦皇叔,他也来了呀。

自己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的男人,自己一心想嫁的男人,竟有一天成了她的叔。

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悲剧的吗?

有!

当身旁的龙天墨喊出“秦皇婶”三个字的时候,恍恍惚惚的穆琉月立马精神了起来,差一点点就掀起红盖头。

她终于意识到韩芸汐变成她的婶婶了!龙天墨已经敬茶完毕,穆琉月却杵在原地。

前几日她还在胡同里说过,永远不会叫韩芸汐皇婶的,可今日……

这种场面,新娘子怎么可以出状况?会闹笑话的。

喜婆偷偷地揪了揪穆琉月的衣角,她这才缓过神来。

“太子妃给秦皇婶敬茶!”喜帕依旧笑得很专业,将茶送到穆琉月手中。

穆琉月紧紧咬住牙关,有那么一瞬间,她都后悔嫁了。

双手递上茶,“秦皇婶,喝茶。”

“唉……”

韩芸汐回答得非常甜,特意味深长呀。她可以想象得出大红盖头下面穆琉月的表情。

这个臭丫头今日该真正学乖了吧。

韩芸汐接过茶杯来喝得干干净净,随手掏出了个红包递上,“琉月,早生贵子哦。”

不得不说,韩芸汐实在太毒了。“早生贵子”四个字着实意味深远。

就龙天墨的性子,还有他今日的表现,必定不会碰穆琉月的。就算他碰了,穆琉月怀了,以目前这种形势看,后宫里多的是不想让穆琉月有子嗣的人在。

太后看着韩芸汐,竟有些庆幸,幸好这女人是秦王府的,不是后宫的。

以穆琉月的脑袋瓜,她不懂韩芸汐这四个字的意思,她今日受的已经够多的了!

呜呜,她想回家……

敬茶之后,一切总算都结束了。

喜婆送走了穆琉月,龙天墨跟在后头,到门口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韩芸汐老神在在坐在那里,白衣圣洁,美目带笑,慵懒狡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芸兮芸不知?落花已作风前舞,流水依旧只东去…… 韩芸汐,今日凤冠霞披若是你,那该多好?

新人送走了,在场众人都还坐着。

“穆将军就这么个女儿,少将军也就这么个妹妹,朕早就想把她指给太子了。母后,日后琉月进了宫,你可得多护着,不可让她受委屈。”

天徽皇帝看似跟太后闲聊,其实是说给龙非夜听的。

意思是说,有穆琉月在手,穆大将军不敢怎么样的,即便不是真心效忠于他,也不会偏倚龙非夜什么。

这对龙非夜确实是一大威胁,可是,龙非夜径自喝茶,谁都看不透他眼底的深邃。

韩芸汐也不出声,就暗暗觉得好笑,天徽皇帝的脸皮未免太厚了,穆琉月还未嫁入就先委屈了好不?

“那是自然。琉月这孩子和长平的关系最好。若是长平在的话,那该多好呀!”太后说着,扯着手帕哀伤起来,却瞥了韩芸汐一眼,又道,“不说不说了,琉月要是听到了,也会伤心的。”

韩芸汐只当没看到,谁知道,太后又补充了一句,“琉月在哀家心里和长平是一样的,日后谁要欺负她,哀家头一个不轻饶!”

韩芸汐默默地想,这是说给她听的吗?可是,她已经欺负了呀!

就在韩芸汐偷乐着,天徽皇帝却冷不丁摆了龙非夜一刀。

他说,“秦王,秦王府义卖赈灾,你又捐了一大笔款,对灾荒如此关怀,实是灾民之大幸。朕昨儿个和几个大臣商议,决定就派你到灾荒之地,主持赈灾大局,如何?”

这话一出,龙非夜手中的杯子微微一僵,分明也很意外。

但是,他很快就淡淡回答,就一个字,“好”。

韩芸汐蹙眉看来,很意外他会这么爽快答应。

若非那帮想贪污的官员,主持赈灾大局者,都没什么好处的。

天宁这一回的灾荒十分严重,即便是龙非夜有能耐追查出朝廷那些被贪污的赈灾粮食,依旧无力挽回大局。

若是以前闹饥荒,派发粮食可以维持一年半年,可这一回饥荒的面积太广了,而且已经持续到冬季了。

粮食本就是不够的,朝廷的粮食,加上龙非夜原本自己私下赈灾的粮食,再加上各郡县财团捐助的,只能勉强维持个一个月。

在古代,粮食这种东西,是需要时间、气候、人丁去种出来的,眼看就要寒冬了,短时间里上哪里去种出粮食呀!

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情,龙非夜一旦没办好,天徽皇帝就有理由发难他,而更关键的是到时候还会让老百姓们对秦王失去信心。

总之,这就是一个坑,又大又深的坑。

“可恶!”

韩芸汐在心底咒骂,饥荒一事如果天徽皇帝早点重视,及时赈灾,严查贪污官吏,也不至于闹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呀。

他居然把责任全推卸到龙非夜肩上,他怎么不干脆把皇冠也丢给龙非夜呢?

显然,天徽皇帝也没想到龙非夜会答应得这么快,不过,龙非夜不答应也不打紧,义卖赈灾一事已经将秦王府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他有的是办法给龙非夜施压,逼他答应。

“秦王,朕可是将老百姓的性命都交给你了。”天徽皇帝语重心长的样子,着实让韩芸汐恶心。

她知道,即便没有义卖的事情,天徽皇帝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龙非夜倒是是平静,连回答都没有,就只点了点头。

韩芸汐纳闷了,这家伙难不成早有准备?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