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64章 顾北月的担忧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守护了一天一夜,门外,楚西风、唐离和顾北月也都陪着一天一夜没有休息。

暴躁的唐离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坐在台阶上,低着头,整个人一点生气都没有。

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龙非夜的选择,可是,这一回他却不得不重新思考,龙非夜将那个人关在密室里,到底对不对。

如果不是为了韩芸汐,他就不用大费周章的囚禁那个人,更不会引来今夜这场危险。

就在唐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一直缄默的顾北月开了口,“楚侍卫,有一件事在下实在想不明白,不知道能否请教?”

楚西风有气无力地靠在墙了,淡淡说,“请教不敢,顾太医有什么事尽管问便是。”

“据在下了解,殿下的武功不低,怎么就让人伤在这么致命的地方了?”

顾北月自是知道楚西风对他心存戒备,原本不想问的,可是,他琢磨了一天一夜着实琢磨不明白。

以龙非夜的武功水平和戒备心,被下毒还差不多,怎么可能被伤得这么重?

要知道,心口的位置是人体最脆弱的位置,被一匕首刺下去,还刺那么深,哪怕是天下第一高手天山剑宗的宗主也都得立马倒下呀!

顾北月琢磨着,能这样重伤龙非夜的人,要么是龙非夜非常信任的人,要么就是武功远远在龙非夜之上的人。

细细想来,武功远远在龙非夜之上的人,要么是天山剑宗的人,要么就是逍遥城和女儿城的人。天山剑宗是不会这么伤龙非夜的,而逍遥城和女儿城能伤龙非夜的高手也有那么两三个,但是,他们没有理由出手呀!那几个老前辈都已经从杀手界归隐好几年了。

顾北月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伤龙非夜的人就是龙非夜信任之人,极有可能这幽阁里出了叛徒。

顾北月问的这个问题,其实楚西风也琢磨了一天一夜,一样没想明白。

秦王殿下偷袭那个黑衣人的方式是一剑直刺入黑衣人的心口稍偏的位置,虽然他当时在后面,没看得那么仔细,但是也不至于看错。

他确定秦王殿下不仅仅刺中了,而且刺得很深。

秦王殿下出剑就没有失误过,长剑刺入的深度,绝对会比黑衣人刺秦王殿下那一匕首还要深的。

按照常理,黑衣人中剑之后,必定是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的。而黑衣人那时候的表现也是快没命了,否则秦王殿下不会靠那么近,更不会毫无防备去解他的蒙面。

谁能想到黑衣人伤得那么重,居然还能偷袭秦王殿下,那一匕首的力道一点儿都不轻呀!一匕首之后,竟然还能击出一掌,最可怕的是,他居然还有力气逃走。

天下,有什么人能被刺伤心口之后,还有这等能耐?

这简直是违背常理的。

楚西风思来想去,就只能怀疑秦王殿下那一剑刺歪了,而且歪了很多很多。

可是,这样怀疑也说不通,秦王殿下难不成就不知道自己那一剑刺歪了吗?

楚西风越想越乱,心下担心着秦王殿下,最后索性也不多想了。

无论真相是什么,只要秦王殿下没事,那就万事大吉!

见楚西风迟迟没有回答,顾北月又问了一句,“楚侍卫,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当在下没问过。”

楚西风对顾北月的戒备心比唐离还要强呢,他原本并不想多说什么的,只是这件事顾北月不问,王妃娘娘也会问,到时候顾北月还是会知道的。

将这个违背人体正常规律的谜团说给顾北月听一听,或许他可能解释得了。

当然,密室里囚人的事情,楚西风是一个字都不会提的。

“顾太医,此事说来也奇了,那夜殿下遇刺,刺客的武功一般,远在殿下之下。殿下一剑刺入他心口的位置,虽然有所偏倚,但也算是心口。原以为刺客已死,殿下才接近,谁知被那刺客给偷袭了。”

楚西风这个说法,虽然没说出真相来,但也不算说谎了。

这个时候唐离也看了过来,他一样想不明白这件事。

顾北月何等聪明的人呀,可却听不明白,他认真问,“确定是剑入心口?”

“确定!殿下也确定那人必死无疑,所以才没有设防。”楚西风很肯定。

顾北月霎时心惊,虽然他没表现出来,但是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他认真检查过龙非夜的伤口,就那伤口的情况看,当初刺入匕首的力道一点儿都不小,濒死之人是不可能有那样的力气的,退一万步说,就是重伤也不可能有呀。

“顾太医,那刺客在刺了殿下一刀之后,还击了殿下一掌才逃走,有十名暗卫齐追都追不上他!”楚西风连忙补充。

顾北月听了更是心惊肉跳,而他表现出来的只是疑惑,“不可能的。想必殿下的没击中他的要害,被他蒙骗了吧。”

唐离忍不住出声了,“绝对不会,我哥可不是那么大意的人!”

“人都还没死,殿下就靠近,着实是大意了。”顾北月无奈叹了一声气。

就龙非夜那性子,只会对死人没戒备心,黑衣人虽然必死无疑,毕竟还没死呢!

再说,很多刺客临死之前还会使毒,龙非夜身经百战了,应知道的。

“那人是必死无疑的,着实奇怪!”唐离很聪明得避开了顾北月的质疑。

顾北月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里还有什么秘密是楚西风和唐离不愿意说出来的。

当然,他也无暇多问,如今最关键的问题不是龙非夜的大意不大意,而是那个黑衣刺客怎么会伤在心口还安然无恙。

“怪了怪了,解释不通的。”

顾北月喃喃自语,心下却担忧起来,难不成龙非夜遇到了毒蛊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毒兽小东西之外,就只有毒蛊人是不死不灭的,别说一剑,就是给毒蛊人心口再刺几剑,一样是不会致命,顶多让他疼而已。

唯有毒蛊人才可以解释这件事,可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毒蛊人呢?

养毒人,毒尸的方法都有流传下来,独独就养毒蛊人的方法一直是个谜。

有人说当年毒宗宗主并没有研究成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养毒蛊人的办法。也有人说当年毒宗宗主还未养成毒蛊人,就被医学院所杀,所以养蛊毒人的办法也随着毒宗的灭亡而从此消失了。

然而,顾北月所掌握的真相是,养毒蛊人的秘方其实并非毒宗研究出来的,而是医学院原本就有的,是医学院最高机密,一直被封存在禁地之中,任何人都不被允许接近。

毒宗当年确实有打过那张秘方的主意,却始终没有得手。

所以,他才会如此震惊于今日这件事。

毒宗已灭,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毒蛊人的话,只能是医学院里养出来的。

撇开毒蛊人是怎么养出来的不说,龙非夜又是怎么招惹上毒蛊人的呢?

顾北月多么希望这件事只是一个误会而已,只是龙非夜一时大意而已,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毒蛊人存在的话,那就危险了!

见顾北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唐离和楚西风也懒得多问了,再问下去,顾北月没解释出什么,反倒问出了他们不少事来,多亏呀!

天已经又黑了,屋内还没有动静。

唐离和楚西风四目相视,又着急又无能无力。

他们只能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就在龙非夜昏迷不醒的同时,有个家伙也非常不好过,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的黑衣刺客——顾七少!

至今,他那一身夜行衣都还没有换掉,他甩掉幽阁的暗卫之后,就在附近的一个屋顶上四脚朝天躺尸了。

他的伤口实在是疼呀!

一开始被刺入的时候,还不觉得疼,还是能拼命使出力气的,可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才疼痛才开始加剧。

他都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总之现在的他是又疼又疲,恨不得睡上个几天几夜。

每次负伤疼痛到极点的时候,他都会想睡,一睡便是好久好久,最长的一回他睡了整整三个月。

可是,这一回他却拼命忍着不睡,没去瞧一瞧龙非夜下葬了没,他怎么能安心睡觉呢?

思及此,顾七少那苍白而妖美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得瑟而又满足的笑意。

其实他不愿意出手的,一出手就很容易暴露他的秘密,可是,面对龙非夜那一剑,他实在是忍不住。

那简直是天大好的机会,不杀掉那个自大又可恶的家伙,他如何会甘心呢?

他忍不住想象起幽阁现在的情况,楚西风和唐离一定慌成一团乱了吧。

就算唐离他们有心瞒也瞒不了多久的,他等着“秦王薨了”的消息传出来,等着他的毒丫头知道幽阁密室里的秘密,到时候毒丫头就不会难过了,就会知道谁对她才是真正的好。

顾七少越想越开心,他决定去找饱餐一顿,然后再到幽阁去探一探情况如何。

顾七少至今都还不知道他的毒丫头比他想象中的要爱那个男人,此时此刻的她,难过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